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未来海战的基本模式

来源:远望智库 战略前沿技术 时间:2018-03-02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月7日,由中国舰船研究设计中心、国防科技工业海洋防务技术创新中心和远望智库联合主办,同方工业有限公司协办的首届“海洋防务创新论坛•远望论坛”——首届“未来海上作战”研讨会在北京清华科技广场举行。来自军地相关机构600余名人员参加了会议。

会上海军研究院钱晋研究员做了题为《浅谈未来海战的基本模式》的报告。依据海军战略军种特性,钱晋概述了海战构成所涉及的要素,并结合海军主要武器装备的运用,介绍了"以海制海、以海制陆"两种海战的基本模式。以下为报告全文:

海战.jpg

海战,是依据国家战略要求,依靠海上优势和战役战术策略的博弈,通过在相关海域攻守双方对抗,在一定时间内获取对指定海洋区域的控制权。

虽然在海战的实践中,交战双方都无法对海洋占领和分割,但都力图在一定的海区和时间内,创造并建立起有利于己而不利于敌的作战环境和作战态势,以把握主动权,能为后续的作战行动创造前提条件。由此,如何保证我方使用海洋,而不让敌方使用海洋或限制敌方使用海洋,始终是海上作战模式构架的基本点。

一、构成要素

对海战模式的认识,必然涉及海战构成的有关要素,如:国家战略和海军战略、海战场打造的目的、海上作战平台和打击武器的运用、相关兵力的部署和使用等等问题。

(一)部署方式

从顶层上看,海军的部署方式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使该海域作为国土防御海上方向的防御屏障,构筑“以岸制海”的作战模式。即把海作为一个屏障,利用我岸上的兵力,来控制这片海洋。

二是将该海域作为打击敌方海上活动的经济、军事力量的阵地,形成“以海制海”的作战模式。即以海上一些关键的海峡隧道,包括一些关键的海域,作为要道,来进行遏制。“以海制海”,多存在于实施远洋战略的海洋国家,也是海军与传统以陆军为基础建立的水师区别的分水岭,主要通过在关键海域实现海上力量长期或一定时期的存在,削弱对应存在的敌对国家海上军事力量,实现对相关海上航线和海峡通道的控制,限制敌对国家海上力量运用,达成进一步加大国土防御纵深和国家利益防护范围或是压缩敌对方国家海上战略运用空间的目的。其主要作战部署方式就是“要道遏制”。

三是该海域能作为袭击敌方国土的基地,造就“以海制陆”的作战模式。“以海制陆”,是在实现“以海制海”的基础上,依据国家全球战略的需要,通过获取全球的海上航行自由,将舰艇等作战平台机动部署在相关海域,作为对其构成所谓威胁的国家实施力量投送的海上基地,视情对其沿海甚至一定大陆纵深的政治、经济、军事目标摧毁或占领。

第一种模式是以守为主,第二种是攻守兼用,第三种以攻为主,而且前两种的结合与后两种的结合正好构成海战形成所需的对立面。由此,从海军战略性军种的特点和凸显进攻作战性质看,将更加侧重于“以海制海、以海制陆”的作战模式,并以“要道遏制、力量投送”作为主要部署方式,以电子战、水面战、水下战、空天战、水雷战、两栖战以及特种作战的运用为着眼点。

一方面可以使国土防御的纵深扩展到敌方的沿岸海域或近海海域,从而降低战争在本土发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可以削弱敌对方可能发动战争或是使战争升级的潜力,从而遏制战争甚至摄止战争。其主要作战部署方式就是“力量投送”,即:以陆上及海岸线为目标,依托海上作战平台装备,遂行火力、兵力投送,甚至在有些情况下包括水雷布设为典型代表的兵器投送。

(二)作战运用

在兵力的编成上,要确保由多艘战船组成的一个舰艇编队,所形成的一个基本作战单元,进一步凸显“平台独立、统一控制、信息融合、功能互补、整体联动”的特性。联动的周期是越来越短,发现即摧毁。过去从发现到摧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的要求是发现即摧毁。因为发现和摧毁,并不是一个人去完成的,而是由多人联合完成的。

在战役筹划上,要确保“出得去、到得了、呆得住、打得响、撤得回”等阶段的衔接。“出得去”是指能够离港,对方可能会对你的离港行动进行对抗措施。“到得了”目的地,要求航程规划的范围是舰船本身航程能满足的,而且在航渡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对抗。“呆得住”,是指到达指定海域能够呆得住,因为海上的孤立性和特殊性,靠单艇、单舰是做不到的,必须要依靠编队。“打得响”是指遇到了对抗,要把握战机先机作战、先机制敌,还要能回击第二枪,要打得响,打得赢。最后是要“撤得回”。如果做不到这五点,说明在作战的准备上是有问题的。

