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有多少日本人后裔?“皇民化台独”愈发泛滥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陈太曦 时间:2017-01-09
0 台湾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资料图:李登辉

近一两年来,在台湾的日本人后裔突然成了一个话题。网络上一篇题为“不为人知的秘密,混在台湾内的日本人”的文章广为流传,该文依据一名台湾老教授的回忆称,这个群体有上百万人。如果算上日本殖民台湾时期培养的“皇民”的后代,这部分人的总数可达200万、400万甚至600万之多。而现在台湾的总人口仅为2300万。去年5月民进党上台后,随着两岸关系转冷,这类有关在台日裔人数的说法更加普遍。在台日裔真的这么多?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实情并非如此,在台日裔人数“暴增”,主要跟台湾官方与民间的倾日、媚日,甚至重新被唤醒的“皇民化台独”有关,只是,尽管他们人数不多,在岛内政商界的影响力却不小。

有关在台日本人后裔人数,说法很多,从10万到百万都有。其计算方式是,1945年抗战胜利后有约30万在台日本人转为台籍,经过三代七十多年繁衍,人数自然超过百万;即使当时没有数十万日人改成台籍,至少也有8000到1万,繁衍至今,也会有一二十万人。

在台日裔之所以引起关注,原因之一是许多当年从台湾回到日本的日本人,近年因思念台湾而来岛内找寻历史记忆,加上日本后裔或台湾朋友协助他们找寻当年的故里、邻居,以致让人误会仍有许多日裔居住在台湾,只是后来他们都改成汉名,追寻不易。这完全是种误会。只要查阅一下日本、台湾官方档案,甚至凭着多数人的生活经验,应该不难判定:在台日本人后裔并不多。

国民政府对日侨“全部遣返”

根据台湾多个官方资料,1945年日本战败后,国民政府即实施严格的在台日本居民(日侨)全部遣返政策,尤其是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发生后,连原本留下来协助台湾工作的7000多名日本农业、科技人才也被加速遣返。根据日本厚生省“终战”资料统计,从1946年3月开始,共进行六次大规模“引扬”(撤返)工作,总计自台湾遣返约48万人,其中军人、军属约16万人,一般国民约32万人。可以说,几乎是把当年居住在台湾的日本人都“引扬”回国。

当时约有20万日本人希望留在台湾,并申请作为台湾的永久居民。根据当年被遣返的日人清水半平的《吉野村回顾录》,时任台湾行政长官陈仪表示,“你们这些移民是农业开拓的功劳者,别担心,就比照以前,在这边永住下来吧!”清水半平当年是吉野村的村长,他转达了陈仪的话,让日籍村民兴奋不已,但他说:“我这辈子最遗憾,最无法原谅自己的是,我帮国民政府欺骗我的同胞……”因为,不久,日侨遣返政策严格实施,很多人拿着一纸财产清册,上面记载自己的房子、家具、农具,然后带着几套衣服、被褥和1000日元等简单行李物品回到日本。

很多日本人或台湾朋友以为他们只是短暂离别,过一阵子还会回来,没想到自此一去不返。有的不愿被遣返,就隐姓埋名,或有日本女子嫁给台湾人(当时,日本人根本不屑与台湾人结婚),每天化装成台湾农妇在田里干活,最后却统统被抓出来遣返。

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后,更是在各政治文化领域厉行“去日本化”行动,要求说国语、去日文。例如1952年4月初,嘉义县政府公告:“日据时代,日政府对本省同胞,施以奴隶政策,在各地均有组织皇民奉公会之机构,以吸收地方士绅,作皇民化之基干,用来消灭我传统民族观念,强迫人民信仰其皇民始祖,乃将省民奉祀之公妈牌强制废除。迄今日久,各地尚有少数遗留其皇民神牌,该府以事开民族正气,刻已饬令各市乡镇公所,切实改换。”

“皇民化台独”的代表们

根据上述档案资料,日侨当年能留在台湾继续生活的人,恐怕非常少,在那种环境下,日本人后裔是难以容身的。最近在台日裔人数被传出“暴增”,主要跟台湾官方与民间的倾日、媚日,甚至“皇民化台独”被唤醒有关。“皇民化台独者”主张并声称“台湾主权未定论”“台湾不是中国的领土”“台湾族不是中国族”“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等,认为中国不允许“台湾独立”,所以台湾必须依赖外国,必须亲美、亲日。

