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领导是集体经济和群众参与的根本保证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4期 作者:李霞 时间:2020-07-30
0 战疫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300479049,518738394&fm=15&gp=0.jpg

【原标题】党的领导和集体经济在乡村疫情防控中的作用

——基于两个村庄的调研

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特点是群众广泛参与。在乡村疫情防控过程中,各地群众的参与状况存在差异性,这反映出村党组织建设和集体经济发展及其群众的归属感上的差距。本文结合对两个相似村庄的调研,尝试探索上述问题。

一、乡村疫情防控需要广大群众参与

今年新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在此紧急关头,我们党和国家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展开了一场疫情防控人民战争的总体战、阻击战,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奋战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胜利。在这场抗疫战争中,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为夺取这场抗疫的阶段性胜利做出了贡献,这其中就包括广大的乡村群众。

中国乡村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尽管这些年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仍有占全国将近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农村。与城市相比,农村群众居住分散,居住地大多具有点多面广的特点,这给疫情防控带来了不小的挑战。要有效防控乡村疫情,就必须对乡村进行有效封闭,但“相对于17年前SARS流行时,今天的乡村,封闭能力变弱了,快速地城市化、撤村并镇等,使得农村的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升,村民们的很多日用品甚至食品都要在市场上获取,这使得封村的效果打了折扣,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提升和保障乡村的防疫能力。”[1]

我国乡村疫情防控离不开广大群众的参与。一切为了群众、一切相信群众和一切依靠群众是我们党和政府做好各项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乡村是疫情防控的重要阵地,乡村群众是疫情防控的主力军,他们的参与是党的群众观点、群众路线的集中体现。这场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乡村防疫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涉及的工作千头万绪,仅靠乡村干部和基层防疫专业人员等是不够的,必须广泛动员、组织乡村群众,激发他们参与防控疫情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这样才能把党和政府的各项防控措施落实到位,在广阔的乡村筑起一道道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疫情防控中乡村群众的参与,可以培养和提高群众的主人翁意识,在乡村形成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治理共同体,有助于乡村公共秩序的形成、治理程序的简化、舆论监督的到位,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时还能降低乡村治理成本、维护乡村和谐稳定。

在这场疫情防控中,我国乡村群众一般就地参与。群众参与乡村疫情防控的形式多种多样,主要是严格遵守有关防疫的规定,或承担防控宣传、网格化排查、人员登记、社区巡逻、卡口执勤、人员劝导、体温测量、卫生消杀、医疗救治等任务。在乡村疫情防控过程中,各乡村群众的参与意识、参与渠道、参与力度等有较大差异,这与乡村党组织和村级集体经济等状况等有很大关系。

二、乡村群众参与疫情防控状况对比

为了分析和了解乡村群众参与疫情防控状况,笔者于2020年2月前后对赣南两个较有典型性的村庄F村和L村进行了调研,调研的主要方式包括对村支书、村民群众、驻村民警等电话访谈以及在村务公开微信群参与式观察。两个村的领导班子成员平均年龄为45岁左右,其中F村耕地面积1893亩,人口2760人(辖17个村民小组,党员68人),村党支部成员5人;L村耕地面积2606亩,人口2912人(辖18个村民小组,党员72人),村党支部成员6人。经调研得知,2020年1月25日至2月16日期间,两个村庄皆按有关要求实行临时交通管制且都未出现确诊病例,但疫情防控工作中的群众参与状况差别很大。

1.参与意识

F村群众参与疫情防控意识较强。自1月中旬起,有村民开始每天陆续在村务公开群分享关于疫情的官方新闻,主动配合村民小组长登记自家返乡人员情况。不久后,村党支部成员开始在路口设立卡点,尽管本地有大年初一回娘家拜年的风俗,但村民们都严格遵守“不串门、不聚众”的防疫要求。2月初,不少村民承担了疫情防控任务,年轻村民踊跃报名加入防疫工作志愿者队伍,还有的在村务微信群自发为村防疫工作捐款捐物,有些村民还自发为家门口的卡点值守人员送泡面、矿泉水、茶叶、八宝粥、手电筒、雨伞等。在整个交通管制期间,每户凭出入证外出采购(两天一次,一户一人)。

L村群众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参与意识较弱。交通管制期间,尽管每个路口都有一位党员值守,且都设置路障以阴止车辆通行,但本村人员还是可以自由步行或骑摩托车进出。同样是在交通管制期间,个别村民白天骑车回村打牌,晚上骑车回镇上新家睡觉,有些距离村委会办公点较远的村聚众打牌现象一直未断,其防疫工作力度不强,也没有招募志愿者。一位大学生村民抱怨:“大年初二(1月26日),家里老人还是不听劝阻出去走亲戚。虽然每天看新闻都很恐慌,并且家家户户都有返乡人员,但他们照旧每天聚众打牌。”

