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研究员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讲解重要问题,他的这篇万字访谈一定要看!

来源:瞭望智库 作者:姜辉 时间:2017-10-02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506724874481308.jpg

中共中央政治局9月29日下午就当代世界马克思主义思潮及其影响进行第四十三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我们党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政党,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理想信念的灵魂。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必须立足中国、放眼世界,保持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意义和现实意义,锲而不舍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使马克思主义放射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姜辉研究员就这个问题作了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为此,库叔摘编了《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6期刊登的一篇对姜辉研究员的万字访谈,该文就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21世纪的新发展和新走向做了较为深刻和生动的阐述,可帮助广大库友更好领会此次集体学习的重要意义,了解“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深刻内涵。

该访谈主要涉及以下一些重要问题:

1、社会主义与20世纪的关系如何?

2、目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3、世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力量对比出现了怎样的变化?

4、如何看待社会主义将在21世纪走向振兴?

5、世界上的共产党组织的发展状况怎样?

6、中国在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文 | 姜辉

本文为瞭望智库书摘。

摘编自2016年第6期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作者简介:

姜辉,男,1969年11月生。法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职务。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主要研究领域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主要学术成果:专著《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变革》《陈云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合著《当代西方工人阶级研究》《西方世界中的社会主义思潮》《市场社会主义》《阶级结构与“第三条道路”》《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转型》等,译著《欧洲社会主义百年史》〈上、下)《关于阶级的冲突》《新市场社会主义》《英国和美国的社会阶级》等,论文《论资本主义的阶级问题》《世界社会主义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等百余篇。

21世纪是社会主义走向振兴的世纪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党委书记姜辉研究员

记者:姜老师,您好!从1516年托马斯·莫尔发表人类思想史上第一部社会主义著作《乌托邦》开始到2016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正好走过了500年。为纪念世界社会主义运动500年,我们特别邀请您谈一谈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21世纪的新发展和新走向,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的地位和贡献。

姜辉:好的。从1516年算起,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已经走过500年。500年间,社会主义从在乌托邦的荒野上回荡的关于社会公平与正义的憧憬呼号,转变为争取广大劳动群众和全人类解放的活生生实践;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现实、从运动到制度、从一国到多国,从初步探索到自觉创造,始终代表人类最先进的思想、最伟大的实践、最优越的制度、最美好的生活。而今人类进入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经过新的历史洗礼和千锤百炼后,又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迈入走向振兴的新时代。

1

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状况:机遇、挑战、趋势

记者:对于社会主义运动在20世纪走过的历程,人们作过许多回顾。今天回溯起来,您是怎么看待社会主义与20世纪的关系呢?

姜辉:20世纪,可以说见证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蓬勃发展的历史辉煌,也留下了其遭遇巨大挫折的沉重记忆。然而,社会主义制度在十月革命中横空出世,尔后从一国到多国,形成占世界人口1/3、占地球陆地面积1/4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打破世界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并与之分庭抗礼,并在长期的社会主义建设、改革中不断取得巨大成就,不断彰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20世纪留给人类的有许多惊天动地、可歌可泣、刻骨铭心的事件,可是连社会主义的敌对者都无法否认的是,20世纪最大的历史事件、给人类历史打上最深印记的事情就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兴起与发展。社会主义完全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深刻塑造了世界格局,其巨大影响也将在历史长河中沉潜持续。尽管20世纪末的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使社会主义这位历史巨人遭遇坎坷,但我们仍然可以确切而坚定地说:20世纪是社会主义制度诞生并生长的世纪,社会主义是20世纪的主旋律。

记者:那么在21世纪最初的15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怎样的新形势呢?

