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连发三文:香港修例风波回望

来源:新华社 时间:2020-05-12
0 香港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603551169,858429620&fm=11&gp=0.jpg

◆ 新华社5月7日至9日,连续发表三篇文章,回望香港修例风波

煽惑、洗脑与撕裂——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一

当青年被绑上暴力战车——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二

深重的邪恶与被颠倒的是非——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三


新华社香港5月7日电

煽惑、洗脑与撕裂

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一

新华社记者

 

2019年,一场猝不及防的修例风波侵袭香港。在外部势力插手干预下,旷日持久的严重暴力冲击法治基石、危及民众安全、重创经济民生,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严重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回溯整个过程,诸多“真相之问”在人们心头萦绕不散—— 

修例原本是为处理向台湾移交杀人嫌犯相关法律问题,何以在部分香港市民心中“失焦”? 

香港社会一直以法治为傲,何以部分市民对执法者极尽苛责,对黑暴之恶却容忍沉默? 

部分香港市民是如何被误导,一步步陷入设计好的圈套? 

招式一:长期蛊惑,煽动恐惧

2018年2月,香港居民陈同佳涉嫌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港。因港台之间没有签订刑事司法协助安排和移交逃犯协议,陈无法被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为维护法治与公义,堵住法律漏洞,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 

“特区政府的修例建议旨在完善法制、彰显公义,符合人权保障原则,法律理据充分,有助香港避免成为‘逃犯天堂’。”香港律师黄英豪说。 

然而,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势力“盯”上了这个机会,自2019年6月起推动各种激进抗争。在特区政府多次表示修例工作已彻底停止后,他们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变本加厉策动暴力且不断升级,直至公然鼓吹“港独”,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享誉国际的“东方之珠”,一时间黑云压城,风雨如晦。 

香港特区行政会议成员、曾任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的叶刘淑仪揭露,带头反修例的李柱铭和陈方安生,早在20多年前,一个曾敦促特区政府与内地商谈移交逃犯协议,一个时任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曾承诺会尽快修例。 

如此不顾“打脸”地大玩“变脸”,制造修例风波者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知道不少香港市民对内地法律、司法制度了解不多,遂动用各种手段造谣生事、危言耸听,制造社会恐慌。 

“会被抓回内地,以‘莫须有’的罪名坐牢,我那段时间对此深信不疑。”香港视频博主曾铠琪说,“当不少人说这是‘好黑暗’的时刻,你就会想他们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尽管不知道修订《逃犯条例》究竟和自己有何关系,但当时的曾铠琪很想参加游行,还在社交平台上转发过曲解修例的文宣。她坦陈:“示威活动开始时,我是比较‘黄’的。” 

风波看似偶发,实非偶然。追溯历史,可见操弄者及其背后掌控者的长期“经营”。 

“自回归以来,香港的特殊地位都被别有用心的外国政客和反华势力视为乐土,他们利用香港与内地的制度差异,煽动港人的恐共情绪,破坏内地与香港的关系。”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坦言,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要令香港变成国际博弈的战场、反抗中央的基地,成为牵制中国的棋子。 

1997年后,美西方势力培植的香港反对派长期和“主子”里应外合,歪曲解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削弱香港同胞的国家认同。从2003年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到2012年反对推行“国民教育科”,直至2014年持续79天的非法“占中”。修例风波爆发前,香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已经存在并呈波浪式上升。 

让曾铠琪误入歧途的,正是反中乱港势力对部分香港市民既存的忧惧心理的再次挑拨和煽动。遮蔽事理和逻辑、贩卖焦虑与恐慌,将专业法律问题偷换成政治伪命题进行“营销”……连串手法看似粗糙,但确实影响了一些信源单一、不明真相的香港市民。 

从风波伊始到黑暴肆虐,美西方反华政客不断跳出来为香港反对派站台、背书,美西方媒体大肆为香港反对派传声、造势,企图用恐惧感误导香港社会。 

美国前驻港总领事唐伟康多次抹黑称,中国内地的法律框架及可靠性、可信性都与香港非常不同,修例还会令国际商界暂停在香港的投资,影响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 

