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校应"恶补"国民教育课 让学生知道何为《南京条约》

来源:环球网 作者:王德华 时间:2014-12-24
0 教育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香港“占中”闹剧曲尽人散,日不落帝国的遗老遗少们抱着“殖民心态”,又搞起了小动作。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17日再度举行听证会,“了解”《中英联合声明》的落实情况。令国人感到可恨可气的是,香港大学生两名学生忘了自已是中国人,竟跑到昔日的殖民帝国做听证,并呼吁重启《南京条约》。

《南京条约》是在昔日鸦片贩子的“坚船利炮”下,国人被迫签订的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正是依据该条约,晚清政府被迫割让香港岛给英国。从此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学过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香港并非“英国的城市”,而是英国作为一个举国贩毒的帝国主义国家,在清政府不接受他的毒品的时候,用枪炮抢来的。《南京条约》是中华民族身上的一块永远的痛。尽管香港已回归祖国,但是伤疤依然还在。两名香港学生重提《南京条约》并非童年无忌,实质是在为鸦片贩子招魂,是在揭中国人的伤疤,是在历史的伤口上撒盐。

如今的中国已不是晚清政府。彭德怀元帅说过:“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重启《南京条约》的歪理邪说,是香港大学的耻辱,更是香港殖民教育结下的恶果。

香港回归17年,自己国家的历史课竟然不是必修。香港教育一直以西方意识形态为主导,要做什么世界公民,变相去中国化。在这种教育下成长的香港年轻人,无国家民族观念,反大陆甚至反中华都不奇怪。

支持.jpg

图为香港市民支持推行国民教育科

正是香港国民教育的缺失,这两名香港大学生根本不了解丧权辱国的切肤之痛,不知道鸦片贩子当年是如何奸淫杀戮,不知道八国联军是如何火烧园明园,不知道为何许多国宝收藏在大英博物馆,才妄言重启《南京条约》。

正是香港国民教育的缺失,才有香港大学副教授蔡显辉”占中”期间冲击金钟被捕时称不会中文;香港理工大学副教授出“占中”试题 称“越多人知道越好”;香港浸会大学举行毕业典礼,在奏起国歌期间,一些学生在台下举起黄雨伞并背向典礼台……

香港的繁荣,并不是多亏了殖民主义制度,更不是多亏了《南京条约》。昔日的日不落帝国,在二三百年内打遍全球。在这过程中,把北美洲、澳洲的原住民屠杀殆尽,贩卖几百万的黑奴人口;在撤离某一前殖民地时,都留下动乱的源头,成为旷日持久的战乱根源,比如延续半个多世纪至今的以色列阿拉伯国家冲突,印度巴基斯坦冲突等等。

香港的繁荣,是背靠大陆的特殊地理位置和中央政府的支持,是香港同胞的辛勤劳动建设起来的,决不是殖民者的良心发现。

“占中”根源在于香港的教育的确出了问题,一个没有爱国教育体系的教育机构,你能相信它能培养出爱国的学生?清场解决问题是“头痛医头”。铲除“占中”土壤,关健是整顿香港教育体系,占据教育的制高点和话语权,“斩除心魔”。

香港的学校应“恶补”国民教育课,告诉学生什么是《南京条约》!

相关报道:香港大学生赴英做听证 呼吁重启《南京条约》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Tang Chi Tak在英国下议院“作证”(视频截图)

香港《南华早报》前总编辑范力行(左)和香港大学学生Hui SinTung(右)

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本月17日再度举行听证会,“了解”《中英联合声明》的落实情况。多名香港议员谴责英国再次公然干预香港内部事务,而反对派要员配合“作证”,被批丧失国格。

据香港《文汇报》18日报道,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17日举行有关中英联合声明的听证会。香港《南华早报》前总编辑范力行(JonathanFenby)在“作证”时称,中央政府希望紧紧控制香港政治和经济,而香港物业市场和零售业需要内地买家及顾客,令香港政治改革缓慢,又称特区政府比较重视与内地的关系,忽略港人的民主诉求。范力行同时承认在1995年至1999年担任《南华早报》总编辑期间,从未直接受到来自中央或特区政府的审查和压力,香港传媒的内部压力增加,主要是来自与内地有良好和重要关系、在内地有巨额投资的老板。在港参与“占领”英国总领馆行动的香港大学学生Hui SinTung及中文大学学生Tang Chi Tak则称,中央政府多次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包括“剥夺”内文订明港人能继续享有的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及普及选举权利,英国应该迫使中国“履行”联合声明并做出谴责,甚至重启《南京条约》及《天津条约》。此外,民主党主席刘慧卿18日也通过视像向英国国会“作供”,称英国有责任保障香港的自由和生活方式。社民连副主席吴文远早前已在网上透露,他会亲自赴英与委员见面。

与此同时,香港反对派议员17日在立法会大会借题发挥。工党主席李卓人质询时要求特区政府解释英国作为联合声明签署方之一,在回归及之后对联合声明所载中国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落实情况有没有角色,以及联合国或辖下机构是否可以监察联合声明的落实情况等。香港特区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回应说,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不存在所谓道义责任。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追问称,“联合声明完成历史任务,是否代表‘50年不变’的条文烟消云散?”对此,谭志源回答说,联合声明涉及签署至1997年6月30日的时间,而“50年不变”条文是写于联合声明第三条,这是中央政府的声明,而非中央政府与英国的联合声明,因此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监督权。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法学博士宋小庄表示,《中英联合声明》曾送交联合国登记,允许各类国际组织引用《声明》内容,但不代表联合国对声明落实存在监察权。他说,英国国会在极为敏感的“占领行动”期间,做出赴港调查的决定“非常愚蠢、缺少依据”,联合国宪章中已列明各国主权平等,“一个国家并不拥有调查另一个国家的权力”。香港城市大学专业持续进修学院学术统筹宋立功也说,英国国会在香港回归后并未对香港展开大规模调查,仅每半年就香港事宜进行讨论,并由英国驻港总领馆向英国外交部报告,“这样的频率和做法已经足够”,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做法实际是添乱,并有干涉香港政治问题的嫌疑。

英美等外国势力一再插手香港内部事务,近来趁“占中”之机,插手频率更是有增无减。9月底,英国首相卡梅伦称,“英国与中国达成的协议中提到了在‘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拥有民主对未来的重要性”,10月中旬他又宣称“英国应为香港人的自由权利站出来”。10月23日,香港民主党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作证”,要求关注香港政制发展。11月,当“占中”行动在香港已陷入穷途末路之际,美国继“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会”年度报告用了20页篇幅对港政改胡诌一通外,美国国会“中国问题委员会”又召开“听证会”,邀请“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伦敦透过视像卫星越洋“作证”,称西方国家应公开对香港问题发声。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议员则计划到港调查,结果被北京拒绝入境。

对于英国的诸多花招,工联会议员王国兴说,部分反对派中人“应邀作证”,是公然配合外国势力干预香港内部事务,是丧失国格的行为,对中国人民、香港市民构成极大伤害。金融界立法会议员吴亮星也说,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其他国家无权指指点点,有香港反对派议员“配合”出席听证会,明显是招引外国势力干涉国家内部事务。另据《东方日报》18日报道,权威消息透露,特区政府将于明年1月7日展开政改第二阶段咨询,由于“占领行动”削弱内地对香港的信任,中央将进一步收紧特首普选方案的讨论空间,俗称“出闸”门槛的提名程序将一律从严,最多只会放宽“入闸”门槛,让更多泛民在较长的争取提名期内“陪跑”。【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杨伟民】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trategy/info_30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