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自媒体舆论场中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表达的“泛自由化”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曹建文 时间:2017-11-09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 (1).jpg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意识形态领域错综复杂的形势,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深刻阐述了与意识形态工作相关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增强了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和话语权,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更加鲜明。但是也要看到,随着网络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广泛应用,一方面为信息传播、大众交流提供了更加便利快捷的渠道,另一方面也为非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表达提供了更为“自由”的空间。此种“泛自由化”倾向打破了传统媒体对话语权的主导,严重地挑战着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权。对此,我们必须予以辨析和批驳。

一、自媒体场域中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表达存在“泛自由化”趋势

1.通过对国家民族历史的“虚无化”否定党的领导。

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历史虚无主义通过各种方式重新解读历史,蔑视、否定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和文化,无视历史发展的自身规律,以非主流挤占主流地位,以个别或局部现象代替全部,割裂历史发展阶段,依据主观需要截取历史中的个别错误概之为整体,其实质就是想通过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从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这股社会思潮近年来伴随着自媒体的快速发展,传播更为快速。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贬损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随意夸大党的历史上的错误,对党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主体地位予以贬损和否定,对中国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及取得的巨大成就予以诋毁和否定。比如,否定毛泽东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历史地位,歪曲、丑化中国共产党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领导,进而对中国人民近现代以来为争取民族独立、自强的一切革命或革新运动进行抨击,等等。

不仅如此,历史虚无主义作为非主流意识形态领域的一股强大反社会思潮,经常会在重大的历史事件或群体性事件中发声,混淆视听,最终达到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目的。如某些自媒体平台曾炮制出类似于“抗战胜利纯属侥幸”“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纯属编造”“长征只走了6000里”“红军战士用茅台酒洗脚”等完全与历史不符的错误言论,等等。

2.贬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发展前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进行艰辛探索和不懈努力的结果,是历史的必然选择。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在自媒体平台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诋毁和否定中国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取向,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错误言论。这类错误言论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种形式:

一是否定中国选择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无视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背景与历史条件,散布资本主义适合中国,社会主义在中国必然失败的言论,企图动摇中国人民的共同理想,摧毁近代以来中国人民苦苦追求的国家独立富强、民族自立自强的伟大事业。

二是用隐晦的方式将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对立起来,造成二者只能择其一的假象,在社会上造成思想混乱,以此动摇党的执政之基,进而制造政治上的动乱。

三是美化西方民主政治制度,强化其制度诱惑力,并通过制造舆论瓦解民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最常见的方式是“掩彼之短、掩己之长,以彼之长、攻己之短”,将中国发展不完善之处与西方完善之处作比较,刻意隐瞒中国发展值得肯定之处与西方发展的弊端。

四是宣告世界走向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历史必然性。在某些自媒体上,“共产主义终结论”和“社会主义终结论”以改头换面的形式出现,其实质仍然落脚于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这类言论,一方面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各项根本制度极尽贬损,另一方面又对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极度吹捧与美化,极具诱惑力和鼓动性。

3.妄议中国的经济制度与经济成就。

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已经跃升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在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等各类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必然会有一个过程。但近年来,自媒体上有些非主流意识形态言论对中国的经济成就、经济制度妄加非议:

其一,割裂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的关系。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的关系对立起来,一些人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认为改革开放偏离了社会主义方向,将当前出现的各类问题都归因于改革开放;另一些人则对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经济成就充分肯定,认为当今中国的发展完全得益于改革开放,不仅否定“前三十年”的艰辛探索过程及奠定的经济基础,甚至将那段历程概括为“瞎折腾”。这两种观点都片面地切割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

其二,模糊中国经济制度的社会主义属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当说是中国在理论和实践上的伟大开拓和创新,也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制度的显著特点。但是,自媒体上一些舆论制造者却将这一经济制度冠以“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威权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等称谓。这不仅有悖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属性,而且企图动摇中国人民对于社会主义发展的坚定信心与期望。

其三,刻意放大中国经济建设进程中的负面问题,用片面的眼光看待这些问题。如对于环境、食品、空气、医疗、贫困等领域出现的问题,只聚焦于其负面影响上,一味抨击,既看不到已经取得的巨大成绩,也看不到党和政府当前和未来解决这些问题的举措。

