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渠总设计师杨贵同志逝世!

来源:综合 时间:2018-04-10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原河南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同志2018年4月10日0时48分逝世。杨贵,被誉为红旗渠总设计师,1928年出生,河南卫辉人,其在任林县县委书记期间,主持修建了举世瞩目的人工天河——红旗渠。

杨贵,被誉为红旗渠总设计师,1928年出生,河南卫辉人,其在任林县县委书记期间,主持修建了举世瞩目的人工天河——红旗渠。

人物经历:

杨贵,男,1928年5月28日出生,汉族,河南省卫辉市(原汲县)罗圈村人。曾用名杨绍青、杨苏甡。

1936年八岁时,在罗圈村读私塾,直到1941年因国民党政府把老师抓走,关进监狱,从此罗圈村学校就停办了。在家里帮助母亲做些家务事和农活。

1942年秋冬,参加组织山区人民抗粮斗争。后因坏人告密,敌人抓四次,都未得逞。

1943年春,共产党解放汲县山区,被选为罗圈村农民抗日救国会副主席,领导减租减息。同年四月,参加中国共产党,任党支部书记。6月,被选为汲县一区农民抗日救国会副主席。

1945年春,县委掉任汲淇县五区抗日救国联合会主席。10月,任五区区长。

947年4月任淇县五区区长。7月6日,在淇县三里屯村反击国民党匪军包围战斗中负伤,回后方治疗。9月伤未痊愈,又调淇县前方指挥部工作。

1948年2月,因二区闫惠民区长牺牲,被调二区任区长。

1948年10月,任中共淇县六区区委书记兼区长。

1949年7月,任中共淇县县委委员,仍兼六区区委书记。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淇县县委委员,县委办公室主任兼任淇县五区区委书记。

1950年8月,任中共汤阴县县委宣传部长。

1952年12月,任中共安阳地委办公室副主任。

1954年5月任中共林县县委书记。

1958年,安阳、新乡两地委合并后,任中共新乡地委委员兼林县县委第一书记、林县武装部政委。

1962年安阳地委恢复后,1965年任中共安阳地委副书记兼林县县委第一书记、林县人民武装部政委、红旗渠建设总指挥部政委。

1966年12月“文革”开始,被罢官批斗。

1968年4月,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担任林县革命委员会主任、中共林县县委书记、林县武装部政委,继续领导红旗渠建设配套工程。

1969年7月,调洛阳地区,任地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

1972年10月,任中共安阳地委书记兼林县县委第一书记。

1973年2月,任中共河南省常委,省委分工任省生产指挥部党的核心领导小组副组长、副指挥长,仍兼安阳地委书记、林县县委第一书记。六月,协助省委书记刘建勋抓全面工作,到省委办公。

1973年8月,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

1973年11月16日,周恩来总理在政治局会议上提议调到公安部工作。任公安部负责人,仍兼河南省、地、县职务。

1979年调五机部工作,到山东渤海农场任副场长。

1982年12月,调农业部工作,任国务院三西办公室副主任。

1986年,国务院成立扶贫办公室,任扶贫办公室顾问。

1992年,任河南省红旗渠精神研究会名誉会长。

1995年6月,离休。

1996年山西省委、省政府聘为山西省引黄入晋顾问,参加工程考察和研究工作。

2000年,中国医科院肿瘤防治研究会聘任顾问。

2002年9月,被选为北京丰台方庄地区侨联主席。

2006年3月,中央批准职级为副部长级。八月,中央批准享受中央、国家机关部长级医疗待遇。中共第十届中央候补委员。

相关阅读:

人大代表建议支持红旗渠申遗 曾投资近亿元无一贪污渎职

红旗渠

河南省安钢技术中心首席专家徐筱芗(女)等4名来自河南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建议,国家文物局应积极支持红旗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并加大对申遗工作经费的资金支持力度。

著名水利工程红旗渠是人类历史上的“惊世之作”。20世纪60年代,一群食不果腹的太行山人,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耗时十年,一锤一钎地削平1250个山头,修成1500余公里的渠道,解决了几十万人的饮水和灌溉问题。

在国际上,红旗渠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另外,红旗渠还在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徐筱芗等4名全国人大代表认为,红旗渠工程是人类与自然互动的独特成就,是一种创造性的天才杰作,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更是一座体现“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历史丰碑,应支持红旗渠工程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在徐筱芗等4名代表看来,红旗渠申遗具备诸多有利条件。譬如,红旗渠代表了“一种独特的成就,一种创造性天才的杰作”,红旗渠精神是时代象征和精神丰碑等。

自红旗渠工程建成以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一直传唱不衰,不断赋予时代内涵,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林州人民蓬勃向上。红旗渠纪念馆、青年洞被命名为国家“廉政教育基地”、“德育基地”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多项国家殊荣。

