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批"砸锅党":"砸锅"者肆无忌惮 "砸碗"就决不能手软

来源:环球视野综合 作者:解放军报评论部田之章 时间:2014-12-2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第六版刊登署名本报评论部田之章的评论文章,题为“决不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对“炸锅党”进行了批评。文章称,今天有个别共产党员不像党员的样子。他们名义上“在党”,其实早已丧失理想信念,与党离心离德,个别人甚至吃着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干的是损公肥私的勾当。

文章称,外敌强攻不足畏,木马藏奸最可怕。党的队伍绝不允许东食西宿之人,党的事业也绝不允许脚踩两只船。对那些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不但不能给饭吃,还必须夺下他的饭碗;“砸锅”者肆无忌惮,“砸碗”就决不能手软!

11月24日的环球时报社论在评论嘉兴日报解除王垚烽劳动合同一事时曾称,前几年微博的确让人们看到了一些“端体制的碗,砸体制的锅”的人,那些人目无党的纪律,公开破坏公职的规则,通过发表激进、极端的言论聚拢自己的网上人气,从而实现在体制内外“两头通吃”。这样的牟利方式今后恐怕难以为继了。

zhaguo.jpg

解放军报截图

以下是解放军报评论全文:

决不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

■本报评论部 田之章

外敌强攻不足畏,木马藏奸最可怕。对那些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不但不能给饭吃,还必须夺下他的饭碗;“砸锅”者肆无忌惮,“砸碗”就决不能手软!

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受人之命,尽我之诚。共产党员和党的干部,爱党忧党、兴党护党,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共产党员”这四个字,不是一个简单的称谓,而意味着沉甸甸的责任。这种责任,概括起来,就是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曾经有许许多多的共产党员“把党比母亲”,与党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同荣共辱、生死与俱。他们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誓死坚守信仰、坚持真理;哪怕舍弃个人安危,也坚决捍卫党的尊严、维护党的利益。在他们的灵魂深处,早已与党融为一体,党的主张就是自己努力的方向,党的意志就是自己坚守的立场,个人一言一行都代表党的观点、党的形象。谁与党离心,就旗帜鲜明地与谁划清界限;谁给党抹黑,就毫不犹豫地与谁进行坚决斗争。他们是党的“得分手”,他们不愧共产党员这个光荣的称号。

然而,也要看到,今天也有个别共产党员不像党员的样子。他们在党而不言党,操的是江湖上的口音,说的是封建官场的黑话,甚至“对党说假话、对鬼说真话”;在党而不忧党,只想当大官、发大财,忧想的是个人的前途后路,甚至随时准备“跳船”;在党而不为党,弄虚作假,假公济私,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只想从锅里攫取好处,而不想添米续水、拾柴加温。他们名义上“在党”,其实早已丧失理想信念,与党离心离德,个别人甚至吃着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干的是损公肥私的勾当。这样的人,已经完全没有党员的样子,完全丧失共产党员的资格。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诚。现在,我们党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面临“四大考验”“四种危险”,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尖锐复杂。一些敌对势力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制造舆论,散布谣言,妄图破坏和颠覆党的领导。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共产党员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对于那些损害党的形象和执政基础的奇谈怪论,不管是甚嚣尘上,还是起于青萍之末,共产党人尤其是领导干部,绝不能听之任之“不出头”,高高挂起做“壁上观”,随声附和成“墙头草”。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人搞爱惜羽毛那一套,奉行明哲保身的自由主义、一团和气的好人主义,对恶意攻击党的言论不反对,对肆意给党抹黑的行为不抵制,就是像马克思所批评的,沉默就是认同、附和就是支持。

“士苟贞志砥行以自尚,则虎狼失其暴,蝮蛇失其毒。”红岩革命烈士,始终坚守胜利之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下了宝贵的“八条建议”,反动派最终也没能屈服他们;小平同志身处逆境时,依然“深情地爱着祖国和人民”,擘划着党和国家的未来。正是一代代坚贞不屈的共产党员,以爱党忧党之情兴党护党,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今天,只要8600多万名党员,人人负责任、敢担当,同心同德、肝胆相照,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趟不过的大渡河。

当然,“忧党”不是坐地长叹,“护党”不是自护其短。恰恰相反,“忧”才能不盲目乐观、麻木不仁,才能居安思危、保持警醒。党同腐败行为进行决不妥协的斗争,坚决清除党内的害群之马,正是对党最大的爱护。脏了就要洗澡,病了就要诊治。切除毒瘤、换血透析,我们的党会更健康、更强大。

树高千尺有根,水流万里有源。生活在今天的人们,无不沐浴先烈洒下的阳光,无不承受祖辈留下的福荫。共产党员“是党的人,是组织的一员”。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党之兴衰,党员有责。外敌强攻不足畏,木马藏奸最可怕。党的队伍绝不允许东食西宿之人,党的事业也绝不允许脚踩两只船。对那些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不但不能给饭吃,还必须夺下他的饭碗;“砸锅”者肆无忌惮,“砸碗”就决不能手软!

