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反思录:汉奸的“理由”

来源:大军猫 微信公众号 作者:姜宝才 时间:2015-09-18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又到“九一八”了。沈阳市正在准备纪念“九一八”爆发84周年活动。

“勿忘九一八”,因为这是国耻,是民族痛史。我是不想去凑那个热闹,因为“勿忘”属于心灵的东西,而不是形式。

我多次去“九一八”发生地,去看我们的“国耻”。面对国耻,我首先想起了那些汉奸们。这几年,在互联网上经常读到精英的文章,他们对历史和现实问题“侃侃而谈”,但不难发现“汉奸”味道。想想国民党统治时期,出现的那些大汉奸,那个是有模有样、满腹经纶的人物。汪精卫和周佛海,是“汉奸”的榜样,尤其是那个“汪美男”从民族义士变改为一个“臭名千古”的汉奸。近年出现为怀念“汪美男”的文章,读之很有“趣”。很多汉奸言论是以言论自由出现的。

都说我们的法律很健全了,为何对汉奸言行“没法”呢?有人说,如果外国鬼子再打进来,可能汉奸更多。这话说对了一半,其实现在文化经济“汉奸“们活得很风光,他们是民族的最大危害。

我发现汉奸的“理由”,也是一种文化。我把10年前写就的文章拿出来,在九一八“国耻日”晒一晒。

书归正传:人们总是爱声讨汉奸,其实当汉奸也是有“理由”的。

写下这个题目,觉得好笑:解放50多年了,小鬼子倒台快60年了,那还有什么汉奸?写这个狗屁的文章,纯粹是吃饱撑的。万一对号如座的是某个官人、或是腰缠万贯的大富豪,就该你倒霉了。把你送上“法庭”,答不上子午卯酉来,让你赔偿百八十万的精神损失,老婆孩子跟你遭殃。这还不算,说你是搞极端民族主义,吃不了兜着走。

打小报告的人,专干这种种事。他可对某某人说,老姜是一个什么东西,说别人是汉奸,指桑骂槐!你要防备他点!

我敢说,如果日本鬼子再打回来,肯定会出汉奸,甚至比过去还多。有人问,汉奸的名声多不好,那有甘愿当汉奸的?我就听到过这样的谈论:如果日本再晚倒台几天,那铁路早就通到我们家口了。如果小鬼子不倒台,我就成日本国民了。

让我产生写这篇文章念头的,是2001年12月12日的事。那天一些人到我所在的机关放看机器。看熟人面子,我其让到里面参观。机房通常是“重地”,还铺着地毯。进室内的人要一律换拖鞋。一位胖乎乎的小伙,对主宾猫腰撅腚点头哈腰,对我有点盛气凌人地说:这是日本XX公司市场部部长XXX先生,还用脱鞋吗?

我一听就来气了:”不用换鞋,这里外人免进。”

“这是我们尊贵的客人……”

我下了逐客令。

“你用的是他们的专利产品。”

中国小伙对“部长”先生点头哈腰作解释。他对我说:这是外宾,为了经济合作,特意到这里搞调查的……”。

这件事一直积郁我的心头。对那位日本客人,我没有失礼,而是必须那样做。

那位胖乎乎的小伙,是个翻译。为了挣几个可怜的小钱,给人家当孙子,对自己的同胞吹胡子瞪眼睛。我想起那个家伙,如果脱生在六七十年前,兴许就是一个合格的猪头小队长翻译。

一般人是当不上汉奸的。当一个合格的汉奸,需要一定的智商,还要有一定的眼光,更要有能言善变的小嘴,对外国人点头哈腰,对同胞得会牛B。猪头小队长之类的汉奸,简直就不叫汉奸,顶多是一个哈巴狗翻译。汉奸跟自己不叫汉奸,他们有很多的头衔。能当上“维持会会长”或“领袖”的汉奸,都是重量级的大汉奸。我还发现,搞外交的人,一但有汉奸行为,国土就像肥肉一样,一刀刀被人割去。我国多少领土,就是让外交汉奸们给划出去的。他们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一顿美餐,就把领土多让出去了很多。所以历朝选外交官什么的,一定要先看看他的脊梁骨弯不弯,得没得软骨病。

