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将军张玉华逝世:想不通有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来源:中国军网 时间:2017-09-11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0年,张玉华到内蒙、山西,一个地方捐款1万;7月17日,在大同捐款捐物后与副市长李世杰合影;2011年3月,我打电话给将军,将军说:今年到云贵川,一个地方1万。

中国军网北京9月10日电卜金宝报道:今天一早,接到南京练红宁同志的微信:张玉华将军逝世,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前几天刚送走向守志将军,张玉华老前辈也走了。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最早见到张玉华是2010年11月17日。他耳聪目明,声如洪钟,身体健康,能双手撑着沙发,双脚离地,整个身体悬空托起,是个传奇老人。那天,他的兴致特别高,谈了自己的童年。谈了参加抗战、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难忘经历;谈了他对权力、金钱和人生的看法。

2010年11月17日,张玉华接受采访。

将军动情地说:“我是战争的幸存者。从我当兵到当指导员、教导员、团政委、师政委,身边都有战友倒下。抗战时,我们司令员负重伤,我把他背出来,我也负了伤。那是在抗美援朝前线时的一天,我们118师正在开作战会议,美军飞机扔下炸弹,师长罗春生和参谋长汤景仲牺牲了,我是师政委,而我当时就在他们身边,所以说我是幸存者。”

2016年11月28日,记者访百岁将军张玉华。

他说:“我有三个妈妈,第一个是生我的母亲。全国胜利了,部队从朝鲜回来了,我孝敬她到87岁,老人家走了。第二个是养育我的人民。从小到现在,都是劳动人民养活我。我的吃穿住用,都是人民给的。我在战争年代三次负伤。没有人民群众的担架,我活不到今天。在那个山区,人民群众把我抬回去,住在人民群众家里,吃人民群众的饭。人民是救我命的妈妈,是我的养母,是我再生的妈妈。第三个是培育我成长的党。是党指引我走上革命道路的,靠党的培养教育,才有了我的今天。

2016年11月28日张玉华为卜金宝留言。

张玉华为卜金宝的题词。

将军视金钱如粪土。这些年来,他的工资留60%,其余40%都捐出去了,累计为贫困群众和学生捐款捐物达百万元。他挥着臂动情地说:“我就想不通有的人有了几十万想百万,有了百万想千万,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留十万二十万就够啦!所以是领了工资就捐,再领再捐,我是年年捐。”

大军区副政委,儿媳找他借钱换车却碰了钉子

来源:政知圈

撰文| 张雅 付垚 刘思佳

今天(9月10日)凌晨2时37分,张玉华在南京走完了101岁的人生历程。

这位当年的抗战老兵、后来的南京军区副政委、两年前“9·3”大阅兵上以标准军礼感动无数人的老将军,将捐献自己的眼角膜。

南京市红十字会眼库的曹医生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cs),9月9日下午,她接到张玉华老将军侄女的来电,“当时老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因为之前就有过嘱托,所以在他去世前,他的侄女就联系了眼库的工作人员,沟通眼角膜捐献的事。”

接到电话,曹医生就做了摘取眼角膜的准备工作,10日凌晨得到老人去世的消息后,她们就赶到了医院,摘取了老人的眼角膜。”

曹医生表示,她们会对张玉华老人的眼角膜状态进行评估,“如果达到移植标准,就会进行移植,如果不可以,还可以有其他医学用途。”

捐献眼角膜不是老人唯一的遗愿。他生前就曾立下遗嘱,丧事一切从简,除了捐献可用器官,还希望家属不设置灵堂、不搞遗体告别、不保留骨灰,谢绝外地亲朋好友来吊唁。

“我们打算尊重老人的遗嘱。”张玉华老人的家属告诉政知圈(微信ID:wepolitcs)。

两年前,2015年9月3日,张玉华以“敬礼老兵”的形象广为人知。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现场,当镜头扫过老兵方队的受阅车时,大家注意到,张玉华老将军用被子弹打穿的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在多年征战中,张玉华受伤的不只是右手。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忆,抗战中他三次身负重伤,敌人的子弹曾打穿他的手掌和大腿。1940年,他参加由徐向前司令员亲自指挥的孙祖伏击战时,指挥队伍扼守九子峰,打退了敌人的9次冲锋。也恰是在这场战斗中,一颗子弹,从张玉华的右边腋下打进后钻进腹部,此后,一直留在老人的身体里。

新中国成立后,张玉华曾先后担任武汉军区、南京军区副政委,1986年离休。

离休后,张玉华居住在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的颐和路社区。在社区工作人员凌女士的印象中,老将军日常生活中“十分朴素”,“他平时喜欢读书、看报,还会给社区的党员和青少年讲革命故事,由于是山东人的缘故,张老还喜欢自己做面条吃。”

除了“朴素”,凌女士评价称,张老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凌女士介绍,“张老说过,自己出身贫苦人家,参加革命时受伤,是被老百姓救下来的,所以一直想要回馈社会。张老长期给社区的困难居民捐米捐油,还不是做一年两年,是一直坚持做几十年。”

社区里一位身有残疾的贫困户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从1992年下岗以后一直受张玉华老将军的资助,老将军通过社区,对他们(贫困户)的情况了如指掌。凌女士还告诉政知圈,“退休后,张老还把超过半数的收入都拿出来做慈善,捐给全国各地贫困的人,光2015年和2016年,就捐了15万余元。”

然而对于家人,张玉华老将军却十分“苛刻”。张玉华的前警卫员赵廷民回忆道,之前,首长的儿媳妇想买一辆车,钱周转不开,想和老将军借两万块钱暂时用一下。他跟老将军报告后,“首长很不高兴。他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能管孩子一辈子。那些贫困人连口饭都没得吃,你还开起车了。开车可以,但要自行解决。”

“苛刻”背后,是张玉华对家人的感情和愧疚。

某一年,他曾在日记里,给妻子写下这样一段话: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这两天劳动没出门,振华(张玉华妻子)待我好,今天买来了甜酒给我喝,我只说了一句“今年三八节,给你送件什么礼物”。想来想去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的,说了一句空话,将来单独出门看好了再补上吧……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018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通过对毛泽东诗词的解读,可发现其中贯穿着毛泽东的历史唯物主义人生观和审美观、马克思主义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