其四,抛出曲解中国经济改革措施的描述性话语,如对当前中国正在进行的财税收入制度及分配制度改革,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自媒体上炮制了“劫富济贫”等悖逆性解释,意图通过对新一轮改革政策的曲解,激化富裕群体与困难群体的对立与矛盾,以此阻滞改革的进程。

4.宣扬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悖的价值观念。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加深,随着中国与全球文化的交流与碰撞,西方林林总总的观点开始不断流入国内。这些面目繁多的观点形成“内外夹击”,极大地冲击着国内主流意识形态。而自媒体的自由性与个体性又为这些价值观念的传播提供了渲染平台:

一是宣扬西方的“普世价值”。长久以来,西方国家从未停止和放松过对我国实施“和平演变”的图谋,而思想文化领域就是其长期渗透的重点领域。他们借由国内的“代言人”在自媒体上以各种方式介绍西方社会的成就、生活及价值观念,并借自由、民主、人权、民族、宗教等议题大肆炒作,鼓吹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对涉世未深的年轻网民尤其具有煽动性。

二是消费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盛行。为了满足不断被刺激、制造出来的欲望,这些非主流意识形态的价值观念在所谓“推手”的市场化运作下,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个“市场”里,可以用来消费的不仅仅是商品和物质,只要能引起关注、带来利益,个人的名声、感情、隐私等非物质的东西都可以用来炒作、消费,“快乐至上”“娱乐至死”成为一些人追逐的目标。

三是追求极端个人主义。这是一个思想多样化的时代,追求个性表达无可厚非,但在自媒体上开始出现一种追求极端个人主义且愈演愈烈的现象,为了追求出名或金钱,各种低俗的、有悖于社会主义传统道德观念的表达内容层出不穷,炒作方式不一而足,不断冲击着社会大众的道德底线。

二、自媒体舆论场中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表达“泛自由化”的原因分析

1.社会环境快速变迁及价值观多样化削弱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是对社会存在的反映,先进的、正确的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的发展起推动作用;落后的、错误的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的发展起阻碍作用。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期,各种矛盾更为突出。一些错误的社会思潮也开始利用自媒体平台快速传播,引发了民众的负面心态,使社会上一些人对主流意识形态出现了动摇。

在微博、微信、论坛等自媒体上,几乎每发生一起社会事件,都会带来明显的意识形态之争。无论是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战略决策问题,还是关系各家各户的生活小事,在网络上都会被上纲上线为关系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优劣之争、中国走什么道路的性质之争,持续不断地影响着社会的心理。在这一意识形态论争过程中,常见的手段是借言论自由打“擦边球”,将局部问题扩大为全局问题、将单一问题扩大为复杂问题、将一般社会问题扩大为政治问题,甚至将问题归结为社会主义性质或根本社会制度的弊端造成的,把矛头指向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2.自媒体的传播特征为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泛自由化”表达提供了空间。

自媒体的出现,使得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大众焦点,为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泛自由化”表达提供了空间:

一是即时性和交互性。自媒体平台不受空间和时间限制,每个人都可以经营自己的“媒体”,信息能够迅速地传播,时效性大大增强。言论从发表到传播,其迅速、高效,是传统电视、报纸等媒介无法企及的。

二是碎片化和去中心化。传统媒体中意识形态话语模式是以宏大叙事为主,自媒体领域意识形态话语模式则是以碎片化叙事为主。同时,自媒体的“去中心化”使传播者随意、不加辨别地以最快的速度传播信息,瞬间就能形成一股股强大的“舆论波”,对公共事务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和推动力。

三是平民化和普泛化。对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而言,媒体运行无疑是一件极为复杂的事情,它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去维系。但是,在自媒体上,用户只需要通过简单的注册申请,根据服务商提供的网络空间和可选的模板,就可以利用版面管理工具,在网络上发布文字、音乐、图片、视频等信息,创建属于自己的“媒体”。可以说,自媒体为普通民众提供了一个张扬个性、表现自我的最佳场所。

