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以核威慑回击美国战略挤压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韩显阳 时间:2020-06-30
0 俄罗斯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图-160战略轰炸机 韩显阳摄/光明图片

【特别关注】  

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六国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2019年,特朗普终止与俄罗斯达成的关于销毁中程和短程核导弹的《中导条约》;2020年,特朗普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其政府官员暗示将重启核试验;明年2月,美国或许让美俄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失效。为回应本国民众的安全关切、反击来自美西方战略挤压,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2日签署命令,正式批准了《俄联邦在核威慑领域国家政策基础》文件。此间观察家认为,面对美国一步步战略挤压,俄罗斯祭出了核威慑这一“撒手锏”。

俄罗斯核威慑原则清晰化

《俄联邦在核威慑领域国家政策基础》文件于普京签署之日起立即生效。该文件显示,俄罗斯充分认识到核武器所隐含的巨大危险,竭力避免国家间因关系恶化爆发包括核冲突在内的军事冲突。

俄罗斯认为,当前国家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自:俄罗斯联邦国境及其盟国国土周边拥有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国家;包括核技术、核设备以及核武器本身在内的不受控制的核扩散;在无核国家境内部署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将俄视为潜在对手的国家部署反导防御系统和武器、巡航导弹和中短程弹道导弹、常规高精度武器和高超声速武器、无人攻击机、定向能武器;在太空中部署导弹防御或导弹打击系统;在俄边境附近集结武装力量。

文件指出,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对俄罗斯潜在敌人形成威慑以消除上述威胁,俄罗斯需采取具有防御性质的核威慑政策。俄罗斯有关核威慑的文件界定本国使用核武器“红线”,即敌方针对俄罗斯及其盟国动用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敌方针对俄罗斯进行非核侵略并威胁到俄罗斯生存以及俄核反击力量;有准确情报判定敌方针对俄领土或(和)俄盟国领土将发动弹道导弹攻击;敌方针对俄极其重要的国家或军事设施发动攻击,导致俄核打击力量瘫痪时。

该文件规定,动用核武器的决定权在俄联邦总统。如有必要,俄总统可告知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准备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使用核武器的决定以及使用核武器的事实。根据俄总统授权,国防部直接规划和组织实施地基、海基和空基三位一体核力量。此间舆论认为,俄罗斯核威慑政策旨在令潜在敌人意识到,“侵略俄罗斯及其盟友必将招致报复”。

一部柔中带刚的战略性文件

此间舆论注意到,《俄联邦在核威慑领域国家政策基础》首次清晰公布俄罗斯有关核威慑的政策。2010年,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批准了《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的总统令时曾提及该文件的名称,但具体内容并未公开。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3日在解释该文件时称,俄罗斯永远不会成为使用核武器的发起者。他说,无论是专家层级还是最高层,俄罗斯核威慑政策的要点曾多次加以阐述,最新公布的是一份完整文件,清晰指出何种情况可能迫使俄联邦使用核武器,“同时文件重申,俄罗斯永远也不会成为使用核武器的发起者”。

军控专家认为,俄核威慑政策虽未见“先发制人核打击”术语,但目标直指将其视为潜在对手且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或军事联盟,且即便是使用常规武器向俄发动军事侵略,“俄方保留使用核武器进行反击的权利”。

美联社6月2日报道指出,俄罗斯通过了“动用核武器反击针对本国关键政府、军事基础设施常规打击”的核威慑政策,似乎向美国发出了警告信号。文件所呈现的威胁,表明俄罗斯对美国不必动用核武器就有能力摧毁其关键军事资产、政府设施的严重忧虑。以核报复反击非核攻击,是俄罗斯长期以来对美国军事计划追踪、研判的结果。美俄长期博弈中,克里姆林宫一再表达其对美国及其盟友在波罗的海等俄边界附近频繁军演的担忧。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罗斯说,俄罗斯新版核威慑政策比俄官员此前关于使用核武器的声明“要好得多”。美智库外交政策研究所欧亚安全专家布兰克认为,这是以升级方法缓解局势的战略,即俄用核冲突进行威胁,阻吓对手不要让常规冲突进一步升级。