2.参与渠道

F村的群众参与渠道多元。在临时交通管制期间,村民以各种方式参与到联防联控工作中。一是线上监督。村委会每天不定时在微信群发布抗疫视频资料,村民通过收看群消息随时了解本村防控动态,并对疫情工作的不当之处提出意见和建议。二是线上募捐。2月初,先后有70多户家庭自发为防控工作捐出爱心款共计28792元。三是现场协助。村党支部在微信群招募志愿者,获得了村民的积极响应,志愿者队伍很快就建立起来。这些志愿者有的协助村民小组长24小时轮班值守各个卡点或在公共区域喷药消毒,有的协助村党支部挨家挨户收集信息、传达政策,有的协助村特殊群体(孤寡老人、残疾人、贫困户等)购买生活物资、联系出行工具等。

L村的群众参与渠道很单一。在临时交通管制期间,村民对疫情工作的参与仅限于查收村务微信群消息。由于交通管制没有严格遵守一户一人凭证出行的规定,因而村民的生活物资采购未受太大影响。若不是有村里的喇叭和路口的卡点,村民们完全感觉不到疫情防控的存在。大部分村民有侥幸心理,认为村里的风俗都是过小年前回家,2月2日距最后一批返乡人员的归期也有14天了,若真有确诊病人早该出现了。村里有个大学生透露:“最恐慌的是不知道每天往返于镇上和村里的那几位聚众打牌的老乡都接触了什么人员。”由于村党组织的领导不力,人们往往被漠视疫情的村民带节奏。

3.参与力度

F村的群众参与力度较强。由于村两委的组织和动员到位,F村形成了“熟人管熟人”的氛围。经常有热心村民向防疫巡逻队(由村党员、三类小组长和志愿者组成)举报身边不配合联防联控的人员现象,例如聚众打牌、出门不戴口罩、擅闯卡点等。村支书透露:“这些举报者大多是举报亲属、邻居甚至自家人,因为我们巡逻队每天都路过,所以举报者也有勇气与不遵守防疫规定的现象做斗争。经过我们的劝导,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为了保护举报者,村党支部采取匿名举报、加强巡逻、积极调解等措施。

L村的群众参与力度较弱。村民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对疫情防控不怎么重视,参与防控工作的力度一般。尽管本村村民与外村人员往来基本断绝,但村内人员流动未受影响。在交通管制期间,L村的村民为了减少出行,粮食蔬菜的买卖在同村人之间交易,类似F村的有组织的长时间的志愿者活动未出现。L村的一位村民小组长透露:“村里人认识你的话是很愿意帮忙的,但想要把村民们组织起来还是有点困难,现在很多年轻人连自己村的人都认不齐。”

三、影响群众参与疫情防控的主要原因

两个人文自然条件相似的村庄,在抗疫过程中差异如此之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有些农村社会治理难度大、村民组织不起来的困境,其背后主要是乡村党组织建设、集体经济发展以及村民归属感上的差距。

1.乡村党组织建设的问题

乡村群众组织不起来的直接原因是党组织的问题。党的领导是F村村民们充分组织起来的根本保证。F村的领导班子配备齐全、结构合理,尤其是有一个领导能力强的村支部书记。这位村支书今年45岁,自高中毕业就回村务农,已经担任村支书20年,不仅积累了丰富的治村经验,而且有带领村民共同富裕的强烈意愿,因而在村民中的威望很高。这些年来,村党支部抓住精准扶贫和新农村建设的政策机遇给村民办了不少实事,如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完善村基础设施、支持驻村扶贫干部工作等,还积极在村民小组或自然村建党小组,促进村民自治重心下移。在日常村务治理中,村党支部善于运用党员+三类小组长+志愿者的模式,经常组织村民代表和志愿者集中整治人居环境,慰问留守儿童、孤寡老人、烈士家属,奖助优秀的高考学子等。村党支部凝聚了一批乡村治理力量,积极引导驻村民警、扶贫干部、返乡创业农民、乡村教师、乡村医生、大学生党员、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投身本村建设事业,一些积累多年的土地纠纷、邻里矛盾等在多方协调下都逐渐得以化解。

无论党员数量、平均年龄、成员结构、文化程度等,L村党支部与F村都相差无几,但L村的党组织建设远不如F村。L村的党员外出务工现象较普遍,有些自然村因党员外出务工,只能由热心村民轮流担任村民小组长。村党支部事务主要由支部书记承担,村委会办公室和党员活动室使用频率很低,开展党建活动时到场的主要是村里的老党员,因而诸如党员理论学习等基本流于形式。该村一些精准扶贫项目和新农村建设项目基本上由社会企业承包,整个项目承包过程中存在不透明、不公开现象,部分党员干部在资源配置——如修桥铺路、危房改造、项目承包、土地划分等存在照顾亲戚朋友的问题。村党支部的向心力较差,对于村里的公共事业和公益事业存在“等、靠、要”心理。党支部书记不仅无法调动村里的各种社会力量参与治理,连全体党员大会都不能按时组织召开。