末任港督彭定康一再就《逃犯条例》修订大放厥词。他声称修例是移除香港与内地的“防火墙”、要市民承受内地法制的风险,还会危害香港作为国际贸易中心的地位。 

“当媒体和身边的老师、朋友一直说内地好差、没有人权和自由时,我们就慢慢产生一种优越感,觉得生活在香港好幸福,害怕香港变成内地一个普通的城市,完全没有独特性了。这时候,大家会产生一种恐惧,莫名其妙的恐惧!”曾铠琪说。 

招式二:歪曲事实,散布谬误

“先前我批评香港警察,还把脸书和微博的个人主页背景换成了黄丝带图样。”港人梁可民并不关心政治,其实不太清楚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影响其立场的是传播媒介。 

梁可民说:“我们通常从《苹果日报》和某些支持反对派的热门网络媒体上获取信息,还认为了解事实的真相。”当网上充斥反对特区政府的言论时,“反对”就变得理所应当。 

在这场风波中,反中乱港势力无所不用其极地向社会灌输错误价值观,鼓噪市民参加激进活动,以致街头暴力不断升级,从打砸抢烧发展到行凶杀人,使香港骤然陷入暴力、恐怖的危困之局。 

今年2月以来两度被拘捕的黎智英,是修例风波的幕后黑手和反中乱港势力的最大金主,他掌控的《苹果日报》等媒体大肆造谣生事、煽动街头暴力犯罪,被斥为荼毒香港社会的最大乱源。 

“谎言千遍成真理。”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陈锦云直言,反中乱港势力利用媒体资源造谣生事相当“成功”。 

香港的舆论场中,散布着大量关于内地的负面报道和攻击特区政府的内容,一些极端媒体更长期背离事实恶毒攻击中央政府,鼓吹“香港独立”“本土自决”等分裂言论。 

修例风波中,反中乱港势力利用“连登”“电报”等新型网络论坛与社交软件,制造谣言欺骗公众,教唆暴力,大搞非法动员。据了解,反对派文宣团队平均每天制作各类反宣图片上百份、视频数十个,用以鼓动和组织街头暴力。 

“香港的舆论环境非常开放,海外媒体在香港也非常活跃。”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副主席陈志豪说,境外反对势力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深度介入和影响香港舆论场。 

在修例风波中,各种假消息和网络谣言层出不穷,对特区政府和警队大肆妖魔化,形成与街头暴力相呼应的网络暴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共接获及主动发现4000多宗“起底”及网络欺凌相关个案,其中警务人员及家属是受影响人数最多的群体,占比达36%,表态支持政府或警方而被“起底”的公众人士个案占比约30%。 

对如何抹黑警察,曾铠琪感叹“他们做的事无法一一数尽”。“每次集会他们都制作并广传文宣图,无论事情是否真实。”她说,抹黑最严重的是对警察毫无证据的指控,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们一口咬定并造谣。 

地铁太子站死人、某女士被枪击失明、孕妇被非礼、中大女生被性侵……谣言层出不穷,旧的不断被证伪、澄清,新的却又不断在生产、发酵。 

随着粗制滥造的谣言不断被揭穿,梁可民逐渐看清了香港一些媒体的“抹黑之道”。“我开始醒悟,发现以前在香港获得的关于内地的信息,很多都是偏误的。” 

修例风波中,香港反对派还不断灌输“违法达义”“公民抗命”等扭曲、错误的价值观,企图用似是而非的谬论邪说忽悠市民。 

陈锦云说:“他们把这些听上去很‘浪漫美好’的概念,演绎为能解决民生困苦和社会矛盾的灵丹妙药,以博取人心。”部分香港市民深受蛊惑。 

招式三:挑动民粹,撕裂社会

“恕不接待大陆人”“蓝丝与狗不得内进”……修例风波中,反中乱港势力炮制出所谓“黄色经济圈”的概念,不仅可笑,更透露出人性之恶。 

香港反对派操弄民粹,制造对立与撕裂,煽动港人仇恨内地、仇视国家,以此冲撞“一国两制”,由来已久。 

“这种民粹的特点是,将‘两制’之下经济、文化、习惯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差异,上升为‘一国’与地方之间的矛盾。”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分析说。 

