我的国,到底厉害不厉害?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司马南 时间:2018-06-22
0 论中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微信图片_20180622085715.jpg

揉揉眼睛,我把字缝里的数字又仔细看了一遍,没走眼吧?

2021年4月达到1500公里试验时速……

乖乖,中国的超音速火车比飞机快啊!高铁大国要变成超高速铁路大国了!

刚想下意识地,“厉害了,我的国!”又咽了回去一一最近几天好像不流行了。

厉害了,我的国,这话有错?

我的国,又不厉害了?

(1)

我的国,确有厉害的一面,如果我的国不是因为厉害了,有人也不至于三月的天,孩儿的脸,色厉内荏,气急败坏,设中国为战略对手,千方百计围堵中国,抡着贸易制裁的大棒杀上门来,南海、东海、黄海,到处点火,没事儿找事儿。

看不到厉害了我的国,看不到我的国厉害,即是看不到成绩,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前途看不到未来,光吃羊蝎子,不长脊梁骨,看不到厉害了我的国,那几个自信没有办法确立起来的。一个没有自信的人,精神上会被奴役被操控,一国亦是如此

(2)

但问题的确还有另外一个方面,我的国人口多底子薄,基础科研贫乏,先进技术受制于人,未富先老,加之一些败家子胡乱来,总有在世界上比来比去,总是落在后边打狼的不那么厉害的一些地方……

从北京开车向城外的任何方向走上两个小时,便可看到与大都市完全不同的乡下的落后的情形……

看不到这些问题,便是一个盲目自大的人,回避这些问题,疑是一个不老实的人。

(3)

永远是两点论,至少是两分法

只讲厉害,只宣传厉害,会给人吹牛皮的感觉,天天发牢骚骂娘,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会让人泄气,让大家觉得扫兴。

厉害了我的国,要让那些厉害的地方更厉害

我的国还不厉害,要让不厉害的那些地方,急起直追,补齐短板,也跟着厉害起来

中国版超级高铁采用‘高温超导磁悬浮+真空管’技术,着手探讨时速1500公里的可行性,从属于厉害了我的国,三年后搞出来,哪怕五年后搞出来,也够厉害的了。各行各业都如中国高铁、中国超高铁那样厉害,中国就真的厉害了,就会更厉害了

(4)

一国之厉害,是由一企业之厉害、一行业之厉害、一学校之厉害、一学生之利害、一区域之厉害所构成的。拿企业之厉害而言,尽如口口口之厉害,口口口口口口联手之厉害,那中国经济就完蛋掉了,不法金融大佬、不法地产大佬之灰犀牛效应,给中国经济带来的隐患,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清楚了。而企业,如华为之厉害,则中国必定经济相当厉害,龙翔虎步傲视群雄一般的厉害。

(5)

到底厉害不厉害?根本的判断标准是实事求是原则,厉害就说厉害,不厉害就说不厉害,对不厉害采取一承认、二不甘、三努力的态度,是一种有自信心的厉害。把不厉害说成厉害,是一种假装的厉害,假装的厉害不能持久,因为这种假装的厉害,迟早要被啪啪地打脸。

为地方政绩的需要去渲染厉害,那怕是真有一点厉害,这种渲染也是不好的,宁肯不要,宁肯少些。何况你那看上去鳞次栉比,灯红酒绿的水泥繁华,是“债台高筑流动性”滚出来的,是“不断加长的杠杆率”砌起来的,是摄像机美颜镜头拍出来的,这种“注水厉害”,是我们的软肋,陶醉在这种厉害中,无异于温水煮蛙

(6)

假使你确实厉害,有独家暗器,有绝世武功,有秘不示人之江湖大法,不讲,少讲,也没有什么坏处,对于那些“有招不露,露招毙人”的大侠,人们往往敬畏有加,喜欢猜度他可能还有什么更厉害的招术。反之,即使书圣王羲之活在当下,抱着他的白鹅,嘎嘎嘎地宣言,老子天下行书第一,老子是书圣,谁言不服,也未见得能够争取好的舆论支持。

(7)

从认识论的角度说,忽而觉着自己很厉害,忽然觉着自己什么都不行,在两个端点中间来回摆动,话都说得很满,情绪不够稳定,动不动就与人辩白,掏出鼓囊囊的钱包来比划,这是一种乍富上瘾的浮躁的毛病。

有这种毛病的“网活分子”动辄惊呼,“某军被我一件神秘武器吓尿了”,动辄垂头丧气,疑似被人家张牙舞爪的气势和妖股大盘走势吓尿了;害了这种病的负有引领责任的宣传家们,也不懂得从两个角度看问题,不懂得一分为二,不懂得怎么把话说周全,既做上文,却不想着下文怎么做,那模样真是瓜得可以,充分反映了思维上的简单片面与幼稚。

这种幼稚的思维,反映在学风上是不老实的,反映在作风上是不端正的,反映在政治人格上,极容易出“两面人”。典型的,莫如有人诠释厉害:“讲厉害,必须绝对;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厉害”……这样的思维不是蠢到活要人命么?凡事都不能讲绝对,绝对来绝对去的大嘴巴掀动时,通常是往上翻白眼儿的,不信您仔细看看京城200里之外。

(8)

一些致力于撞墙沉船的人,天天琢磨着里应外合,他们也玩儿“两个极端”,忽而言说中国太厉害了(中国威胁论),忽而言说中国太糟糕了(中国崩溃论),一边唱崩溃,一边唱威胁,只要有利于诋毁中国,一点儿不觉得自己“精分”,他们以“精分”为乐事,以“扳倒中国”为己任。线上,他们努力把水搅浑;线下,他们喝小酒,划红舟,总之,认真地谋划大事,一丝不苟的敬业态度令人感佩。

