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机儿童”问题困扰日本社会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姚晓丹 谢宗睿 时间:2017-08-09
0 日本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1451148398,1721584779&fm=15&gp=0.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日,日本政府公布了育儿放心计划,决定将再次推后“零待机儿童”计划,从原定的2018年延迟到2020年底。该消息一经公布,立即招致大量盼望政府解决待机儿童问题家庭的强烈不满。日本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表评论文章称,政府此举势必会导致待机儿童问题继续发酵,成为一个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

影响年轻女性就业

在日本,把需要进入保育所,但由于设施和人手不足等原因只能在家排队等待保育所空位的幼儿(0—6岁),称为待机儿童。

过去由于日本社会保持“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结构,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全职妈妈负责抚育幼儿,因此较少出现待机儿童。但近年来,随着经济持续低迷、家庭收入减少、老龄化程度加深、劳动力不足以及女性更加追求平等等诸多社会变化,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走出家庭,进入职场。但日本育儿设施的容纳能力并没有跟上变化,待机儿童人数迅速增加,成为无法回避的社会问题。

日本政府真正开始重视并致力于解决待机儿童问题始于21世纪初。2012年,日本政府正式启动了“零待机儿童”计划。据日本最新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待机儿童人数已达2.3万。然而,《读卖新闻》报道称,政府的统计方法将因幼儿不能进入保育所、其父母不得不延长育儿休假的情况排除在外,若包含这些隐性待机儿童,待机儿童的实际人数将超过9万。这一数字背后是众多在工作与育儿之间烦恼纠结的日本年轻女性。

目前,日本的保育所对幼儿家庭采取评分排位制度。一般而言,父母身有残障、经济条件较差、确实无人照顾幼儿的家庭评分较高,会被优先安排。但实际上由于保育所能够接纳的人数有限,落选的幼儿家庭只能等待保育所的孩子升学空出名额后,再参加下一轮评分排位。许多待机儿童甚至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也未能获得进入保育所的资格。由于祖辈协助照看孙辈的情况在日本社会并不普遍,落选家庭中的妈妈大多只能等到孩子上小学之后再重新就业。

日本东京都高等学校教职员组合委员长藤野正和(Fujino Masakazu)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育儿原本应该是由家庭、社区、政府和社会共同承担的责任,但目前日本现状是将育儿视为女性的天职,将这一重担完全压在年轻女性肩上。

长期关注日本教育问题的南京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陈世华对记者表示,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再宣称要创造让女性也能够充分发挥才能的“一亿总活跃”社会,但由于无法解决待机儿童问题,反而迫使大量原本在职场中大显身手的女性,不得不为了育儿而回归全职妈妈角色。让女性参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就是解放全职妈妈,让所有待机儿童都能进入保育所,从根本上解除女性进入职场的后顾之忧。此外,以待机儿童问题为代表的育儿问题,还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育龄女性的生育观,使她们变得不敢或不愿生育,这无疑也将令日本的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雪上加霜。如此一来,日本政府所期待的良性循环反而成为了恶性循环。

缺乏长远规划和战略

藤野正和认为,待机儿童问题日趋严重,根本上还是由于日本各级行政部门对该问题的重视程度不足,所以在制定相关政策时一拖再拖,在具体措施上往往也只采取一些修修补补,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权宜之策,缺乏长远的规划和战略。

以保育人员不足问题为例,一般而言,每20名3岁及以上或6名2岁及以下的幼童应配备一名保育人员。但目前由于人手不足,很多保育所难以确保这样的人员配备比例。有些新成立的保育所,由于找不到保育人员,不得不减员运营。

实际上,全日本拥有保育人员资格却未从事保育工作的潜在保育人员多达70万以上。可见,日本真正缺少的并不是专业保育人员,而是缺乏能够吸引专业人才从事保育工作的政策。《每日新闻》评论称,多年来,日本各级政府推出的改善保育人员待遇的政策,要么是画饼充饥,要么是杯水车薪。保育人员待遇始终与其他行业存在较大差距,导致专业人才不愿进入保育行业;而行业内人员长期处于超负荷工作的状态。长此以往,只会使得保育人员不足的情况进一步恶化。

此外,根据日本现行制度,保育所属于儿童福利设施,因此绝大部分保育所为公立机构,收费十分低廉,需要大量的财政支持。近年来,在无法确保足够财政投入的情况下,日本政府采取了鼓励私营机构兴办保育所的措施,以期缓解待机儿童问题。但是在保育所用地审批、保育人员配备、保育质量监管等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却多有缺位,致使私立保育所经常处于建不了、办不好、管不着的状态,在解决待机儿童问题方面难以发挥有效作用。

按照刚公布的育儿放心计划,日本政府将从2018年起,在3年内新增22万个保育名额;同时考虑到参加工作的幼儿母亲人数将继续增加,计划到2022年末之前,再追加10万个保育名额。对此,陈世华表示,实现该计划的前提是日本政府必须切实拿出综合性的政策清单和必要的预算规模。然而,在各种社会福利已经导致财政严重入不敷出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到底能够为解决待机儿童问题投入多少经费,还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藤野正和看来,尽管日本朝野各政党在选战中都喊出了尽快解决待机儿童问题的口号来吸引选票,但几乎没有哪个政党真正地将待机儿童、儿童贫困、少子化等问题视为关乎国家前途命运的大问题。如果这一状况得不到根本转变,“零待机儿童”计划的实现恐将再次被推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19579.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致远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电影如何打造和输出“英雄形象”

美国电影如何打造和输出“英雄形象”
美国借助电影成功地将“英雄形象”输送到全球,着力打造美军作为“战力剽悍的胜利之师”“充满[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