陈志豪也指出,修例风波开始后不久,主题就演变成“反中”,网络及媒体上冒出大量内地负面信息,显然是要激起部分市民对内地的反感,引起新一波所谓“陆港冲突”。 

香港回归以来,保持了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并被众多国际机构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地区之一。但也无需讳言,贫富悬殊、分配不公、利益固化及社会流动性减弱等问题也一直困扰香港,居住差、保障弱、就业难等民生痼疾引发不满,加上部分政策利好没有广泛“抵达”香港所有利益群体特别是基层民众,部分港人的“获得感”难言满意。 

反中乱港势力将香港长期存在的经济社会深层次结构性矛盾与“一国两制”挂钩,不断制造政治偏见、社会偏见、族群偏见,诱导部分市民将怨气转化为憎恨,指向特区政府、中央政府和内地民众,进而指向“一国两制”。 

“反对派歪曲事实,挑动民众对内地和‘一国两制’的不满,以及对香港前途的迷茫。”叶刘淑仪指出,反中乱港势力明白,想获取政治利益,就必须挑起恐惧与仇恨。 

香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香港确实存在一些深层问题,要下决心解决,综合施策、长远规划。部分香港年轻人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卷入政治漩涡,将“爱国”与“爱港”对立起来,令人心痛。 

“没有国哪有家。希望这些年轻人接受国民教育的同时,了解国家发展持续向好、民生不断改善的现实情况,并努力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寻找发展机会,逐渐改变自己的想法。”李慧琼说。 

梁可民和曾铠琪都是“90后”。梁可民直言,部分香港年轻人把问题都归咎于内地,却没看到内地恰恰是一条出路。粤港澳大湾区是值得香港年轻一代好好把握的机会,是可以施展才能、追求梦想的舞台。 

“香港的教育错了。”曾铠琪认为,问题症结在于教育失败,通识课程放大了内地的负面消息以及与香港的矛盾。 

“学生是张白纸,跟他说什么,他就会接受什么。”看清真相的曾铠琪说,“作为一个香港人,始终希望香港变得更好,但愿一场风波能让更多人醒悟。”

 

新华社香港5月8日电

当青年被绑上暴力战车

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二

新华社记者

 

回看2019年严重冲击香港社会的修例风波,一组数字最令人痛惜:截至今年3月初,在参与暴乱被拘捕的7700多人中,学生占了四成,当中逾半是大学生;18岁以下涉嫌刑事毁坏的被捕人士去年6至7月占整体5%,至今年1月已逾50%。 

烂漫花季,骤然被卷入腥风血雨;青春热血,在街头狂飙中迷失了自我…… 

这些年轻人,是如何被绑架在失控的战车上冲向悬崖?虚幻的激情之后,有谁为他们被蹉跎的年华负责?在人生最需要正确引导的阶段,他们遭遇了什么? 

扭曲的教育

2019年10月13日,黑衣暴徒在香港多处肆意破坏。警察阿力(化名)与同事奉命到地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毁坏案件。人群中突然伸出一把利刃,直刺阿力颈部。 

持刀伤人者,竟是一名只有18岁的中六学生。 

一个多月后,病床上的阿力痛惜地对记者说:“这几个月,有些大学生、中学生用很暴力的手段袭击警察、市民,破坏商铺。我觉得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 

在修例风波中,青少年是最为狂热的一群。他们肆意纵火破坏、打砸店铺、毁坏公共设施、投掷汽油弹、攻击警察及市民。 

但荒谬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被警方依法处置后,有学校不但没有批评他们的违法暴力行为,反而发声明指责“警察违规及越权的暴力”,呼吁社会各界“接纳”施暴学生。 