与美专家“乐观”解读不同,俄战略界看到了俄决策层的“认真和决心”。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军控问题专家斯特凡诺维奇表示,尽管遭遇美国、北约近30年的战略挤压,俄却从未公布过如此详尽的文件,“现今公布核威慑政策表明,随着《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即将到期且续约可能性渺茫,俄罗斯正为与美西方直接军事摊牌做准备”。俄智库外交事务委员会专家耶尔马科夫表示,俄罕见公布这一在国外引起广泛关注的重要文件,释放出“俄罗斯在军控及战略稳定领域面临严峻形势”的重要信号,也是对美国画出了4条“红线”。

全球战略稳定问题专家则指出,《俄联邦在核威慑领域国家政策基础》文件的目的,还将使在俄罗斯周边部署反导系统、部署巡航导弹、中程导弹等武器,与美国结盟的北约欧洲国家及日本、韩国胆寒。英国广播公司援引专家的话称,普京在俄美就能否延续《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发出互相指责、核军控前途渺茫之时签署了核威慑政策文件,显然是俄向华盛顿发出警告信号。

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可能性“几乎为零”

继美国2001年退出《反导条约》和2019年退出《中导条约》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全球战略稳定三大支柱”中最后一个,也是俄美间唯一有效力的军控条约。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于2010年4月由奥巴马和梅德韦杰夫签署,次年2月5日正式生效,有效期为10年。该条约规定,2018年两国将各自核弹头削减至1550枚,核导弹发射装置和可投放核武器的轰炸机等运载工具数量减至800件。截至今年3月1日,美国在655枚导弹和重型轰炸机上部署了1372枚弹头,俄罗斯在485个运载系统上部署了1326枚弹头。

距上述条约失效仅不到8个月,然而俄美续约谈判尚未开始。考虑美将于11月初举行总统大选这一因素,5个月完成续约谈判的时间十分紧张。而如果俄美无法达成共识致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明年2月到期后失效,新的军备竞赛风险上升,战略稳定将遭到无法挽回的破坏。

俄认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维持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没有削弱俄联邦、美国的防御能力,而且还为两国建立正常、可预测、务实的双边关系奠定了良好基础。而如果条约失效,俄美间将出现“真空”,两国50年来形成的谈判文化氛围被摧毁,双边信任关系将荡然无存。俄同时判断,美利用经济技术优势将战略对手俄罗斯拖垮,从而打破美俄间“核恐怖平衡”。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扎哈罗娃称,美国这种针对性政策旨在破坏建立国际稳定与安全的整个国际法律基础。

此间军控专家指出,美俄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可能性已经“接近于零”。普京签署《俄联邦在核威慑领域国家政策基础》文件,就是在核裁军方面对美国深感失望之后的无奈之举,当然也是一个必然之举。

美智库放风构建全球战略稳定“新机制”

事实上,令俄罗斯感到忧虑的不仅有《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无望的困境,而且还有美重启核试验的威胁。

美“防务新闻”网站5月下旬报道,特朗普和其他高级官员5月15日曾公开讨论是否重启中断了近30年的核试验。美国防部负责核事务的副助理部长沃特称,美已在内华达州找到合适的地下试验场,“只要总统下令,美军数月内就可重启地下核试验”。美公开讨论核试验这一危险信号,国际社会反响强烈。

俄战略界认为,作为国际核军控体系的重要支柱,《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虽未生效,但禁止核试验已成为国际规范。包括美国在内的五个核大国,已签署条约并作出了“暂停核试验”的承诺。如果美重启核试验,不仅必将对推动核裁军、防止核武器扩散进程产生恶劣负面影响,还将对美俄关系构成极大冲击。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特列宁5月下旬在《莫斯科时报》刊文指出,世界须构建战略安全新机制。他指出,迄今已有50年历史的军控机制曾有助于缓和冷战,如今已无法修复,正在迅速成为历史,“为此需要探讨涵盖所有主要军事参与方、所有相关技术的新全球战略机制”。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3908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利剑将落!乱港分子的丑态令人瞠目

利剑将落!乱港分子的丑态令人瞠目
传言是否属实,尚未可知,但一众乱港分子是慌了。跑路的跑路,割席的割席,还有当众上演内讧的,甚至气[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