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是中共党员,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永不叛党!我们为了理想而奋斗,奋斗很有成效,这就履行了党的委托!

来源:夏朝之音 作者:任正非 时间:2019-08-2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Tom Cheshire:您女儿在加拿大被逮捕之后,中国马上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这两个人被关起来,现在没有咖啡可以喝,不能见任何人。华为在某些方面和这件事情有牵连,或者负有一定责任吗?


任正非:这我不知道,因为这是国家与国家的问题,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这件事情是美国无中生有扣押了我女儿,这是不公正的。加拿大也是无辜的,中美贸易谈判希望拿华为作为棋子,就先把我女儿抓住,想以此摧毁我的意志,从中美谈判中获得好处。结果获得坏处的是加拿大,加拿大很值得同情,我不可能恨加拿大政府,也不可能恨加拿大的司法系统。我们按照加拿大的司法规定来作处理。至于其他事情,我们不了解每个人做了什么事,怎么可能判断事情的相关性?我们不是政府。

2、Tom Cheshire:从外界来看,中国政府和民营企业的关系非常不透明。您能描述一下华为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吗?

任正非:第一,我们必须遵守中国法律的管制;第二,我们要给中国政府缴税。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关系。

任正非:也许我们各自理解有一定的区别。因为企业是经济组织,经济组织要承担责任的,如果党都有能力统管经济组织,那没有必要搞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也不需要经理部,就一个党委就行了。过去几十年实践证明,这条路走不通,所以中国才会有邓小平的开放改革,改革一种新的方式。企业的党组织变成教育员工思想品德,教育员工好好干活、不要干坏事、规规矩矩做人,而不是对经济管理承担责任。不同的企业应该是不同的。

3、Tom Cheshire:从华为和美国的冲突开始到现在,您本人和中国政府的领导层进行过哪些对话呢?

任正非:没有。因为我认为不需要对话,对话就是上了特朗普的当。特朗普想让中国用一些利益来换取华为生存,中国政府凭什么要把利益给美国来换华为生存呢?我们自己可以生存,美国打不垮华为,虽然有可能活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中国没有必要把中美贸易和华为捆在一起给美国让利益,这样做我觉得对不起中国老百姓,中国老百姓比我穷得多,怎么能为了我们,拿穷人的钱去送给特朗普换取我们的利益。所以,我不希望跟中美贸易捆在一起,坚定不移地自己打,不叫苦,不喊天,相信我们会打赢。

你今天是所有外国记者中第一个参观机加中心展厅的。以前我们的技术口强调展厅要保密,不让记者看,更不能拍,怕拍了之后会把技术秘密泄露给竞争对手。我觉得强大了就没有什么秘密,要敞开胸怀。你是全世界第一个参观我们5G展厅的记者,而且不仅允许你们拍照,还允许你们录像,这就是告诉全世界,没有美国的支持,我们也能生存。

三、五年内我们有信心继续领先全世界,三、五年以后我们会不会衰败,是个问号。如果美国科学技术和我们脱钩以后,我们在科学技术、理论创新上若果跟不上时代步伐,我们会不会像满清一样盛极一时后慢慢衰退?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希望中国科学家、有关研究机构要去泡沫化,因为泡沫化太大,就不能踏实做学问。

解脱我们的困难,我们不会去求政府帮忙。政府帮忙就是要给美国好处,凭什么?我不赞成,我们有能力自己解决,为什么要中国政府出让利益呢?

4、Tom Cheshire:所以,华为并没有要求中国政府提供帮助,但是中国政府确实在很多场合已经介入到华为这件事情上。中国政府也在很多国家施压,让他们接受华为,中国政府给其他国家施加的这种压力,您觉得是帮了华为,还是帮了倒忙?

任正非:没必要。华为已经强大到让美国害怕,有些国家说“华为就是最先进的,连美国都害怕的产品,不就是最好的吗?”,都不需要测试就买了,导致合同增长很快,出乎我的意料。外面说我预估错误,因为之前我说“增长不起来,要减产300亿美元”,但是报表实际增长很快。所以,我们不希望国家帮忙卖我们的设备。如果有的客户不想买我的设备,我就暂时不卖给它。第一,我们不担忧市场上没有销路;第二,零部件供应问题已经不受美国控制;接下来,我们要努力把惰怠员工换掉,把新鲜血液换进来。

5、Tom Cheshire:您是不是中共党员?