姜辉:21世纪,在岁月的匆匆行程中也已走过了15个年头多,尽管这样的时段在历史发展中连“瞬间”都不足谓,然而却见证了世界资本主义的一次大危机。此前30多年资本主义狂飙突进,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重新一统天下”的野心驱使下,在获得超额金融投机利润的贪欲支配下,在“将自由民主的普世观念践行于天下”的狂热念头鼓噪下,新自由主义狼奔豕突,新帝国主义战车轰鸣,新冷战主义加紧“演变”,新霸权主义策划“革命”。可是,在21世纪初的资本主义危机中,“历史终结”走向终结,“自由繁荣”归于萧条,“普世价值”备受冷遇,“和平演变”战略受阻,“颜色革命”祸患招怒。21世纪初的世界资本主义运动,连其最坚定的维护者和谋略家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与此同时,经历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洗礼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从捍卫生存到积极作为,从防守应对到自主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枝独秀,其他地区国度的社会主义运动各展其长,社会主义理念再度被重视,“马克思热”持久不息,反资本主义“占领”声势浩大,左翼运动此起彼伏。尽管资本主义现在仍在许多方面占据优势,毕竟在许多方面已“力不从心”,是在经历衰落期,走下坡路。站在21世纪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可以确信而乐观地说:21世纪是社会主义走向振兴的世纪!

记者:刚才您也讲到,21世纪初,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国际金融危机,对世界各国尤其是资本主义各国造成了巨大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姜辉:21世纪初,在资本主义危机的大背景下,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既面临着有利的条件和机遇,也面临着严峻的问题和挑战。看不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新形势和新机遇,是历史的保守主义者;看不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新问题和新挑战,是盲目的乐观主义者。

总的来看,从新的机遇和有利条件看,我概括为六个方面:第一,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发展,新自由主义力量占主导和右翼政党强势占据政治舞台的局面已开始扭转,这对于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左翼政党来说,对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来说,无疑是生存和发展环境的有利转变。第二,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和加剧,使得世界上社会主义运动及进步力量对资本主义批判的观点和主张得到实际的检验与支持,使长期以来政治理念和声音被忽视、被淹没的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力量受到很大鼓舞,因而获得重新树立和整饬社会主义理论的好契机。危机之后西方及世界范围内兴起的“马克思热” 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体现。第三,经过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20多年的抗争、调整和磨砺,包括共产党组织在内的许多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在各国舞台上站稳脚跟的基础上,力量有所恢复,并开展了许多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及活动。它们经过理论反思和实践磨炼,逐步适应变化了的国际国内环境,总体上由受挫低落转变为积极振作,由被动应付转变为自觉提升,逐步走向新的成熟。这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组织基础和力量来源。第四,面对国际范围内强大的右翼力量的联合进攻,共产党及左翼力量也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和合作,逐步由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的各个孤立抗争转变为谋求左翼力量的团结合作,形成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一定规模优势。第五,苏联解体东欧剧变20多年了,经过时间沉淀、实践检验和历史过滤,在今天不断形成并凸显出反映历史真相、趋于客观理性、揭示深层规律的经验教训的总结,意义重大,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发展和走向振兴提供了宝贵的历史借鉴。第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初期取得的巨大成就,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总体低潮中的局部高潮,这使世界上共产党及各种进步力量受到鼓舞,使他们看到了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振兴的希望,这无疑是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最切实、最坚实、最可依托的“根据地”和“阵地”。

当然,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主要是四个方面:其一,从世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力量对比的总的态势看,“资强社弱”的态势还没有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在总体上处于攻势越来越强烈的时期。在非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政党及力量则相对处于分散和弱小状态。其二,从国外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力量的政治影响力看,特别是在发生危机的西方国家,共产党等马克思主义政党组织在各国政治舞台上仍然处于受排斥甚至边缘化的地位,其观点主张政策很难影响本国政府决策。其三,在国外,大部分西方马克思主义政党和力量对社会运动的领导力和影响力还相对薄弱,它们利用资本主义危机的能力不足、经验不够,难以提出有效地克服危机的战略策略,难以有效引导不满于危机和反对资本统治的群众运动。其四,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主体即工人阶级来看,尽管一个规模庞大的全球工人阶级客观上逐渐形成和发展,但全球工人阶级处于“自在”状态,尚未明显形成全球性的工人阶级意识,工人阶级处于分散状态且彼此竞争冲突,这严重制约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深人开展。