在战机把握上,要确保“既能打响第一枪,也要能回击第二枪”。

在战术使用上,要确保“看得清、辩得明、跟得上、打得准、击得毁”等行动环节产生链式效应。只强调“打得准、击得毁”是不够的,“看得清、辩得明”必须要跟上。这五个行动环节不可分割,产生链式效应。

(三)核心兵力

所涉及的核心兵力,是在航天系统不断从战略应用向战术应用甚至向装备操纵、武器控制应用拓展的支持下,以航母编队、两栖编队、攻击型潜艇为三大支柱;在具体的作战手段应用上,仍以海军传统的打击武器和作战平台为基础,将随着科学技术的推动,不断融入无人作战平台以及新概念、智能化的武器和系统。

航空母舰作为海上最大的移动基地,是实现“要道遏制、力量投送”作战部署的最具代表性的装备平台,也是进行海上军事威慑的战略性力量,被誉为国家地位的象征。

在遂行相关的军事行动中,航母通常以编队形式出现,而且以单艘为核心编成最为常态,如美国海军称之为航母打击大队的航母编队由1艘航母、1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3艘阿利·伯克驱逐舰、1~2艘攻击型核潜艇、1艘后勤支援舰组成。

两栖攻击舰,则作为兵力投送海上基地最具代表性的装备平台,是达成对敌国领土“占领”的海上跳板。在遂行相关的军事行动中,两栖攻击舰通常也是以编队形式出现,多依据执行的任务要求以一至数艘为核心编成;而且在编队中除了担负护航的驱逐舰、护卫舰、攻击型潜艇外,还会依据两栖作战的规模编入一定数量的登陆舰;同时航母编队有时也会与其协同行动,遂行空中掩护或火力支援行动。

水面作战舰艇编队和攻击型潜艇,除了在海上担负传统战术攻守的角色外,与对地巡航导弹的结合,通过实施远程“点穴”和“外科手术”式打击达到战略目标,改变了传统“以海制陆”大规模摧毁的作战方式,使之跃升为战略进攻力量。

其中,海基巡航导弹:将现代计算机技术、驱动技术和打击技术的有机结合,依靠情报-指挥控制-传感器-打击平台-火力控制-武器-目标-战场评估的环环相扣、回路闭合的作战信息链路,以精确的任务规划、精确的情报侦察和监视、精确的导航与控制、精确的目标识别定位、精确的制导命中、精确的毁伤以及精确的战场评估,构成了完整的精确作战体系。

同时,在今天及未来一定时期内,海军已成为卫星的最大用户之一,尤其是以侦察、预警、定位、导航、通信等卫星为主体的军用航天系统在战场侦察监视、打击目标指示、打击效果评估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且,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在未来海战中的作战手段也会在传统的作战平台和打击武器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作战系统也随着科技水平的提升不断升级,进一步强化了舰艇编队内信息态势的共享性、武器使用的聚焦性、平台机动的有序性、行为转化的精确性;新概念武器的推陈出新,进一步丰富了海战的攻防打击武器。

例如,无人作战平台应用将更加广泛,在空中不但将与“网络中心战”溶为一体,使海战场的信息节点的部署进一步灵活适应海战运用的多变性,而且在传统的支援、保障的侦察领域上有所突破,在监视取样、核查评估、电子对抗、通信指挥等作战使用范围上也有进一步拓宽,还涉及如电子干扰、精确打击、定点轰炸等攻击作战行动领域,并融入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巡航导弹和战术弹道导弹,甚至可代替有人驾驶飞机对敌防空区进行攻击和空战等等;在水下既丰富了水下战场与敌方水下作战平台和打击武器的对抗手段,还进一步提高了水中和海底的“透明度”增强了海战中的主动权。

二、要道扼制

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存在着与许多国家利益悠关的海上航线和海峡通道,一旦进入战争状态或准战争状态,都将可能成为敌对双方需要控制的要道,而且航母编队或水面作战舰艇编队、潜艇往往是主要力量。其中,在未来一定时期扼制要道的运用中航母将更具代表性,如美国在全球定义了16个海上关键要道就是其航母打击大队所担负的重要任务之一。