这种“皇民化”的思想观念,或自认是日本人者,以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为首。已94岁的李登辉,在22岁前是日本人,名为岩里政男,最高阶公职是当了一年日本炮兵少尉,为他的祖国(日本)而战。多年来李登辉的言论已证明其心向日本,认同日本,并不断想找回自己早年的“岩里政男”身份。他在2015年8月接受日本右翼媒体《呼声》(Voice)月刊采访时称,二次大战期间的台湾人是“身为日本人,为了祖国而战”,并宣称“70年前,台湾与日本是同一个国家”。

2000年卸任后,李登辉在台湾各地成立“李登辉之友会”,这个团体是他搞“皇民化台独”的大本营。过去很多人不是很清楚李登辉的本质,但李登辉这十多年来终于把他的内心世界说了出来。他明确表示,自始至终他就是要把国民党的外来政权转移给台湾自己人,看不出来的人是“傻子”!

另一个“皇民化台独”大佬是辜宽敏,辜宽敏因继承其父辜显荣在日本留下的遗产而成为巨富,这些钱也成为他日后搞“台独”活动的本钱。今年90岁的他,始终难以忘情日本殖民时期他所拥有的“美好”,他还自费在国际主流媒体刊登“台独”广告,让他的言论在深绿阵营动见观瞻,甚至动辄对蔡英文政府下指导棋。他坚持“台独”不仅是一种理想,也是对台湾人民的一种回报。他说:过去“台独”,现在“台独”,将来也“台独”。

其他著名“皇民化”人物还有彭明敏、金美龄等。彭明敏的“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及其所参与的“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都是旗帜鲜明的“台独”组织,且均有“皇民化台独”色彩。

上述这些人都曾在“日据”时代生活过,满脑子“皇民化”观念,尊奉日本天皇,学习“皇国”精神,乐于当“皇国”子民、日本人后裔。

不能遗忘的“人间动物园”

从历史看,日本殖民时期,确有大量日本人移民台湾,从居住地看,以花莲、台东者为多。当年,除台北外,多数人被安置在花莲的吉野、丰田、林田,台东的鹿野、旭海、池上等。这些乡镇村落以日本名称命名,现今还可在那里看到“日据”时期的建筑遗迹,但实际走访,这些地方多已人去楼空。

由此亦可证实,在台真正的日裔其实寥寥可数,自称“皇国子民”、假借“皇民化”搞“台独”的政客野心家倒是不少。例如,民进党当局去年11月在高雄旗津“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举办纪念台籍老兵秋祭活动,仪式不仅有军乐仪仗表演,蔡英文还亲自到场致辞,宣称要为台籍日本兵寻找历史正义。

台湾官方还把涨潮时才能看到4平方米面积的日本冲之鸟礁,称为“冲之鸟岛”;大幅退让钓鱼岛海域捕鱼权,牺牲渔民权益;最近又要引进日本福岛的核辐射食品。种种措施就是倾日、媚日,不惜以屈辱的代价换取日本正眼对待或照顾。

实际上,日本不仅没有正眼对待,其官员甚至在公开场合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指责台湾代表。 稍微回顾一下历史就知道,失去自己民族尊严的媚日、谗日只会让日本人瞧不起。日本殖民台湾时期,台湾人不能读政治、法律学科,不能从事政、法工作。所谓“大东亚战事”开始后,台湾人只能当军夫,后来日本兵员不足,才征召台湾兵,但跟日本兵待遇不同,没有家属安置费。当时日本人是一等公民,琉球人是二等公民,台湾人是三等公民。部分台湾人想尽办法“皇民化”,成为真正的日本人,于是有台湾男子被日本女方招赘,为了过纯日本式生活,摆脱一切台湾土俗味,来访的母亲不让进屋,甚至参加父亲的葬礼也觉得有失身份。真是民族的悲哀。

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在2009年播放过一部纪录片《人间动物园》,讲述1895年至1945年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种种。纪录片引述曾任台湾民政长官的后藤新平的结论:要台湾人成为日本人,就如同将“比目鱼变成金眼鲷”那样困难。

纪录片还播放1910年的伦敦英日博览会场景,日本为炫耀殖民台湾的成果,让数十名排湾族原住民表演,证明文明人(日本)为落后民族(台湾)做了好事,人称“人间动物园”。当时有800万人参观博览会,这个表演是最吸引人的展出。台湾最亲日,日本却屡屡伤害台湾,这些“皇民化”的“台独”分子也参与伤害与破坏民族感情的行径,但他们绝不能代表大多数善良的台湾老百姓。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1569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白宫最新报告:中国芯片业已对美国造成威胁

白宫最新报告:中国芯片业已对美国造成威胁
报告称,半导体行业从来就不是完全市场化的行业,在其发展史上和应用上都有非常重的政府参与成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