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畸形恋”背后:日本如何“俯视台湾”?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蒋丰 张逊 时间:2017-04-10
0 日本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91015667,3622257131&fm=23&gp=0.jpg

自台湾民进党上台以来,台日之间暧昧动作频频。如果说日本对台窗口“日本交流协会”改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台湾对日窗口“亚东关系协会”改名为“台湾日本关系协会”是小动作,日本总务副大臣赤间二郎“打破45年禁忌”访台,则让舆论哗然。日台关系看起来越来越热,这是因为台当局“媚日”,还是缘于东京对台湾的“战略算计”?从民间到官方,台湾和日本究竟如何看对方?《环球时报》驻台北和日本的两位资深记者提供了他们的观察。

他们如此“俯视台湾”

提到“日本”总称“我国”的“台湾朋友”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对日本人来说,台湾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从甲午战争台湾被割让,到1945年台湾回归中国,50年的殖民统治让很多日本人对台湾有着复杂的情感。《环球时报》记者初到日本时,语言学校里一名日本老师谈到与一名“台湾朋友”的交往经历,至今让记者印象深刻。

这名“台湾朋友”出生在日本殖民时期,从小接受日语教育以致无法流畅地使用中文。她的丈夫也是台湾人,随日军出征时战死在中国徐州附近,灵位进了靖国神社。日本战败后,有一次“台湾朋友”来日祭拜丈夫,与这位老师聊天时提到日本总是用“わが国(我国)”,让对方非常奇怪。有一天,日本老师终于说漏了嘴:“台湾现在好像不归日本管辖了。”“台湾朋友”马上愣住了,好一会才喃喃道:“我现在只会讲日语,我丈夫也是为日本战死的,那么我是哪国人?”

2016年12月12日,日本一家右翼媒体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关于“你对亚洲哪个国家(地区)最感亲切”,59.1%的受访者选择“台湾”,高居榜首。该调查选取20-80岁的1000名日本人为对象,被认为颇具代表性。

如果在日本最大的网络搜索引擎雅虎上输入“日本与台湾”,跳入眼帘的用词甚至让人感觉有点肉麻:“日本与台湾为何相思相爱至此”“日本与台湾不变的牵绊”“日本如何能抛下台湾”“台湾是日本的生命线”……可见,以年轻人为主的日本网民对台湾的情感也很不一般。

不同视角的“后花园”

日本人对台湾有好感,一是因为台湾文化中有很多日本殖民时代残留的东西,让日本人产生了文化亲近感。记者的一位日本朋友说,日本人到海外,只有在台湾上厕所不会感到别扭,因为台湾的厕所在清洁程度、人性化方面与日本不相上下。还有一位日本朋友告诉记者,在台湾旅游时,如果遇到语言不通的情况,即使在比较偏僻的地方用日语去问老人或年轻人,能解决问题的概率也超出想象。在台湾,很多商店有日文标识,似乎台湾依然是日本的“后花园”。

“后花园”之说,对于日本学界或许另有含义,那就是情谊之外战略方面的思考。被称为“台湾研究第一人”的日本学者浅野和夫,著有《激变亚洲政治地图与日台牵绊》《日台是命运共同体》等书。他的观点在日本学界属于主流。

浅野和夫认为,日本与台湾长时间存在的各种强大联系,使两者成为天然的盟友。从政治上看,台湾对日本钳制中国大陆、掌握东亚地区主动权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即使美国放弃台湾,日本也不能。如果出现美国淡出东亚的趋势,日台就要联合起来,共同抗衡中国大陆。从经济上看,台湾地处日本通往马六甲海峡运输通道的关键位置,一旦失去台湾,会对日本的能源通道造成致命打击。而且在日本统治时期,台湾的经济结构实际上被塑造成一种与日本互补的关系。即使此后日台解除殖民关系,经济联系依然紧密。

正是基于这种判断,2005年10月浅野和夫带领一帮学者,首度提出日本版的“与台湾关系法”草案,要求将日台关系“法律化”“制度化”“公开化”。

代代相传的“台湾帮”

有这样的民意基础,日本政界自然是顺水推舟,不断加深“日台关系”。其实,早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不久,岸信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就于1973年3月组织152名自民党国会议员成立“日华议员恳谈会”,挑选31名少壮派议员组成“台湾帮”别动队——“青岚会”,其中充斥着石原慎太郎等极右翼分子。