香港教师中不乏煽暴、纵暴者。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介绍,香港中小学校有6万多名教师,其中不乏一些思想比较激进的教师,他们人数虽少但能量较大。他们利用讲台进行政治宣传,蛊惑部分心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走上街头。其中最暴戾的成员更被培养成不辨是非、蔑视法纪的“勇武”之徒。 

据香港特区政府教育部门统计,自去年6月至今年1月底,共接获171宗有关教师有可能涉及专业失当的投诉,大部分涉及发表仇恨、诅咒等不当言论。一名中学助理校长竟诅咒“黑警死全家”“警察子女活不过七岁”。香港舆论称,这是“教育界之耻”。 

作为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香港“教协”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所把持。该组织头目叶建源曾经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将其美化为“有主见、有个人见解及关心时事”。

“如果说香港的教育‘病’了,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撰文说。 

教育者之外,教学内容也问题重重。“香港缺失正面引导的国民教育,却充斥着反对派负面宣泄、充满仇恨的‘教育’。”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说。 

通识教育在回归后成为香港高考必考科目,却变为香港无良教师错误引导青年学生的平台。 

随手翻阅一些通识教育教材,赫然见到的是攻击“一国两制”、美化非法“占中”、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对内地进行丑化污名化……有些教师自主编写的通识科教材,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政治文宣品,被用来煽动学生参与激进违法行动。 

中国历史教育的不足和扭曲同样影响深远。2000年起,中国历史科曾长时间不再是香港学校的必修科,许多香港青年是在模糊了历史根脉、淡忘了历史兴替的课程框架里长大。 

“一些在港英时代成长起来的教师,本身没有经历过爱国教育和中国历史教育,对历史和国情了解肤浅,甚至充满负面认知和偏见。他们对历史的阐述、对学生的引导,助长了年轻人对现状的不满。”香港培侨中学教师穆家骏说。 

香港时政评论员屈颖妍指出,有香港初中教材,“南京大屠杀这段‘国仇’只有75个字,大跃进、‘文革’那段‘家恨’却用了18页。于是大家就会明白,为什么香港年轻人举着英、美国旗都不脸红”。 

煽暴的网络

2019年六七月间,香港部分反修例示威者与执法警员发生冲突,随后部分警员的个人及亲属信息在网络上被公开,包括警员及其家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等。 

有警务人员说,自己及家人收到大量滋扰、恐吓来电及短信。据统计,短时间内移送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的个案即达150宗。 

在修例风波中,香港一些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沦为滋生暴徒的温床、教唆暴行的课堂,成为最大的乱港祸源。面对伴随互联网长大并对其依赖极深的香港青少年,只要通过种种手段抓住网络话语权,不断单向迎合他们的趣味喜好,激发他们的偏激与仇恨,就能诱捕他们的心灵,煽惑他们横行街头。 

香港青年协会一项调查发现,近九成香港青年拥有智能手机,并平均每日使用3.5小时。以Facebook(脸书)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成为香港青年最常使用平台,接近一半香港青年以此作为获取公共事务信息的最主要来源。 

在香港推特、脸书、优兔等社交平台上,谣言无成本,谎话满天飞。“警察性侵被捕女子”“警察卧底扔燃烧弹”“8·31港铁太子站死人”……网络谣言将部分不明就里的年轻人推进莫名的“复仇”情绪中,失去了理性思考和独立判断。即使警方及相关部门拿出证据,证明网络传言纯属子虚乌有,煽暴分子仍在网上继续传谣,还在线下装神弄鬼,搞“祭奠”活动。 

恶意的移花接木、张冠李戴,是煽动暴力、激发仇恨和恐惧的最常用手段。8月间,一些被恶意修改的图片和视频在网上流传。一张图片显示,一家人在沙田新城市广场被防暴警察追打。而警方在记者会上播放的视频却清楚显示,警察是在护送他们到安全地方。那家人后来公开感谢警方对他们的保护。 