综合上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21世纪初期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我们可以得出三点结论:第一,在当前资本主义危机时期,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危机与社会主义革命之关系的原理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然而,这个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要以时代和实践的变化、各种社会条件的变化为转移。危机为社会主义运动造成不同于正常时期的机遇和条件,但危机不一定就必然带来社会主义革命的高涨,这取决于主客观条件和因素的共同作用。那种认为“乘其之危”进行一次 “毕其功于一役”的打击以实现世界性社会主义革命性改造的想法,是犯了幼稚病的错误。第二,资本主义经过近百年的变革和调整,其应对危机能力、创新能力、调控能力、适应能力以及统治战略策略,都完全不同于马克思恩格斯时代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危机发生的方式、规模、周期、强度和影响等,也都完全不同了,对社会主义运动和革命的影响也发生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21世纪资本主义进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统治范围、力量都得到巩固和加强,资本主义的自我调节和创新能力还很强,资本主义力量处于绝对优势。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总体上仍将处于低潮。第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最大亮点,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标志性参照系和中流砥柱。中国要正确认识和处理“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的关系,当前最重要的是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壮大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改善我们人民的生活,不断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不断为我们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

记者:那么,面对这样的机遇和挑战,世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力量对比出现了怎样的变化呢?

姜辉:21世纪初“资强社弱”“西强东弱”的大的力量格局仍然持续,但世界资本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的力量对比态势和竞争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马克思主义者要善于抓住历史机遇,善于在复杂形势下回答和解决新问题,要有坚定的信仰、坚强的意志、实践的智慧、历史的创造力。记得美国马克思主义者马拉布尔在20世纪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际就满怀信心地讲:“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和教育的危机在增强我们的信念:社会主义的选择仍然具有重大意义又有政治的必然性”;“我们必须敢于具有历史的想象力,敢于做马克思主义者。如果我们能这样,1989年——1990年的所谓社会主义的死亡,总有一天会像凤凰涅槃那样将其自身转化为新生”。25年过去了,资本主义发生了大规模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危机,这迫切需要世界范围的马克思主义者增强信念,把握机遇,义无反顾地把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推向新的发展阶段,敢于做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敢于做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真正促进派。

可以这样概括21世纪初世界资本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对比的新格局:世界资本主义在其发展的长周期中开始进入一轮规模较大的衰退期,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虽然总体上仍然处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的低潮期,但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为主要依托和标志,开始进入世界社会主义发展长周期的上升期。比较而言,从20世纪30年代危机算起到21世纪初的危机近70年的时间里,世界资本主义经历了由衰而盛再走下坡路的过程,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经历了由盛转衰再到上升的过程。而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算起也就25年的时间,历史的“魔术手”让人们经历了出其不意的奇迹翻转。这种境况,使历史规律发生作用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都有了一次最生动、最充分的现实检验。同时,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历史之手”给我们的一个最大惊喜,就是在“神奇翻转”中打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正如习近平指出的:“特别是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后,唱衰中国的舆论在国际上不绝于耳,各式各样的中国崩溃论'从来没有中断过。但是,中国非但没有崩溃,反而综合国力与日俱增,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风景这边独好’。”

记者:按照您的看法,21世纪初资本主义在走下坡路,社会主义处于上升势头。那么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长期性和艰巨性是不是没有变?

姜辉:人间正道,历史沧桑。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既瞻望未来,又立足现实;既满怀理想,又脚踏实地;既看到社会主义走向振兴的历史必然性,又看到社会主义事业的长期艰巨性。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阐述了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与以往革命的不同,并以睿智深刻、生动形象的论断揭示了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曲折艰巨,以及经历了无数历史坎坷之后走向胜利的新境界。他这样说:“无产阶级革命,例如19世纪的革命,则经常自我批判,往往在前进中停下脚步,返回到仿佛已经完成的事情上去,以便重新开始把这些事情再做一遍;它十分无情地嘲笑自己的初次行动的不彻底性、弱点和拙劣;它把敌人打倒在地,好像只是为了要让敌人从土地里汲取新的力量并且更加强壮地在它面前挺立起来;它在自己无限宏伟的目标面前,再三往后退却,直到形成无路可退的局势为止,那时生活本身会大声喊道:这里是罗陀斯,就在这里跳跃吧!这里有玫瑰花,就在这里跳舞吧!”我们相信,经历了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风雨沧桑,经历了科学社会主义近170年的辉煌与坎坷,21世纪的世界社会社会主义运动迎来了马克思所说的“跳跃”与“跳舞”的振兴天地!