(《解放军报》2014年12月24日 06版)

11月24日的《环球时报》社评全文如下:

一些“端体制的碗,砸体制的锅”的人,他们首先构成对职业道德的严重违反。

一些“端体制的碗,砸体制的锅”的人,他们首先构成对职业道德的严重违反。

“砸锅党”离开党报属情理之中

《嘉兴日报》23日通过官方微博宣布解除与该报评论员王垚烽的劳动关系,后者为他发表的一系列攻击党的言论以及在重大问题上挑战国家政治底线的言论付出了代价。当然,在工作出路多元化的时代,这种代价对很多人来说已并非不可承受。

王垚烽作为嘉兴党报的评论员,发布了许多与其岗位很不相称的微博。比如他写过:“嘉兴人民历来有反抗专制集权的优良传统,当年共党能够在这里诞生,今天,嘉兴人民一定也能让它在这里灭亡。”“做个表态,要是中日真有一战,我一定站在民主的日本而不是专制的中国大陆一边。”“跟党走,那就是不归路。”等等。

王的这些微博都被网友截图贴了出来,很多看到它们的人都会觉得刺眼。互联网上王垚烽的大量反对者认为,王作为党报评论员这样做,是破了底线。他们将其怒称为“砸锅党”“体制婊”,要求嘉兴日报将其除名,甚至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互联网上也有王垚烽的一些同情者。他们强调王的话不是通过报纸写的,而是发表在他的个人微博上,属于他的“言论自由”,报社不应对其进行处理。

那么党报评论员是否可以在微博上公开攻击党,以及发表被网友指为“汉奸言论”的话呢?我们在此提供一些信息作为参照:中国新闻管理部门2013年初要求各媒体加强对采编人员个人微博的管理,重点针对了媒体从业人员的政治性言论,对依法依规和遵守所在媒体的管理都有具体规定。无独有偶,美联社去年也公布了其员工通过互联网发言的管理规定,禁止员工擅自发布带有政治观点的言论等。

王垚烽无疑违反了媒体人员上网发言的相关规定,而且违反的程度相当严重。以他的思想面貌和对公开言论不加克制的态度来看,他失去了继续在党报工作的基础条件,嘉兴日报解除同他的劳动合同,属于情理之中。

王垚烽事件引来很大关注,嘉兴日报的最终处理结果因此有了标志性意义。体制今后将对“砸锅党”采取更严厉的态度,他们将面临选择:或者改变自己的言行,或者离开体制。

前几年微博的确让人们看到了一些“端体制的碗,砸体制的锅”的人,他们首先构成对职业道德的严重违反。那些人目无党的纪律,公开破坏公职的规则,通过发表激进、极端的言论聚拢自己的网上人气,从而实现在体制内外“两头通吃”。这样的牟利方式今后恐怕难以为继了。

值得一提的是,追究王垚烽是互联网上的“自干五”们发起的,这股越来越强大的力量给网上监督赋予了新的内涵和方向,他们的活跃引来人们对互联网“自净功能”的更多思考。

王垚烽事件向社会传递了重要信息,与此同时,我们希望、也相信体制对“砸锅党”的追究会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每一起的处理都依法依规进行。前几年微博高峰时一些人发表了激进言论,或者跟着起了哄,但随后主动调整了言论姿态,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应被归入“砸锅党”,而是值得主流社会加以团结的力量。

王垚烽还很年轻,思想上未必就成熟了。他不适合在党报工作,党报不应再有他的位置,但中国像他这样背离主流价值观的人并非是个别的,他们的处境与他们如果在几十年前说同样话已截然不同。在中国,多元化是值得大家高度珍惜,而非不负责任过度消费的东西。

当然,在言论领域,不仅有规则和纪律参与管理,法律也没有离开。认为“只要是言论就没有违法的”是偏激的,国家大概需要围绕这个问题做一系列思想及舆论工作,营造正确的共识。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trategy/info_30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