3.自媒体的传播机理阻碍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

长期以来,主流意识形态都是以传统媒体作为宣传的主要阵地,但随着新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迅猛发展,在这些平台上发布的内容与呈现形式不再受到严格的筛选和把关,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受到各类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强烈冲击。

在传统媒体的传播路径中,党和政府是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一元主体,是信源,通过引导社会舆论维护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而社会大众则是与之相对的受众,两者位于信息流的两端。但这一关系随着自媒体的广泛应用逐渐弱化。自媒体有别于由专业媒体机构主导的信息传播,它是由普通大众主导的信息传播活动,每个人既是信息的接收者,又是信息的发布者,在信息的接收与传递过程中也完成了对不同意识形态的接受和传播。主流意识形态与非主流意识形态中的各类思潮就这样在自媒体的虚拟平台上相互拉扯,争夺着大众基础。

“裂变式”的传播效果挤占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空间。与传统媒体传播的点对点方式不同的是,自媒体的传播方式呈现出类似细胞分裂的“爆炸式”效果。当发生某些社会性事件或突发性事件时,他们比主流意识形态更快作出反应,引发人们的关注与讨论,影响公众舆论走向,其带来的消极影响成几何倍数式增长并被网络这个“放大镜”无限放大,严重挤占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空间,威胁主流意识形态的主体地位。

“去中心化”的传播格局加大主流意识形态监管的难度。作为意识形态传播的重要媒介,自媒体与传统媒体准入门槛高、信息把关严截然不同的是,多种自媒体、自媒体运营商和自媒体用户传播信息没有严格的准入门槛,容易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群众,影响社会舆论,弱化主流意识形态的规范力。信息来源和传播渠道的多样性大大增加了政府监管的难度,仅仅依靠传统的舆论宣传与监管措施、手段、模式已很难适应新兴媒体发展的监管需要。

三、在自媒体舆论场中加强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建设的基本路径

分析当前自媒体舆论场中复杂严峻的意识形态之争的实质,是为了更好地加强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建设,捍卫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简略来说,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巩固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理论基础,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旗帜鲜明,敢于亮剑,确保主流意识形态的权威性。

其次,抢占新媒体舆论阵地。主流意识形态不能再满足于对传统媒体舆论场的掌控,而是要充分认识到自媒体的发展现状与发展前景,主动顺应媒体融合发展大势,创新主流意识形态传播方式,充分运用新技术新应用,通过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努力做到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触角就伸向哪里;要适应自媒体的传播特征,在宣传主流意识形态时,摒弃过去灌输式的单一方法,而采取大众喜闻乐见、易于接受的方式,既保持权威性准确性,又兼顾时效性和针对性。

再次,进一步加强自媒体监管。一方面,要强化自媒体自身运营机构的监管责任,如对散布严重背离主流意识形态的言论及时发现,可强制关闭相关帐号;另一方面,进一步提高监管效率,运用先进的网络管理技术进行有效监管。同时,从法律上对于此类言论制定相应处罚措施。

最后,掌握好主流意识形态的阐释权。社会公众在面对形形色色对国家,对党的领导,对中国革命、建设、改革道路的质疑、曲解和抹黑时,也迫切希望具有权威性的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对此进行阐述和解释。因此,一方面,应当增强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表达的及时性。社会存在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因此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表达应当要适应社会的动态发展。对于社会出现的热点、疑点问题,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应第一时间在自媒体舆论场中发布权威信息,消除公众的猜测与疑虑,掌握舆论主动权,引导主流舆论的发展方向。对于已经传播开的错误信息,应马上介入进行辨析和批驳,以阻止其进一步发酵与传播。另一方面,应当提升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释疑性。主流意识形态话语要从两个方面释疑,一是解释“为什么”,即清晰细致地阐明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特点、利益关系、矛盾对立关系以及社会发展的规律与路径;二是阐明“怎么做”,提出合理、可行的方案,以最大限度地凝聚社会共识。

本文系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自主选题项目“意识形态安全问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光明日报社理论部高级编辑)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108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警惕自媒体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泛自由化"

警惕自媒体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
当发生某些社会性事件或突发性事件时,他们比主流意识形态更快作出反应,引发人们的关注与讨论,影[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