在警方播放的示威现场视频中,一名年轻人突然跳桥,多名警察及时拉住他,避免了一场悲剧。但是,这一事件在网上却被描述为“警察把年轻人推下桥”。 

暴力教唆在网络上不以为怪,甚至激变出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暴恐教学。以“连登”网上讨论区和“电报”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已成为“黑色恐怖”的策源地和指挥所、暴行教唆大本营。 

登录这两个网络平台,煽暴帖文扑面而来。想要自制攻击性武器并正确使用吗?这里有图文或视频教程,“手把手”教你如何制作并使用燃烧弹、烟雾弹、简易炸弹、腐蚀性液体弹。此外还有“打狗棍”、弓箭、改装弹弓……黑衣暴徒袭击警察、围攻机构时的“十八般兵器”,在这里都能找到“教战手册”。 

“香港网络舆论环境特别恶劣。”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副主席陈志豪感受颇深。“反对派在流行网络上如鱼得水,各种造谣诬蔑的东西都畅通无阻。” 

黑手、“明星”与“炮灰”

2014年10月,一个未满20岁的香港青年,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配发文章“抗争的面孔”。从那时起,“港独”分子黄之锋的人生如同进入“高光时刻”,被打造成了“政治明星”。 

在始于2019年6月的修例风波中,与黄之锋一道成为反中乱港“急先锋”的“明星级”人物,还有岑子杰、刘颕匡、陈浩天、区诺轩……在媒体的镜头和麦克风前,他们声嘶力竭地鼓动煽惑,血脉偾张地打砸冲撞。对于一些未谙世事的香港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而言,追随他们如同追星一般刺激。 

而隐在这些暴力“急先锋”身后的,是另外一串罪恶的名字:被称作“叛国乱港四人帮”的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以及其他反对派阵营的头面人物。 

这些幕后操纵者勾连外部势力,极力将黄之锋之流树为标杆,通过他们向香港青少年灌输“违法达义”“公民抗命”等概念。他们炒作一些社会现象、社会矛盾,引发年轻人的不满,诱导他们疯狂“揽炒”,误导他们自以为是从事一项“崇高”事业,是以另类方式“救香港”。 

他们千方百计粉饰甚至美化暴力,鼓吹“有理”就可以胡作非为,而无需负上法律后果,一步步诱导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形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行事逻辑。经过反中乱港势力“洗脑”的部分青年,在一次次暴力事件中蜕变成自私狭隘、自我封闭、仇视社会的黑衣暴徒。 

去年11月,包括一些学生在内的黑衣暴徒占领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他们占据桥梁向交通要道投掷物品,朝警方投掷汽油弹,手持弓箭与警方对峙,把校园当作“战场”,香港中文大学甚至被社会称为“暴大”。但该校学生会会长竟然叫嚣:“我觉得这个(称呼)是对中大学生的肯定,我都以‘暴大’为荣。” 

“很多年轻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守法,便先学了违法。”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直言,以所谓“违法达义”将犯法方式“浪漫化”“英雄化”,诱导了许多少不更事的年轻人。 

为将香港青年牢牢绑架在失速的战车上,反中乱港势力极力为违法开脱、为犯罪张目。他们诱骗年轻人“留案底令人生变得更精彩”,唆使他们漠视法纪,冲击警方。 

1990年出生的香港社工黄晞华一直以冷峻的目光关注整个修例风波,他指出:“香港一直以法治备受赞誉,生于斯、长于斯的香港青年不会不明白法治对香港的重要性,但在‘正义无错’论背书下,他们知法犯法。” 

2019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举国欢庆的日子。就在这一天,在香港荃湾,大批暴徒大肆袭击警务人员。现场视频显示,一名戴蓝色手套、手持盾牌的暴徒,挥舞手中铁棒疯狂击打警务人员,警员被迫开枪击伤了他。这名中枪者只有18岁。 

任何稍具常识和理性的人都知道,暴力冲击政府会受到严厉惩罚,袭击警察更是重罪。反中乱港势力却教唆年轻人当“义士”“烈士”,去冲击政府、袭击警察、堵路纵火,千方百计制造流血事件。这名18岁的中学生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为了“炮灰”。 

