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被联合国列为生命禁区,但有个连队却在这里戍守了半个世纪

来源:军报记者 时间:2017-11-14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有个叫清河口的地方。

这里人迹罕至,入眼可见的是一望无际的苍茫戈壁与滚滚黄沙。

因为环境太恶劣,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生命禁区”。

而清河口边防连,已经在这里驻守了半个世纪。

其实,“清河口”这个名字,是戍边官兵们自己起的。它的由来有些令人心酸:

由于身处大漠戈壁,从建连之初官兵们就开始找水,老边防们先后挖了十几口深井,但每次都是苦水。出于对水的渴望和期盼,官兵们把打出的苦水井命名为“甜水井”,将驻地命名为“清河口”。

最终,“清河口”这个名字带着戍边官兵们的美好期盼留在了中国的版图上。

“天上不过鸟,地上不长草。四季一个色,人烟无处找。”

这就是清河口。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刚组建的一连曾断水3天,周恩来总理得知情况后,特意指派空军用直升机为连队送水,又嘱咐身边的元帅们,为连队多配发一台拉水车。

清河口有多苦?

在地图上,清河口连队位于我国八千里边防线的最西端,守卫着中国的北大门。这里一年有260多天刮着7级以上风,年均降雨量不足20毫米,蒸发量却是其200多倍。

在茫茫戈壁滩中,周围除了细沙与碎石,甚至连骆驼刺都非常少见。一到夏季,戈壁滩上地表温度就骤然升到70摄氏度以上,每次巡逻都要被晒掉一层皮。

军医赵俊飞在清河口工作了十六年。

军校毕业他就分配到这里,由于长期喝苦水,受辐射,不到四十岁他已是满头白发。也是因为太艰苦,他才领结婚证不久,家属来连队探亲就提出了离婚,红本本变成了蓝本本。

19岁的战士张良,就牺牲在清河口。

2002年5月14日,巡逻途中突遇极热天气,张良把自己仅有的半壶水让给了战友,自己却长眠在大漠戈壁。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用手指挖了个深坑,将自己的配枪埋进去,并用身体压在上边,防止枪支遗失。

他像一棵千年不倒的胡杨,将自己年仅19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边境线。

这样的荒漠戈壁,连一只鸟都不愿停留,然而,面对到边关去、到清河口去的选择,一批批优秀的年轻军人没有一丝迟疑半分犹豫。

“憧憬中的清河口,到处都是绿油油,小河潺潺清水长流。可我来到清河口,一滴清水都没有,无尽的荒漠和戈壁,孤零零的营房哨楼……”

连队官兵自主编创的《当兵来到清河口》唱哭了多少战士,但是抹掉眼泪,这些年轻而坚毅的军人又继续踏上了巡边路。

有记者曾追问:为什么你们愿意用青春乃至生命戍守边关?

不善言辞的戍边战士指了指边境线上的沙土地,上面用石头砌了两个字:中国。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122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中国特色新闻学的理论及实践突破点

中国特色新闻学的理论及实践突破点
当我们说“中国自信”,不能只是说点空灵飘逸的文化观念,而必须从貌似绝对真理的西方学术理论以[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