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地产商大叔“宁花百万求婚 也不支付民工工钱”

来源:东楚晚报 时间:2015-07-04
0 房地产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60后大叔成功求婚90后”的新闻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6月27日,湖北黄石市,一位60后大叔摆起超大液晶屏、横幅、气球,甚至无人机,用堪比汪峰的场面向据说是90后的女友求婚。正在不少人提起此事还眼泪汪汪时,一则媒体报道却将60后大叔的形象颠覆:这位地产商大叔王云骏拖欠工程款达5000余万元,他多次承诺还款,但屡屡失约。求婚事件发生后,建筑商吴远红和农民工十分震惊,“宁花百万求婚,也不支付民工工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以下为黄石《东楚晚报》7月3日报道全文

20150703160226608.jpg

60后大叔王云骏求婚现场

求婚大叔王云骏最近很火。

6月27日,在黄石闹市区,60后的他,向一名妙龄女孩子高调求婚,引发全国热议。

昨天,他的名字又一次成为焦点。

在黄金开发区钟山国际城28楼,四名农民上演跳楼秀,向开发商和建筑商讨要血汗钱

调查显示,该楼盘实际开发商是湖北耘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耘进公司),其老板正是王云骏。

20150703160326492.jpg

查询公开信息,湖北耘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人为王云骏,自然人股东中也有王云骏

建筑商吴远红指称,耘进公司拖欠工程款高达5000余万元。王云骏多次承诺还款,但次次失约。

求婚事件发生后,他和农民工十分震惊,“宁花百万求婚,也不支付民工工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谁的“地标”?

闹市求婚后,王云骏的背景被网友悉数曝光。

人们称他为“土豪”,是因为他“是一位有着工程师、经济师、地产公司董事长等诸多头衔的地产人,开发足迹涉及阳新、花湖、黄金山等多个区域”,而“钟山国际城即是耘进地产打造的地标建筑。”

但吴远红并不这么认为。

他介绍,该项目宗地总面积13668平方米,由湖北狮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狮城公司)于2011年12月7日至12月19日竞得,后以65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耘进公司。

可直到现在,该项目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上的名字,依然是狮城公司。

“原因之一,就是耘进公司没有付足钱。”吴远红表示。

一方面,耘进公司是实际开发方;另一方面,狮城公司的名字仍写在该项目的各类证件上。

钟山国际城到底是谁的?

吴远红说,这个不由他来决定,但他可以肯定地说:该项目是用建筑商和农民工的血汗钱建起来的。

“开发商玩的是空手套白手狼的老把戏,没有出一分钱。”他表示。

19份承诺

2012年8月8日,耘进公司与湖北惠博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惠博公司)签订承包合同,将该项目发包给后者。

吴远红系项目部经理。

根据合同:施工完成基础及钢筋砼结构12层,甲方结付实际工程造价的55工程进度款;十二层以上每六层为一个结算单元,甲方结付该单元工程进度款60至封项;内外装修完毕付已完成工程总款的70;完成合同内所有工程量验收后付总款的95。

2012年8月10日,钟山国际城在喧闹中破土动工。

2014年4月,楼房建到12层。“我方于是按合同要求耘进公司支付工程款,他们没给。”吴远红说,王云骏当时解释,该公司正在办理土地证转让手续,办好后以土地证作抵押,至少可以从银行融资2000万元。

吴远红信了。

同年7月1日,大楼建到18层,钱依然没来。

民工情绪不稳定,材料商不断上门催款,吴远红实在扛不住,以停工相胁,要求耘进公司履行合同。“结果,王云骏把一家银行的负责人喊来作证,哄我说贷款就快下来了。房子建了一半,我进退两难,只能选择相信,停工也就不了了之。”

8月26日,钟山国际城主体工程封项。

工程款始终不见踪影。部分农民工爬上塔吊。

其间,市建委、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开发区社发局、金山街办、开发区公安局两次介入此事。

其中一次,经上述部门协调,耘进公司拿出了100万元,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

但吴远红认为,这笔钱其实是耘进公司应该返还的质保金中的一半。这也是他在前文中称“开发商没有出一分钱”的原因。

2015年春节前,由于领不到工资,数百名农民工走上街头。相关部门再次介入。

在一份承诺书上,王云骏这样写道:我公司承诺在2015年春节前以土地证筹款300万元支付农民工工资,特此承诺在春节前支付完毕。

吴远红说,王云骏没有兑现承诺。除夕夜,他以每月3的高利息,向民间借贷200万元,才解了民工的围。

他告诉记者,2014年4月至2015年5月,王云骏一共向惠博公司钟山国际城项目部出具过19份承诺支付工程款的函,无一兑现。目前,耘进公司累计应付工程款为5000万元。其中,工程进度款4800万元,质保金200万元。

欠款中有近1000万元是农民工工资,欠薪人数近700人。

另一场秀

27日晚,“60后大叔向90后女孩求婚”的图片在网上疯传,吴远红和多名农民工都收到了微信。

他一眼便认出,照片中的男主角,就是王云骏。

怒火在钟山国际城内迅速蔓延。

“宁花百万求婚,不还民工工钱,我想不通。”工人王师傅向本报记者表示。

昨日上午9时,本报接到钟山国际城民工跳楼讨薪的报料。记者赶到现场时,有3名男子站在28楼边缘上一块悬空的跳板上,一名男子蹲在塔吊的吊臂上。

气温逐渐升高,四名男子在太阳下曝晒,过往的行人十分担心。

据目击者介绍,四人于8时左右攀上楼顶,扬言“不发工钱就要跳楼”。

项目部管理人员在10时左右报警。

在开发区四名干警的劝说下,四名男子在10分钟内先后返回安全区域。

这其实只是另一场秀而已。

混凝土班一名工人告诉记者,该班组有60名农民工,欠薪达200多万元。这些农民工来自大冶、阳新、四川等地,都是家庭主要劳力,讨不到工钱,日子过不下去,孩子上学无钱交学费。

“他可以花很多钱去求婚,我们只能上楼顶跳楼讨薪。”另一名参加“跳楼”的工人告诉记者。

他们希望籍此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共同敦促开发商支付工程款,有了工程款,他们的工钱也就有了着落。

事发后,开发区警方通知王云骏现场协调此事。王云骏没来。

农民工的期盼

昨日下午,东楚晚报记者两次致电王云骏,他的三部手机,一部回应是空号,两部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以短信方式说明采访意图,请王云骏对吴远红所述问题进行回应。

下午5时33分,王云骏回复短信,称工程造价为6000万元,已付吴远红部分工程款,并签订以房抵工程的合同,“连售楼部都交给他了”。

6时43分,王云骏复电。在电话中,他表示,耘进公司已付1000余万元工程款,另将该项目1.4万平方米面积房产以抵款方式交给吴远红方,累计支付的工程款已达近4000万元。

另外,吴远红称王云骏还向其借款380万元。王云骏表示,这笔钱已经还清。他表示,之所以出现资金困难,是因为该项目的预售许可证没有过户,房屋无法公开销售。

但王云骏的这些说法,在吴远红处又有另一个版本。后者表示,王云骏仅支付100万元,而这笔钱还是应该返回他的质保金中的一部分,“相当于没给钱”。支付1000多万元工程款,则是莫须有的事。至于用作抵款的1.4万平方米房产,吴远红说,该项目至今没有办理预售许可证,这些房产不具备销售的条件,如何抵款?

婚姻需要信守承诺,生意同样如此。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农民工继续失望下去。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423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