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虚无"革命榜样的策略、目的及后果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杨婷 时间:2017-06-0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 (8).jpg

【内容提要】英雄人物作为革命榜样的群体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记忆,一个国家的精神标签,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历史虚无主义以形而上学代替辩证的方法论,以抽象的人性论代替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以唯心主义的先验论代替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原则,以碎片的、剪裁的“历史史料”代替历史研究“必须从既有的事实出发”的原则,对榜样人物随意涂抹、肆意篡改,极尽虚无之能事,其手法是卑劣的,其目的是不纯的,其后果是严重的。历史虚无论者竭尽所能地贬损榜样,其实质却是剑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剑指社会主义制度,剑指共产主义的光辉旗帜,意在摧毁我们的精神高地,否定党领导人民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揭批历史虚无主义,捍卫榜样人物的合法性,就是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就是捍卫我们的价值观,就是守卫我们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未来。

榜样是时代的楷模,道德的标杆,精神的载体。榜样的精神已经注入我们国家的血脉,构筑起民族的灵魂,成为时代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撑。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历史虚无主义从虚无英雄榜样的作用入手,宣扬“告别崇高,告别英雄”,试图打碎民族的根基,摧毁人们的精神高地。他们以质疑来颠覆正统,用嘲讽来戏谑严肃;以戏说来解构经典,用荒诞来替代正说,通过多种策略丑化、虚无榜样。

一、“虚无”革命榜样的策略

历史虚无主义虚无榜样是随意和任意的恶搞,是假借学术研究的外衣,实现其政治意图。历史虚无主义借助各种有目的性和针对性的策略,抢占话语空间,竭力贬损和矮化榜样。

1.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源自《通典·兵六》:“声言击东,其实击西。”历史虚无主义以“还原历史真相”“公正评价”榜样为幌子,其实质是为了诋毁榜样这个英雄群体,消解革命榜样的合法性。

革命榜样作为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生动写照,承载着民族的情感、历史的记忆和时代的印记。榜样的先进事迹在我国早已家喻户晓,深入人心。历史虚无主义者利用网络新媒体恶搞、丑化革命榜样,表面上,是为了“唱衰英雄”、哗众取宠,实则是以质疑先进人物的事迹、品质为切入点和突破口,借以否认革命榜样的精神品质。比如,被毛泽东亲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刘胡兰,在网络上就被恶语诬蔑为“红军连长的小三”;刘胡兰英勇就义的事迹也被歪曲为“渗死于乡亲们的铡刀下”。站在新的时代以新的视角重新认识榜样无可厚非,对刘胡兰个人情感的关注也符合情理。但历史虚无主义以碎片的、经过剪裁的“历史史料”甚至谣言来攻击榜样、抹黑英雄,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从刻意渲染刘胡兰丰富的情感经历,发展到否认刘胡兰精神的高尚性,进而否定“刘胡兰”作为革命榜样符号的合法性,这正体现了历史虚无主义声东击西的策略。历史虚无主义声言“反思历史”“求历史真相”,恶搞革命榜样,实则隐藏着否认革命榜样、颠覆正史的真实意图,实乃“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2.恶意中伤

吹毛求疵,恶意中伤,作为一种简单化、绝对化地歪曲事物本质的一种使俩,

与实事求是根本对立。其实质在于怀揣歹毒的用心,把细小问题肆意夸大,将无关紧要的小事提升到吓人的高度。

历史虚无主义攻击革命榜样的这种策略就是将英模人物生活中的细节无限放大,小题大做;将历史枝节放大为全局问题,并不加区分地蓄意渲染;将革命榜样的失误加以无限夸大、丑化,大做文章。如雷锋买了一块手表,穿件皮夹克就是奢侈浪费,搞小资情调;刘胡兰谈场恋爱,就是大逆不道。革命英模人物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他们也是由普通人成长起来的。在从普通人成长为革命榜样的过程中,有些不足或缺点恰恰是个人成长中难免的事。作为年轻人,雷锋也有对时尚的需求,合情合理。历史虚无主义偏偏抓住雷锋的这些生活琐事,恶意喧染,无限夸大,而大搞批判,以此质疑雷锋精神的真实性和合理性。更有甚者公开造谣《雷锋日记》皆为造假。

