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光谦:中国为大变局时代贡献新方案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彭光谦 时间:2017-03-1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如果说柏林墙倒塌、苏东剧变、东方阵营解体、两极冷战对峙告一段落,是战后世界秩序的第一次重大转变,那么四分之一个世纪后的今天,美国霸权的衰微、西方阵营的裂变则是战后世界秩序的再一次重大转折,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世界正从单极独霸秩序向全球合作共存的新秩序加速发展。观察家们认为,这与当年柏林墙倒塌具有同样的标志性意义。

1489559941617.jpg

2月5日,一列来自哈萨克斯坦装有720吨小麦的火车驶入中哈连云港物流中转基地。这趟列车是哈萨克斯坦首次实现从中国过境向越南发送小麦。“一带一路”建设将极大推动沿线国家对外贸易发展。(摄影 李响)

美单极霸权盛极而衰

通常认为,17世纪欧洲三十年战争后,政权与神权相分离,形成威斯特伐利亚格局,标志着现代基于主权国家的世界体系的开端。此后四百年,世界秩序至少经历了三次重大转变与重构,即:拿破仑战争后,基于欧洲反法同盟各国实力消长而建立的维也纳格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世界而形成的凡尔赛-华盛顿格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美苏两极冷战对峙为内涵的雅尔塔格局。今天,世界再次面临四百年来近代史上少有的大变局。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方阵营不复存在,美国因缘际会,独步天下,成为国力、军力、国际影响力高居各国之上的唯一超级大国,形成了美国一家独霸的局面。美国真的是风光无限。

但是,好景不长,不过短短二十几年,美国单极霸权就撑不住了,转瞬间盛极而衰。美国媒体纷纷惊呼,“美国后冷战梦想破灭了,美国的好日子到头了”,“美利坚帝国俨然成为昔日罗马帝国”。为什么美国会从霸权之巅迅速跌落下来?究其原因,大体有以下几点:

一是冷战后,美国变本加厉穷兵黩武,无休止地对外进行战略扩张,严重透支了国家战略资源。特朗普说了一句实话,他说仅进军中东即耗费6万亿美元,这笔钱可重建美国两次。最近有学者粗略统计,过去30年,美国至少打了13场战争,大约耗费14万亿美元,接近美国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二是美国金融垄断资本的食利性、寄生性、腐朽性日益严重。虚拟经济泡沫破灭,金融危机洗劫19万亿美元。美国实力地位严重下降。美国国债约20万亿美元,人均将近7万美元。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成为最大的债务国。产业空心化,头号制造业大国地位拱手让人。2013年失去长达半个世纪的头号贸易大国地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按购买力平价计算,1872年以来,保持了142年的全球头号经济体地位也开始动摇。

三是美国一向引以为傲的所谓民主价值观和道德形象破产。资本配置权力,黑金主导政治,党争挟持政府。政治司法化,政治利益集团化,政治两极化。连美国前总统卡特都说:“美国是一个寡头而非民主国家。令美国成为伟大国家的政治体系事实上已被摧毁。”

四是美国军事力量优势实际效用下降。长期以来,美国一国军费几乎占全世界军费总支出的一半;美国拥有世界最庞大的战争机器,包括无人可以匹敌的核动力航母战斗群和先进的隐形战机,拥有足以毁灭人类若干次的核打击能力。然而在今天相互依存度日益加深的世界,美国能赢得军事,赢不了政治;能赢得战争,赢不了和平;能征服土地,征服不了人心。大战不能打,小战不会打。美国全球地缘战略扩张全面受挫。进军中东,却陷入大国坟场;北约东扩,眼看着克里米亚易手;重心东移,也进退失据。军事巨无霸竟然成为世界上最没有安全感的国家。

五是社会内部矛盾日益尖锐化。政治失灵,经济失势,社会失序,军事失控,社会严重撕裂。贵族与草根分裂,党派分裂,各党派内部分裂,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不同性别、不同地域分裂,早期移民与新移民分裂。各种社会力量群起抗争,2008年茶党运动、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2016年“民主之春”运动、加州脱美运动等此起彼伏。

面对一个乱象丛生的美国,基辛格感慨说:“美国已没有足够的资源单独应对世界事务。”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总结世界历史上所有霸权国家衰落的根本原因时说:“帝国的衰落来自于对外的过度扩张和社会内部扭曲的扩大。”美国也不例外。

世界正向新秩序过渡

美国主导的单极霸权秩序的终结不是人类的末日,而是人类建设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新秩序的开始。当今世界正处于美国主导的单极霸权秩序向全球合作共存的新秩序过渡的新时代。全球合作共存的新秩序是人类的理性选择,也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舍此别无出路。

