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竟然预言了“中国崛起”!?

来源:学习小组 作者:韩毓海 时间:2018-06-04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我们所说的“科学发展”,是“又好又快的发展”,是创造一条超越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

u=4217847041,3873547498&fm=173&app=25&f=JPEG.jpg

【学习小组按】

200年前出生的马克思,竟然预言了中国的崛起?

他的判断基于什么?今天,小组推荐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韩毓海著作《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部分内容,供大家学习。

【马克思笔下的中国】

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中,关于中国的内容,所占篇幅并不少——这一点经常被人们忽视。自1851 年8 月起,马克思受邀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写专栏,当时该报的总编辑葛瑞里正醉心于社会主义,于是,马克思欣然应允了他们的邀请,在写作《资本论》的同时,写下了一系列以“中国与世界”为主题的文章。

这些文章主要包括:《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俄国的对华贸易》《英人在华的残暴行动》《鸦片贸易史》《英中条约》《中国和英国的条约》《新的对华战争》《对华贸易》等。

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写作,他借助美国报纸,却把目光投向了中国。在以“中国与世界”为主题的这一系列文章中,马克思反复申述了如下观点:

英国的对华贸易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因为英国的目标绝不是贸易,而是通过毒品贩卖这种手段彻底打垮中国,涣散中国的国家能力,确立英国在世界上的霸权。

所以,鸦片战争的目的甚至不是开拓市场,而是破坏中国市场,但是,这却反过来破坏了欧洲的生产与出口。戏剧性的一幕就这样出现了:当中国市场被英国的大炮摧毁之后,欧洲的商品也就没有了销路。19 世纪40 年代以来中国市场的崩溃,便因此与1848 年欧洲的经济危机同步发生了。

马克思说,这将是一个奇观:当西方列强用英、法、美等国的军舰把“秩序”送到上海、南京和运河口的时候,中国却把动乱送往西方世界。

在这里,马克思第一次从“全球市场”的视野揭示了中国与西方世界关系的实质:如果没有东方市场,欧洲资本主义就不能发展,但是,假如有一天,中国掌握了世界生产和交换的绝大部分内容,那么西方资本主义同样也不能发展,因为这样一来,既有的世界资本主义框架就会被挤破。

【资本主义崩溃的2种形式】

(1)新技术的发明;

(2)新能源的发现;

(3)新市场的开拓;

(4)新的劳动力的涌流。

正是这4 点造成了资本扩张的持续性。马克思曾这样描述:经济危机的“复苏”和新一轮发展,完全取决于上述4 个基本条件和前提,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却在无情消耗这4 个基本条件和前提,直到这些前提被耗尽。

资本主义的最终崩溃,将采用两种形式。

第一种:4 个基本前提日益耗尽,“最后一块处女地”也被开发完毕——这样一来,危机就再也难以度过,资本主义周期如同停滞的钟摆,丧失了左右振荡的空间与动力。

第二种:那就是无产阶级在政治和经济上已经壮大到这样的程度:不仅存在着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且,在世界市场上,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还自主生产和支配着全世界绝大部分劳动产品,而资产阶级则沦为纯粹的消费者和依赖者,成为纯粹的借债消费者和债务人。

——到了这个时候,劳动阶级就可以通过改变产品的流向和分配方式,着手解决生产过剩的问题。同时,作为“债权人”,社会主义国家面临的关键历史使命就是:重新制定国际货币金融规则,彻底改造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以这种方式来解决流动性过剩问题。

历史发展已经证明了马克思是正确的:“第三世界”不可能“挤入”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第二世界”也不行。由于上述“两个世界”都不得不认同“第一世界”所制定的经济活动的游戏规则,所以,资本主义并不会被外在的社会体系击溃,恰恰相反,只要社会再生产的垄断局面没有根本性改变,所有的“隔离带”最终都将变成资本主义扩张的“处女地”。

新世界只能在旧世界的母体上破壳,而不可能在资本主义体系外部另行建造起来。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核心,就是要求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商品生产市场上,勇敢地与资本主义展开激烈竞争。

