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科技奖营造“重质量轻数量”新风尚

来源:文汇报 作者:郭超豪 时间:2018-01-1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三大奖获奖项目平均研究时间为11.7年,“十年磨一剑”实至名归

■本报驻京记者郭超豪

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8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共评选出271个项目和9位科技专家。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奖35项、国家技术发明奖66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170项。

从研究时长来看,三大奖获奖项目的平均研究时间为11.7年,有两个项目更是历经29年才完成,“十年磨一剑”实至名归。其中,自然科学奖的平均研究时间最长,为12.5年,科技进步奖的平均研究时间为11.8年,技术发明奖则为10.7年。

首次试行授奖数量总额控制

我国科技奖励制度历经几次重大变革,2017年度国家科技奖三大奖的总数进一步减少到不超过300项,力求营造求实创新、重质量、轻数量的新风尚。

据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副主任陈志敏介绍,近五年三大奖总数基本呈逐年减少趋势,2015年度和2016年度,三大奖总数已控制在300项以内。2017年度,国家科技奖试行授奖数量总额控制,将自然科学奖数量控制在45项左右,技术发明奖数量控制在65项左右,三大奖总数不超过300项。按照上述规则,在评委会阶段对技术发明奖试行了差额投票(差额9项),为进一步完善定额评审制度积累了经验。

同时,为引导科技人员潜心研究,加强科研成果的沉淀积累和实践检验,此次对完成人报奖间隔年限和论文规范使用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比如,规定2015年度和2016年度三大奖获奖项目的全部完成人,不能作为2017年度三大奖推荐项目的完成人,遏制了部分完成人搭车报奖、拼凑报奖的现象;规定国家自然科学奖提交评审的论文专著数量,从原来的“不超过20篇”减少为“不超过8篇”。

2016年度,国家奖拓宽了自然科学奖的专家推荐渠道,收到了良好效果。在此基础上,2017年度进一步拓宽了技术发明奖通用项目的专家推荐渠道。陈志敏介绍,在2017年自然科学奖推荐项目中,专家推荐84项,占比40.2%;通过项目中,专家推荐19项,占比54.3%,比2016年度的23.8%提高了一倍多,且两个一等奖项目全部由专家推荐。由此可见,专家推荐已成为重要推荐渠道,且推荐项目质量显著提升。

85%获奖项目受到国家资助

据统计,201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奖项目主要集中在地球科学(17.1%)、化学(14.3%)、信息科学(14.3%)、生物学(11.4%)、材料科学(11.4%)和工程技术科学(11.4%)等学科,这些学科的项目数量占自然科学奖全部项目的79.9%。而技术发明奖获奖项目则集中在机械与动力(18.4%)、电子信息(18.4%)、材料与冶金(16.3%)、工程机械(10.2%)等学科。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度获奖项目中,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不包括创新团队)三大项目奖共计213项,受到国家科技计划(包括“863”“973”和科技攻关计划)和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共181项,占获奖项目总数的85%。具体来说,自然科学奖35项,获支持率为100%;技术发明奖44项,获支持率为80%;科技进步奖102项,获支持率为79.1%。

获奖项目中,研究时间最长的项目有两项,均历时29年,分别是自然科学奖二等奖项目“预测控制的原理研究与系统设计”和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项目“中药大品种三七综合开发的关键技术创建与产业化应用”。

从无到有,走通“煤代油”创新之路

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世界最大规模360万吨/年高效甲醇制烯烃全流程技术工业装置。(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供图)

■本报记者沈湫莎

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一种名为“烯烃”的化合物。目前,大多数烯烃都是从石油转化而来,这使得近年来我国对石油的依存度水涨船高。对于煤炭大国中国来说,迫切希望有一种办法能够从煤炭中获得烯烃。

煤制烯烃,是指以煤为原料合成甲醇后再通过甲醇制取乙烯、丙烯等烯烃的技术。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院长杨为民说,在“煤炭—合成气—甲醇—烯烃”这条产业链中,其他环节均已非常成熟,偏偏甲醇制烯烃困扰了石化产业十多年。

