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中国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重构

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10 作者:李晓 李俊久 时间:2015-12-18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5316920402826037.jpg

【内容提要】鉴于目前有关“一带一路”战略的研究欠缺对中国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历史演进和重构本质的深入分析,作者从大历史、近代史和现代史的三重视角探讨了“一带一路”战略的历史背景,并从大国崛起与发展的困境入手,阐述了该战略的多重现实背景。为确保“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中国需遵循的地缘政治经济战略重构逻辑:一是界定新时期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二是识别威胁中国核心国家利益的关键要素,三是决定如何恰当地运用国家的综合实力去维护其核心利益。具体到操作层面,必须诠释或者处理好八个关键问题:界定中国在当今国际体系中的国家定位和核心利益;厘清“一带一路”与当今世界秩序的关系;评估“一带一路”战略面临的优劣势、机遇和挑战;诠释“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区域经济合作;理顺“一带一路”建设与国内体制改革的关系;处理好“一带一路”建设中全面推进与重点突破的关系;重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一个可支撑中国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国际体系。

一、导言

2013年9月至10月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时,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构想。此后不久,中国政府将“一带一路”正式纳人国家发展议程当中,并有条不紊地施以顶层设计。同年11月,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3月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开创高水平对外开放新局面,抓紧规划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推进孟中印緬经济走廊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推出一批重大支撑项目,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拓展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新空间。2014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上强调,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顺应了时代要求和各国加快发展的愿望,提供了一个包容性更大的发展平台,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人文基础,能够把加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同沿线国家的利益结合起来。2014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更是将“一带一路”与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并列为今后中国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的三大战略。2015年2月1日,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会议确立了一个至少拥有1名政治局常委、2名政治局委员、2名国务委员的高规格组织架构。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阐述了“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共建原则、框架思路、合作重点、合作机制、中国各地方的开放态势、中国政府的积极行动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2015年7月21日,“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工作会议正式划定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一中亚一西亚、中国一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国际经济走廊作为今后“一带一路”的重点推进方向。

由此,“一带一路”成为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中国开展内政外交的一个大战略。对这一课题,周内外给予了足够关注。国外观察家更倾向于从地缘政治的视角审视“一带一路”的战略内涵。例如,香农·蒂耶兹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堪比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二者都是新兴的全球性大国运用其经济实力来寻求外交影响、确保对外政策目标(包括维持国内经济增长这一基本目标)的重要战略手段。卢西奥·皮特罗强调,“一带一路”远超简单的经济繁荣共享,带有明显的政治和安全基础,其“中国中心主义”显而易见,这势必会引发众多人的担忧。雅各布·斯托克斯指出,中国“向西看”的欧亚一体化战略不仅旨在通过为过剩的国内工业能力提供出路来提振经济,也服务于对外政策目标,即通过扩大同主要发展中国家的联系,为重塑以中国为世界权力中心的国际体系寻求支持。印度尼赫鲁大学中国问题专家狄伯杰则提出一连串疑问:古丝绸之路和“一带一路”存在怎样的关联?“一带一路”倡议是否与中国追求的多极化、无霸权、共同安全等对外政策目标相一致,是否是应对美国重返亚洲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战略之举?或者,中国正在挑战美国霸权和重写地缘政治经济架构的规则吗?

与国外的现实主义思维相比,中国学者的研究视角更多元、研究内容更丰富。从研究视角看,既有基于中国国家安全战略转型、地缘政治平衡、反恐维稳、资源和能源安全以及对冲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现实主义考量,又有包括构建经贸合作新格局、发挥中国在区域经济合作中的积极作用、推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与相关国家共同打造开放发展的经济带在内的自由主义思考,还涵盖了加强与沿线国家的政策协调和沟通、促进与沿线国家的民间交流、唤醒与周边邻国共同的历史记忆、挖掘彼此之间更多的文化关联和人文纽带、塑造新的地区认同、打造中国与周边国家或地区全方位多领域相互融合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在内的建构主义认知。从研究内容看,既涉及“一带一路”的提出背景、战略定位、战略意义、经济逻辑、风险评估和应对方略,又关注中国与周边国家特别是与主要大国如美国、俄罗斯、印度的利益博弈及可能的政策沟通和战略对接问题。

“一带一路”的现有研究为我们全面认识新形势下的中国地缘政治经济战略提供了有用素材。但鉴于相关研究的时限较短,现有文献尚存在两方面的缺欠:一是缺少对中国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历史分析。而事实上,“历史至关重要。其重要性不仅是因为我们可以向过去取经,而且是因为现在和将来是通过社会制度的连续性与过去连接在一起的。今天和明天的选择是由过去塑造的”。因此,欲认清当前中国地缘政治经济战略重构的逻辑思路,我们需要回溯中国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历史演进。这显然是那些强调现代丝绸之路历史渊源的学术文献尚未触及的一个关键问题。二是缺少对“一带一路”战略本质的深层思索。“一带一路”是一个涵盖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大战略,对其本质的认知既要基于历史角度将其视为中国从传统陆权国家走向陆海权复合型国家的“战略转折”,也要基于现实考量明确它是中国在融入主流世界过程中面临复杂的国内外矛盾与困境所做出的“战略反应”,还要基于大国崛起的视野认清它是中国追求和平发展的地缘政治经济的“战略重构”。

鉴于此,本文重点考察三个问题:第一,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中国的地缘政治经济战略是如何演进的?它又是如何塑造或影响中国当前的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第二,“一带一路”是中国为因应怎样的政治经济形势所做出的重大战略调整和重构?这一调整和重构折射出中国怎样的权益诉求?第三,中国在“一带一路”下重构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逻辑思路是怎样的?其中有哪些问题是值得我们去认真思考和无从回避的?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trategy/info_799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