话说回来,大汉奸模样个个牛B。比如汪精卫、溥仪之流。

在伪皇宫博物馆,我看到被放大的溥仪大元帅像。他身披绶带、星花和穗子,经现代人给着了色,仪表很庄严的。一般来说,汉奸仪表堂皇。他就不知道自己是汉奸?这让世人怀疑。汉奸也是令人爱的,被现代人看好的小说家张爱玲,当年就给汉奸作情夫。说她不知道汉奸是怎么回事,那是骗人。汉奸有饿是可爱的了。当汉奸也没有什么丢脸的。学人周作人当年也到汉奸政权那里品味美食。他们只能说他汉奸行为,与汪精卫不能相提并论的。汪精卫穿着伪政府文官大礼服、头戴礼帽,身上佩带日本天皇赠给的绶带,并不比溥仪逊色。汪精卫一副大知识分子的样子,城府极深,满腹经纶,学问五车,很有汉奸的才干。

4e30b94dt6f0788b691d7&690.jpg

大汉奸汪精卫和张景惠

看到一份材料,是写大汉奸的。汪精卫外逃后,给日本人发了“艳电”,还劝降蒋介石。国人听到此事,咬牙切齿,召开了“讨汪”大会,决定为汉奸夫妇立像,以“表彰”他的卖国求荣的汉奸功绩。塑像自然是跪着的,这让人想起了宋朝的秦桧大人。汪精卫和他的太太陈壁君女士,跪在抗日阵亡纪念碑前。汪精卫跪身裸露,背上刻有“汪逆精卫”四个字。“精卫”是神话中的大鸟,汪精卫算什么鸟?汉奸鸟也!夫尊妻荣,陈壁君女士光着脚,跪偎在夫旁。他们背系绳索,作跪地低头状。有塑像,便有碑文。碑文是这样写的:

相彼夫妇,汉奸之尤,民众公敌,举国同仇。男名精卫,汪家败类。妇曰壁君,陈门妖魅。认贼作夫,卖身倭奴。斫石肖像,跪诸道途,人人唾骂,万古见羞。臭闻当世,污流千秋!

立碑者不知,汉奸那有脸皮的,灵魂都给了魔鬼,何谈羞愧之心?骂他大汉奸他不在乎:我就是汉奸怎么着?日军在南京屠城,屠杀了30万,我还快乐地活着,一切的是命。

在他60岁大寿那天,很多人前去祝寿,少不了“长命百岁”之类的祝福。伪警务厅长给他送去一尊石膏像,献媚者心情太紧张,把那尊石膏像跌落在地上。眼看着石膏像粉身碎骨,汪精卫惊慌道:“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领袖级的人物旧病复发,被送到日本,最后死在日本名古屋帝国大学医院。日本人失去了一个大傀儡,中国人失去了一个买国贼。他的老婆还算有些“爱国”心,让大汉奸丈夫回国安葬。南京汉奸政府把汪精卫的遗体埋在了南京东部的梅山上。

2003年10月,宇宙飞船上天的头一天,去拜谒中山陵,途径明孝陵,走了不远,见到一座小亭子,名曰“观梅亭”。有人告诉我,大汉奸汪精卫就曾埋在那里。伪国民政府花巨资为“领袖”修建了一座大陵墓,1946年1月21日被炸掉,用去150公斤的炸药。汪的尸体被拖出来,连同那上等的楠木棺材被人烧掉。据说汪的女儿还多次找何应钦讨要骨灰,结果不得知。大汉奸生前享得荣华富贵,死后还要品尝炸药的味道。

汪精卫如果地下有灵,也会喊怨叫屈的:你们怎么跟我叫大汉奸呢?我是你们的领袖!为了让民众免于苦难,我才出面跟日本人搞关系,怎么落得比鞭尸更惨的地步,你们怎么对领袖如此无礼?