“青岚会”歃血为盟,带有浓烈的封建暴力色彩,根本目的就是反对日台“断交”,破坏中日友好关系。虽然“青岚会”于1979年解散,但“日华议员恳谈会”却发展成了一个超党派的国会议员联盟。截至2014年3月共有284名各党国会议员是该联盟成员,占议员总数的一半左右。而安倍晋三受外祖父岸信介影响,继承亲台思想和行动,更步其后尘成为了“台湾帮”的急先锋。

1996年,在台湾举行所谓“总统直选”时,当时步入政坛不久的安倍措辞强硬地批评中国大陆妨碍台湾选举。次年,他在接受《政界》杂志采访时赤裸裸地声称:“被称为未来‘台湾帮’的一员也无所谓。”2008年,安倍在出席“台北驻日经济文化处”代表许世楷的欢送会时称:“美日领导人不能与‘台湾的总统’直接对话是很奇怪的事情,今后要解决这个问题。”由此不难理解,上个月月底,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会见访台的自民党人士时强调:“台湾是与日本共享价值观与利害的重要伙伴。”

安倍的弟弟岸信夫也深得家族“亲台”遗传,他不仅是日本国会“日台青年议员联盟”会长,还于2014年2月提出制定日本版“与台湾关系法”的动议。2015年10月,蔡英文还未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时,安倍家族邀请她前往安倍晋三家乡山口县“散心”,岸信夫全程陪同。去年5月蔡英文当选后,岸信夫率日本议员代表团前往参加就职庆典。

日本资深媒体人本田善彦曾撰文说,日方亲绿人士对台湾“亲日政权”上台不掩饰地表露高度期待。但他同时写道,日本对台湾事务感兴趣的一群人,因中国大陆因素,对台湾有着一股不寻常的亲近感和同情,他们或许对台湾充满善意和热情,但其思维却是基于台湾顺从日本的结构下产生的,因此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对台湾下指导棋的傲慢。

在日本政界,老一批“台湾帮”除了理念、利益因素外,骨子里还有一种深厚的“台湾情结”。在他们看来,“统治台湾”曾经代表着“大日本帝国的荣光”。这是他们心中最难被改变的东西。眼下,日本不断出现升级“对台关系”的动作,很值得警惕!

他们这样“仰视日本”

不意外的“哈日族”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张逊】“哈日”,这是一个创自台湾的词汇,“哈”是闽南语“非常想要”的意思。1996年,一个台湾女孩以“哈日杏子”为笔名,出版漫画《早安日本》。作者自述,她22岁第一次到日本就爱上日本,于是创作“哈日症”女主角“阿杏”,因为太喜欢日本,她做出种种异于常人的变态行为。

台湾人“亲日”不是秘密。最近台湾一家基金会公布民调结果,显示在台湾人最喜欢的国家中,日本排第二,第一是新加坡。其中35 岁以下年轻人、民进党认同者,喜欢日本超过喜欢新加坡。更耐人寻味的是,台湾媒体报道这一消息时,有的称“台湾人最喜欢的国家竟然不是日本”,有的直称“意外”。

为什么“意外”?日本是台湾民众最喜欢的旅游目的地——2015年,台湾到日本旅游人数达379万多人次,2016年达429万人次。更具指标意义的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台湾共捐约70亿元新台币(九成来自台湾民间),相当于全球其他地区捐给日本的总和。数额之巨连日本人都惊讶。今年3月,日本NHK电视台特别制作一个节目,探讨台湾为什么捐这么多钱给日本。一名在台湾居住多年的日本作家访问了台湾各行各业,结论是:“流行文化”和“历史因素”搭起台日友谊桥梁。

“流行文化”不用多说,在台湾人尤其是年轻人眼中,日本是时尚的代表。自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音乐、影视剧、动漫、电玩等流行文化传入台湾,吸引大批粉丝。台湾乐坛翻唱日文歌曲,电视综艺节目模仿日本桥段,偶像剧改编自日本漫画。

“历史因素”不外乎日本殖民台湾50年。大陆人对此或许很难理解,但透过几个人物便可理解那个时期对如今台湾的影响。

3个轨迹迥异的历史亲历者

第一个是李登辉。李登辉上台后,通过修改教材,美化日本殖民统治。1997年推出的中小学教材《认识台湾》,除将台湾历史从中国历史中切割外,评价日本殖民统治也正面多于负面。岛内修改历史课纲的序幕自此拉开。