运用时,一般以单航母编队为运用的常态化形式,双航母多可能是出现在任务交接或航渡中的相逢区域;而且,航母舰载机和编队内护航舰艇,采取有关部署和行动,形成完整的防御体系,是能够在指定海域“呆得住”的重要举措之一。部署区域多是敌对方或我方海上经济和军事通道的关键海域或海峡水道。实施时分为航渡和待机两个阶段。

(一)航渡

在受领任务后,通常事先要针对敌方潜艇守株待兔战术,对相关海域进行扫海,降低敌方潜艇存在的概率事件;遂行这种扫海行动的兵力,即可以是航空兵,也可以是水面作战舰艇、潜艇和无人水下作战平台;随后航母编队才按一定的队形,向指定海域航渡。

在航渡时,多以防潜为主、兼顾防空的队形;只有抵达与相关大陆海岸较近的距离时,才转化为以防空为主兼顾防潜的队形。航渡队形,以美国航母打击大队为例,一般都是组成以航母为中心加强前方和两翼的环形护航队形:护航舰艇距航母以及护航舰艇之间相距两倍左右的舰载声纳有效探测距离,攻击核潜艇在航母方位角±45°左右、距离约200千米左右、水下深度约100米,舰载预警机和战斗机或无人战斗机的空中待战区域距航母200千米左右、高度约5000米。以此为参照,未来在攻击核潜艇的外围的可控范围内,还可以部署无人水下作战平台,进一步扩大对水下来袭目标的预警距离。

一旦按部署到达指定海域后,编队中的水面作战舰艇呈环形部署在以航母为核心的外围对海雷达视距范围内距离上,面对来自空中、海面和水下的威胁采用环形部署,构筑起远、中、近三层防御区。远层,设在距航母编队舰载区域防空有效射程至舰载预警机有效探测距离处,主要用于编队预警、攻势防空、对岸对海攻击和航空反潜;中层,设在距航母舰载雷达视距至舰载区域防空有效射程处,主要用于防御性防空、对海攻击、区域反潜和电子战;近层,设在距航母舰载雷达视距以内,主要用于自卫性防空和反潜作战。

遂行防潜行动时,可通过部署无人水下作战平台,进一步扩大对水下来袭目标的预警距离,甚至主动实施反潜行动,并形成安全走廊;之后,使用传统的攻击核潜艇和舰载固定翼反潜巡逻机负责搜索,由舰载直升机和护航水面作战舰艇合同负责攻击。若出动两艘以上航母,航渡时也多采用集中编成、防潜为主、统一行动的方式,而且两艘航母之间的距离至少保持在旋回直径的4倍距离以上;但一旦抵近部署区域,则会按航母出动的数量,形成相对应规模的航母编队,采用分散部署、防空为主、互为支撑的行动方式。

(二)待机

在指定的扼守海域待战时,防空作战成为主要行动。虽然对海作战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但除了尽可能在来袭舰艇发射反舰导弹之前对其攻击外,核心还是通过防空行动消除已发射反舰导弹的后效应。而且,在遂行为其它海上兵力提供掩护行动时,也主要担负防空作战任务。作为海上的移动机场,航母舰载机是防空作战主要力量,未来在搭载传统舰载机的基础上,将搭载无人机。

一方面舰载无人战斗机的应用一直是主要发展方向,最有可能的是遂行空中待战为预警机护航的行动;另一方面鉴于舰载无人加油机研制技术成熟成本低,而且无需高速机动,气动设计相对简单,不用装备复杂的武器火控系统等,将大大降低技术难度和成本,将很可能被首先使用,可以节省使用战斗机遂行伙伴加油行动的数量,从而增加舰载机数量和打击能力。

遂行对空作战行动成功与否,是达成要道扼制目的的重中之重,通常要设置禁飞区、识别区,实施时主要分为早期预警、跟踪识别、拦截交战三个步骤进行。

一是早期预警。舰载预警机担负航母编队最外层的预警,一般在距航母编队舰载区域防空导弹有效射程处巡逻;必要时还可以将无人机部署在预警机的前方可有效控制的距离,进一步扩大空中预警距离。其它舰艇装备的对空搜索雷达担负第二层预警。航母编队的早期预警和整个对空作战是在电磁辐射管制下进行,以美国海军为例分为四种状态下进行的。

二是跟踪识别。以美国航母编队为例,将空中目标划分为敌方、不明假定敌方、友方、假定友方和不明目标五个类别,并进入数据链通信网时要使用不同的识别符号。一旦发现敌方、不明假定敌方目标,必须进行跟踪。对发现的不明目标要不断进行跟踪识别,直至识别清楚为止。