英模人物都是站在大地上,脚上也会沾些尘土。可贵的是,雷锋从不避讳自己的缺点。一位老领导看到雷锋穿皮夹克的照片,回信批评了雷锋。雷锋读后非常惭愧,就把那件皮夹克收了起来,并为那次冲动的消费自责和自省。雷锋对自己行为的反思恰恰说明他对待自己行为的正确态度,恰恰印证了他的成长轨迹:从平凡到伟大。但历史虚无主义借这些缺点大做文章,甚至专门去搜集、罗列榜样的缺点或不足,以缺点否定优点,攻其一点,不看本质。进而否定榜样本人,上升到所谓大是大非问题。历史虚无论者罔顾历史事实,无限放大英模人物的某些不足或缺点,甚至把一些正常的人生需求说成是品质问题,把生活中的不足说成是主观故意,把私人情感上升到所谓立场问题,其真实意图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3.本末倒置

本末倒置,出自朱熹《朱文公文集》:“昨所献疑;本末倒置之病”。意思是把主要的和次要的、本质的和非本质的关系弄颠倒了。历史虚无主义解构革命榜样人物常常采取本末倒置的策略。

人无完人,英烈和领袖人物也是人,任何人都有两面性:主要的一面和次要的一面,优点的一面和缺点的一面。用革命榜样人物的缺点遮蔽、否定其优点,用次要的一面否定主流和本质的一面,是本末倒置,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贯策略。比如,一些网络文章以“白求恩脾气古怪”“暴戾”为由,否认白求恩精神的高尚。还比如,他们对毛泽东的评价也是完全不讲辩证法。众所周知,毛泽东在革命战争和建设时期的功劳无以伦比,是一代伟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已有科学定论。纵观毛泽东的一生,确实出现过一些失误,对此,党内有决议,人民有共识,历史有评价。“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有失误,但是就他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邓小平曾指出:“对于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写过头,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这是违背历史事实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则置历史事实和定论于不顾,无限夸大毛泽东的某些失误,主次倒置,企图从根本上丑化、抹黑和妖魔化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其罪恶目的就是通过否定毛泽东来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实事求是,一分为二地看问题,从本质上看问题,这是我们评价历史人物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也是评判榜样人物和历史人物的基本态度,更是回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有力武器。我们首先要充分尊重、肯定和如实地评价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革命功绩和伟大的、高尚的革命风范,同时,也不讳言他们的某种失误或不足。我们党对任何人的错误都从不避讳,从

不姑息,而是勇于正视。只有正视错误才能更好地避免犯错误,改进工作,以利于夺取更大的胜利。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

4.混淆是非

混淆是非,出自罗贯中《三国演义》第十八回:“绍是非混淆,公法度严明,此文胜也。”意思是故意把正确的说成错误的,把错误的说成正确的。混淆是非的策略体现在对英模人物的评价上,就是把假设当前提,是非不分,任意颠覆英模人物的正面形象。历史虚无主义一方面极力贬损、攻击和否定我们党树立的先进典型,另一方面却对已有历史定论的反面人物、卖国贼大肆美化、歌颂。如开历史倒车的袁世凯,被美化为对中国实现近代化贡献最大之人,孙中山则被错误地评价为有强烈的领袖欲,让出临时大总统,不是那么心甘情愿;汉奸卖国贼汪精卫彻底被洗白,“蒋介石和共产党能在八年抗战中生存下来,靠的并不是国共两党军队的顽强抵抗,而是靠汪精卫的‘卖国’解围”,而邱少云、董存瑞等英雄人物,则被丑化为狭隘偏执的历史小丑。这类混淆黑白、颠倒是非的荒诞论调,实质上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惯用伎俩,目的是通过丑化英模人物,颠覆人们正确的历史观。科学评价历史人物特别是杰出人物,应该放在其所处的时代背景和历史条件下进行分析。我们要走进历史,既要看到历史的局限性,又要看到历史人物的行为、品质在当时条件下的进步性。还要走出历史,不为历史细节和人物的主观感情所迷惑和制约,要有大视野、是非观。离开了历史背景的宏观视阈、历史过程的整体维度,就会断章取义,把假设当前提,就会对英模人物形成片面的、主观的认识。历史不容假设,假设的历史只能是主观猜想和任意嫁接。历史虚无主义把错误当成真实,把调侃当客观,忠佞颠倒、指鹿为马,实在是荒诞至极。

