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这套央视纪录片向他们致敬

来源:中航工业 时间:2018-10-1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8年10月2-10日每晚20:00-20:30

CCTV-2央视财经频道推出九集纪录片

《大山里的共和国建设者》

这是共和国建设者的故事

这是我们航空人自己的故事

干惊天动地事

做隐姓埋名人

60多年来,为了强国强军梦

为了挺直中国人的脊梁

一批又一批建设者坚守在大山里

坚守在国防工业的第一线

我爸妈是这个厂子的,

我们也是航空的,

下一代还是航空的…

他们初心不改,他们奉献青春

他们子承父业,他们接力梦想

老一辈的建设者,大多来自全国各地,他们在深山里默默奉献着青春。岁月匆匆,改变的是容颜,不变的是乡音。在景德镇的航空工业昌飞,厂里大部分工人和技术人员都来自东北,现在他们的二代、三代,虽生在江西长在江西,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他们子承父业,已经成长为今天航空工业昌飞的主力,延续着父辈的梦想。为了同一个梦想,几代人不断接力。

“我妈我爸是这个厂子的,等于一直都是航空的,我们这些孩子也是航空的,我们的下一代还是航空的…”

在建设航空工业昌飞的同时,在景德镇的市郊,布局了一家直升机设计研究所。中国近30年研制成功的直升机,都出自这家研究所。

尤其是直10的研制成功,实现了中国在超低空领域拥有专用武装直升机的梦想。

航空工业昌飞钟福强:“三代人了,像我爷爷那辈人,他们是白手起家打天下的,到了我父亲那一辈,也就是在摸索中不断地去探索,到了我这辈人,可能是赶超或者是超越,是发力了,应该是能做出点东西来。”

从哈飞、沈飞到昌飞,几代人不懈努力,让中国的直升机事业有了全新的发展。中国已经拥有的直升机涵盖几十种机型,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我们会更接近梦想。

还有更好的更先进的东西,

我们还要去干…

他们服从组织,他们无怨无悔

他们扎根深山,他们不畏风险

一代技术一代飞机,现在的歼击机设计制造理念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代一代的航空人,不断地迭代来升级技术,追上了世界歼击机的发展水平,实现了歼击机的跨代发展。

今天,中国已经建立了自主研发制造飞机的完整工业链条,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比较完善的航空工业体系的国家之一。

航空工业首席技能专家苟德森:“每一次试飞,它都是一种荣誉感、使命感,每一样东西成功了是有荣誉感,但是更好的就是后面,还有更好的更先进的东西,我们还要去干。”

这里已是国际知名航空制造企业,在这里ARJ21支线飞机的机头组件正全速推进,由新型复合材料制成的波音787方向舵正在吊装,给空客加工生产的零部件也即将运往欧洲。正是老一辈航空人打下的基础,今天,中国人能够用自己的双手,描绘属于自己的蓝天。

上飞机之前…遗书写了几次…

这是中国在西部布局的另外一个大型飞机制造厂,代号182。在这里批量产出了中国第一批大中型运输机——运8。

当年一万多人,从沈阳、南昌、成都、西安的飞机制造厂被选调过来。这些退休的陕飞第一批员工,回忆起当年在这片深山里的白手起家,回忆起在这里的奉献青春…

“我在这个厂干了五十多年”

“来的时候很年轻,就是等于在这献了青春。”

“我们一块来了两千七百多人”

“建厂初期没有水泥路,一下雨稀泥巴就到腿这么深,自己搬砖、盖厂房,很厉害的。火红的年代,很激动…咱们都经历过的…”

那是一个个人服从组织,而又无怨无悔的年代。一无所有、一穷二白的境地,以身许国的全心投入、埋头苦干、不畏艰险…

今天的空警500总设计师欧阳绍修,镜头前回忆起空警200试飞时,登机前给夫人写下的遗书。

“上飞机之前,有的时候不能告诉夫人。告诉夫人的话,担心,还有给夫人写遗书呢,万一失事了走了…遗书写了几次。”

空警200,这是中国真正意义上自主研发的第一型预警机。今天,秦岭脚下的航空工业陕飞,从这里飞出的空警500,已经是世界一流的预警机。

我们能有现在这么高科技的设备、

能有这些成熟的理念,

都是站在父辈的肩膀上…

建国之初,只有三家飞机制造厂

今天,我国已拥有8家飞机制造基地

从战斗机到运输机、直升机,再到无人机

航空工业体系日趋完善

这里距离西安五十公里的阎良。小小的阎良城里,百分之八十的企业都与航空工业相关。每天早晨,数万名员工走进航空工业西飞这座厂门。

从1958年到2018年,从建厂到现在,30多种型号的飞机在这里生产。如今,大型军用运输机运20在这里生产。

航空工业西飞机翼装配厂张晨光:“在飞机上很难找出一模一样的两个相同的零件,大部分零件的形状、尺寸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说,装配一架飞机就像完成一项工程。”

过去完成中机身后机身机头三个部位的组装,一般需要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但现在仅需一天就能完成。在这背后是,走过的从手工敲打,到数字装配的全部工业化进程。

航空工业西飞 数字智能班班长胡杨 :“制造业不同与其他行业,必须得一步一个脚印,我们能有现在这么高科技的设备、能有这些成熟的理念,都是站在父辈的肩膀上。”

在外面漂着始终没有归属感,

没什么幸福指数…

上世纪80年代,当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之时,航空工业贵飞也像很多兵工厂一样,订单量减少。那时很多技术工人离开贵飞南下广东,或者劳务输出到日本、新加坡,寻找出路。

机加工车间,正在生产“山鹰”教练机零部件的张雪峰,就曾南下深圳谋生,在外打工8年后又回到了厂里。

张雪峰:“反正那时候感觉,比这边要强一点,但是在那个地方始终就是没有什么归属感,总觉得是在外面漂着,就像人家讲的,没什么幸福指数嘛。”

今天的航空工业贵飞面对未来的竞争、新武器装备的研制任务,抓住国家军民融合战略发展机遇期,将民营企业的能力、资本、人才、资金引入。

“翼龙” Ⅱ无人机的柔性机翼就在这里生产。复合材料机翼,没有金属板、没有焊接,一层又一层新材料,比过去铝合金机翼轻了百分之五十,而航空工业贵飞的这座复合材料厂房,是由江苏扬州的民营企业投资建成。

新型教练机投产,无人机项目上马。

昨天在山洞里飞出歼6Ⅲ,今天世界上最先进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已从这边黔西高原上展翅高飞。

致敬那些在共和国成长历史中

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人们

本期部分素材来自央视财经、中国航空报社

制图、编辑/于舟 监制/刘煊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754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国“喜欢”特朗普继续当总统

中国“喜欢”特朗普继续当总统
特朗普这贸易摩擦一挑,就把中国人都惊醒了,明白了国际竞争不是竞争赚钱,是竞争核心技术的发展。[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