看看大汉奸周佛海的日记,会加深对汉奸的了解,当汉奸很不容易,一天天战战兢兢的,不知道那一天失宠丢脑袋。他主张对日本妥协,满足日本某些要求,以换取日本停止进攻,进而结束战争。他寻求“和平道路”,不得不向日本求荣。为此他很有理由:

“余始终认为,国力不足,战争只可适可而止,宜准备外交接洽。”当战争事态扩大,他“殊觉苦闷”,“食不甘味”。他“不料今日有亡国之趋势,不禁凄然欲绝。”“今后局势愈益艰难,而无补救之法,为之太息。”“念前途茫茫,国运、己运,均难料是吉是凶也。”

汉奸的理由很充分,尤其是当大汉奸,是不却理由的。

溥仪的理由更充分,“想恢复大清王朝,只有依靠日本人的帮忙。勿失友邦之热心,勿拒国人之欢心”,就在他对“规劝”很忧虑的时候,在礼品中发现两枚炸弹,他马上答应当“满洲国”的“执政”。尽管知道这个“执政”是陶瓷的,早晚也得被打碎,总比立刻丧命要好,他在日本人写好的《日满议定书》上签了字。

他书法写的很流畅,缺少的是风骨骨,汉奸和傀儡如何有才华,如何也写不出像岳飞《满江红》那样的豪放诗篇。

说起张景惠,我跟他还是一竿子戳不着八竿子戳瞎眼的亲戚呢!为汉奸作传是我没想到的事。在这里,我占用读者的宝贵时间,谈谈伪满洲国总理张景惠、于址山、熙洽、赵欣伯、于冲汉和臧式毅等人,在关东军的策动下,相继发表叛变投日宣言,成了满洲国的班底人员。张大人是个总有理由的汉奸。

前年拍电视剧到长春找外景,恰好找到了当年张景惠的官邸。那是一栋别致的日式别墅,外面贴着酱红色的瓷砖,周围是松树和榆树。当年的汉奸老巢,而今天成了“伪满”文物。到里面一看到华丽的吊灯,就知道他生活浮华的程度了。据说前不久有日本人想用重金买回华丽灯饰,遭到拒绝。虽然这座房子很华丽,却四处被监视。楼上有很多窗眼,是用于盯梢张景惠的。与这座建筑不远的地方,有一栋关东军要员的房子,也是用来“关照”满洲国大臣的。当汉奸容易么,不但要像狗一样效忠,还要看人家的眼色。不尽职敬业哪能行?

张景惠对日本人一点也不反感。不是有一句古话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张景惠对日本人把心窝子都掏出来了,那能还监视我呢,那是在关心我体惜我!

张景惠为何他能当上汉奸呢?在我看来,一是因为他贪财,二是因为他想当东北王,三是想当开国元勋。

他的前任郑孝胥是个大文化人。日本对他不放心,让他回家写闲诗去了。发动“九一八”的罪魁板垣征四郎请他出山。我的这位亲戚,这个豆腐匠出身的人很有心计,他知道怎样才能讨得日本人的欢心,还懂得讨价钱。他诉苦自己无职无兵,板垣当即给他3000支大枪,30万金票,让他去招兵买马。他是一个总理大臣级别的汉奸人士。他托人到日本人那里说清:张大人是一个为人忠厚、度量大、能包容的宰相之材。发动“九一八”的“功臣”本庄繁和土肥原贤二在给天皇的电报中提到了张景惠:

此人毫无学问,无大志远谋,手下尽阿谀之辈。臣等为帝国一贯政策速达目的之计,必使此等人物为图利用可也。

日本人喜欢这样的“蠢材”。

张很有自知之明,当关东军司令官召见时,他说:我虽愚蠢,愿尽汗马之劳。

有的汉奸对张不服气:“豆腐匠也抖起来了,早知道不如当年也去做豆腐了,何必上学念书呢?”

满洲国上层有人哼出一首打油诗:“满洲国无人才,豆腐匠上了台,一锅糟豆腐,谁还得来吃。”如果当年张景惠不作豆腐,而是掌鞋,非得把好好的江山穿出很多窟窿不可了。张景惠作豆腐出身不假,可他把汉奸的本事当到家了。

张景惠荣升伪满洲国军政大臣后,娇妻满堂,明某正取的就有七方太太。他粗中有细,听到五太太的绯闻,就派人给暗杀了,这样既保留了自己的面子,也给五姨太太留个名分。

当汉奸的人,不但总有理由,还很善于把握时机。1937年,日军要在“三个月内征服整个中国”,我的豆腐匠亲戚向关东军司令官提出申请:想去日本“谢恩”,很快得到批准。正式本谒见日本天皇那天,他早早地行九十度鞠躬大礼,随后面向日本天皇走五步,行一百八十的鞠躬“最敬礼”。接着诚惶诚恐地致敬词,敬叩天皇陛下万寿无疆。行最敬礼向后退五步鞠一百八十度礼时,因精神紧张,闪个趔趄,差点像豆腐一样堆碎了。

