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仗还怎么打:还有“热战”冲动吗?

来源:环球军事2019.7 作者:李志新 时间:2019-10-09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过去有一种说法:每一任美国总统,都要发动至少一场战争。至少从二战结束以后看,这句话是成立的。杜鲁门发动了朝鲜战争;之后的艾森豪威尔发动黎巴嫩战争,以及入侵多米尼加、入侵刚果;再之后的肯尼迪,入侵古巴,发动越南战争;尼克松,入侵柬埔寨、入侵也门,发动智利战争;福特,继续扩大越南战争;卡特,入侵尼加拉瓜;里根,入侵格林纳达、入侵洪都拉斯,介入两伊战争,突袭利比亚;老布什,发动巴拿马战争,发动海湾战争;克林顿,发动海地战争,发动科索沃战争;小布什,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奥巴马,发动利比亚战争;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发动叙利亚战争..

所有这些战争,几乎构成了二战后世界的战争史主体。一些战争,如几次中东战争,美国虽未直接参与,但其身影也不时闪现其间。而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则几乎成为二战后战争样式变迁的主要样本。美国,也以此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战争之国。

然而,从战场投入的具体情况看,自前任总统奥巴马开始,“愈战愈勇”的美国,似乎已无余勇可贾,仗虽然还在打,但其用兵规模,特别是地面部队的用兵规模明显收缩,甚至不再主动承担战争的主导权…,

美国怎么了?真的要向全世界休兵息战了吗?显然不是。其实,无论战场的形式怎样千变万化,战争为政治服务的功能始终未变。本期这个专题下的3篇文章《“热战”变冷的玄机》《用新模式左右世界》《还有“热战”冲动吗?》,分别从作战方式、战争服务于政治的方式,以及美国国内困境等方面,来分析美国为何会减少战争投入。

唯有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能抓住问题的核心。本专题文章所引用材料,全部基于国内外媒体的公开报道。有些零乱的材料,您可能转瞬就忘了,但如今被重新“摆放”在一起,您才会发现真正的问题所在。

u=1135314328,2642303292&fm=26&gp=0.jpg

美国离不开战争


冷战结束至今,美国是世界上发动及参与“热战”最多的国家。当前,美国的“热战”虽在逐渐变冷,但从上一篇文章不难看出来,美国并非真正地告别战争。那么,美国还有多少战争的冲动,还需不需要“热战”战场?

至少在一部分美国政客和军方人士那里,美国随时都有战争冲动,因为美国有好战的“传统”。纵观整个美国历史,无论是争取独立的战争,还是征服印第安人、打败西班牙人来扩充自己的版图,都充斥着暴力。冷战结束后,美国不止一次威胁他国并对他国发起军事行动.甚至可以说始终处于战争状态。长久以来的“热战”,使美国从中尝到了甜头,因此通过暴力解决问题成为其首选。

美国靠战争扩张的背后,其根本逻辑是称霸全球企图下的美国化改造。建国后,美国一直在世界上宣称自己的优越性,从政治制度到社会制度都极力排斥其他形式制度的存在。美国认为,如弱势国家或政治力量不能实现美国化,美国则拥有对其进行改造甚至驱逐的正当性。而对战争的热衷,又使得美国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改造世界。冷战期间,美国持续14年之久的越南战争,其实基本不涉及其关键地缘战略利益。冷战后,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这些美国试图以战争改造的国家,无不深陷内战或分裂泥潭。而且,美国在冷战后的战争决策的情绪化和非理性特征更为明显。美国一些主流媒体以既有的意识形态偏见,夸大渲染国际事件,也加剧了决策者在公众舆论情绪化压力下做出错误决定的可能。美国国内政治高度“极化”,更使决策者易于非理性地以战争方式来缓解或转移国内危机。这些都增加了美国卷入战争的冲动性和随意性。

相较而言,对实力占优或大致相当的国家,美国则往往尊重其特殊利益并寻求谈判协商化解冲突。可以说,美国对与弱国、小国间的深刻分歧,更易于诉诸战争,但对与拥有足够实力国家的分歧,在动用战争选项时通常十分谨慎。前者导致美国在世界众多区域频繁卷入战争.后者导致美国与其他大国关系的极端脆弱。