李登辉这么做,除了政治算计,也有其个人原因。日据时期任台北市议员的陈逸松,在台湾光复后任“考试院委员”,后来到大陆全国人大常委会任职,是位传奇人物。据他女儿介绍,陈逸松曾表示,“阿辉仔(李登辉)”对日本人不够了解,他赶上日本殖民政府的温和政策,只看到了日本的一面。

日据初期残酷血腥。据当时日本总督府报告,日本占领台湾前8年,共有3.2万人被日方杀害,超过当时总人口的1%。后期虽然杀戮少了,但直到中国抗战爆发前后,日本才推行包括“皇民化运动”在内的温和政策。1923年出生的李登辉因此更名为“岩里政男”,而比李登辉年长16岁的陈逸松坚决不改。

台湾最后一位政治死刑犯陈明忠比李登辉小6岁,他考入日本学校后备受欺侮,和日本同学打架都不许赢,让他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中国人。这位著名左派加统派人士民族感情鲜明,曾有香港导演邀请他在电影中饰日本黑道人物,当他听说是打败中国人的日本人时,当场拒绝。但有一次,一个记者问他:既然这样,为什么习惯被人称为“陈桑”,且读日文书?不管陈明忠的民族感情如何强烈,他成长在日据时期,接受的是日语教育,这是事实。

如同电影《海角七号》中的茂伯说流利日语、唱日本小曲一样,“哈日杏子”也介绍说,她爷爷生于1912年,从未说过喜欢日本,但小时候爷爷会唱日本歌给她听,会请她代买日本的东西,晚年生病时还用日语与她交谈。

一位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的学者认为,日据时期到台湾的日本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民众极少能接触到真正的日本人,且当年社会比较封闭。而与日本人接触多的台湾人,很多是殖民统治的获益者。比较1949年国民党到台湾后,他们中间不少人更怀念日据时代。

来自“上国”的“嘉南大圳之父”

在台湾,有不少有名的日本历史人物,八田与一是其中之一。八田是日据时期的一名技师,他设计修建了乌山头水库和嘉南大圳工程,使得缺水多盐的嘉南平原变成大米仓,因此被称为“嘉南大圳之父”。前述中国文化大学学者说,虽然八田与一比其他日本人对台湾友好,但也不过是协助日本殖民统治的工程师,实在配不上这么高的称赞。

台湾第一位留日法政博士许介麟,堪称最了解日本的台湾学者之一。他曾公开批判“日本政府推动台湾现代化”的说法是本末倒置。许介麟专门写了《日本殖民统治赞美论总批判》。他说,当时台湾经济富庶,在沈葆桢、刘铭传等治理下,已有初步的现代化基础。而日本作为殖民者,通过掠夺台湾大米、糖、木材等,加上甲午战争后获得的巨额赔款,才奠定缔造现代化帝国的基础。

但是,不但台南市设立八田与一纪念馆、命名八田路,甚至有议员提议设“八田与一纪念日”,马英九当政时也高度肯定八田与一的贡献。日本虽然不喜欢“亲大陆”的马英九,“友日”却是马当局重要的对外政策之一。

很多台湾人明白,日本对台湾从来都是“上国心态”,如一位台湾学者所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中国大陆关系正常化刚露曙光,“日本便以百米竞赛速度”赶去与北京建交,但在对外关系上,台湾没有更多选择。

如今,民进党将加强与日本关系作为对抗大陆的一环,面对日本更是“委曲求全”。绿营“立委”多次组团访问日本,连“台湾哭,日本也哭,日本笑,台湾也笑”这种谄媚的话都能说出来。今年,日本驻台机构更名及日本总务副大臣赤间二郎访台,被媒体解读为是日本对台友善的标志。但台湾与日本目前的两个核心矛盾——钓鱼岛与冲之鸟礁渔权问题,福岛核灾食品进口问题,都触及民众切身利益。台湾要付出多大代价“亲日”,真需要好好权衡。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17288.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用化武当借口军事打击叙利亚,是不是很眼熟?

用化武当借口军事打击叙利亚,是不是很眼熟?
这种宣称对方有杀伤性武器、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主权国家发起军事打击的单边行动,是不是有些眼[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