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造假的驻华外媒休想甩锅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谷禹 时间:2017-09-0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荷兰新鹿特丹商报驻华记者盖诚澈(Oscar  Garschagen)的中方助理张超群日前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题为“我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的文章,揭发其老板长期新闻造假,详细罗列其有违新闻职业操守的事实。

张的文章发布后,在外媒工作的中国员工反响强烈,文章也被翻译成英文在推特上传播。然而与微信文章热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条新闻在推特上几乎没外国记者转发,主流西媒对此近乎失声。

最让中国籍员工气愤的是,新鹿特丹商报在几天的静默后,于当地时间5日由主编皮特·范德密出面发布冗长的声明,宣布支持记者盖诚澈的职业操守。该主编对于张超群几条指控,选择部分无视,或直接否认新闻造假,甚至认为中方助理的工作态度很差,没有为记者提供足够的新闻角度,更怀疑张和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不清不楚的联系,暗示张超群此举带有政治意味。

驻华外媒的中方“新闻助理”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中国籍员工通常是不会说中文的外国记者们获得新闻题材几乎唯一的渠道,他们通常需要找新闻选题,安排采访,充当翻译,有时候还要撰写新闻,免不了接触敏感新闻题材;碰上不正规的外国媒体,连正规劳动合同都无法签署。更不用提外国记者们在报道中国题材后获得的新闻奖项,也通常和中国新闻助理无关。

在外媒工作的中国员工,大都是心怀新闻理想、留过学、能熟练使用中英双语的年轻人,能忍受这种待遇,多是为通过外国媒体熟悉世界事务,熟悉外国人的话语体系。但是大多数人在外国驻华媒体都不会待超过两年时间,原因很简单——除了工作上的成绩不被外界所知,外国媒体也很少能为公司里的中国员工提供职业上升通道。

西方媒体在部分国人眼中,意味着政治猛料,因为它们经常触碰一些敏感话题。中国的每次重大新闻事件,西媒都不会缺席。比起国内媒体,部分国人在某些领域更愿意相信西媒报道,这有中国媒体自身原因,也与西方媒体能提供不同视角有关。这部分人愿意相信西方媒体比中国媒体“更公正,更客观,事实更准确”。幸好随着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事件,西方主流媒体的客观性和公正性越来越受到质疑。

中国是外媒报道的“新闻富矿”,很多驻华记者都通过报道中国获得新闻大奖,这也吸引个别冒险家、投机家来到中国报道中国。这些人往往不会中文,只能通过英文和身边很窄的外国人圈子了解中国,既不能跳出既定框架来看中国,也不愿意脱离外国记者圈的“共识”,去真正认识中国,导致这部分驻华外媒报道中国的旧有视角越来越不能适应快速变化的中国。

此次事件就是最好的注脚。 无论新鹿特丹商报此事最后如何收场,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决意刻舟求剑、不愿随着中国的发展进步大潮而动的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上,能给读者提供的价值会越来越少。(作者是前驻华外媒从业人员)

相关阅读:

我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

文系推荐作品

撰文 / 张超群

编辑 / Fafa

来源:抢占外媒高地

刚刚,我把荷兰《新鹿特丹商业报》上海分社的常驻记者Oscar Garschagen给炒了。之所以炒他,是因为他长期、严重编造假新闻。

我把他炒了,但我不是他的老板,而是他的新闻助理。所谓新闻助理,是帮外国驻华记者搜集、整理、翻译新闻资料,寻找、安排采访,在采访中做翻译的人。

可自从2015年7月,我开始给他做新闻助理之后,发现他不仅持之以恒地进行假新闻创作,而且花样百出。如果特朗普想出一本《假新闻花式写作指南》,他绝对会是出版社的首选作者。

不存在的副连长

技巧1⃣️:虽然别人会拒绝你的采访或者没有说你想听到的话,但是你可以让他在报道里对你俯首帖耳。

2016年6月,随着南海仲裁案的升温,大记者带着探访海上民兵连的想法,去了海南琼海的潭门镇。潭门镇海上民兵连副连长王书茂是他的采访目标。

王连长直接拒绝了采访。但是这根本没所谓。

在随后发表的报道里,他伪造了自己的艰苦卓绝:自己等了三天,最终在海南省宣传部门的安排下,成功地“采访”了王连长。当然这个采访根本没有发生。

而我们在潭门镇采访过的一位不愿透露自己名字的船长更可怜了。不仅被强行取名为“Feng Ruibo”,更被报道了一段实际上他从未讲过的故事:在到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渔场捕鱼的时候,船长为了“在履行爱国义务”,经常会带些水泥、钢材和木头等建筑材料过去修建岛礁。

中国果然还是停留在一穷二白阶段,修建岛礁都需要老百姓自己带建筑材料。

洋大人还给船长编造出来一台宝马车,并用这不存在的宝马车在八方海味餐馆“吃”了顿没有吃过的饭。报道里,船长也被迫拥有了一艘他并不拥有的,编号为琼海东方200011的渔船,虽然这样的牌照在中国并不存在。