我国农村正在尝试探索新的治理模式,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典型,积累了一些乡村治理经验。这些乡村治理的典型和成功经验特点各异,但共同的经验在于有一个坚强有力的乡村党组织,形成了“党委领导+群众参与”的工作新格局。因此,乡村群众要组织起来,就必须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这样才能吸引和凝聚群众。

2.村集体经济发展状况

村民防疫工作组织不起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集体经济弱化。L村与F村在人口、面积、地理位置、风土人情等方面极其相似,他们不仅在党组织建设上差距明显,而且在集体经济发展上也有很大差异。

F村的特色产业是乡村旅游和蔬菜种植。以往曾将一片山出租他用,村民们得到了一笔补偿金。但是,大部分村民用这笔钱盖房子,个别村民甚至用来赌博败光了。后来,F村考虑通过专业合作社开发扶贫项目,派出党员和村民代表去外村考察,发现办合作社的外来资金不稳定,最后破产的不少,村民们得到的租金也有限。村支书透露:“靠卖地富不起来,靠外来资金也富不起来。合作社要让自己村里人办,村集体也入股,村民按比例分红。”2018年,F村凭借政策机遇和地理优势,通过党委+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模式,成功发展了蔬菜大棚产业项目。在村党支部的引领下,合作社第一年就盈利了,还将一部分收益用来扩大合作社规模和村基础设施建设。在此次疫情中,因村党支部领导有力和村里的资金宽裕,F村蔬菜种植业务和村民生活未受大影响。

L村原来的特色产业是生猪养殖业,近两年由于污染严重陆续关闭,至今未寻找到新的产业。L村走的是社会企业和种植大户流转土地、搞规模种植模式,农民把自己的土地流转出去获得一笔固定租金,这种种植大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模式基本是外村人承办。种植大户将村里的土地连片承包,为方便机械化作业,新修了水渠,拓宽了田埂,前期投入的成本较大,有些私人资本遇经济不景气、资金周转不过来就会破产。由于私人资本和雇佣的工人不是本村人,因而村民对农业生产并不热心,出现了种植的果树、养的龙虾被盗窃的现象。村“两委”由于缺乏资金,因而环村公路直到最近才通过村民众筹得以翻修。由于L村村民有穷有富,因而新修的环村公路有的路段是土路,有的路段是水泥路;有的路段比较宽阔,有的则很狭窄。由于村级集体经济不强,村“两委”也都感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法将村民群众组织起来参与乡村治理。农村集体经济薄弱,农民集体意识淡化,二者互为因果,陷入了恶性循环。乡村群众要组织起来,就必须积极探索农村集体经济的实现形式,不断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力量。

3.村民归属感差别

村民组织不起来的原因还在于归属感不强。两个村庄都有大量的春节返乡人员,由于长期离土又离乡,这些村民对农村老家的归属感更多的是缘于小家庭,对村集体的归属感已经日益淡化。比较而言,F村村民归属感比L村强很多。一方面,在日常工作中,F村党组织注重关照村里的留守儿童和老人的生活,因而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返乡人员能响应村党支部的号召,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另一方面,F村的集体经济在近年来得到很大发展,已经从一个穷村变成了富村,呈现“家家小洋楼、户户小轿车”的景象,村民对村集体的荣誉感和自豪感倍增。在此次抗击疫情中,F村由于资金充足、人员到位,能在第一时间领导村民参与群防群控。

由于村党组织的领导不力,缺乏村集体经济的依托,L村村民缺乏对村集体的归属感,因而无法组织起来、参与进来。F村的经验说明,不断加强村党支部建设,配备一个好的“两委”领导班子,大力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着力完善村基础设施,真心实意解决村民的实际困难,村民就会在危机来临之际挺身而出,就能够充分动员和组织村民参与疫情防控阻击战。总而言之,党的领导是集体经济和群众参与的根本保证,集体经济是党的领导和群众参与的重要依托,群众参与是这场农村疫情防控战取得胜利的关键所在。

作者:李霞,北京化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文章来源:原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4期。

注释:

[1]周怀宗:《温铁军:乡村必须发动群众形成防疫体系》,www.bjnews.com.cn/feature/2020/01/26/679993.html。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trategy/info_3961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外交部:驳美方针对我驻休斯敦总领馆的10大谎言

外交部:驳美方针对我驻休斯敦总领馆的10大谎言
美方为其错误决定编造借口、散布谎言,在短短几日之内就抛出多个说法不一的版本。但是谎言重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