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到河南省调研时,便专程来到红旗渠纪念馆,参观青年洞。

在河南省召开的座谈会上讲话时,王岐山还特意提到了红旗渠精神。他强调,“必须紧紧抓住基层党组织建设这个关键环节,大力弘扬焦裕禄精神和红旗渠精神,深化教育实践活动成果,使广大基层干部增强宗旨意识,牢记为民务实清廉,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坚强战斗堡垒,让群众看得到、体会得到、享受得到全面从严治党成果。”

另外,徐筱芗等4名代表在建议中指出,河南省安阳市林州市委、市政府自红旗渠建成以来就十分重视红旗渠的保护工作。通过保护红旗渠沿线的主要遗迹,为红旗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目前林州市申遗办公室正在积极筹备并开展前期工作,拟以红旗渠总干渠为申报保护范围,即以红旗渠渠首至分水岭段全长70公里的总干渠为申报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徐筱芗等代表在建议中指出,“在2015年庆祝红旗渠通水50周年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做出了重要批示,明确要求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对红旗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要给与大力关注。”

为此,徐筱芗等4名代表建议,国家文物局应积极支持红旗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协调解决存在的问题,并督促加快红旗渠纳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的申请进度。与此同时,国家文物局加大对红旗渠申遗工作经费的投入和资金支持力度,确保申遗成功。(澎湃新闻)

延伸阅读:

毛泽东时代投资近亿元的红旗渠工程:无一起贪污挪用事件 无一干部渎职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罗辉 双瑞

新华社记者 冯琦 编制

红旗渠总干渠通水5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赴河南林州调研,再谈党风廉政建设。

鲜为人知的是,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元的红旗渠工程,未发生一起贪污或挪用修渠物资事件,没有一个干部失职渎职,连账单都有整有零、清晰可查。

账单有整有零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去过红旗渠纪念馆的,很难不对一口黑色木箱子印象深刻。那是上世纪60年代修渠时的炸药箱,外观平淡无奇,盖子内壁却贴着一张字条,泛黄斑驳的纸页上,“收据”两个字隐约可辨。

“我怕以后说不清楚。”时任红旗渠工程指挥部组织股股长彭士俊回忆,民工可以数月轮换,指挥部的干部常年驻守工地,衣物无处存放。后来由财务部门作价,买了个废弃的炸药箱。彭士俊怕影响不好,干脆把收据贴在盖子上。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一种束缚,更是保护。”红旗渠精神研究者申伏生认为,半个世纪前的小小收据,透露了不敢腐、不能腐、不易腐机制的信号,“干部对制度心存敬畏,才能更好地为群众服务。”

这张收据条,只是红旗渠账目明晰、制度严密的一个缩影。自1960年2月至1969年7月,红旗渠工程建设总投资6865.64万元,累计消耗钢材123.5吨,水泥6705吨,炸药2740吨,单从这组有整有零的数字,足以想象背后是多么缜密的管理系统。

“爆破石头的炸药量都是有数的,工具无故超损要赔偿。”67岁的红旗渠特等劳模张买江在修渠中负责爆破,他记得很清楚,根据石头密度不同,规定的炸药使用量从2两到6两不等,鼓励节约、超用不补。

红旗渠纪念馆的展柜里,至今保留着几张票据,可以一窥当年的工程面貌。一张开具于1963年4月29日的发货票证显示,当时购买了总价375元的125根钢钎;某集体伙房账目记载,“天1561.5,粮2342.25,款624.50元”,今天若有心查询对照,可轻易算出人均消耗多少。

“修渠物资分类管理,出入有手续,调拨有凭据,月月清点。”曾任红旗渠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的王文全介绍,粮食、资金补助的发放程序也很严格,根据记工表、伙食表、工伤条等单据对照执行,几乎不可能虚报冒领。

靠制度管理权、物、钱的措施,从源头上预防和杜绝了腐败。研究者指出,把纪律作为管党治党的尺子、不可逾越的底线,早在半个世纪前的红旗渠建设中就得到了生动贯彻。

干部弊绝风清 

“任何情况下都以人民利益为重” 

当人们为悬挂在太行绝壁的红旗渠心折称叹时,很少会想到,在经济困难的上世纪60年代,投入30万人力修建这样艰巨的工程,当地干部群体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林县再缺水能渴到县委书记吗?”电影纪录片《红旗渠》摄影师赵化言词直白,他认为关键在于领导干部敢不敢为人民负责,“杨贵完全可以当几年太平官,他冒险修渠是出于共产党员的责任心,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

老百姓反对怎么办?上级给处分怎么办?工程失败怎么交代?这些尖锐的问题摆在林县县委面前。红旗渠总设计师、原林县县委书记杨贵在回忆录中谈到,修渠是为了人民,也要依靠人民,面对争论要听听群众的意见。