当汉奸的人不孤独,经常出头露脸。1942年3月1日,为了举行“建国十年”纪念活动,豆腐总理又去了一趟日本,向天皇谢恩。他没想到在日本能受到史无前例的欢迎,还遇见了同族汪精卫。论学问他不如汪精卫,但他对日本主子的效忠程度,并不逊色于汪精卫。

我的亲戚为日本的圣战,效犬马之劳。战争长期持续,民不聊声,怨声载道。豆腐总理在自己的官邸大声呵斥:

肚子饿了,要系紧腰带,盟邦现在是赌着国运进行殊死的酣战,胜了满洲国当然也会分享余庆的!

当一个出色的汉奸,可以没有学问,但不能不会献媚。

为了进行战争,日军到处搜刮资源。张景惠和伪满皇帝配合日军的“金属回收运动”。溥仪亲自挂帅,将宫中的铜铁器具、门窗上的各种铜环、铜挂钩、铜吊灯和金属装饰品之类的东西全部捐献了出来,后来拿出了很多白金、钻石、银器,甚至把自己的数百件衣服捐献了日本关东军,为日本的圣战慷慨解囊。我的亲戚也不甘落后,他制定了《金属类回收法》,下令将伪国务院15吨重的铁门及灯饰等一齐卸下来献纳。老百姓手里的金属制品系数搜去。据说,当年某个县为响应张景惠的号令,把187尊明清以来铸就的大小铜佛献了出来。日本倒台前,在长春城百姓家很少见到门拉手、羹匙、点心模子、乐谱架子、炉箅子之类的生活用品,就连老太太用的铜烟袋锅也很少见——这些金属都被日军用于制作杀人的武器了。

当汉奸的人,一般下场不好。就在张景惠日中天的时候,有收到一封讨伐信,令他大饱眼福。

景惠老贼,十年以来你犯下的滔天罪行是数不清说不完的。“九一八”事变时,你身为封疆大吏,本应守土有责,即使不能拔剑杀敌,也应洁身自爱,保持中华民族起码的人格。但是你计不出此,背国叛民,认贼作父,助纣为虐,制造出无数的屠杀人民的恶法暴令。施行的结果,中国民族工商业完全破产了,农民倾家荡产了,工厂矿山白骨满坑,田野沟渠饿莩载道,死于非命的数以百万计,变东北为日本国土。此则天人共愤,神所不容!老贼知所惧否?

汉奸毕竟是汉奸,“子系山中狼,得志更猖狂”。每逢大事,就吓得裤裆拉拉尿。当时张景惠受到很大刺激,得了一场大病,差点死了。他汉奸是当定了,他召开伪省长会议,要求各省长效忠天皇:

常言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当大东亚圣战胜利在即的关头,正是我们建功立业感恩报德的最好时机。举国上下都要紧扎一番,凡是亲邦所需要的东西,要什么给什么,粉身碎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有今天共患难,才能换来他日共安乐。

后来,张景惠在自家的宅院被逮捕,在西伯利亚的“格拉尔”关了5年,后被引渡到抚顺战犯管理所打发余生,活到85岁。看来当汉奸的,也能高寿。

我曾两次到过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旧址参观,看见到亲戚张景惠被改造的生活环境。都知道道溥仪从鬼变成人,从汉奸改变成平民。却不知道我的亲戚张景惠在战犯管理所里表现如何。我知道,按他的罪行,给他一百个死也不过分的。

有一天经过一个地方,有人说张景惠就埋在附近,可我没有心情去看他。

西方至今还在通缉纳粹分子,我们早就宽恕了敌人,可敌国至今不认罪;对汉奸行为缺少法律准绳,造成奸人成蛹。英雄被虚无,是汉奸文化抬头的征兆。

想想当年的汉奸行径,听听现在的汉奸言论,只能生气,还有什么办法呢!?如何彻底“锄奸”,这涉及到社会文化层面。

小愚为匪,大智成奸,汉奸不是谁都能当得的。汉奸是一种特殊国民,是一种特殊动物——变色龙。对汉奸没有宽恕之心,除了愤怒和憎恨,没有别的。

对有着汉奸“素质”和“才华”的人,尤为要警觉!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603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