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解决不了租房难题和生育困境

来源:微信公众号“活字文化” 作者:王馨安 时间:2018-08-21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最近,房租猛涨和生育政策成了避不开的城市话题

租房市场、鼓励生育——方向错了再精明的方法也没用

近来两则新闻成为舆论的焦点。一条是某壳、某蛋等租房中介平台在资本的支持下高价抢房源,造成房租飞速上涨。另一条则是有媒体刊发文章要设立二胎生育基金,奖励生育二胎的家庭,也对不生二胎的家庭施以“小惩”。生育政策和租房市场事关国计民生,自然引发人们的热议,不过这两件事却实实在在应验了那句话:方向错了,再精明的方法也没用。

资本侵袭下的租房市场

这几天无论是网上,还是微信群里,不断有人抱怨北京的房租暴涨。最开始,笔者以为是毕业季的新增租房需求导致租金上升。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被慢慢揭开。

此番房租上涨并非正常市场波动,而是人为囤积房源的恶果。近来,两家新兴互联网租房平台某壳和某蛋在北京高价抢房源。他们在房东要价的基础上,溢价1000元/月甚至是3000元/月以上,与房东高价签下长租协议,而后挂在自己的平台上出租。这种行为导致市场房源牢牢被租房平台掌握,租户想要在北京租房必须接受平台的高价。

这样的操作是不是很熟悉?当年的网约车平台为了争夺车主和乘客,在资本的支持下开展烧钱大战,对车主和乘客进行双向补贴。原本的“黑车”在网络平台烧钱的操作下,不但洗白,而且和正规出租车分庭抗礼。资本烧钱的游戏终究是不可持续的,最后两家某滴合并,一举垄断了国内的网约车市场,可钱终究不会白烧,取得垄断地位的网约车公司取消补贴,提高车主抽成和乘客车费,弄得车主和乘客既无奈,又郁闷。对于平台来说,当年抛出的羊毛终究还要剪回来。幸好政府掌握的正规出租车没有被挤垮吃掉,没有让资本大鳄彻底垄断出租车市场。

同样的故事正在租房市场上演。网络租房平台希望通过溢价长租实现垄断市场的目的,让自己变成房屋租赁市场的唯一平台,并以此牟利。房东暂时通过溢价租金尝到了甜头,而那些“北漂”和年轻人则要为资本的疯狂扩展买单,在资本赤裸裸的盘剥下讨生活。当租房平台完成垄断,租户习惯在网络平台找房子之后,房东恐怕也要面临平台的高额抽成。在资本逐利的本性之下,暂时的甜头终将以未来的放血为代价。

三座大山下的生育困境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局势似乎发生了逆转。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实行计划生育,用行政手段降低生育率,减少出生人口。到了21世纪,中国的生育率持续下降,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上升,未富先老的问题凸显。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从放开单独二胎到全面二胎再到研究全面放开,甚至已经研究鼓励生育的政策。

为了应对生育下降,不少专家学者建言献策。昨日《新华日报》刊发的文章提出了一个精妙的建议:设立二胎生育基金,强制老百姓缴纳,生了二胎的可以用这个钱,没生的要到退休以后才能取出来。这套路也很熟悉——照着住房公积金的猫来画生育基金的虎。然而买房子和生孩子毕竟不是一回事,住房公积金能让想买房的职工获得低价贷款,而生育基金花的还是自己的钱,而且对未生育二胎的家庭变相收了带有歧视色彩的二胎税。诚然,鼓励生育需要花钱,但也不能用这么龌龊的手段,这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收二胎税来的干脆利落。

生育是要鼓励,但不是这么个鼓励法。大家为什么不爱生育?养孩子的成本过高是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现今生孩子的年轻夫妇都是勇士,养一个孩子,医疗、教育、住房,哪个拉出单子都能高得吓死人。

鼓励生育,就要给生孩子夫妇进行补贴,这是秃子顶上的虱子,谁都知道。生育基金的方法是直接给钱,让家庭去市场购买养孩子所需的商品和服务。这个思路理论上没问题,但是在公共服务供给有限且市场化愈演愈烈的情况下,补贴给家庭的钱只能让价格水涨船高、人为制造通胀。非但没有减轻年轻父母养育之苦,反而让资本家们挣得盆满钵满。如此指望生育基金,无异于抱薪救火。

把错了的方向扭转回来

十九大宣布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社会的主要矛盾不再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和人民物质需求之间的矛盾,而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不充分不均衡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再是物质短缺,而是养小送老特别难,是被医疗、教育和住房三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民心所向是党努力的方向。公共服务领域的加速市场化,非但不会解决上述问题,反而会让人民饱受资本盘剥,与党和政府离心离德。

能够解决租房和生育问题的灵丹妙药不是市场化,而是社会主义。网约车平台的野心绝不仅仅是把“黑车”合法化,而是希望垄断整个出租车市场。然而政府掌控的出租车成功抵挡住了资本的贪婪,在网约车涨价之后,重新回归了“亲民”。作为发达国家的北欧,其人口出生率维持在1.8-2.0的水平,得益于完善的社会公共服务,得益于国家为人民提供托儿教育、医疗和住房等一系列福利、靠全社会的力量养育下一代,解除年轻父母的后顾之忧。发达的公立托儿和教育体系让北欧女性更好地承担社会角色,乃至女性政治领导人成为政坛上亮丽的风景。

化解租房和生育问题,还需回归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是以人为核心的革命,以人民福祉为本。孙中山先生当年尚且提出节制资本,在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我们需要重新回归以人为核心,以民为本。解放之初,面对上海资本家恶意囤积粮食,共产党从东北调运大批粮食扩大供给,并辅以强制手段打赢了“米面之战”,赢得了大城市的民心。在人民共和国建立已近70年的今天,握有土地的政府应当加大公租房投放力度,避免年轻人被资本盘剥,稳定民心。在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为人民提供普惠、优质、平价 的社会公共服务。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为了搞基础设施建设,把大量福利当作包袱甩掉。这在当时是不得已的选择。到了今天,政府主导的社会公共供给体系应重新完善起来。要知道,在第三产业为主导的时代,对人的身心健康和教育的投资不是负担,而是领先国际竞争的不二法宝。我们已经成为基建狂魔,优质的基础设施让我们成为世界工厂。我们的党在今天更应该为全民提供一流的社会公共服务体系,让中国变为世界的大脑。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在读博士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649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市场化解决不了租房难题和生育困境

市场化解决不了租房难题和生育困境
近来两则新闻成为舆论的焦点。一条是某壳、某蛋等租房中介平台在资本的支持下高价抢房源,造成[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