“其实,现在的香港,哪里有什么‘违法达义’?对于那些被外部势力包装、豢养的政治人物而言,这个词的真正意思其实是‘违法达利’。”一位政治评论员如是说。 

幕后操纵者和“政治明星”们有无良律师保驾护航,帮助他们千方百计规避法律禁区,更有境外势力各种政治利益和金钱的馈赠。而那些涉世未深的青年,得到的却是铁窗、眼泪,前途尽毁,心理上的摧残也许要陪伴很多人的一生。 

特区政府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指出,在反修例示威冲突中,一些暴力事件本质上已具有“本土恐怖主义”的行为元素。但是,社会部分人不但不谴责,反而将暴力行为“英雄化”“浪漫化”,推他人犯案而自己坐享政治红利。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一针见血地指出,年轻人受“大台”(组织、操纵者)误导,被捕才知道成为“炮灰”,而“违法达义”从来只是政治骗局。

 

新华社香港5月9日电

深重的邪恶与被颠倒的是非

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三

新华社记者

2019年,香港在国际金融危机所致衰退后首次出现负增长,约一半的主要服务业营收剧烈下滑,其中住宿服务业、零售业同比分别下跌14.3%和11.1%,来访旅客人次大幅下降,零售、住宿、餐饮行业的失业率高位运行。

始于这一年夏天的修例风波,重挫香港经济民生。至今“黑色暴力”阴魂未散,“东方之珠”仍未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局面。

当适时的法规完善被扭曲成“内地随意抓捕”,当正当的执法行动被诬陷成“黑警无恶不作”,当疯狂的暴力犯罪被粉饰成“崇高事业追求”,“是”与“非”被颠倒了,“黑”和“白”被混淆了。反中乱港势力以邪恶之笔,为香港涂抹出一个法律失序、道德失范、价值失落的长长暗夜。

移花接木:将修例标签化

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本是因应一起发生在台湾的香港居民杀人案件,是为弥补现有法制缺陷、避免香港成为罪犯藏身之所的必要作为。修例不仅是建立地区间司法协助关系的适时之举,也是维护香港法治、巩固提升香港良好法治形象的正确选择。

“特区政府的修例建议提出后,香港居民普遍期待立法会能够如期完成修例。”全国港澳研究会香港特邀会员朱家健说。

然而,修例建议甫一提出,香港的反中乱港势力便开始铺谋定计。他们上下其手、移花接木,策划出一波又一波反修例的“暗黑行动”。

“叛国乱港四人帮”之一的黎智英发表文章,诬指“法例将令香港法治彻底摧毁,成为中国政府要抓任何人都可以予取予求的无掩鸡笼”。反对派政客余若薇对有关修例的正确解读断章取义,散布“危害国家安全罪行将移交内地审”的错误讯息。老牌反对派政客李卓人妄言,“若‘送中’条例通过,香港必会丧失国际大都会地位”。

在“脸书”“连登”等社交媒体上,有人大量散播不实文宣品,危言耸听。一份反修例的“懒人包”简单粗暴地断言,“一旦被内地视为逃犯,绝大机会将被移交”;一则题为《逃犯条例三部曲之砧板上》的短片,编造了一个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荒谬故事:猪肉贩坚叔与另一名肉贩产生矛盾,那名肉贩的内地公安朋友为坚叔罗织罪名,诬陷他涉嫌在内地伪造文件,将坚叔押至内地受审,最后以威胁等手段逼迫坚叔认罪。

经过如此这般指鹿为马,一个荒谬的标签——“送中”——出现了,反中乱港势力诬指特区政府修例是“将香港居民随意送至内地受审”。与之相应的,“反送中”则成为极具煽动性和蛊惑性的口号。

反对派为反修例无所不用其极,恶意弄虚作假制造恐慌。对此,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吴秋北批评说,政见可以不同,但以捏造事实来捞取政治本钱,“实在连人格也出卖了”!

