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的另一种读法:"8000中国在美留学生被开除"是怎么回事?

来源:实而不作 微信号 作者:烟斗客 时间:2015-06-08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这几天,一则关于在美中国留学生去年有八千人被开除的报道,占据了我的朋友圈很大一部分空间,转发者有之,发评论有之,转发加评论者有之。简单在网络、微信中搜索了一下,发现关于这个报道的帖子简直是铺天盖地,请看下面选取的只占全部很小很小部分的截图。在这些报道中,严肃一点的注明是去年的数据或者是在美中国留学生的数据,有的只挑开除八千人这个卖点,别的就不管那么多了。很耐人寻味的是,所有的报道相同的一点,是它们在标题中都选择8000而不是八千。这点小心思,我想大家都懂的。

QQ截图20150608103538.jpg

QQ截图20150608103538.jpg

最先做这个报道的,是一份叫《留学》杂志的公号上一篇文章,它的开头是这样的:

“美国东部时间2015年5月26日波士顿,在全球最大的年度教育盛会NAFSA大会上,美国厚仁教育发布了《2015版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

作为全球首份重点关注被开除留学生群体的数据报告,白皮书发布后,舆论一篇哗然。”

事实上,这篇文章的绝大部分内容也的确来自厚仁教育的这份白皮书。

联想到那么多的转帖都把“8000中国留学生被开除”这个抢眼的内容放到标题上,大家可以合理地想象,有个叫厚仁教育的美国机构发表了一份白皮书,对近年来被美国大学开除的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做了专门的研究和披露。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

事实究竟是怎么样呢?

那份白皮书的确存在,下面这个截图是该报告的封面。

QQ截图20150608103730.jpg

下面的截图是该白皮书的目录,报告全文共有54页。从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份中规中矩、学术味道很浓的研究报告。它的主要内容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1)被开除在美中国留学生在性别、年龄、地区、专业、留学阶段(高中、本科、硕士还是博士)等方面的分布统计情况;(2)在美中国留学生被开除的原因分析;(3)对留美或考虑留美中国学生的建议。起码从报告的目录来看,估测有多少中国留学生被开除根本就不是这份报告的研究内容。

QQ截图20150608103831.jpg

QQ截图20150608103902.jpg

再来看这份报告的两个截图,从下面这个我们知道该机构在过去三年共收集到1657名被开除学生的数据,平均每年552人。

QQ截图20150608103956.jpg

下面这个截图提供的数据与上一个可以相互印证,也说明了这份报告的数据和分析,全部基于这平均每年五百多人的样本。


QQ截图20150608104026.jpg

再说得明白点,看完报告全文,你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2014或去年有8000或八千在美中国留学生被开除的任何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前面提到的那篇《留学杂志》微信公号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

“作为数据发布方的首席发展官,陈航在接受《留学》杂志专访时说,估算被明确开除的中国留美学生,占留学生总数的3%左右,去年被开除的中国学生总数约有8000 人。这一数据并不包括无法毕业的中国留学生”。

这个表达方式,还是比较谨慎的,起码指出了这是“估算”,8000人也是“约有”,但在其它媒体转发时,这8000人就成了一个精确的数字。

但是,我觉得主要的问题还不在这里。这里试做几点分析:

(1)首发这个报道的这篇文章,绝大部分内容都在谈厚仁教育的这份《2015版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在介绍这个数字的时候,也是借陈航的这个“数据发布方的首席发展官”的身份说的,一般读者不去查阅白皮书全文不会明白白皮书本身并没有对被开除的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做任何“估算”,只能合理地认为这个数字就是白皮书里的,这里只不过是借“数据发布方的首席发展官”之口,对白皮书里的一个最重要的数字做了披露。不得不说,这篇文章的这种报道方式产生了严重的误导,对读者是一种极端的不负责任。

(2)陈航作为厚仁教育首席发展官,是否对《留学》杂志记者说过那番话?我们对此有理由怀疑,但无法得到证实的信息。因为这篇报道引用的这句话,只出现在这篇报道中(其它各家都是照抄),是一个“孤证”,没有其它信息可以“证明”或“证伪”。我说“有理由怀疑”,这个理由就是,一份50多页的专门研究在美中国留学生被开除问题的报告,对被开除总人数不置一词,谨慎得很,而在发布这个报告时,它的“数据发布方的首席发展官”怎么就如此草率,一张口就是8000?你觉得这正常吗?