任正非:是。

6、Tom Cheshire:成为一个党员需要宣誓。我记得承诺里面是“对党忠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为了党和人民宁可牺牲自己,永不叛党”,现在还是遵循这个诺言吗?

任正非:当然。共产党宣言是为全人类服务,不只是为中国人民。任何一个政党的宣言都是要为人民,如果政党宣言不是为人民的,这个政党站不住脚。无论是英国的保守党还是工党,宗旨都是为英国人民,也可以提为世界人民,否则不会有立足之根,一样的。

华为的理想和使命也是为全人类服务,比如,在非洲很艰苦、很荒凉的条件下,为非洲人民奋斗,不是为了挣钱,体现的就是为人类在奋斗,而不是像华尔街为金钱奋斗。我们为了理想而奋斗,奋斗很有成效。这就履行了党的委托。

7、Tom Cheshire:英国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党员加入时不会宣誓。誓词里面有一句“永不叛党”,当党的利益和华为利益出现冲突时,你永远会选择党?

任正非:是的。党的利益就是为人民服务,也是为全人类服务,党的宗旨就是为全人类服务,我怎么能背叛为全人类服务的宗旨呢?

稍后给你一篇我们员工写的文章《一人一厨一狗》,讲的是在印度洋上有一个叫科摩罗的小岛,以前极端贫穷,一天只有一小时能用电,当时我们公司只有一个员工在这个岛上,有一条狗陪他,为了改善后勤生活,又加了一名厨师。送给你看一看,将来你也可以通过视频远距离采访我们的员工,看看我们是怎么奋斗的,看看我们怎么履行为世界人民服务的。


8、Tom Cheshire:我知道您一直非常忙,但是现在香港的新闻铺天盖地,即使不从商业的角度关注,作为中国公民以及一海之隔的深圳居民,您对香港有什么看法?

任正非:我没有什么看法,我只关心机场的路要打开,否则我女儿坐飞机去学校会有困难,其他没有什么想法。中国还是非常稳定的。

我也去一些地方看过,比如贵州曾经是中国第二贫穷的省,赫章县又是贵州最贫穷的县,但是现在看起来发展得很好,整个县种小葱,规模化以后用空运物流的方式运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高价值的地方卖。农民把土地租给合作社,合作社雇农民做他们的农业工人,电视台采访农业工人时,他说每亩地租给合作社是500元一年,并且他被雇佣去种葱、加工葱,可以挣到几千元工资,贫困县的农民就脱贫了。我小时候读书的镇宁县,少数民族地区,以前也是很穷的乡镇。县委书记来看我,说他们种了17000亩小黄姜,还种了非常多李子,摆脱了贫困县。我自己开车去看了一下,感觉到贫困地区确实改变了。

中国过去最贫困的是西藏,我去西藏旅游以后,觉得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比深圳好,我有时候讽刺上海说“你们的基础建设还没有西藏建得好”,西藏的路修得非常好。新疆也是非常安宁的,我刚去旅游了,独库公路非常美丽安静,也非常安全。中国扭转贫困人口,让贫困人口脱贫了以后,就不会有闹事的问题出来。颜色革命在中国为什么闹不起来?因为中国穷人的生活改善了。当然和西方标准比起来,还改善不够,但是纵向比较他自己的过去生活已经改善很大了。当然,国家还在扭转穷困地区,改善贫困人口的生活,中国对现状满意的是9亿农民;城市居民面临着物价上涨,但收入上涨不快,是有些困难的。中国大环境应该是稳定的。

9、Tom Cheshire:您刚才提到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但是有些人可能认为生活水平的改善还不是非常明显,您认为这是香港目前出现这种局势的原因吗?人民想要更多,但是目前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没有看到想要的改善,您认为这是香港出现动乱的原因吗?

任正非:我不知道香港为什么动乱,外国对中国的判断不一定很准确。最近深圳市对中小企业做了很多减税措施,对低薪出租车司机作了非常强的减税措施,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这样深圳市就不会因为贫富两极分化过于严重而造成社会不稳定,这样做是很不错的。当然,这只是我晚上在电视上看新闻看到的,并不全面了解政策。

无论怎样,贫富两极分化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本原因,垄断资本走到一定程度可能会导致不稳定。中国要注意两极分化的问题,不能太严重了。


10、Tom Cheshire:英国新任首相很明显的政治主张“无协议脱欧”,您觉得脱欧是一个好主意吗?或者进一步说,您觉得无协议脱欧是一个好主意吗?