在“反送中”的旗号下,反中乱港势力接连发起“地毯式攻击”,仅反对派平台“民间人权阵线”就组织了多场游行和集会,有示威者假扮被捕嫌疑人站在牢笼中,脖子上挂着“港府好阴毒、引导返大陆”的字牌,卖力出演,丑态百出。

部分市民还来不及弄清事实真相,就已被反对派的浮词曲说所洗脑。在去年6月9日对13名游行市民的随机采访中,有10人称完全不了解修例的具体内容。市民陈先生坦言,只是听反对派说“送中”很可怕,就参与了游行。

“守护香港大联盟”召集人、香港律师黄英豪一针见血地指出,“反送中”就是一个假议题。“每天都有数十万市民进出内地,又有谁无缘无故被内地抓走呢?”

造谣栽赃:将警队污名化

修例风波发生后,香港警队一直以专业、理性、克制的手法应对暴徒违法犯罪活动,赢得社会广泛赞誉。在此过程中,警队付出了巨大牺牲。截至今年1月初,香港警察已有近600人在执法活动中负伤。

香港警队成为维护法治与社会秩序的中流砥柱,也因此被反中乱港势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惜无底线造谣栽赃、大肆抹黑和污名化。杀人、奸污、虐待……一连串凭空捏造的“指控”被扣到香港警察头上。反中乱港势力目的只有一个——污损香港警队良好的社会声誉,摧毁警队依法维持社会秩序的坚定决心,为其扰乱香港、大搞“港独”清除一块绊脚石。

去年8月31日,激进暴徒在地铁太子站内及周边大肆实施破坏,警方前往执法,随后有人散布谣言称“有7人被打死”。有人在“连登”上公布自称是当晚拍摄到的视频,言之凿凿“分析”称视频中的3名被捕人士被“打死”和“毁尸灭迹”。还有所谓“证人证言”——“观塘社区主任梁女士5日引述在太平间工作的人士透露,有6人31日晚被送往太平间。”

事实真相是:在香港警方、港铁和消防处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26张电视截图。港铁申明当日并无死亡个案。香港警方失踪人口组表示,没有收到任何与所谓“8·31”事件相关的失踪人口报告。网络上流传的所谓“死者”姓名及地址,经媒体按图索骥逐一查证,无一为实。

“新屋岭事件”也在这一时期粉墨登场。有人在网上传播,警方在新屋岭拘留中心“轮奸”被捕人士并“打死”9人。一则题为“新屋岭警察性罪行事件严正声明”的帖文在网上流传,称所谓“手足”遭遇警察“强奸”并被殴打致死。一份落款为“一群沉默的警察”的资料,详细列明9名“新屋岭死者”姓名及地址。实际上,这些地址有的是编造的假地址,有的根本无人死亡。

瞒天大谎如同风中的肥皂泡,戳破并非难事。立法会议员陈健波直言,既然反对派坚称有人被打死,那就拿出证据,说明哪些人死了、苦主是谁、住在哪里,这并不难。可是,造谣诬陷者始终拿不出证据。

借助个体不幸事件栽赃警方,也是反中乱港势力的惯用伎俩。去年9月22日,在油塘一带海面,15岁女生陈彦霖的尸体被发现。香港警方专门召开记者会,播放学校闭路电视画面,展示验尸结果等相关证据,证明其为自杀,无可疑伤痕及性侵痕迹。

反对派却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构陷警队的机会。他们不断在社交媒体上编造、传播该女生系“被警方杀死后抛尸”。不堪其扰的陈彦霖母亲不得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女儿实为自杀,“希望社会不要再炒作女儿的死,让她安息”。

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刘炳章所言:“反中乱港分子极尽造谣栽赃之能事,频频抹黑污名专业水平一流的香港警察。”几乎每次反修例游行,“黑警”“8·31打死人”“强奸犯”都是必喊口号。每到一些时间节点,所谓“祭奠”“纪念游行”等轮番上演,谣言在重复中被不断强化。

