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时间:2017-08-12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近来随着《战狼2》的热映,导演兼主演吴京受到了公知水军们的大量谩骂与攻击。这些人制造了诸如所谓吴京全家国籍都在境外等一系列谣言。这些谣言大多已被辟谣。不过笔者在这里只想谈一下8月6日起开始传播开的一个非常流行的用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攻击吴京的段子,全文如下: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这个段子在微博上竟然有“无数”条,成千上万的人转发: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转发该段子的@乌克兰等账号,对爱国主义十分排斥: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这个段子也通过微信渠道扩散。微信公众号号“黑白教父1世”、“风滚草三”、“美国学者”、“摩西先生”、“五个大儿子高碎”等等都参与其中。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风滚草三”、“摩西先生”这些账号是什么账号?

这些账号所发布的文章,充斥着虚假造谣,“风滚草三”竭力向读者推荐的《请允许我把这些名字一个一个念给你听》、《丈夫许国 不必相送》、《不能回避自己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对你来说,就是毁了一生”》等文,造谣鼓吹国军,攻击中共“掩盖真相”,称:“今天是全民族抗战爆发80周年……向抗战的中流砥柱国军致敬!”,把中共前三十年与德国纳粹相提并论,并鼓动推墙:

“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风滚草三”是小号,它有一个大号“往事并不如烟N”,里面有一句话:

“所以,捍卫美国,是捍卫‘我们自己’的自由”。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传播此谣言的账号如此之多,笔者就不一一截图列举了。

笔者对帕斯捷尔纳克这个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捧起来的反共文人没有任何的好感,以前也写文章批评过他。但是,笔者认为不管怎样看待帕斯捷尔纳克,都不应该把他没有说过的话胡乱扣在他头上。帕斯捷尔纳克虽然对于十月革命和革命后的苏联新社会长期持反对态度,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攻击过爱国主义。相反,他还多次强调爱国主义是不能突破的最后底线。

具体说来,帕斯捷尔纳克的全家在十月革命以后均因为反对十月革命而流亡国外成了白俄,但是帕斯捷尔纳克却没有流亡。他表示,不管是否认同国家的政策,都不应该抛弃祖国。因此,虽然自己全家都流亡国外了,但自己绝不会流亡。类似的还有另一位著名的反共文人阿赫玛托娃,也强调不能因为反对十月革命就抛弃祖国,还写过批判白俄的诗歌《那些抛弃祖国的人不同道》。

在斯大林时代,帕斯捷尔纳克由于看到苏联的国内形势巩固,以及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创作中发生了转向。对革命由怀疑和批判转向赞成与肯定,像著名的长诗《1905年》当中,就热情地歌颂了1905年俄国革命。这一时期帕斯捷尔纳克诗中的爱国主义形象自然也更进一步加强了。特别是由于他和斯大林的私交很好,写了很多歌颂斯大林的作品。所以曾经在30年代中期一度被捧为苏联诗歌的样板,只不过由于有过反对十月革命的经历受到了别德内依等老一代革命诗人的批评,所以后来又被撤下来了,换上了已经去世的另一位未来派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当然,笔者以前也分析过,马雅可夫斯基的成就的确比帕斯捷尔纳克强得多,在马雅可夫斯基在世时堪称未来派的领袖,而帕斯捷尔纳克只不过是未来派里马雅可夫斯基众多的追随者之一罢了。因此,苏联更换诗歌样板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这件事情的确给了帕斯捷尔纳克很大的打击,此后也不再歌颂革命与斯大林了。但是,被撤销诗歌样板地位的帕斯捷尔纳克仍然强调爱国主义永远是不能丢的,他的很多作品中也仍然以爱国主义作为主题,比如说在卫国战争期间的名诗《在早班列车上》:

【列车车厢里闷热,
我全身沉入柔情之中,
这是天生的感情,
随着母乳一起诞生。
通过昔日的变迁,
通过贫困和战争,
我默默地认识了俄罗斯,
她身上那独一无二的特征。】