任正非:我不是政治家,对脱不脱欧说不清楚。

11、Tom Cheshire:您五月份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提到,您在董事会有否决权,也提到了华为内部的民主。您当时还提到,如果像脱欧那样民主投票,可能就让一个的企业的命运葬送了。所以您对英国的事情还是有自己的看法的?

任正非:是的。本来我的否决权到2018年就终止了,让新领导人完成过渡就结束了,我不再行使否决权。但是到2018年发现,英国公决脱欧,一投票就脱了,这么简单。因为公司整个治理层(持股员工代表会、董事会、监事会等)是通过持股员工民主选举一层层选上来的,我们也害怕员工将来草率投票形成公司命运大波折,就保留了我的否决权,而且这个否决权将来可以被继承,不是由我的亲属继承,而是将来从公司最高层中选出七个精英,集体继承。这时他们已处在离职状态了,半退休状态,会比较公平。他们有任期制,可能有些人任四年,有些任八年,有一个迭代的任期。他们集体继承我对重大事项的否决权,这些人都是从董事会、监事会退出的最高层领导,作为大股东代表行使否决权,防止公司在重大决策中完全被民意裹挟而做错事。我们不能让员工一哄而上就把公司改变了。

12、Tom Cheshire:在做这个决策前,你们看到英国进行脱欧公投,所以华为决策不能实现全面民主,以避免在重大事项上犯大错误。您是不是认为英国脱欧这件事情是在重大事情上犯的错误?

任正非:没有。我只是说,在制度建设中要吸取决策程序的教训,并没有对英国脱欧与不脱欧这个问题表达看法。


13、Tom Cheshire:您之前提到新疆,包括新疆的局势稳定,但是外界来看很多人担心目前新疆的局势。华为有没有给新疆当局提供设备、软件或者提供经验技术方面的支持?

任正非:通信设备要卖给运营商和有关企业,我们作为一个设备厂商,设备使用权是掌握在运营商手里的。比如,造汽车的人也会把汽车卖给任何人,汽车用途可能不一样。建议你们亲自去看看,比如贵州、云南、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自己体会一下,我不可能说清楚所有情况和问题。

14、Tom Cheshire:我前期确实去过新疆,自己去感受了一下,现在政府在新疆的政策您认同吗?

任正非:我并不清楚政府在新疆有什么政策,只知道新疆老百姓生活在改善。人民一定要摆脱贫困,社会才会稳定。其他大政策我搞不清楚,我不是大政治家,也不研究政策,只是度假旅游时去农民家吃吃饭,听听农民说话而已。


15、Tom Cheshire:您刚才以卖车来进行类比,但这个问题比较宽泛。您会不会担心华为设备被政府,尤其是极权政府所滥用,特别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您会不会担心政府怎么使用华为的技术,无论是那种类型的技术?

任正非:我们不会区分国家政府怎么样,才把设备卖给运营商。任何一个政府在它自己地缘里都有自己的主权,有君主制、民主制、共和制……,我们不会干涉别人的内政。如果说这个设备不卖这个国家、不卖那个国家,就成为我们搞政治了。主权国家掌握这些设备怎么用,是主权国家的问题。

16、Tom Cheshire:您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企业家,经历过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这些经历对塑造您本人以及华为公司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任正非:使我成熟了,减少了我身上的幼稚。

17、Tom Cheshire:这些成熟以及减少幼稚怎么体现在华为文化上了呢?

任正非:华为公司可以看到处处生机勃勃,心声社区上员工也可以骂我、骂公司。骂的人不一定是坏人,人力资源部要看他骂得好不好、对不对,如果骂得挺对的,去调查他前三年的表现好不好,如果业务绩效也好,就把他调上来参加机关工作半年,然后再放下去。这就构成了内部很有弹性的文化基础,外面以为我们一盘混乱,但是你看不到混乱,看到的都是大家兢兢业业在干活。在这种宽泛的环境,使得大家即使有怨气也释放掉了。

18、Tom Cheshire:我感觉可以用一个词、一个名词,来形容华为,那就是“坚强”。您谈到冲突时,用了飞机的比喻、爬到山顶的比喻,坚强似乎是华为最值得称赞的特质。

任正非:应该是的。在特朗普打击我们之前,华为应该是一盘散沙,因为很多员工很有钱,不想离开岗位,不想去艰苦地区工作,规模也很大,我们已经快治理不过来了,公司摇摇欲坠。美国一打击我们,就激活了,好好干的就上来,不好好干就走人,感谢特朗普激活了我们的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3342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
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要把生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