首先,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地球是我们全人类无可逃离的共同家园。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利益和命运紧紧相连。科学的昌明推动了全球一体化的深度发展。今天发达的全球交通网构成全球无远弗届、畅通无阻的大动脉;绵密的全球互联网构成经纬交织的全球神经系统,打破冷战壁垒而形成的广阔的全球一体化大市场是全球共同生活的基本载体;全球人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不舍昼夜、川流不息,显示了人类旺盛的生命力。人类社会相互依存度日益加深,命运与共,休戚相关,经济全球化大趋势不可逆转。任何人想逆全球化、去全球化,等于是拔着自己的头发想离开地球一样荒唐可笑。离开全球一体化的发展轨道,实力再强大的国家或集团也会被历史所抛弃。

其次,人类社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共同威胁与挑战,没有任何人能够单独应对这些挑战。例如,核扩散与核战争的严重威胁、国际恐怖主义的挑战、大规模流行性疾病的挑战、能源资源安全、信息网络安全、气候变暖对自然生态系统和人类生存发展的影响、世界经济平衡与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挑战等等,都是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全球一体、同心协力、共同应对。

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核恐怖主义的威胁与日俱增。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从1993年到2011年,全球共发生经确认的核材料或其他放射性材料偷窃、丢失或非授权占有等事件多达2100余起。全球核走私事件总计1600余起,其中有20余起走私案件的核材料足以制造初级的原子弹。

目前全球至少有2万枚核弹头,这些弹头爆炸能力相当于15万颗在广岛爆炸的原子弹。如果人类社会在相互对抗的道路上滑下去,最后的结果将是一起毁灭。

合作共存是人类的唯一出路。相互对抗,还是相互合作?共同毁灭,还是共同生存?尖锐地摆在人类社会面前,必须严肃地做出回答。

建构全球合作共存的新秩序就是建构全人类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在这个新秩序里,大家共同拥有、共同治理、共同享用人类家园的财富和资源。不能再搞一家独霸,或几家共治。在这个新秩序里,没有人可以拥有超越共同利益的特权。在这个新秩序里,真正实行主权平等,包括各国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坚持文明的多样性、开放性和包容性,坚持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与合作。坚持对话代替对抗,结伴而不结盟,坚持相互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包容性安全,而不是单边安全、绝对安全、排他性安全,不是把自己的安全建立在别人的不安全之上。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努力建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关系。

“一带一路”成世界机遇

中国是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大国。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上唯一历经5000年风雨而未曾中断的优秀文明。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文明的永续发展作出较大贡献,应当在建构全球合作共存新秩序的伟大事业中负起应尽的历史责任。

中国先贤在长达几千年的社会实践中,凝结了丰富的独具中国特色的哲学思想与政治理念,形成了至今仍焕发强大生命力的价值观体系。例如天人合一、顺天应人的观念,道法自然、执中贵和的观念,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观念,见利思义、义利合一的观念,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观念,慎战义战、不战至善的观念,亲仁睦邻、协和万邦的观念,修身齐家、志存高远的观念,华夷一家、国家统一的观念等等。这些观念是人类先进思想的结晶,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给我们今天建设全球合作共存新秩序的伟大斗争提供了强有力的精神支持和不竭的思想动力。

特别是两千多年前,中国古代思想家在《礼记·礼运》篇中就鲜明提出了“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政治理想。它强调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为大家所共有。强调“公天下”,而不是“私天下”、“家天下”、“霸天下”。正如孙中山先生指出的,“天下为公”就是“提倡人民的权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这和今天我们建构全球合作共存的新秩序的理念是相通的。

三年前,中国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战略倡议。这是中国对人类文明发展作出的重大理论贡献,也是推进全球合作共存新秩序可操作的伟大实践,是推动世界经济发展,推进全球合作共存的新秩序建设的“中国方案”,是中国应有的时代担当。“一带一路”顺应时代潮流,超越冷战思维,以共同发展为最大公约数,打通生产要素全球流通渠道,以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推动均衡、包容和普惠的全球化,破解全球增长动能不足、全球经济治理滞后、全球发展失衡三大矛盾,为弱势群体和欠发达地区提供融入全球化的接口。

“一带一路”把中国机遇转化为世界机遇,致力于打造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发展。正如阿根廷“亚洲和阿根廷”研究中心主任古斯塔沃指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通过重塑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正在编织一张立体化的贸易投资网络,让过去居于全球化边缘的次区域国家获得发展机会,新时代的探险者们将沿着这条新的丝绸之路发掘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一带一路”不仅将推动全球化向均衡、包容方向发展,也将促进全球治理机制向着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迈进。

“一带一路”建设启动三年多来,得到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支持。“一带一路”的“朋友圈”正在不断扩大,成效惠及世界。联合国方面认为,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一个最重要支撑点,是引领全球可持续健康发展、创造全球合作共存的新时代的伟大战略工程。(作者为中国军事战略问题专家,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少将军衔)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trategy/info_1688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

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
“近年来,俄罗斯民众对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历史的兴趣在上升。100年前,社会阶层间的不平等催生[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