当然,美国“改造全世界”的目标背后,还有其“国家利益”的特殊定义。2000年4月,白宫发布的“2 1世纪国家安全委员会”报告(《寻找一种国家战略:维护安全与促进自由的一致》),将美国国家利益分成3类:第一类为生存利益,第二类为关键利益,第三类为重要利益。生存利益是指,在敌人可能采取军事行动、国家生存遭遇威胁的情况,此时任何决策均涉及到生存利益。重大利益则包括任何严重影响国家政治、经济和人民福祉的事项,其中最主要的是对国家的安全构成影响的因素。重大利益和生存利益较为相近,唯一的差别在于时间。涉及重大利益的事项不如生存利益那么危急,政府有一定时间权衡利益。从内容上看,贸易、世界秩序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利益,属于重大利益。主要利益则涉及大多数国际问题,判断的标准在于,国家的经济利益、政治稳定及人民的福祉是否受到影响。大部分经济和意识形态的争论或纠纷,均属于这一类。由此可见,美国已将国家利益扩大到世界各个地区,除防止本土遭遇袭击外,还强调建立一种有利于美国的生存与发展的全球环境,强调它的国家利益与国际经济制度、地缘政治环境和世界秩序之间的相互联系。换言之,在美国的战略中,它所追求的国家利益,是维护其军事、经济、意识形态及地缘方面的全球霸权地位,这一利益体系驱动着美国不断发动战争。

发动“热战”代价极大

毋庸置疑,战争太“烧钱”了,从古至今,战争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力消耗都是巨大的。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直接经费投入而言,可以说,持续18年的阿富汗战争,已成为美国最“烧钱”的战争之一。截至201 1年10月,阿富汗战争10周年之际,美国防部称,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上的花费已达3232亿美元,战争花费平均每天将近1亿美元。到了201 5年,美国国会研究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截至当年,美国在阿富汗战争的花费达到了惊人的6856亿美元。报告称,驻阿富汗美军长期保持4万到10万人规模,在2001年至2014年这13年战争中,仅美军工资一项每年就超过470亿美元,加上后勤给养、作战训练等花费,一名美军驻守阿富汗一年的成本约为390万美元。这张惊人的战争账单,对当时的美军建设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F-35战斗机项目无法按需要加速推进,海军的战舰数量不足无法及时补充,舰载战斗机也越来越陈旧.但无法及时更新换装,核武器部队已多年没有任何更新换代。

无独有偶,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令美国财政状况更加恶化。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当时的估计,战争直接费用(与战争直接相关的费用)接近1 000亿美元,是二战后美国战争直接费用最高的(第一次海湾战争的费用为61 0亿美元,且由多国分摊,美国只承担了一小部分,而这次战争的所有开支基本上都由美国承担)。而且,倒萨易,消化倒萨成果难。战后,伊拉克的重建还需进行长期投入。而美国的财政困难主要来自多项重大费用负担:维持大规模军事占领和平定战后抵抗的费用,伊拉克战后重组和重建的费用,避免“人道主义灾难”加剧的费用,弥补战争消耗的军备物资的费用等。此外,公开或暗中支持美国倒萨的中东、巴尔干、中亚及新加入北约的中东欧国家.要求“论功行赏”.侧重索要经援和战争补偿,同时希望分享“战争红利”,美国须一一加以安抚。美国虽为超级大国,但也招架不住众多国家群起“吃大户”。 2003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约1 900亿美元,和小布什上台初期克林顿政府留下的2370亿美元的预算盈余相比,实际赤字达到4630亿美元。这相当于美国GDP比重的4.75%。

美国发动战争的后续负面影响,也使得“热战”代价骤增。最明显的一点是,助长了世界范围内的仇美极端主义和反美民族情绪泛滥。以伊拉克战争为例,伊拉克除了是世界石油库,还是整个伊斯兰文明圈的枢纽之一。美国通过战争实行军事占领,并扶植亲美政权,不但造成众多平民伤亡,还试图以“美式民主”改造整个伊斯兰世界。这严重伤害了伊斯兰世界,特别是阿拉伯国家的民族和宗教感情,强化了业已强烈的反美仇美情绪。而这种反美情绪,很快就会变成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宗教极端势力发展的沃土,“生长”出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恐怖活动。