因此,邓小平才这样说:中国改革开放的基本路径是,一方面警惕帝国主义的军事侵略,另一方面积极主动地开放商品市场,积极参与世界商品生产市场的竞争。因此,改革开放就是发展社会主义,没有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就不可能取得最终胜利,“自我封闭起来”搞不了社会主义。邓小平的话是完全正确的,不过其中的深意,却只有在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中才能被真正理解。

我们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但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只有中国的改革开放,才能真正发展社会主义。中国的改革开放,以争夺全球商品市场的方式,为社会主义的发展创造了根本前提。

“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优越性在于:

第一,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军事上坚持独立自主;

第二,在金融领域守住资本账户;

第三,在商品生产市场上开放竞争。

【马克思预言的“中国崛起”】

当马克思预言说只有中国才能使资本主义从内部崩溃时,他想说的其实是,一旦中国开始利用其庞大的市场以及极其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它就将从内部撑破现有的资本主义世界秩序。

早在1858 年,马克思就预言说:“资产阶级社会的真正任务是建成世界市场(至少是一个轮廓)和确立以这种市场为基础的生产。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随着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的殖民地化,随着中国和日本的门户开放,这个过程看来已完成了。对我们来说,困难的问题是:大陆上革命已经迫在眉睫,并将立即具有社会主义的性质。”

马克思预言中国的加入最终会挤破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无论这种看法在150 年前听起来是多么怪诞,但150 年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却认同了这一朴素的发现,因为他真的看到了这一天的最终到来。

2009 年5 月9 日,奥巴马通过电视向全世界证实了马克思的预言是真的。奥巴马说:如果10 多亿中国人也过上与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极其悲惨的境地。

奥巴马的主张起码容易造成这样的误解: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必须停止发展,以此维护现存的资本主义世界秩序,否则,人类就会陷入悲剧。但他似乎忘记了:发展权是《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基本人权。

当然,奥巴马这里所说的“人类的悲剧”,其实就是美国的悲剧;“全世界”将陷入极其悲惨的境地,这不过是说“现存的资本主义秩序”将陷入极其悲惨的境地。美国作为现存资本主义秩序的主导者,总是以“全人类”和“全世界”的口吻说话。按照这样的立场,人类的1/5 就不算是“人类”,中国的3. 75 亿劳工(主要是农民工)要过上人的日子,就会使一亿美国人“陷入极其悲惨的境地”。

如果换个角度看,这难道不是说中国的“大国崛起”、中华民族不可避免的伟大复兴,就意味着现存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崩溃或已经崩溃吗?

我们所谓“大国崛起”,绝不是指中国替代美国,成为一个新的资本主义世界霸权,这样的游戏不会再重复下去了。我们的“科学发展”当然不是像美国那样把世界当作自己发展的肥料,但我们更不会按照任何人的要求,甚至为了维持美国资产阶级剥削全世界的“好日子”,从此就停止发展自己。我们所说的“科学发展”,是“又好又快的发展”,是创造一条超越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

我们所说的“大国崛起”,首先是指必须满足3.75 亿中国产业工人——生产着世界上一半工业品的劳动者的基本生存欲望。这是因为,这样一个工人阶级群体,这样一种庞大的生产能力和能量,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今天,只有今天,中国的3.75 亿产业工人方才是在为全世界生产,他们才是真正的世界无产阶级,世界劳动者阶级的阵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庞大过。

当“中国工人”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时,这是自该刊发行以来,一个群体、一个阶层而非一个人首次借助它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这表明:今天,中国劳动阶层的联合,第一次使得“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真正成为可能;中国社会主义道路扭转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改变人类发展进程,也第一次成为可能。

【今天的资本主义困境】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无法从外部摧毁。今天的中国已经处于世界商品市场的核心,但中国还是不可能“挤入”发达国家俱乐部,正如中国的3.75 亿世界商品生产者不可能挤入“全球市民社会”一样,于是,中国的崛起只能挤破现存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造成现存世界秩序的崩溃——这就是马克思的预言。

当然,道路是曲折的。我们处于世界资本主义“总危机”的前夜。资本主义无法摆脱这次大危机,这是为人类历史发展进程所注定了的。正是因为没有看到这一点,所以世界各国政府都把刺激经济的措施和手段提前用尽了。

