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危局、误读与突围

来源:《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志丹 时间:2017-05-2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三、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基本进路

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面临危局,是我们决心逆袭,迎难而上,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责任与担当,综合提升我国“意识形态的魅力” [12]。深入研究国外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的基础上,从战略高度,批判地汲取和吸收其理念、路径和机制,特别是要高度重视意识形态的“技术战略”和“制度战略”,设立“网络安全总指挥部”,专门负责互联网平台权力的直接管理,加快国产软硬件系统开发步伐等,从根本上掌握我国意识形态话语权建构的主动权。简言之,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综合考量,“三维发力”:

1、理念重构。思想是行动的先导,科学理念是成功的一半。干任何事情,都有一个理念正确不正确、先不先进的问题。邓小平在1979年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时说道:“这决不是改头换面地抄袭旧书本所能完成的工作,而是要费尽革命思想家心血的崇高的创造性的科学工作。”[13]同样道理,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战略理念决不是停留于过去的“复制重复”,而是结合时代背景和中国实际做出的新解释新定位。当今世界,互联网力量之大,众人皆知,诸如全面融入社会生活、重塑生产和生活方式、深刻影响国际国内重大事务,等等。网络被曼纽尔?卡斯特称为 “电子传教士”,他指出:“如果将他们通过精神传输的习惯予以电子物质化,他们的威力将会倍增:电子传教士与互动式基本教义派网络比起那种遥远的、具有领袖魅力的面对面传输方式,在我们的社会中是更有效率、更具穿透性的教化形式。” [14]面对日益严峻的网络形势,我国已经提出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的战略目标,并从创新网络核心技术、建设健康网络文化、完善信息基础设施、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高网络管理能力等方面,对如何建设网络强国提出了具体且明确的要求。的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要从国际国内大势出发,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15]质言之,加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战略理念包括:战略、精神、技术、制度,即从战略高度(而非策略层面)认识到这一论题对于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之重大价值,充分尊重互联网精神(开放、平等、协作、分享),从战略高度重视媒体有机融合语境中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建设的“技术战略”和“制度战略”。

2、制度建设。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为了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刚性的制度是保证,必须进行制度完善和制度创新。习近平指出:“网络和信息安全牵涉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我们面临的新的综合性挑战。现行管理体制存在明显弊端,主要是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效率不高。” [15]由此可见,尽管我国网络文化建设取得了较大的成就,但是制度建设的步伐远远跟不上互联网发展的脚步,仍有很多工作可做,因此,习近平强调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为此,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坚持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的方针,加大依法管理网络力度,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目的是整合相关机构职能,形成从技术到内容、从日常安全到打击犯罪的互联网管理合力,确保网络正确运用和安全” [15] 。除此之外,目前我国迫切需要建立健全两大制度:

其一,健全网络意识形态审查制度。习近平指出:“把握好意识形态属性和产业属性、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无论改什么、怎么改,导向不能丢,阵地不能丢。”[2]反观现实,网络媒体刊登“政治上不正确”、方向有失偏颇的文章,甚至一些攻击、诋毁党、政府、军队和模范人物、英雄等的东西也在网上出现,给全社会特别是青少年很大的精神毒害。这些冷酷的现实“倒逼”我们,必须建立健全网络意识形态审查制度。对于保障正当的言论自由权、出版权、发行权,予以保护;对于攻击四项基本原则,破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等“四大自信”,攻击党、政府,分裂国家(诸如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的言论必须严加审查,严重的要依法打击,敢于亮剑,严惩不贷。为此,习近平指出:“要抓紧制定立法规划,完善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等法律法规,依法治理网络空间,维护公民合法权益。”[14]