在中国科学院院士谢在库的领衔攻关下,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昨天摘得2017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这项名为“高效甲醇制烯烃全流程技术”的项目,是全球首套反应—分离高度集成的甲醇制聚合级烯烃成套工艺技术,它的研制成功,意味着我国在全球率先走通了“煤代油”之路。

不放过实验中任何一个“意外”

许多创新都来自“意外”,该项目的一大亮点———纳米片晶多孔级分子筛新材料,就来自一次实验中的异常数据。项目第三完成人刘红星说,某次实验中,他们得到了一种和其他产品很不一样的东西,测试后发现,这意外所得之物的性能比原先设定的产品都要好,这让所有人兴奋起来。

什么样的参数会导致这样的变化?为了寻找答案,他们一边回忆当时做实验时的情景,一边选择临近的新参数,做了成百上千次实验,最终找到了变异的原因。通过大量实验,他们还找到了参数与产品之间的合成规律。

利用这次“意外”得到的新材料,项目组开发出了高效、高耐磨的甲醇制烯烃流化床催化剂,这使得最终产物“乙烯+丙烯碳基”的选择性大于81%,比同类技术提高两个百分点以上。加之团队开发的高效烯烃回收技术,乙烯和丙烯的回收率高达99.98%。甲醇制烯烃的“从无到有”,不仅打通了从煤到烯烃的全产业链,还优化了产业链,实现了“从有到优”。

“门径式”科研管理让创意脱颖而出

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成立于1960年,是我国最早从事石化研究的综合性机构。迄今为止,它已开发出200多项催化剂和成套技术,申请国内专利6300多件,主导制订国际标准8项、国家标准55项。

一家年过半百的研究院如何保持创新活力?刘红星说,研究院就像一座金字塔,一线部门里有创意的项目非常多,石化院采用“门径式”科研管理模式,筛选出优秀的科研创意,鼓励一线科研人员将成果推向产业化。高效甲醇制烯烃全流程技术也是从这些项目池中走出来的。

2000年,该项目还只是刘红星的博士论文题目,在实验室中进行过几次探索性实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普光气田被发现后,当地首选技术就是甲醇制烯烃。2006年,石化院把这一项目推到了金字塔的第二层,完成了3.6万吨/年甲醇制烯烃中试试验,取得了所有关键性数据,为它踏上金字塔顶端奠定了基础。

基于石化院开发的甲醇制烯烃技术,河南濮阳于2011年建成60万吨/年的工业装置,内蒙古鄂尔多斯于2016年建成世界上最大的360万吨/年甲醇制烯烃装置。目前,这些装置均在稳定运行中。

看着自己的论文从纸变成钱,刘红星颇为感慨:“做科研,机遇确实很重要,但如果没有在金字塔底部时的坚守,就不可能通过一次次的严格筛选,即便机会来了,也未必抓得到。”

走有中国特色的能源道路

杨为民说,一个国家的能源战略是与国家能源储备相匹配的。美国在发现了大量页岩气后,立即在页岩气商业性开采上投入大量科研,最终成为唯一具备大规模商业性页岩气开采能力的国家。我国煤炭资源占世界第四,走通“煤代油”生产烯烃这条路,将极大减轻我国对石油的依赖,形成有中国特色的能源道路。

创造性地解决“煤代油”产业链关键技术,为“一带一路”建设创造更多合作机遇。听闻中国有此技术,煤资源同样丰富的印度尼西亚等国希望与中国开展合作,在当地建设甲醇制烯烃装置。同时,这一技术还能“变通”为以天然气为原料制取烯烃,这一下,天然气资源丰富的中东各国也表示出了合作意愿。

去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现代煤化工产业创新发展布局方案》,甲醇制烯烃技术是其中的核心。预计到2025年,我国煤制烯烃产量将达到烯烃总产能的26%。杨为民说,这不仅是现代煤化工的发展方向,更是有中国特色的能源道路。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229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媒体从来都是意识形态渗透的急先锋

西方媒体从来都是意识形态渗透的急先锋
西方资本主义的新闻观极力否认新闻舆论的意识形态属性,但事实真是这样吗?恰恰相反,西方国家实际[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