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栖夺岛作战中的“滩头障碍”清除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时间:2018-06-04
0 日本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日本自卫队正在建设的登陆作战能力中缺少清除滩头障碍对策。在目前的状况下,不仅是自卫队无法突破假想敌中国设置的障碍物、水雷和地雷等滩头障碍,而且全球都尚未找到解决清除滩头障碍的办法。为了打破现状,运用无人机(UAV)和武装直升机从空中清除滩头障碍是有效的做法。

自卫队正在建设登陆作战能力,以能够向被敌人守备的海岸登陆为标准,开始配备登陆作战部队和装备。陆上自卫队正在筹备水陆机动团的编制,并开始采购AAV7型水陆两栖车。海上自卫队也在改装“大隅”号运输舰,并为“出云”级直升机驱逐舰增加两栖作战指挥功能,强化驱逐舰的对地射击能力等。

军事6月4日图一.JPG

图1.照片为海湾战争结束后在波斯湾积极开展扫雷活动的落合扫雷部队1。但是自卫队并不具备战时在敌人阵地前扫雷的能力。

但是,自卫队正在采取的这些措施中没有滩头障碍对策。如果是在敌人阵地前登陆,必须要清除各种滩头障碍,包括设置在从甚浅水区到海岸线的抗登陆作战水雷、岸滩上的水雷和地雷等爆炸物,以及鹿砦、石堆等障碍物。

由于这些滩头障碍,登陆作战极有可能受阻。如果不能清除滩头障碍,登陆作战就会进退维谷。即使创建水陆机动团,大量装备AAV7水陆两栖车,如果不能越过滩头障碍,一切都将毫无意义。不能投送可以在海岸压制敌人的作战力量,登陆作战就会以失败告终。

解决办法只有推动实现从空中清障。具体做法是,从上空搜索和确认障碍物,并且从空中进行清除。如果为了及时实现这一目的,组合运用现有技术与装备,就可以采取运用无人机进行搜索与武装直升机进行清除的方式。

登陆作战与滩头障碍

在自卫队今后的登陆作战行动中,滩头障碍及清除将成为重点。这是因为在自卫队进行登陆作战准备、开展实地演习的过程中,滩头障碍的威胁已经引起关注,自卫队不具备清除滩头障碍的能力这一问题受到了重视。

什么是滩头障碍?

滩头障碍指的是在登陆海岸前面设置的障碍物。其中,爆炸物从深水到浅水排列,依次是抗登陆作战水雷、海岸水雷和地雷;障碍物包括鹿砦、石堆和铁丝网等。这些爆炸物和障碍物设置在从被称为VSW(Very Shallow Water)的甚浅水区到被称为SZ(Surf Zone)的碎浪带,分别距涨潮水位线12米到3米以内。

军事6月4日图二.JPG

图2.水深、名称区分与障碍物示意图

日语中“水際”(海岸,译者注)既可以读成“mizugiwa”,也可以读成“suisai”。这种不统一的读音是由于旧海军和海上自卫队采用训读读音,而旧陆军和陆上自卫队采用音读读音。

在敌人阵地前登陆摆脱不掉滩头障碍的问题。如果海岸被敌军守备,其阵地前毫无疑问一定会设置有障碍。

这方面的实际事例非常多。自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首次出现以来,已经成为抗登陆作战的常规做法。在二战中,日本海军从1943年左右开始装备滩头水雷。在实战中,日本海军曾向塔拉瓦紧急运送了3000枚水雷。日本海军在冲绳和关岛也积极地设置了滩头障碍。美军在冲绳和关岛攻略中曾提到滩头障碍太多,在冲绳曾处理了3000枚水雷。

德军也在诺曼底等地设置了滩头障碍。比较有名的是向登陆停泊地布设水压感应水雷,同时也设置有多种多样的障碍物。其中包括英语中被称为lump、stakes、hedgehog的鹿砦,以及被称为Belgian Gate的锥形框笼。这些障碍物的上部设置有地雷,可以起到替代滩头水雷的作用。

朝鲜战争中在元山的登陆作战受挫。严格说来并非是由于滩头障碍,而是向水道和停泊地布设的水雷,使登陆作战无法实施。由于无法全部清除组合布设的锚雷和高灵敏度磁性水雷,美军最终没能避免事先预料到的损害。