2

社会主义振兴是21世纪的现实运动

记者:您在前面指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开始进入发展长周期的上升期,社会主义将在21世纪走向振兴,那么我们从理论和历史发展的角度,应该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

姜辉: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阐述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绝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恩格斯也说过:“共产主义不是学说,而是运动。它不是从原则出发,而是从事实出发。被共产主义者作为自己前提的不是某种哲学,而是过去历史的整个过程,特别是这个过程目前在文明各国的实际结果。”而目前的社会事实及其趋势,就是各个“文明国家”陷入经济危机及其带来的各种危机的泥淖中不能自拔,是成规模的此起彼伏的社会抗议活动,是激烈的社会变化、动荡和重组。这些社会事实及其趋势,构成了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现实前提和事实基础。

回顾历史,自19世纪中叶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诞生以来,一直围绕两大历史性课题而持续探索:一是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后如何建设和巩固社会主义的问题,二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何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问题。对于第一个历史性课题,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进行了70多年的探索,取得过巨大成就,最终因苏联解体而以失败告终。中国对这一历史性课题也进行了近70年的探索,经过几代共产党人的接续努力,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 的问题有了系统的理论回答和成功的实践经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对于社会主义振兴来说已具有重要的世界意义。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断发展,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中国对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贡献也就越来越大。其他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在改革探索中为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做出新的努力。而对于第二个历史性课题,西方国家也进行了几代人的尝试和探索,从巴黎公社到夺取政权的其他革命尝试,从西方马克思主义到欧洲共产主义,再到21世纪初西方国家共产党及左翼的探索。尽管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达国家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先例,但这些持续探索不断积累经验,同时也在资本主义内部不断积淀和生长着社会主义的因素。

记者:具体说来,社会主义的振兴都有哪些表现呢?先请您谈谈世界各国共产党的情况。

姜辉:世界范围的共产党组织在积极活动,谋求新的作为。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到现在的20多年时间里,世界上坚持下来的共产党,经历了危机、重组、更新和发展。许多共产党组织在逆境中顽强地坚持斗争,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奋斗目标,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理论、战略和活动方式,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绩,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振兴打下了基础。今天,坚持不懈努力的这些共产党组织并没有如一些人所预言的那样湮没消亡,它们从捍卫生存到谋求新的作为,推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21世纪的发展。

据相关统计,目前世界上约有100多个国家近130多个仍保持共产党名称或坚持马克思主义性质的政党。现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员总数约有9700多万人。其中中国共产党有8800多万党员。除了现实社会主义国家外,世界上其他国家大约有120多个共产党组织,党员总数共有850万人。加起来,目前世界上约有1亿零500多万党员。其中,人数过万的共产党有30多个,执政参政(或曾执政参政)的共产党近30个。各国共产党处于不同社会环境、国情条件和社会制度下,探索革命、建设、发展的道路各有不同,取得的成绩各有千秋,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共产党仍然是现代世界政党中举足轻重的力量,在世界舞台上对政治经济格局和走向具有重要的影响,也是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取得新发展的主力军。

记者:从具体类型看,世界上的共产党组织的发展状况怎样?

姜辉:从共产党组织的类型和分布看,主要包括以下几部分。

其一是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包括中国、越南、古巴、老挝、朝鲜等国的共产党组织。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也是世界上党员人数最多的政党,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东方大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目前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成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中流砥柱。

其二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组织。主要是西欧地区的共产党、美洲的美国共产党和加拿大共产党、亚洲的日本共产党,它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探索“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如何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一国际共运的历史课题,一般主张走议会民主的和平道路,在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区进行持续不懈的斗争,有的成为参政党,对政府决策具有重要影响。比如,日本共产党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逆势跃进”,目前在议会中占有21个议席,成为议会中第三大政党,也是目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党员人数最多、发展最好的共产党组织之一,有40万党员,在国内政坛上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西欧的法国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希腊共产党等也在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了一定成绩。特别是21世纪初资本主义危机之后,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组织进一步调整政策和战略,深刻批判右翼资产阶级政党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社会政策,更加关注社会中下层,更加重视议会外斗争和社会运动,进一步恢复和赢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