缺水长期是林州最深、最痛的记忆,从清朝后期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县志上频现“大旱、连旱、凶旱、亢旱”等字眼,甚至有人因打翻水桶自责上吊。林县县委成员多番走访,确定修渠引水是老百姓的衷心期盼。

此后,红旗渠工程遭受数次考验。修建初期,有人举报“林县不顾群众死活,大搞工程建设”;总干渠修至一半,有关方面下达百日休整文件,要求建设中的大型工程停工;因为动用县里退赔款修建红旗渠,上级派来了调查组。

“要干好一件事,应该无私无畏、忍辱负重,任何情况下都以人民的利益为重。”红旗渠通水后彻底改写了林州缺水的历史,成为造福一方的“幸福渠”。时隔多年回顾,杨贵总结,“如果碰到风险就退缩,再好的事情也办不成。”

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员李太淼认为,红旗渠蕴含着对党的优良传统、共产党人精神的继承和弘扬,是正确的群众观、利益观、政绩观和荣誉观的体现。

88岁的红旗渠建设劳模李天德回忆,在红旗渠工地上,看不出谁是干部谁是民工。总指挥长、副县长马有金是抡大锤的好手,抡开12磅大锤,一口气能打一百多下。由于长期风吹日晒,他脸膛黝黑,人称“黑老马”,“县长”倒很少被提起。

干部和民工的区别,在领给养补助时最明显。当时除自带口粮外,工地上根据物资供应情况,给予一定补助。1960年2月至8月,民工补2市斤,干部补1.5市斤;1961年至1966年,民工补1.8市斤,干部补1.2市斤……干部的标准始终低于群众。

一碗小米干饭的故事至今仍为健在的修渠者津津乐道。有一天,炊事员看杨贵干活太累,偷偷给他蒸了一碗小米干饭。杨贵很生气:“群众吃啥我吃啥,这米饭谁蒸的谁吃!”最后,这碗干饭倒进大锅里煮成粥,30个人分着喝了。

“我最佩服他们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精神,那时干部跟我们一起吃糠咽野菜。”在张买江的讲述中,干部和民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各级指挥部都是住山洞或搭席棚,没用修渠的钱盖过一间房。最困难的时候,总指挥部的办公经费连点煤油灯的开支都不够。

“党员干部能够领导人民办大事,前提是必须符合人民的利益,必须与人民同甘共苦,否则将举步维艰。”申伏生指出,参与修渠的大小干部上千名,他们用行动彰显了党的纯洁信念和优良作风。

干群齐心筑梦 

“干部能流一滴汗,群众汗水流成河” 

林州流传一句话,“干部能搬石头,群众就能搬山头;干部能流一滴汗,群众的汗水流成河”。这是红旗渠建设时代留下的,没有亲历过的人,很难领会其中的深情厚谊。

“关键时刻站得出来,危急时刻豁得出来,党员干部凭借工作能力和人格魅力,成为修渠群众的贴心人、主心骨。”申伏生研究发现,基层党组织在密切干群关系、调动群众参与意识方面作用显著。

红旗渠景区资深讲解员李蕾的曾祖母在105岁高龄去世,她曾说,红旗渠工程在别的时代是不敢想象的。修渠前,公社和村民小组的干部做思想动员,让老百姓明白是为谁修。

“修这条渠等于在自家院里打井呢,你不出力谁出力?现在不出力将来根本没脸吃渠里的水。”李蕾转述曾祖母的话。据统计,开工第一天,就有三万七千人报名。6000多万元的红旗渠建设总投资,国家拨款仅占15%,85%都是群众自筹。

“干部冲锋在前、与群众同甘共苦,形成了一种无声无形却强大有效的凝聚力和感召力,群众的修渠热情空前高涨。”林州市纪委撰文称,干部作风关乎民心向背,这在今天仍有借鉴意义。

红旗渠开挖没多久,张买江的父亲就牺牲在了渠上。母亲把13岁的他往外推,“你上渠,渠里不来水,你别回家!”按照规定,18岁至60岁之间的青壮年负责修渠,不到或超出的往往瞒报年龄。当时林州有50万人口,其中30万人参与了红旗渠建设。

“修建红旗渠是我们党抓住了群众的根本需求,从群众身上汲取不可思议能量的一次伟大实践,也是党领导人民筑梦圆梦的伟大创造。”林州市委书记郑中华认为,红旗渠是践行群众路线、汇聚群众力量的典型范例,党员干部以此为镜,可以直观对照出自身的不足。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386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NGO:天使还是打手?

NGO:天使还是打手?
在这些“非国家行为者”中,毫无疑问,NGO的角色与功能是最具有争议性的。它们用的是公益与人权[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