5.简单比附

将革命榜样人物与普通人简单比附,将过去的人物与今天的简单比附,从而否定革命榜样人物的历史贡献。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又一策略。比如,历史虚无主义者质疑: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雷锋写出如此美妙的佳句,你信吗?反正我不信;邱少云在烈火中纹丝不动,你能吗?反正我不能;丛飞身患绝症却把用于治病的钱捐了出去,你做得到吗?反正我做不到。

将革命榜样与普通人进行比较,可以突出其平凡的一面,具有可效仿性;也可以体现其高尚的一面,具有激励性。如学雷锋做一件好事容易,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但历史虚无主义者却将革命榜样人物与普通人简单比附,表面上打着人性关怀的旗号,扬言以普通人的视角审视革命榜样,实则为质疑和否认革命榜样的高尚性寻找托辞。这种简单比附抽离了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否认人物的时空限制,以实用主义或者主观主义的标准将人物进行抽象的比较,得出革命榜样不真实或革命榜样难以效仿的错误结论。如说黄继光堵枪眼故事假度太高;董存瑞为什么牺牲?因为被炸药包上的两面胶粘住了:丛飞资助的是一群白眼狼,得不偿失;丛飞自家还贫困,还要捐助别人,不孝顺等。这些奇谈怪论的实质就是以普通人较低的标准来解构崇高,以今天的价值标准衡量前人,如果不正本清源,很容易滑向历史虚无主义。对比革命榜样人物与普通人物,要放在具体时空视阈内。比如,雷锋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只有小学文化的追求,学历不能与水平完全画等号。再比如,虚无主义者质疑:邱少云被火烧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邱少云身上着火,只要打个滚就能活命。我们要客观分析邱少云的身份。生命诚可贵,军令如山。邱少云作为尖刀班战士,他的行为关系到

整个行动的胜败。而且生理学常识不能解释的问题并非不存在,医学上很多奇迹就是最好的证明。邱少云的高尚之处,就在于他视革命事业胜于自己的生命。邱少云当年的排长亲述当年的火烧过程,击破了谣言。同样,对待丛飞的事迹,我们也不能用市场经济等价交换的标准来衡量。尽管他在物质上是贫乏的,但他的精神是富足的。丛飞的高尚行为并没有众叛亲离,而是得到了父母和爱人的支持。历史虚无主义将市场经济的交换原则、功利标准搬用于一切领域,用物质利益衡量精神价值,用狭隘的功利意识替代道德动机,从而抹杀榜样行为的无私性和品质的高尚性。

6.选择性虚无

任何时代的英模人物的榜样都往往承载某一方面的精神和价值追求,绝不是说他们在每一领域都是学习的榜样。如最美妈妈,最美大学生,最美教师等。然而,历史虚无主义打着“考证细节”“追求真实”等旗号,有意忽略某方面,偏偏找榜样的“软肋”入手,将其先进事迹置于一边,如说江姐是小三,婚姻生活不道德,赖宁是富二代等;或者对历史有定论的反面人物,专门吹嘘“功”,加以美化,却闭口不谈其大“过”,如说李鸿章是大功臣,汪精卫则为人诚实、不贪钱财,特别是在个人生活方面,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不近女色,非常清高,在国民党内是类似于“圣人”的偶像,是大家非常尊敬的革命老英雄等。历史虚无主义者对革命榜样的虚无有着明确的取舍标准。历史虚无主义是有所虚无,有所不虚无,即选择性虚无。他们虚无的是革命榜样的精神品质和先进事迹,却对榜样人物的情感、身份地位胡编乱造、添油加醋;他们虚无反面人物的“过”,极力美化反面人物的所谓“功”。众所周知,评价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应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即把历史人物看成特定阶级的代表,将历史人物放在一定的历史范围内进行考察研究,而不能仅从抽象的人性角度、超阶级的标准去评判。榜样人物并非十全十美,榜样也有层次、等级之分,如圣人、英雄和其他道德典范。历史虚无主义乘“虚”而入,以圣人的境界苛求榜样人物,或者以生活琐事质疑榜样人物,以道德伦理否定榜样人物,这种低俗的恶搞、庸俗的解构,是为了使榜样人物蒙尘。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1824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纽约时报:美国变成“流氓国家”

纽约时报:美国变成“流氓国家”
美国政府曾经使用流氓国家一词十多年之久,用来称呼某些符合以上含义的国家。6月2日,美媒大大方[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