资本主义难以摆脱这一次空前的危机,这是由现存世界的基本结构,特别是由支持资本扩张的4 个决定性因素均已消失所决定的。

首先,像开发美洲新大陆、殖民地扩张、开放社会主义阵营那种推动世界经济大扩张的机会,今天已经基本渺茫了。

当今世界,除非对美国本土所垄断的资源进行开发和再分配,除非对欧洲进行资源开发和再分配,否则世界经济便没有出路。但是,那就等于挖掉了现存世界秩序的根本。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让少数发达国家承担发展和危机的代价,是根本不可能的。

其次,依靠新技术和新兴产业发展的余地已经很小,且不可预期。何况正如马克思早已经指出的:新兴产业和新技术的出现,从来就具有排斥人类劳动的特点,所谓“淘汰落后产能”,势必影响世界经济规模,进一步导致失业扩大。

再次,世界人口增长已经进入拐点,导致消费水平日益受到制约。马克思曾经指出:生产力的提速、超速发展,会导致生活成本的急剧上升,它直接反映为生育成本上升,从而造成人口下降。这一“矛盾共生”的自然规律并非预言,因为它已经成为现实。

最后,21 世纪中叶石油资源行将耗尽,同时世界煤炭资源也将耗尽,即使有新能源开发出来,也难以支撑现有世界工业生产和经济体系的规模扩张。按照热力学定理,熵的增加将与能源的耗散达到均衡,这意味着能量的转化是不可逆的。

【中国的挑战和责任】

中国要带领全世界走出“总危机”,所面临的挑战、所承担的责任是前所未有的:一方面是如何通过分配体制改革,解决 “产品过剩”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如何通过加快推动国际金融和货币体制改革,解决“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两者彼此关联,后者是前者的基础,而后一个问题的解决绝非仅靠中国一国就可以完成。

目前世界证券市场上流动着天文数字般的过剩资本,在这样的形势下,如果中国不是以我为主、积极创新,改革不合理的世界金融体系,而是被动地开放资本市场,那么,中国改革开放所积累起来的财富,甚至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被美国资本吸纳殆尽——亚洲金融危机造成的崩溃即是一个例证。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说:资本主义世界的对抗关系,就表象为货币与商品生产的对抗、货币资本与现实资本的对抗、发行信贷的金融领域与生产领域的对抗,最终,它必然表象为掌握货币发行权的国家集团与生产国集团的对抗——而这就是当今世界北方与南方的对抗。今天,这种对抗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白热化程度。

因此,每一次经济危机都表象为:为了支持虚拟经济,就必须牺牲国民财富以支持股票市场;为了货币,就必须牺牲商品;为了金融和虚拟经济,就必须牺牲实体经济;为了货币发行国,就必须牺牲商品生产国;为了美国,就必须牺牲中国;为了资本主义,就必须牺牲全人类。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商品生产国是一个著名的穷国,而最大的负债国却是最富裕的国家,如果说这里面存在欺骗的话,这种欺骗绝不是“剥削剩余价值”或者“延长一般劳动时间”那种小小的欺骗——这是因为人被自己头脑的造物所欺骗,人被自己头脑中的幻象所欺骗。

马克思说:“靠别人恩典为生的人,把自己看成一个从属的存在物。但是,如果我不仅靠别人维持我的生活,而且别人还创造了我的生活,别人还是我的生活的泉源,那么我就完全靠别人的恩典为生;如果我的生活不是我自己的创造,那么我的生活就必定在我自身之外有这样一个根源。”

如果人们还不习惯于独立自主,那就是由于他们已经习惯了“用自己的木脑袋倒立着行走”。如果人们还不习惯民主的扩大,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历史上的无产阶级如此,今天的中国也是如此。

如果马克思在世,他也许会这样教诲我们:今天,西方资产阶级除了在社会再生产领域里拥有的优势之外,已经没有多少优势可言了。无产阶级根据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条件,制定相应的社会法则,尤其是国际金融法则,以取代资本法则支配世界的历史任务,已经摆在中国人民面前了,进一步说,这个历史任务已经摆在了具有历史首创精神的中国共产党人面前了。

(来源:学习小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2496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一个13岁少年的提问让白宫发言人哽咽

一个13岁少年的提问让白宫发言人哽咽
美国向全球推行的“普世价值”,人权为其中一条很重要的标志。美国常用人权状况批评他国,甚至以[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