其三是原苏联东欧地区的共产党组织。21世纪初,这个地区有30多个以共产党命名或以建设社会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为目标的共产党组织。目前独联体地区的共产党人总数约有70多万。俄罗斯共产党曾经是议会中第一大党,近年影响力和党员人数虽有所下降,但它提出了“革新社会主义”的理论,并积极开展反对右翼执政党的各种斗争,在国内政治舞台上仍然是重要力量。目前俄共党员人数约16万人,虽然存在各种困难和挑战,但俄共仍在国家杜马中占据第二大党团的位置,是国内政治舞台上的第一大反对派政党,努力发挥自己的作用。乌克兰共产党有党员约11万人,是独联体地区的第二大共产党,尽管政府当局禁止其开展活动,且受国内动荡乱局影响,但乌共仍在逆境中坚持斗争。白俄罗斯共产党是白俄罗斯国内的主要政党之一,拥有党员6000多名,国内有400多个基层组织、尽管党员人数和议会席位不多,但其主张对国家政策有很大影响。

其四是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组织。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有一部分坚持保持共产党名称和活动的政党,在新的形势下继续探索具有民族特色、适合发展中国家实际的道路和斗争战略,有的还取得了较好成绩。比如印度共产党(马)拥有党员80多万人,是议会中第三大党,目前是非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大的左翼政党。该党在西孟加拉邦连续执政了近30年;南非共产党在种族隔离制度结束后,与非国大、南非工会大会组成三方执政联盟,成为南非的执政党之一,在本国政坛上有重要地位和影响力。目前南非共党员有22万人,是非洲大陆最大的共产党组织。还有尼泊尔的共产党组织近年来的发展引人注目,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副主席比迪娅·班达里在2015年当选尼泊尔总统,成为世界首位共产党女总统;该党主席卡德加·奥利则当选为总理;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的领导人昂萨丽·嘎尔迪则担任议会议长。目前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与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其中包括多个社会主义党派。

记者:除了您讲到的这些共产党组织外,世界上还有一些左翼政党和组织,它们在当前又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呢?

姜辉:是的,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的左翼政党和组织,它们虽然不以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为思想理论指导,但都反对资本主义、反对新自由主义、反对资产阶级右翼政党、反对霸权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等,有的主张建立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比如21世纪初拉美左翼政党的社会主义理论与运动,为世人瞩目。其中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中影响较大,虽然总统查韦斯去世后遭遇很大困难,但仍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影响。还有一些超越于政党派别之外的社会主义思潮流派,如市场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经济民主的社会主义、自由社会主义等。

国外左翼力量在21世纪初资本主义危机的时代,在讨论和筹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复活”“复苏”“复兴”“振兴”。比如,在西欧北美,一些知名的左翼学者己经举办了三次以“共产主义观念”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齐泽克、巴迪欧、朗西埃、哈特、奈格里、博斯特尔斯等共商拯救和重构“共产主义”。斯拉沃热·齐泽克说,现在“要去思考共产主义的哲学观点或这一理想如何能被重新激活,以及怎样在21世纪发挥作用”。“在当前受金融灾难影响而日渐恶化的形势中,共产主义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观点而属于它的时代终于来临了。” 阿兰·巴迪欧提出:“我们的任务是通过思想进程(其特点通常是全球的或普遍的)和政治进程(通常是局部的或个案的,但却是可传达的)的结合,在我们的意识之中、在大地之上重新打造共产主义假设。”这些左翼学者纷纷著书立说,阐扬自己所期望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最近几年,齐泽克的《危险做梦之年》,巴迪欧的《历史的重生:造反和起义的时代》,哈特和奈格里的《宣言》,乔蒂·狄恩的《共产主义地平线》等论著都在资本主义危机之后重新诠释了将代替资本主义的“共产主义”,为21世纪的人类找寻设计一种合理的社会制度模式。

西方左翼行动起来了,而且在资本主义心脏地带大讲特讲“共产主义”。尽管他们界定的“共产主义”各有千秋,与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有很大不同,但这件事情本身就表明:21世纪的主旋律已初露端倪,它不属于资本主义,而是属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另外,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也在21世纪新的环境下继续探索本国本民族的发展道路,有的国家也提出走具有本国本地区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比如拉美地区的“21世纪社会主义”,南亚地区的“毛主义运动”,非洲大陆一些社会主义政党提出的“民族社会主义”,原苏联东欧地区社会主义政党提出的“社会主义道路”等,其中有的实践成效显著,影响较大,比如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运动”,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和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等,在本国政治舞台上都有较好的作为,有的甚至成为本国执政党,党的领导人成为国家元首。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已成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支重要力量。

记者 :那么,您能不能用简洁的话概括一下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特点?