(3)上面一点只能是推测,期待将来有更多的证据。即使假定这个报道对那句话的表述没有问题。我们依然可以提出若干疑问。第一,这个“估算”是怎么做出来的?我们知道,关于在美中国留学生每年有多少人被开除,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没有任何的官方统计或报告,我们也能想见做出这样的统计有多难。厚仁教育作为一家民间机构,是不可能对这个数字做全样本统计的。第二,白皮书说得很明白,发布这个报告的厚仁教育机构在过去三年共收集到1600多份被开除学生的数据,平均每年550多人。从一定的样本量推算总量,这在统计学上是没有问题的。但在这个研究中,从每年550多人怎么过渡到约8000人,是需要做出解释的。只是笼统给出8000人这个数字,可以让媒体记者和微信圈的小编们兴奋一阵,但最终会让白皮书背后的这家机构失去公信力。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从550多人推算出8000人在统计学上是成立的,但这里有个前提,就是这500多人作为样本,必须是随机的,也就是属于统计学常识的“随机抽样”。那么,厚仁教育收集的这些样本,有没有可能符合“随机抽样”的原则呢?答案非常明确:不可能。厚仁教育是2008年在美国注册的一家机构,从它的官方网页wholeren.com可以明确看出它带有商业性质,不属于公益机构。为学业上有问题的、甚至被美国学校除名的学生提供咨询服务帮助,是这家机构的一项业务。也就是在提供这种服务的过程中,这家机构收集到了若干被美国大学除名学生的数据。应该说,这些数据有很高的研究价值。该机构基于这些数据发布的这份白皮书也非常有意义。但我在这里想指出的是,厚仁教育收集的这些数据是以为客户提供服务为导向的,在任何意义上都不会是被开除学生这个总量的“随机抽样”。因为,“随机抽样”是“抽着谁是谁”,而为客户提供服务只能是“谁来是谁”。所以,在我们能够看到该机构对8000人这个数字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之前,我们只能通过合理推断得出一个结论:不加说明地单方面公布这样一个数字在统计学上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

最后,来做个简单的总结。

首先,有一家在美国的厚仁教育机构,根据自身的业务活动收集到的数据,在几天前发布了一份《2015版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

接着,一家叫《留学》杂志的机构,在自己的微信公号就这份白皮书发表了一篇报道,其中引用了一句在这份白皮书中并不存在的话:“估算被明确开除的中国留美学生,占留学生总数的3%左右,去年被开除的中国学生总数约有8000 人”。

接下来,大大小小、主流非主流的网络、微信媒体对此做了疯狂的转发。只是,转发过程中,原来的“估算”和“约有”在很多地方不见了,8000人成了板上钉钉。

厚仁教育的那份白皮书报告有50多页。报告虽然在美国发布,但用的是中文,不用翻译就可以直接看,且属于公开信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但是,没有人理会。

《留学》杂志的那篇报道,抽取了白皮书两三页的内容,大概有几千字,好像也不是大家的兴趣所在。报道中那句白皮书里没有、并大可怀疑和商榷的有关“8000人”那十几个字,才是激起各路媒体兴奋的“鸡血”。

于是,一份原本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报告,就这样毁在媒体手里。

原标题:热点新闻的另一种读法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363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西方“钱主政治”无法跳出周期律
有人痴迷西方民主,认为西方民主是消除腐败的根本之道。他们不懂得,毛黄“延安窑洞对”中讲到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