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BP执行副总裁:油价不会一直如此低迷

来源:无所不能 作者:笑阳 时间:2015-09-17
0 能源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国际优价.JPG

导读

低油价下油气巨头如何度过寒冬?这对油气大佬们来说是个无法避免的问题,对于BP更是如此。

7月28日BP发布财报的显示,二季度重置成本利润为13.1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大降50%,与去年同期的36亿美元的盈利水平相比,下降了64%。截止8月末,BP为墨西哥湾漏油事故支付的税前开支达到了546亿美元。BP未来战略调整如何,如何应对低油价挑战?

日前,能豆君(caixinenergy)有幸在北京见到了BP集团执行副总裁戴尚亚(Dev Sanyal)先生,并就国际油价、BP战略调整及墨西哥湾事件、BP中国布局等问题做了深入采访。在谈到备受瞩目的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戴尚亚甚至表示,漏油事件让BP在几年前不得不做出的一些调整在如今的低油价环境下看可谓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作为BP集团主管战略和区域事务的执行副总裁,戴尚亚先生是也是BP公司执行委员会的成员,自1989年进入BP以来,他的职责范围涵盖了欧洲和亚洲区域、并从事战略规划、风险管理、政策及政府事务,集团一体化及治理。

油价不会一直这么低

无所不能:目前油价维持在40美元/桶的低位,您在今年初接受采访时称100美元高的油价是不正常的,目前才是正常水平,您依然这么认为么?

戴尚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曾说:“如果你必须要预测,那么请尽量经常的更新预测”("if you must forecast, forecast often."),我做不到尽量多的更新观点,所以我能给的只有个人观点而不是预测。

 总的来说,我不认为油价会永远保持在40美元左右的低位,如果你把油价变化曲线想成一个字母的话,那么这个字母不会是“L”,当然也不会是“V”,而更可能在短期内沿着“U”型曲线发展。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这个“U”型曲线的低谷将维持多久?这既要看市场供需关系,也要看世界政治形式。总体供应过剩的市场基本面是左右油价的主要因素:OPEC国家的原油产能比过去几年有所增加,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今年6月的原油产量达到了历史高位,分别达到了1,056万桶/日和412万桶/日。北美原油供应也比较强劲,而伊朗现在又重回国际原油市场。虽然BP预测原油需求会逐年增加(注:BP2015世界能源展望预测,到2035年,世界原油需求会以每年0.8%的速度增加),但是这仍然不能解决供大于求的局面。

但事实上,波动是期货市场永恒不变的旋律,这也就是为何我认为去三年都维持在100美元的高位是不正常的。

无所不能:那就您判断,这个“U”型低谷会维持多久?

戴尚亚:这很难说。今天的石油价格反映了市场供需关系,而供需关系同时也受到全球金融市场和股价波动的影响。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短期内,我们要做好面对低油价的准备。在我看来,低油价不完全是坏事,对大的石油进口国来说是件好事,比如中国和印度,甚至是美国。但低油价的确对那些重度依赖石油产业收入的国家当头一棒。

无所不能:你认为目前全球股市低迷是受到了低油价影响么?

戴尚亚:我认为这两者是相互的。一方面,石油是以美元定价的,低油价引起整个期货市场波动,从而影响宏观经济。但另一方面,全球供应过剩与股市低迷也影响着油价走势。

BP的资产剥离计划早就开始

无所不能:上游承压,BP是否会将业务发展重心转向下游?

戴尚亚:事实上,BP现在拥有的每个业务部门都同样重要,没有高下之分。

毋庸置疑,油价对上游油气开发的影响比较大,但是作为一家综合性的油气公司,我们可以通过上下游的调整和整合来达到平衡。在上游收到影响的同时,BP的下游炼化业务的需求在不断上升。以BP在珠海最新建设的精对苯二甲酸(PTA)工厂为例,工厂采用了最新的技术,能有效减少固体废物、废水和温室气体排放,除了兼顾社会效应外,还使得项目其在投入产出比上具有竞争力,可以适应低油价期间的有限利润空间,并且在油价提升时扩大利润优势。

当然,和深水油气开发这类风险较大和投入较高的项目相比,润滑油等下游业务并不属于资本密集型,但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大公司,必须要应对对资本投入要求不同的业务板块,而这时候就需要严格约束公司的财务架构。但我要再次强调,公司的运作不可以根据短期情况进行高频率的调整,而是要着眼未来进行战略性的规划。我认为关键是看如何更好的实现可持续的长期发展。这是决定BP上、下游布局和如何服务全球客户首要考虑的问题。

无所不能:BP去年年初表示,计划在2014年到2015年底间剥离100亿美元的资产,但是到今年一季度为止只完成了71亿美元,BP是否会继续坚持100亿美元的目标?

戴尚亚:在2011年,我们进行了战略调整:更关注BP业务的“质量(value)”而不是“体量(volume)”,也因此剥离了45亿美元的资产,包括50%的火电项目和50%的石油钻井平台。2011年的国际油价在100美元/桶左右,所以通过此轮剥离我们获得了100亿美元的现金流(注:这并非BP第一次大手笔剥离资产,在2010年和2011年,BP曾通过资产剥离获得了197亿美元的收入。实际上,BP资产剥离2011年的最初计划是450亿美元,但因为泛美能源等项目未出售缩水至380亿美元)。剥离资产对BP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决定,因为除了收获现金流之外,公司内部的构架也会更加简化与清晰,我们也开始系统性简化和优化内部结构和减少经营开支。这样的简化也是目前很多企业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企业自身有优势和能带来更多收益的项目。所以可以说,墨西哥湾时间迫使BP正在2010年开始作出的改变反而让BP在目前的低油价下更为从容。

无所不能:简化公司结构将会如何影响中国?

戴尚亚:我认为这取决于不同的地点和业务板块。但需要注意的是,为提高运营效率的简化不仅仅意味着“一刀切”式的削减,而还要考虑到如何通过提高整体系统效率来达到简化的效果。时下基于大数据的“工业4.0”或者说“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其实就是提高能效和简化流程的一个很好的途径。我认为科技对能源发展起着重大的作用,就像大家都知道油气会在某天被一些别的能源种类所替代,但油气时代并不会在短期内过去,科学技术可以为油气领域带来更多的机会。

此外,再次强调,我们需要把目光放长远。要知道BP目前在中国有这样的布局都归功于1973年公司的领导者决定进入中国的决策。如何达到短期内的安全发展和长期的持续发展才是决策时应该考虑的。

无所不能:Shell收购BG Group, GE收购Alstom,近期能源行业领域大型收并购活动频繁,BP近期是否有相关计划?针对目前中国正在进行的油气改革,作为外企的BP有何机遇与挑战?

戴尚亚:具体的收并购计划我不方便讲太多,只能说我们对自己的业务布局和架构很有信心。

我们一直都在关注能够帮助BP拓展在华布局的机会,BP和三桶油等中国能源企业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认为企业在中国发展最终要和最先要做的是找到合适的“人”,当然合适的技术、客户服务和市场也是同样重要的。此外,企业不能带着“我有钱,所以我来中国发展”的想法来进入中国,而是应该怀着“我该如何更好的服务中国市场”的心态来打造中国市场。

当然,中国市场同样十分复杂,这块市场不仅意味着利润,对优秀的投资者来说还有无限的可能与机会。例如8年前BP在中国的润滑油业务相对来说规模较小,但是通过合理的手段,BP的润滑油产品和销售链在广东等地的发展速度惊人。针对合资、技术转让等多种合作方式,我认为还是要基于不同的业务和商业机会设立不同的模型,就像邓小平说的:“黑猫白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600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