姜辉:好的。可以这样概括: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出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的低谷,在经历了严峻挫折考验后重新奋起,在捍卫阵地基础上砥砺前行,在顺应时代发展中变革创新,在资本主义新危机中迎来机遇。社会主义在活生生的现实运动中。可以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开始进人逐渐走出低潮、在发展变革中谋求振兴的时期。

3

中国将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振兴作出新贡献

记者:您曾经提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初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最大亮点,那么中国在21世纪社会主义振兴的过程中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姜辉:当前,社会主义中国在世界东方的崛起,充分展示着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感召力和吸引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向振兴的新途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新模式。总之,一句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新阶段。

毛泽东曾经指出:“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邓小平就以伟大政治家的从容和坚定,无比自信地说:“只要中国不垮,世界上就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坚持社会主义。”习近平指出:“事实一再告诉我们,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没有过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也没有过时。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资本主义最终消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必然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从而找到了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同时也找到了实践科学社会主义、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正确道路,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第一次成功地系统回答了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课题,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实践发展开辟了新境界。邓小平说过:“我们的改革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国际范围内也是一种试验,我们相信会成功。如果成功了,可以对世界上的社会主义事业和不发达国家的发展提供某些经验。”他还满怀信心地预言:“到下世纪中叶,能够接近世界发达国家的水平,那才是大变化。到那时,社会主义中国的分量和作用就不同了,我们就可以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我们坚信,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我们的制度必将越来越成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我们的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我国发展道路对世界的影响必将越来越大。

当前,我们可以说,只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得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国家,使世界上1/5的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实现共同富裕,过上文明美好的生活,那么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就可以充分地显现出来。

记者:具体地看,中国在21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呢?

姜辉: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完全有责任、有信心、有能力为推动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振兴作出应有的贡献。我曾提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不同历史时期有济解放了生产力,但也有其负面效应。在国内外各种因素影响下,资产阶级利己主义、拜金主义思想不断侵蚀干部队伍,导致一些意志薄弱者以权谋私,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并力求使既得利益固化。这些既得利益者必然成为践行巴黎公社原则的严重阻力。第五,国民文化素质较低,制约了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的进程,制约了人民政治参与的力度和深度,使人民不能充分发挥社会主人的作用。总之,社会主义国家在阶级消灭以前,即在私有制及其传统观念消失以前,社会中还存在着权力变质的土壤。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上,无产阶级政权得而复失已经不乏先例。只有努力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并坚持不懈地清除旧制度、旧思想的垃圾,才能使作为社会公仆的人民政权不可撼动地屹立于世界。

不同“参照系”的观点:在19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参照系是德国,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主题是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发展与社会主义运动的开展;在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参照系是俄国,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主题是社会主义革命与政权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与巩固;而到了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参照系已转到中国,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主题是全面改革与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真正确立。社会主义中国在世界东方的崛起,正在充分展示着社会主义的感召力和巨大优越性,必将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和振兴产生巨大的历史推动作用。历史老人总是在各种主客观条件酝酿成熟时刻,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将历史传承的“接力棒”交付到已准备好的国家和民族手中,下一步就看这个国家与民族的智慧和能力了。

记者 :最后,请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21世纪的发展作个展望吧。

姜辉:1893年,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意大利文版序言中的结尾作了这样的期盼和展望:“新的历史纪元正在到来,意大利是否会给我们一个新的但丁来宣告这个无产阶级新纪元的诞生呢?”恩格斯展望和期盼的是20世纪初意大利社会主义运动的新发展。历史发展的实际进程是,20世纪初的时候,列宁领导下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和人民,用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宣告了社会主义由理论和运动变为鲜活的现实制度,从而开辟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新纪元。那么在21世纪初的时候,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再次证明了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引领者。今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和期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意义犹如20世纪初的十月革命一样,必将造就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向振兴的新局面。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2053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纪念马克思《资本论》出版150周年

纪念马克思《资本论》出版150周年
在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首次出版150周年(1867年9月14日正式出版)之际,我们觉得提出某些问[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