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头村里的劳模接力故事

来源:工人日报 时间:2019-06-13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855378095,1255993436&fm=26&gp=0.jpg

浙江宁波奉化,有一个叫滕头的村庄。

全村虽只有358户家庭,891人,却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模范村。曾作为全球入选上海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的唯一乡村,并相继获得“世界十佳和谐乡村”及全国文明村等70多项殊荣。

更让人称奇的是,一个几百人的小乡村,竟出现了十几位劳动模范。50多年里的三代村党组织带头人,个个都是全国劳模。事实上,滕头村的变化和发展得益于三位劳模书记的带领。

幸福生活是奋斗出来的,劳模引领乡村振兴,正是滕头村致富的“秘诀”。

“一犁耕到头,自己救自己”

让我们把目光倒退到50多年前。那时的滕头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人均可耕种土地不到一亩,再加上地势低洼易受涝灾,让滕头人苦不堪言。

“前后龙潭涂田贩,赶水不进泻水难,一场大雨水满滩,冬天栖野鸭,蚂蝗像扁担”,就是当年滕头村的真实写照。当时还有民谣唱道:“田不平,路不平,亩产只有二百零,有囡不嫁滕头村,年轻后生打光棍。”

1960年,滕头村党员选举傅嘉良为村党支部书记。作为滕头的首任村支书,傅嘉良深感责任重大。他的第一招,是从治理村里贫瘠的土地入手。

1965年,他提出 “一犁耕到头,自己救自己”的口号,开始带领村民改土造田。这是相当宏大的工程,没有任何机械,只有锄头和铁锹。整整15个春秋,傅嘉良带着村民,压斜了肩膀累弯了腰,硬是将祖辈留下来的横七竖八的田地聚零为整,改造成了方正平展、大小划一、排灌方便的良田。

改土造田效果明显,村民生活很快改善,滕头人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人人都怕戴上资本主义的帽子,傅嘉良硬是将村民种植的3000多株橘树苗保了下来。

除了栽种经济作物,上世纪70年代初,傅嘉良还带领群众悄悄办起了加工厂。为了不被发现,他们把加工厂设在磨坊的后面,借着碾米磨面的噪声,加工厂开工生产了。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傅嘉良敏锐地意识到,发展经济的春天来了。奉化是红帮裁缝的发源地,1979年初,滕头第一家村办企业——滕头服装厂,在一个经改造的养鸡厂里诞生了。十几台家用缝纫机,1000多元的启动资金,滕头开始走上兴办工业之路。今天,当年的滕头服装厂已变成闻名于世的宁波爱伊美制衣公司。

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傅嘉良也看到了生态环境的重要,提出了保护环境的发展理念。

在傅嘉良带领下,滕头村富裕了。到1981年,滕头村有公共积累45万多元,不仅还清了过去5万多元的欠款,还有了流动现金12万多元。村民的口袋里也有了些钱,这一年,村里有电视机2台,电冰箱1台,自行车155辆,缝纫机80台,手表303只。

傅嘉良本人1989年起先后获得宁波市劳模、浙江省劳模和全国劳模称号。

乡村,让城里人越来越向往

一转眼到了1997年,此时的傅嘉良已经73岁了。与他搭了近20年班子的傅企平,接过了村党委书记的担子。

迎接傅企平的第一道难题,是村集体企业发展放缓。如何让村办企业重新焕发生机?傅企平陷入了沉思。

改革势在必行!有了思路的傅企平大胆改制村属企业,凡宜集体经营的,推行目标管理;对重点骨干企业,实行股份制改造;对小型微利企业,进行兼并、租赁转制。三招“组合拳”,激发了村办企业的再度腾飞。2000年,傅企平也获得了全国劳模的荣誉。

社会主义新农村到底该是啥样子?这是傅企平思考的第二个问题。傅企平在反复学习中找到了答案,“既要发展经济,也要山青水绿”,滕头要发展生态经济。

滕头有条人人皆知的“小宪法”——生态立村。效益再好的项目,如果破坏生态环境,也不准进入。为坚守这一原则,傅企平倡导成立了全国首家村级环境保护委员会。曾有位外商打算在滕头村办家年利润百万元的造纸厂,谈判即将告竣时,被环委会一票否决。十几年来,滕头村已否决了50多个有污染的项目落户。

2001年3月,傅企平偶然得知邻县拓宽公路,计划砍掉原公路两旁的500多株香樟树,随即连夜驱车把这批树“抢”了回来。“人舍我取有大智”,眼下,这批香樟树在滕头业已茁壮成长,“深夜救树”也成了滕头人的美谈。

为了能够吸引游客,傅企平也是动足了脑筋,去年滕头村打造了“水上滕头”项目,对绕村河外婆溪进行综合开发,推出“寻梦外婆溪”系列旅游活动,再现“桨声灯影、烟雨汀江、廊桥听戏、古渡放灯、鸬鹚捕鱼、扳网抠鱼、徒手抓鱼、野鸭群飞、白鸽迎宾、石窗古韵”等充满原汁原味的特色景观。

2008年,滕头村从全球113个申报案例中脱颖而出,成为上海世博会唯一入选乡村,多次被联合国授予“全球生态500佳”“世界十佳和谐乡村”。

创新永不休

2016年底,傅企平倒下了。

他是累倒的。2016年11月底,他前往江西、安徽、福建和湖北考察适合扶贫的经济作物,5天时间行车数千公里,休息时间不足30小时;12月3日凌晨3时回村,上午7时30分又到村办公室上班;当天下午,他突发脑溢血倒在办公桌旁,虽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无法继续工作。

一切来得太突然!村党委推举时任党委副书记、村委会主任的全国劳模傅平均主持党委工作。而此时的傅平均,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能胜任吗?村民信不信任我?”但他明白一个道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刻要顶得上!

首先要稳人心。“老书记病倒了,我们全村上下必须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才能渡过难关。”傅平均回忆,他主持工作后召开的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村民们听得特别认真,没一个人走动。

村里各项工作不仅没落下,推进还更快了;原有的福利一个没减,他还带头捐款发起成立了浙江省首个村级养老基金——滕头常青老年养老基金,为全村老人提供长期保障。很快,傅平均带领村班子干出了样子,赢得了村民的口碑。2017年9月,村党委换届,傅平均当选村党委书记。

2018年,滕头景区接待游客1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7亿元,社会生产总值97.43亿元,村民人均收入达到65000元。

任村党委书记1年多来,傅平均无时无刻在思索一个问题:滕头村如何更好地带动周边6个村一起发展?“这既是滕头村腾挪空间再发展的需要,更是共同富裕的职责所在。”他对记者说。

为此,滕头村建起了农创中心,建起了美食街,为滕头和周边的村民搭建创业的平台。在美食街上卖桃胶的陈大姐就是专门来开店的“新滕头人”。

“好赚钱的!周末或者放假人多的时候每天都能卖几百碗。”陈大姐笑着说。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3210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贫富差距有多悬殊?

美国贫富差距有多悬殊?
如果再具体的话,根据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索洛的统计,今天美国收入最[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