随着苏共20大后反共反社会主义高潮的兴起,帕斯捷尔纳克在国外出版了著名的反共小说《日瓦格医生》,宣称十月革命和社会主义制度“导致整个人类生活方式遭受了毁灭”,并且很快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实际上这部小说写的非常烂,不管是从语言上,文字的叙述上,人物形象的刻画上,内容与情节上等等诸多方面几乎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甚至给他高度评价的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也不得不表示,由于帕斯捷尔纳克是个诗人,所以他写的小说也不像小说,而像是一首诗。甚至在小说出版前帕斯捷尔纳克本人就承认,由于自己没怎么写过小说,所以这部小说写的实在是不怎么样,“最大的问题是前后不连贯,不必要的人物出乎意料的多,很多人前面用了浓墨重彩的描写,结果后边莫名其妙的就没有了,还有一些人前面没有做任何铺垫,后边突然就出现了”。甚至一些美国人也表示,苏联批评帕斯捷尔纳克这部小说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要是美国人写了一部攻击美国体制的小说在苏联得到出版并获得列宁文学奖,那么这样的人恐怕会被黑社会爆头,不仅仅是像帕斯捷尔纳克那样挨批评的事儿了。

不过,笔者在这里不想就这本小说及其引发的风波说太多,只想说一下相关的一个事实。即帕斯捷尔纳克在书中大肆攻击十月革命与社会主义体制之后,当时苏联很多群众纷纷写信,强调“帕斯捷尔纳克不是认为苏联不好吗,那你就移民国外,去你视作天堂的西方国家吧!反正西方国家不是也很欣赏你吗?”但是,帕斯捷尔纳克听到有可能把自己驱逐出境的消息之后,马上做了自我批评,表示拒绝接受诺贝尔文学奖,要求就是不要让自己离开祖国。

因此,帕斯捷尔纳克虽然在政治上接近反共公知,但是多少还是有一点爱国主义底线的。就帕斯捷尔纳克此人的生平经历来看,他没有也不可能说“大谈爱国的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毫无底线无耻的骗子,一类是非常激动的傻子”这种话。这恐怕又是反华公知们借帕斯捷尔纳克等名人之口推销自己观点的一种常见做法。这种别人没有说过甚至极力反对的话强行扣在别人的头上的做法,无疑是相当无耻的。然而,当下的中国公知们却习以为常了。而且,不少人却还相信,闹出了3亿金卢布钓鱼文被写成硕士论文之类的笑话。真是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

其实,伪造帕斯捷尔纳克所名言的这些中国公知根本不了解当时苏联的舆论环境。因为在苏联时期,特别是斯大林时代大谈爱国的并不是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所谈的主要是革命与共产主义理想,恰恰是像帕斯捷尔纳克阿赫玛托娃那样反对十月革命的人才不断的突出爱国主义来为自己的作品谋求某种认同。像前面所引用的《在早班列车上》等帕斯捷尔纳克大批的爱国诗歌都属于这一类作品。试问,帕斯捷尔纳克如果说了上面这一段攻击爱国主义的话,岂不是在自己骂自己吗?

事实上,公知伪造的这个谣言,曾出现于2016年7月13日,当时还没有被记到“帕斯捷尔纳克”头上,是公知@连岳lianyue为了攻击“南海仲裁案”中中国的爱国主义而写的段子。如下图: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今年7月13日,为了消解中印对峙中中国的爱国主义,海外推特“李不白”抬出帕斯捷尔纳克,并在后半段加上连岳的段子,并拼接上“苏联”。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李不白”这个段子在海外炒作后,出口转内销,被国内大V拿来炒作。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公知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攻击吴京很无耻

后来,到了吴京《战狼2》火了之后,这个段子才被移植到帕斯捷尔纳克身上。

从攻击南海仲裁案中的爱国主义,到攻击中印对峙中的爱国主义,再到攻击吴京事件中的爱国主义,海内外反共势力可谓是一刻也不消停。

不过,在这里笔者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伪造帕斯捷尔纳克名言这一事件,本身恐怕就说明我国当下的舆论形势虽然较之前几年略有好转,但是仍然可以说是异常严峻的。试想,在苏联时代连帕斯捷尔纳克这样的反共文人都不敢公开攻击爱国主义,而在当下的中国不仅革命与社会主义几乎被舆论彻底污名化,甚至连爱国主义居然都快成了政治不正确。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谁敢保证说中国未来不会比苏联更惨?这种现象难道不是我们值得警惕的吗?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1964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从黑人大法官看美国的隐蔽种族歧视

从黑人大法官看美国的隐蔽种族歧视
在美国这样一个标榜司法至上的国度里,每一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与任命常会成为社会关注[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