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兴起如何引领全球新秩序——评《高思在云》

来源:党史博采 作者:霍殿林 时间:2018-02-02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640.webp.jpg

这是怎样一个巨变的时代?我们从哪里来?可能往哪里去?中国崛起将如何撼动当前全球秩序和西方话语权?台湾著名学者朱云汉的著作《高思在云》追溯三百年,跨步世界史,以大历史观解读全球大变局和中国道路,深入浅出地探讨了中国兴起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意涵。

在该书出版之前,《人民日报》即以整版摘登该书内容,受到各界广泛关注。该书出版上市后,即受到读者的热情欢迎,并入选 “2015中国好书”和“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

该书的成功与其谋篇布局、行文风格上的独到之处密不可分,但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它能够站在时代的高度,宏观思考当下全球秩序的变化以及中国兴起与全球秩序重组之间的联系,帮助我们理解当下这场历史大变局的实质与动向,破除迷思,启迪智慧,增强民族自信,深入思考中国的未来、世界的未来以及自己的安身立命之道。

四重趋势的大反转与中国兴起

这是怎样一个巨变的时代?当前正处于一个百年难遇的历史分水岭。站在这个分水岭上,可同时看到四重趋势的大反转:一是以美国为核心的单极体系式微;二是第三波民主的退潮;三是资本主义全球化陷入困境;四是西方中心世界的没落。

第一,以美国为核心的单极体系式微。冷战结束后出现了美国一超独大的局面,然而这种单极体系自形成之日起就不断经受着挑战,进入新世纪以来更是呈现式微的趋势。该书作者将其原因总结为四点:一是美国的经济竞争力跟其他国家的差距不断缩小;二是经济结构的长期失衡,美元霸权地位摇摇欲坠;三是美国陷入帝国过度扩张的困境;四是美国“软实力”正在消退,美国政治模式不再具有吸引力,更无法独占国际社会的话语权。

第二,第三波民主的退潮。20世纪70年代第三波民主兴起,随着苏东巨变、冷战结束达到高潮,一系列原苏东阵营的国家转投资本主义“民主”的怀抱。到了后冷战时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更是以对外输出其自认普世的“自由民主体制”为使命。然而,进入新世纪以后,民主化浪潮的动力明显衰竭,“民主”崩解的案例陆续增加,尽管许多新兴民主国家还在勉强维持“民主”的门面,但“民主”的内涵已经被腐蚀,美国的民主体制不断走向衰败。

第三,资本主义全球化陷入困境。二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重建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打下了基础,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助推了这一趋势,并在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后这一趋势达到高峰,尽管资本主义全球化促进了全球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但是,因其自身固有的顽疾,也催生了种种问题。近年来,随着“西方世界”经济衰退渐露端倪,资本主义全球化陷入推进乏力的窘境。

第四,西方中心世界的没落。所谓西方中心世界的没落,可以理解为非西方世界的全面崛起,这是一个“300年长期历史大趋势的反转”——“在18世纪初期,中国、印度与伊斯兰教世界仍与西方分享世界舞台,但是随着工业革命以及殖民主义的扩张,非西方世界一一落入西方的宰制,西方国家主导人类历史长达300年……进入21世纪后,世界权力的重心明显向亚洲移动,亚洲将成为人类历史舞台上的要角。”这是四重历史趋势中最根本层次的变化。

书中指出,四重历史趋势之所以在今日同步式微与反转,跟中国兴起有关。为什么这么说呢?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现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全球最大的出口国、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持续快速稳定的经济增长速度使中国稳居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可靠“引擎”地位。中国兴起意味着世界经济结构的巨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不再是居于世界经济结构金字塔顶端的唯一存在。中国兴起证明了“中国道路”的成功,挑战了西方发展模式的“普世性”,对国际社会传统的认知和框架构成了冲击,也对广大非西方世界的国家产生了鼓舞和感召效应,为各国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提供了启示和借鉴,从根本上促进了非西方世界的全面觉悟、全面崛起。

“进步”与“落后”的坐标之辨

四重趋势的反转和中国兴起提示我们:过去以西方文明判定“进步”与“落后”的坐标已受到质疑,即与西方文明接轨的未必是“进步”,与自己文化传统接轨的未必是“落后”。

当前全球秩序的基本构成是美国支配的霸权体系与西欧推动的法治体系之混合体,这个混合体本身充满着矛盾与伪善,因为虽然西方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对外强调要维护国际“秩序”与“规则”,然而其内部却存在双重标准。最明显的就是美国例外主义,美国自恃实力强大,奉行霸权主义、单边主义,以自己的意志为考量,不惜践踏国际法和国际机制。另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一向以人类文明中心自居,强行输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甚至打着维护“自由”“人权”的幌子,直接对他国进行武力干涉,其结果往往造成更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因此,西式“进步”坐标并非真的进步。

以西方传统历史观眼光来看,中国的兴起和中国道路的成功足以令西方世界震惊和困惑,然而这又必然会陷入现实主义的逻辑桎梏,从而导致“中国威胁论”的出现。因此“对中国的观察,决不可先陷在过去所熟悉的历史知识与价值的框架中,因为过去认知与观念的基础,充满着以西方为中心的谬误与偏差。如不能调整先入为主的思维架构,就很易作选择性的评析,从而根本无法获致客观、公允及全面的理解”。而“中国面临的治理挑战其特殊与复杂程度,已经超越目前西方主流政治学理论与知识的范畴”,因此,中国的发展没有现成的历史经验与模式可以依循,需要在实践中自己摸索。需要摆脱与西方文明接轨即为“进步”的传统迷思,自觉增强民族自信心,善于发掘和总结自身传统文化中蕴含的智慧,闯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型发展之路。

中国兴起与全球秩序重组

中国的兴起是否意味着世界将因此而改变?中国将在全球秩序重组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随着中国兴起的不可遏止的趋势,兴起中的中国也以一系列行动彰显自己的负责任大国形象,中国与西方世界经济依存关系日益紧密,并已跃升为带领全球走出金融海啸、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经济火车头,西方世界将关注焦点由“中国威胁论”逐渐转向了中国在全球秩序重组中的角色上。

近年来,中国领导人在多个场合阐述了中国对于全球秩序的新思考、新理念。2015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的讲话中提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指出“中国将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同年10月,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又多次提到“全球治理”,强调要推动变革全球治理体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推动全球治理体制向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近年来中国深度参与全球治理,以更广阔的视野、更自信的态度、更积极的姿态参与全球秩序重组进程,以中国理念和实践引领全球治理机制的改革与完善。

愿巨变时代的中国兴起能引领全球新秩序,带给人类更美好的未来!也愿有更多这样的中国式“高思”带给我们惊喜和深刻的启迪!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2269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危机的根源:制度、国家建构和世界体系

西方危机的根源:制度、国家建构和世界体系
只要资本主义的逻辑还存在,西方制度就一定会不断复制上述毁灭过程。自苏联解体之后,失去了外部[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