水雷在海湾战争中也发挥了威力。美军没能实施向科威特的登陆作战也是因为这一理由。美军一直自诩“成功地实施了水陆两栖佯动”,但实际上只是没能突破用于抗登陆作战而布设的雷区。顺带一提的是,伊拉克使用的“曼塔”水雷是一种用于抗登陆作战的水雷。

中国将设置滩头障碍

即使是在自卫队今后将开展的登陆作战中,这种滩头障碍也会出现。这是因为假想敌中国会进行设置。

自卫队建设登陆作战力量就是一项防备对华战争的措施,设想今后西南群岛的离岛夺回作战。是否真的会发生对华作战以及是否会在西南群岛发生冲突,这一切尚有疑问,但一般会这样设想。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一定会构筑滩头障碍。

中国热衷于抗登陆作战,并且较为熟悉这一作战样式。这在援助越南时就已经得到验证。北越依靠中国进行沿岸防御的计划与建设,中国在沿岸地区设置了多个阵地,这是中国在抗美援越作战中取得的实际战绩。

修筑堡垒的可能性也比较大。一提起“解放军”,就会给人以“人民战争”的印象。但是,实际上解放军一直重视阵地与火力。这与给人以重视兵器印象的旧日本军队也曾一直重视阵地与火力的事实是相同的。

例如,中国在进行对苏作战准备时曾打算在平原上造山。佚名人士在《文史博览》(2011年7月)中曾以《防止苏军入侵、中国军方平原造山》为题进行了介绍。实际上,这一造山计划因为著名的粟裕大将反对而未能实现。但这可以说是对依靠高强度阵地对抗强大火力这一思想的佐证。同样,解放军为了获得对抗敌军火力的能力,在抗登陆作战中一定也会重视修筑堡垒。

解放军配备有齐全的用于构筑滩头障碍的武器。比较有名的“沉-4”、“沉-5”型水雷是抗登陆作战水雷,属于重量200千克左右、用于浅水区的小型感应水雷。中文标记为与日文汉字不同的“沉-4”、“沉-5”。

解放军也拥有相当多的滩头水雷,其中包括作为85式的GLS220型等。这种水雷被称为抗登陆作战水雷,但从布设水雷的水深、水雷的大小与威力等来看,其实属于感应型滩头水雷或滩头地雷。解放军有可能也拥有沉底触发式水雷,比如俄制MDM系列或者与此相似的水雷。

当然也有可能直接使用反坦克地雷。特别是最近出现的GLD224、GLD260型地雷,采用垂直磁性/振动复合感应方式,性质上可能属于低灵敏度地雷,对登陆艇也很有效。

今后在抗解放军登陆作战中一定会出现滩头障碍。解放军在占领离岛后,将在较短时间内布设抗登陆作战水雷和滩头水雷,之后也会尽可能地设置障碍物。

 自卫队无法突破滩头障碍

自卫队在开展登陆作战时无法突破滩头障碍。这是因为自卫队不具备清除滩头障碍的能力。滩头线相当于陆上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作战任务分担范围的缝隙。这一区域由谁来担负作战任务?或者将距海岸几千米或水深几米处作为划分作战任务的界限?这些一直都没有确定。

这些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有时会被作为问题提出,但一直没有确定任务划分。冷战时期,陆上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曾因为滩头水雷与滩头地雷的布设范围问题产生争执,最后含糊地以各自凭自己的力量实施而告终。也就是说,目前陆上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均未进行清除滩头障碍的准备工作,双方都认为不是自己担负的任务。

即使从体制与装备方面来看也很清楚,海上自卫队反水雷战部队专门用于航路变窄水域和港湾的反水雷作战。这些水域不需要清除滩头障碍,即使有需要清除的,也只能由水下处理员(EOD)等潜水人员手动作业进行处理。陆上自卫队设施部队也是同样,其水面和水下作业只包括渡河作业和滩头地雷布设作业,完全不考虑清除海里的障碍。并且没有清除海里障碍的装备,也是只能依靠潜水员的手动作业。

军事6月4日图三.JPG

图3.水下处理员(EOD)是与飞行员/机组人员、潜艇乘员并列的顶尖职业。由于不能利用机械力,因而完成这项工作不能追求效率。照片是水下处理员利用气球将岩石浮起移动的情景,或许也是在开展为收集水雷情报而进行的水雷回收训练。照片来源于冲绳基地队网站。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497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我们过去在国际竞争中很重视经济竞争,意识形态的竞争可能不是我们的重点。这种看法,可能要重温[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