“以毫无事实根据的指控,诋毁和侮辱警务人员,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指出,这些所作所为旨在制造社会分裂及散播仇恨,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粉饰邪恶:将犯罪“崇高化”

2019年的香港,一些词语被反中乱港势力强加了超越其本义的意涵。这种修辞上的鬼蜮伎俩不仅充满恶意,更以颠覆法治的姿态为违法犯罪“洗白”。

“装修”。修例风波发生以来,示威游行几乎每次都以打砸纵火公共设施和私人财物等暴力行动收场,地铁车站、中资企业营业网点、反暴力人士开设的店铺屡屡遭难。而在黑暴分子的语汇中,暴力洗劫店面被称为“装修”。“连登”上传播的一款名为《香城Online》的游戏,引导示威者效仿、代入游戏角色,充当“哨兵”(望风报信)、“装修师傅”(打砸烧)、“魔法师”(投掷燃烧瓶、纵火),打砸“蓝店”(即爱国爱港人士开设的商店)。

为了替违法行径寻找行事依据,去年12月开始,“连登”上广泛流传一张所谓“蓝黄商店地图”,号召拒绝去“蓝店”消费、“装修蓝店”,削弱“蓝丝”力量、壮大“黄色经济圈”,“为光复香港奠定经济基础”。经过诸如此类歪理邪说的粉饰包装,违法犯罪被披上貌似“合理”的外衣,俨然成了“崇高的事业”。

“私了”。暴徒无视法律滥用私刑、肆意围殴虐打持不同政见市民,却将之轻描淡写为“私了”,“不惊动警方”。去年10月6日,香港艺人马蹄露因拍摄暴徒的破坏行为,被蒙面人士殴打至头破血流;11月2日晚,多名蒙面暴徒在旺角围殴一名市民,直到他倒地无法动弹后,还扯去其上衣、长裤及内裤“示众”;11月11日,马鞍山一处过街天桥上,一名市民斥责暴徒堵路破坏,被暴徒淋浇易燃液体点燃烧至重伤;11月13日,暴徒以暴力阻挠市民上班,扔出的砖头击中70岁的清洁工罗长清,令其不幸身亡……

针对普通市民的桩桩暴行令人发指,但反中乱港头面人物却极力将其“英雄化”“浪漫化”。梁家杰宣称“暴力有时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杨岳桥鼓吹“有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刘颕匡等人叫嚣“反抗暴政,为子孙留下美好家园”。在“连登”等网络论坛上,违法暴力被描绘成“迫不得已”“先下手为强”。

“保卫战”。被包装成所谓“保卫战”的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的校园暴乱,成为香港教育史上的可耻一页。去年11月11日起,部分暴徒占领中大校园,筑起防线与警方对垒,以汽油弹、石块、砖头、自制投石机及弓箭等攻击警方。几乎同一时间,另一部分暴徒进入香港理工大学与警方暴力对峙,焚毁理工大学附近行人天桥,发射的弓箭几乎射穿警察小腿,警方执法车辆也被汽油弹大火吞没。

但在“脸书”等社交媒体上,以武力攻击警方的暴行,被美化为维护正义、保卫“香港民主堡垒”的战争,是青年学生自发的抗争。施暴者以正义者姿态宣称,“中大保卫战”“理工大保卫战”必将“载入史册”。

但是,无论反中乱港势力如何费尽心机美化暴力,也无法掩盖其违法犯罪的本质。修例风波以来,香港警方已依法拘捕超过7000人。今年4月18日,警方拘捕了包括黎智英、李柱铭、何俊仁、区诺轩等在内的15人,罪名包括涉嫌组织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

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义正词严地指出,在香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人可以凌驾法律或犯了法而不需面对后果。如果有证据显示任何人犯法,无论是什么身份或背景,都要面对法律制裁。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3817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新华社连发三文:香港修例风波回望

新华社连发三文:香港修例风波回望
2019年,一场猝不及防的修例风波侵袭香港。在外部势力插手干预下,旷日持久的严重暴力冲击法治基[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