(9)

厉害不厉害,不能只看有什么的存量,还要看正在长出什么的变量,要看社会跃动的速度,要看攒没攒足后劲儿,要看鸿篇布局对头不对头,要看国家动员力如何,要看有没有战略定力……

超高铁一类技术,当然值得骄傲一下,但厉害不厉害,这些高技术或高技术的结合与应用尚不足以全面代表我的国。在人与物的关系中,人是万物的尺度,我们的着眼点始终是人,人的素养与教化,人的血性与文明,人与人合作之模式……顺便举个小例子,在以反转为代表的反科、反智、反序(Order)“愚者荣耀”的亚文化氛围中,我的国要厉害起来,需要克服极大的内生阻力。

(10)

井冈山时期、延安时期、西柏坡时期,乃至抗美援朝时期,论及政权与军队,论及武器与装备,我比之对手弱得多,弱得简直不成比例,远没有人家厉害啊,被封锁,被围剿,被嘲弄、被轻贱,多次遭受重创,乃至几乎全军覆没……然学生们从课本上学到的历史中,晓得最后厉害的是谁。

前辈可以从不厉害到厉害,完成他们那一代的荣耀与辉煌,背负着他们的光荣,我们的使命是从有些地方厉害了,有些地方不够厉害,到实现总的来说比较厉害,非常厉害,老厉害了

(11)

那么决胜的因素时速1500公里的超高铁吗么?超高铁又是由什么决定的?

决定的因素不是一两件高技术,不是大面积铺开的水泥城,不是见缝插针的小黄车小绿车,不是什么钱多钢多桥多……而是民心向背

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聚沙成塔般超强的高度的组织力动员力便会得以显现,此种动员力组织力,本质上是“心之力”。此前近百年的时间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及他的继任者,善用心之力,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历史命运,此端历史紧要关头,重提这个话题,对理解我的国厉害不厉害大有帮助,拿捏得好,我的国,厉害得不行不行的,拿捏得不好,则完全可能是另外一副情形。

微信图片_20180622085507.jpg

有感于下文,写了这么多,敬请方家指教。

2018年6月20日,傍晚,写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

附:

中国超级高铁试验线正在成都搭建 时速有望达1500公里

(2018-06-20 07:10科技日报)

微信图片_20180622085725.jpg

资料图片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世界最快“磁悬浮+真空管”试验线正在成都搭建

中国版“超级高铁”试验时速有望达到1500公里

“中国版超级高铁将采用‘高温超导磁悬浮+真空管’技术,目前已着手探讨时速1500公里的可行性。”6月19日,在2018年世界交通运输大会“高速铁路技术发展论坛”上,西南交通大学首席教授张卫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张卫华在当天的论坛上介绍说,由西南交通大学承担的“多态耦合轨道交通动模试验平台”,是在1500米可模拟不同低气压环境的真空管道里,开展不同磁悬浮模式比例模型车运行测试,包括高温超导磁悬浮模式在内,试验速度超过音速,理论上有望达到时速1500公里。

截至2017年底,我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达2.5万公里,约为世界高速铁路运营总里程的2/3,设计速度最高为350公里/小时—380公里/小时,上线运营列车达5200列,已成为名符其实的高铁大国。

来自中国中车、中国铁建等消息,目前中国高铁正在进行时速400公里技术研究。2016年11月,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先进轨道交通”重点专项“时速400公里及以上高速客运装备关键技术”项目正式启动;2014年,中国铁建电气化局也研制出时速400公里及以上“高铁超细晶铜镁合金线材”,为目前世界最高标准,已成功出口并应用于韩国西部高铁线路。

“受粘着、弓网和噪声等制约,轮轨交通技术时速临界线为600公里。”张卫华认为,下一步,高速磁悬浮轨道交通将成为未来轨道交通技术发展的主攻方向。

随着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磁悬浮技术的快速发展,速度正成为高铁技术竞争的焦点。2013年,美国科技狂人马斯克首次提出“超级高铁”的想法,按照他的设想,可利用真空管道来建设“超级高铁”,理论时速可达到1207公里/小时。

张卫华透露,世界上时速最快的真空高温超导磁悬浮比例模型车试验线正在成都搭建,预计今年底前将建成并投入试验测试。

资料显示,这条全新的试验线直径4.2米、长140米的特制管道,将在低气压环境中测试,实验车车底布满特制的高温超导材料,依靠液氮形成的低温,达到超导和磁悬浮效果,悬浮高度10毫米,承重200公斤,测试时速最高可达400公里/小时。而此前,美国Hyperloop One公司的同类型“超级高铁”试验时速最高只有每小时387公里。

张卫华告诉记者,此前,实验室已验证过,“磁悬浮+真空”创造的低阻运行环境,能有效提升未来高铁的速度。

所谓高温超导,是指在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环境中,特殊材料制成的超导体具有零电阻效应。与低温超导磁悬浮相比,高温超导磁悬浮有自稳定性。换句话说,把高温超导体放在永磁轨道上后,可实现列车在低速甚至静止状态上,具有稳定的导向力和悬浮力。

成熟的真空技术,加上成型的高温超导磁悬浮技术,二者相结合即是未来“超级高铁”。而“多态耦合轨道交通动模试验平台”则加大二者结合的基础研究。

“‘多态耦合轨道交通动模试验平台’或在今年9月获国家批准,项目从开始实施到建成约需31个月。”张卫华透露。

按这个进程,我国最快将于2021年4月达到1500公里试验时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2532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人权灯塔"退出人权理事会,背后有何秘密?

“人权”,美国手中的政治棍棒,今天敲敲这个,明天打打那个。“人权”还是它杀戮无辜的理由,凌驾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