中国老人自杀现象报道

技巧2⃣️:有时候,你可以用抄袭、拼凑其他媒体的报道进行来做自己的报道。

2015年底,大记者想写有关中国老人自杀现象的报道。

我给他找到两篇老人因病离家出走而自杀的报道:一篇关于福建惠安的王炳章老人,一篇关于江苏扬州的夏居茂老人。

结果,在他11月的报道里,两位老人的故事被拼接成了一个故事:在福建漳浦去世的王炳章老人,被发现死在夏居茂老人去世的长江流域;而夏居茂老人临走前留下的字条,被他说成是王炳章老人写的。

这两个故事本来自国内媒体,他却没有标明出处,整个故事读起来完全是他自己采访得来的。

莫须有的电器店

技巧3⃣️:在需要的时候,你也可以借鉴外国媒体同行的报道。

2015年12月,在看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的一篇报道后,他也按图索骥,去了山西吕梁。

在两天的时间里,他去了这篇报道提及的吕梁机场、大土河煤矿和中汾酒城等地。但是在他自己最终的报道里,故事却发生在我们没有去过,但NPR记者去的川东水泥厂。

NPR报道里提及的一家生意不太好的家用电器店,也被他抄进了自己的报道,但是他根本没去过这家电器店,甚至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

没说过的Quote

技巧4⃣️:引语不在多,编一句好的就行。

2016年12月,因为报道涉及某位荷兰公民的刑事案件,他让我给那位荷兰公民的代理律师,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的王甫律师打电话,做了一个八分钟的电话采访。

最终的报道仅引用了王律师的一句话,“It's obviously not a fair trial.”(这明显不是一次公平的审判)

但是在八分钟的电话采访中,王律师唯一没有说过的,就是这句。

领导人的爱好

技巧5⃣️:为了编造出有趣的报道,你可以造任何人的谣,包括、但不限于国家领导人。

2017年1月,国家部委联合公布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结果。大记者想就此做一篇高尔夫球和反腐败的的报道,于是去了上海的佘山高尔夫球俱乐部。结果到了门口,因为不是会员,保安拒绝他进去。

但这不会妨碍记者编造新闻的进程,在最终发表的报道里,他不仅成功地“采访”到了佘山俱乐部里一位名叫Wang Yu的球童,而且从这位球童“听”到了一件有趣的事:球童听说,在2007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XI曾在这里打过高尔夫球。

而记者在报道的开篇就说,XI的高尔夫球打得不错,这在中国是个公开的秘密。他不仅编造了在佘山俱乐部的采访,而且还编造了一个中国的公开的秘密!

要有个故事

技巧6⃣️:记者说,“要有个故事”,于是,就有了个故事。

在潭门镇采访过后,他去了海南省儋州市,报道恒大集团正在那里建设的海花岛。

他在建设工地外看了一下,再到销售中心听销售人员做了简单的介绍,然后就赶往火车站,乘车前往海口。我当时还没弄明白他跑过去做什么,但是等报道一出来,我傻眼了:他说自己在销售中心采访了两位购房者,Leng Chaoqun和他的妻子Stephanie Leng。

等等!Chaoqun?这不是我的名字吗?惊讶之余,我不禁感叹,帮他做过这么多报道,他从来没有在文末写上“张超群对本报道有贡献”,这次却居然把我的名字安在了这篇报道里虚构的人物头上!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呢?

秒断家务事

技巧7⃣️:不要被自己的记者职业所局限,你可以在自己的报道中扮演任何人,比如法官。

2017年7月,大记者做了一个家暴案的报道,受害者由于丈夫索要高额补偿金而迟迟不能离婚。

在这篇报道的结尾,大记者说,“在接受我们采访几天之后,受害者告诉我们,她与男方完成了调解,她和家人将支付9000欧元给对她实施家暴的男方的一家”。

但事实却是:就在几天前,受害者在微信上跟我说“我明天开庭了……当庭判决应该不会的”。这个神通广大的记者,居然赶在法官之前,在自己的报道里把这个案子给判了!

霍尔果斯的狙击手

技巧8⃣️:看见或者没看见,关键不在于眼睛,而在于你的心。

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办在即,他去了趟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口岸:新疆的霍尔果斯。

由于行程匆忙,他只去了中哈边境合作中心。在进出中心的时候,边检工作人员对他进行了询问,这让他非常恼火。

结果在这次报道里,他说“非汉族人在这里的自由出入明显是不可能的”,但是事实却是:在排队出入关口的时候,他的前后有很多有各种相貌和操不同语言的少数民族群众,而他却似乎没有看见。

大记者的眼睛不仅能在某些时候看不到自己看到的,而且有时候可以看到自己没有看到的。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在报道中说,“在霍尔果斯一座在建的五星级酒店的楼顶上,甚至还有几个狙击手”!在霍尔果斯的采访过程中,我一直和他在一起,但是我绝对没有看到,也没有听他说起过这样的场面。这个景象,或许是他带了“有色眼镜”之后看到的?

给他一个人名,他就能让这个人名开口说话;给他一个地点,我就能让那个地点发生故事;给他一个题目,他就能把题目扩展出一篇新闻报道。

这是编造假新闻的高级境界。

——END——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2012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新闻造假的驻华外媒休想甩锅

新闻造假的驻华外媒休想甩锅
驻华外媒的中方“新闻助理”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张的文章发布后,在外媒工作的中国员工反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