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科:非常假药不能停

时间:2018-02-09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Space X在运作方面,基本就是遵循了互联网公司的“核心法则”:噱头、成本、融资
一、噱头
其实就是火箭回收技术,这是无数文艺青年觉得最“震撼”的东西,毕竟文艺青年脑容量小。
前面两篇都说过了,火箭回收技术是在冷战时代探索的技术,当时给出的解决办法就是----航天飞机。可面对一次发射需要15亿美元的天价费用,和挑战者号、哥伦比亚号的事故,美国人被迫直接退役了所有的航天飞机。而苏联人的暴风雪号就直接封存了。
90年代,麦道公司推出了DC-X计划,并且成功的12次将火箭垂直降落,证明了垂直回收火箭这条路径可以走的通。
在浪潮下,1997年基斯特勒火箭飞机公司( Kistler)跳出来了,决定商业化垂直回收火箭技术,这也就是K1火箭计划。而K1火箭同样是由风投的“指点”,购买了70台陈列在俄国“航天产业货架”上的NK-33发动机。(是不是很眼熟?对,就是马斯克想买但别人不卖的发动机)但K-1没能走到最后,2007年,NASA终止了跟K-1的协议。
此时,Space X 登上了历史舞台。
需要说明的是,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了一个人:麦克.格里芬,NASA的局长,这个人同时投资了Kistler和Space X,合计投资金额5亿美元。
2002年,Space X 开始正式运作,3年后,也就是2005年,在夸贾林空军基地开始了猎鹰1号的“三连射”之路,当然,2005年、2006年、2007年全部都失败了。
但资本的力量是无穷的,在“Paypal黑手党”的光环笼罩下,Space X 居然跟NASA签约了。NASA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十年内,也就是2017年,恢复灯塔的载人航天能力。而当时Space X连个P都没有。
猎鹰1号基本上就在验证梅林系列发动机。
而到了2013年,“蚱蜢”火箭出现了,验证可回收技术,其实就是验证20年前麦道的DC-X技术还能不能用。
2015年1月10日,在蚱蜢火箭验证工作完成后,猎鹰9号登场了,开始了漫长的回收测试。因为要履行与NASA的合同,所以所有的测试都是带着实际发射任务的。
当然,前六次都失败了。直到,2016年4月8日,龙飞船的成功。那一天,东部强国的财经博主、军事博主、情感博主、读物博主、律师、作家都跟昨天一样,高潮了一番。
但是,但是,但是,真正的高潮来了:成功回收后的一级到底能不能用?毕竟这才是火箭回收的根本目的。
2015年10月,耶路撒冷召开的第66届国际宇航大会(IAC)上,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研发中心可回收火箭团队负责人申麟曾经问过与会的SpaceX公司发射业务的副总裁一个问题:“Space X公司成功回收火箭后,要花多大的成本来实现重复使用?” 
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但对方一番“太极” :“Space X公司会在可靠性、安全性、成本、技术难度、运载能力等方面进行平衡,综合考虑。” 
翻译过来,就是三个字:没法用。
没法用,那你装什么逼啊。
这里需要科普一下:中国对可回收火箭的研究是2011年开始,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研发中心开始设立可回收火箭项目,副总研究师申麟领衔,目前主要攻克的是“降落伞+气囊”和“垂直降落”两种方式。
2016年申麟接受了采访,他对猎鹰9号给出了评论:
第一,‘猎鹰9号’是一次性使用运载火箭,但零部件,包括发动机等并非按照重复使用来设计的。
第二,‘猎鹰9号’返回后,它的结构、发动机需要检测、维护,部分零部件可能需要更换,成本不一定能降。
第三,测算过‘猎鹰9号’发射、回收过程后发现,它的运载能力损失在30%以上。Space X海上发射、回收那次,只搭载500多千克的一颗小卫星。
这是行家的意见,非常清晰的解释Space X玩的噱头。
二、成本
Space X作为互联网公司,一切都是成本导向。就一条原则:尽量自己制造,使用整合的生产线,使用现代元件;避免庞大的供应链、传统的设计、叠加的外包订单厂商。
比如,在Ebay购买二手的测距仪,原因是新的测距仪25000美元,而二手的只要7000;比如,用浴室的零件生产飞船的门把手,节约1,470 美元;比如,用赛车用的安全带固定太空人,而不是用传统供应商提供的座椅。
由于NASA属于风投股东,NASA的联络官把把国有的规范管理带入民营小作坊。
可,Space X一次又一次反过来“推倒”NASA制定的严格标准:
比如,为了降成本,说:宇航级元器件的价格昂贵、生产周期长、性能落后等固有缺点是制约技术发展的瓶颈,因而需要使用价格低廉、性能先进的商用器件。可根据NASA的标准,是不行的。
但Space X说:咋不行?火箭和货运飞船都是近地轨道、短周期的任务,用塑料封装的商用器件就可以了。还说:采用AEC(美国汽车电子协会)标准的商用器件,与灯塔的军标质量保证“相似”,因此优先选用。
活生生将灯塔60年的积累拉低了三个档次。
三、融资
首席看了看Equidate和其他媒体披露的一些数据:
2017年,3.5亿美元
2016年,10亿美元
2014年,4.7亿美元
2012年,2.4亿美元
2011年,7500万美元
2010年,5000万美元
2009年,4.92亿美元
2008年,2亿美元
2006年,2.78亿美元
2004年,1亿美元
嗯,非常贾药不能停。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283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特朗普《国安报告》及其对华传播战略的转变

特朗普《国安报告》及其对华传播战略的转变
特朗普之于奥巴马是“利益观”取代“价值观”。“价值观”是基于某种思维定势对事物做出的认[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