其二,净化网络生态的制度。近年来,网络主流媒体发展迅猛,博得了良好的宣传实效和经济效益。与此同时,也应该看到,重经济效益,忽视社会责任和文化担当的媒体大有人在。文艺和文艺创作如果以经济效益为唯一目的,就容易失去品格,走向邪路。“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16]。多有媒体和自媒体不择手段,只讲“吸引眼球”而不讲“震撼灵魂”,采用、刊登、转载一些涉及“三俗”的东西,甚或宣传色情、暴力、恐怖的内容。如果不利用刚性的制度,网络环境不可能立即“清朗起来”。为此,习近平指出:必须“坚持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管理、确保安全的方针,加大依法管理网络力度,形成从技术到内容、从日常安全到打击犯罪的互联网管理合力,确保网络正确运用和安全”[17]。近年来,不能否认,我国在净化网络环境方面取得的成绩。由于行动的突击性、工作缺乏系统性,不良网络内容阶段性“涨潮”、出现反复的现象。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两手抓,一方面需要文化工作者要重视网络文化,学习必要的网络技能。“要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向体制机制要秩序。要进一步拓展管理领域,坚持‘积极发展、加强管理、趋利避害、为我所用’的方针,加强网络文化建设。”[18] 另一方面要牢牢占领网络思想阵地和文化阵地,好好把握网络舆论工作和文化工作。根据新的形势的发展需要,我们要把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作为党的意识形态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来对待。就后者而言,重在依法治网、依法管网、依法用网,建立健全相应的长效机制,以立法和法律手段为网络文化发展保驾护航。诚然,立法要科学合理务实,宽严相济,立法应该将网络内容的发布环节、发布内容的法律责任以及有关“利益相关者”的法律责任和权利进行详细的规定,保护合法权利,打击非法活动,通过法律的制定、实施,使得网络文化健康、网络环境愈加清朗,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文化环境。

3、机制构建。机制构建是落实战略理念和制度建设的必要担保,总而言之,当下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着力打造的保障机制主要有五个层面:一是人才培养和团队打造。值得一提的是,培养高素质人才,建设高水平创新团队是落实意识形态建设的保障。习近平强调:“建设网络强国,要把人才资源汇聚起来,建设一支政治强、业务精、作风好的强大队伍。‘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要培养造就世界水平的科学家、网络科技领军人才、卓越工程师、高水平创新团队。”[15]二是“平台打造”,即立足新旧媒体融合,提升执政党意识形态话语权的媒体平台建设,比如“三微一端”平台建设,即微博、微信、微视频和客户端,全方位地覆盖受众;三是“内容创新”,即不断提升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内容的吸引力,尤其是主流媒体既需树立“阵地意识”、“战略意识”、“创新意识”,守土有责,聚焦人民重大关切问题不“缺位”、回应人民重大疑惑不“失声”;四是“话语创新”,即表达议题针对性、及时性、有效性,从而充分尊重网络精神,寻求网络精神与主流意识形态导向的有机整合,话语方式努力做到“三贴近”,即贴近时代、现实与人民;五是“对外宣传”,即进一步增强执政党意识形态的国际话语权,主要通过经济交往、政治互动、文化交流、党际交往等多个渠道讲党和国家的好故事,传播党和国家的好声音,树立党和国家的新形象。

参考文献:

[1]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M].党建读物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421.

[2]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84;83;85;83.

[3]朱东来.网络空间意识形态斗争的特征分析[J].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15(1);38-40.

[4] US. Bureau of the Census, 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M],2001,121st ed.Washington D.C.:U.S.Census Bureau,2001,table 1121.

[5]江苏省委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努力推动我国网络社会精神文明建设[J].红旗文稿,2014(23) ;31-32.

[6]约翰?B. 汤普森.意识形态与现代文化[M].高铦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5:26-27;26-27;3;26-27.

[7]尤尔根?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曹卫东等,译.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35.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376.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67.

[10] 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学习问答课题组编.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学习问答[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3:45.

[11]莱斯利?A?怀特.文化科学[M].曹锦清等,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133.

[12]黄明理.马克思主义魅力与信仰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213.

[13]邓小平文选:第二卷[J],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180.

[14]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M].夏铸九等,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465.

[15]习近平.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 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N].光明日报,2014.2.28.

[16]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20

[17]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N].人民日报,2013.11.16. 01版

[18]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753.

(原载于《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1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trategy/info_1817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新媒体时代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危局、误读与突围

新媒体时代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危局、误读与突围
当代中国已经进入了“新媒体时代”。多年来,我们面临史无前例的网络治理难题以及认识不到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