此外,美国在全球征战,也会让黩武主义倾向进一步蔓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可能性激增。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全面展示了新的作战理念与作战方式.展示了信息化作战手段前所未有的作战效能。这无疑对正在进入军事变革的其他国家的军队是个触动。世界军事变革的步伐可能加快,军备竞赛进一步升温。同时,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可能性增加。

所以,从“热战”战场看,近年来,美国虽一路“凯歌高奏”,但实际上也付出了高额的战争费用,以及无法估算的政治代价、经济代价和安全代价。

发动“热战”困难重重

当前,美国虽仍时不时以战争来威胁他国,但仔细分析,美国若真想通过一场“热战”来实现自己的战争目的,还是困难重重的。

首先,美国尚无十足把握赢得下一场“热战”。 其一,美军的备战状态不尽如人意。目前,美军的大部分车辆装备虽都处于良好的任务状态,但也有一些装备(比如直升机)的状态令人担忧。全球火力指数(简称GFP)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军陆海空等军种总共装备的直升机数量超过4000架,其中,陆军有近3000架武装和运输直升机。受常年战争的影响,这支庞大的直升机部队一直得不到妥善的休息和保养,有些直升机甚至因机身老旧、使用过度等原因,而无法正常执行任务。如20 1 9年5月27日,美军一架CH-47“支奴干”运输直升机,在阿富汗南部美军基地进行硬着陆时坠毁,飞机上有大批美军特种兵,死伤惨重。其二,美军人员的整体素质虽然较高,但在某些专业领域却出现了人才荒。比如,飞行员和装备维修人员。专门人才的缺乏.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美军在人员招募、训练和保留方面出现了问题,这也成为影响美军发动“热战”的重要因素之一。其三,美国的经济复苏缓慢。自201 9年7月1日起,美国经济增长期进入第1 2 1个月,创出最长增长纪录。但目前来看,全球贸易争端和其他风险因素可能拖慢美国经济脚步。而且,美国人口正在变老,生产率也落后,这些都会拖累美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因此,就美国当前经济发展水平若要支撑一场大规模热战,必然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其次,美国社会撕裂状态严重。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美国社会贫富差距拉大,这使得美国“橄榄形”的社会结构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进入本世纪以来.尤其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中产阶级人口持续萎缩。 2000年至201 4年,美国229个大都市区中有203个城市,出现了中产阶级占总人口比例下降的情况。不仅如此,美国中产阶级的实际收入也在不断下降,许多人的生活水平大不如从前。中产阶级空心化,使得美国原本稳定的社会结构隐患重重,这种情形下,如果贸然发动一场“热战”,对美国社会无疑是雪上加霜。

再次,美国内外反战呼声不断高涨。冷战后,美国参与或发动的战争,使得主张和平已逐渐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民意。仍以伊拉克战争为例,据盖洛普民意调查机构统计,伊战之初,75%的美国人认为这场战争“是正义的”,而在2006年,也就是伊战结束后的第3年,美国民众对战争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逆转,75 %的民众认为战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负面影响。在叙利亚战争中,国际社会反战呼声更加强烈。20 1 3年8月,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贾法里表示,美国无力掌控军事打击叙利亚造成的严重后果。贾法里警告说,那些为美国的军事干预提供帮助的国家,自身安全也将受到严重威胁。美国反战组织,也于当月3 1日在白宫门前举行抗议活动,呼吁和平,反对奥巴马政府寻求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

第四,合法性和合理性在削弱。动武不仅加深了美国与其他大国间的矛盾,而且导致美国在国际上的孤立。近年来,美国在对外关系中表现出毫不掩饰的单边主义,不惜践踏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直接或间接发动战争.引起世界各国包括其盟国的反对。这使美国已不可能再像之前发动“热战”那样,获得盟友的广泛支持,再以反恐或其他名义进行重大外交和军事行动时,其合法性与合理性也将受到更多质疑,其以各种借口对国际政治经济利益格局的整合,将受到更多抵制。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3429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欧多国警方逮捕大批关注气候变化的抗议者

美欧多国警方逮捕大批关注气候变化的抗议者
美欧多国警方逮捕大批抗议者 7日,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多国举行了呼吁关注气候变化的[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