三是拦截交战。以美国航母打击大队为例,行动开始前,除非遭到攻击时进行自卫,舰载机和护航的水面作战舰艇不能只根据在数据链中标明为敌方的轨迹符号实施攻击;但可对敌和假定敌目标要进行标定,并启动火控雷达自动跟踪和锁定。行动一开始,凡符合攻击标准的所有敌方空中目标,均要在距航母编队尽可能远的距离上与之交战。一般情况下攻击时,需按照武器使用顺序和目标拦截顺序表的规定,依次对敌目标实施攻击进行。

首先由担任远程空中巡逻的舰载战斗机或舰载无人战斗机,按先远程、后近程的顺序实施空空导弹攻击。之后,针对进入水面作战舰艇对空火力射程的敌方导弹和飞机,依次使用远程、中程、近程舰空导弹系统进行拦截。最后,若仍有进入的敌方来袭目标,尤其是反舰导弹,一方面使用舰载反导导弹和火炮以及一些新型动能武器对来袭导弹进行硬摧毁;另一方面运用电子干扰和施放干扰弹进行软抗击,从而达成阻拦目的。

当遇到由多种飞机组成的机群时,则先攻击尚未发射反舰巡航导弹的敌机,随后依次为电子战飞机、侦察机、战斗护航飞机等。当遭到饱和空袭时,则依据事先划分的防空区域,由所辖防区内的水面舰艇及舰载战斗机与敌机和来袭导弹交战。在整个攻击行动的组织上,通常由预警机实施引导,电子战飞机对敌机雷达和通信实施电子干扰;远程巡逻的舰载战斗机或舰载无人战斗机前出攻击时,其阵位由后续升空的舰载战斗机替补。

还需指出的是,随着水面作战舰艇搭载的舰空导弹技术性能的不断提升,使之对空打击范围进一步拓展,已成为国家导弹防御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海上节点;由此,“要道扼制”也是成为海上拦截弹道导弹一种作战部署方式,如美国海军将3艘“宙斯盾”舰艇组成了导弹拦截打击大队,部署在关键海域遂行拦截敌对方弹道导弹的行动,以满足形成国家导弹防御走廊的需要。

三、力量投送

海军之所以具备战略军种的特点,除了拥有海基核力量外,就是能够通过海洋向陆遂行常规力量投送的军事行动,以支撑国家的政治和外交活动,主要涉及火力投送和兵力投送两种形式。

(一)火力投送

海军担负火力投送的作战兵力,航母编队既是直接遂行实施火力投送的作战力量,也是支援掩护其它力量投送作战单元的支援和掩护作战力量,最具代表性。此外,还包括对地攻击型潜艇、由水面作战舰艇组成的对岸火力打击编队、布放水雷的航空兵和水面舰艇等兵力作战单元。

航母编队在遂行对岸、对海火力投送行动时,所装备的舰载机和远程巡航导弹,常常能在作战中率先使用。

一方面,在数小时内能起飞大量各型作战飞机,从海上和空中向敌方发射了大量精确制导高爆炸弹,空袭敌机场、指挥控制中心、防空设施等战略目标,压制敌防空火力,构成了“震慑行动”;另一方面,发射对地、对海巡航导弹(这也是搭载巡航导弹的攻击型潜艇和水面作战舰艇火力投送的主要运用方式),重点打击了“时间敏感目标”和一些政治目标,构成了“点穴行动”。

航母舰载机一般采用的是连续出动的方式,以1~2个小时为作业周期,每个周期出动一个波次飞机;第二攻击波起飞之后,第一攻击波开始降落,实现起飞-降落-甲板定位-维护-再次出击的循环作业。在携带精确制导武器时,每架作战飞机都可以精确地攻击两个或三个预定目标。在打击防空火力和空中力量比较弱的对手时,普遍使用8~12架的比较小规模的攻击机编队完成作战任务,而且空袭机群几乎不需要安排各种掩护和压制力量。

在最高强度作战条件下,以美国航母打击大队为例,航母在作战的最初阶段,舰载机遂行对地、对海攻击行动时的每日出动架次可达舰载攻击机数量的3倍以上,但只能持续4天;之后,多保持在舰载攻击机数量的2倍左右。

运用两个航母编队时,若是部署在同一个方向往往多梯形配署,相距大于舰载防空导弹射程、小于舰载战斗机作战半径之内的范围,后者担负掩护任务,前者担负对陆火力投送的任务;若是部署在两个方向,则各自按实现规划方案实施。

航母编队在遂行支援掩护行动时,支援掩护对象主要是遂行兵力投送的两栖编队、遂行对地攻击行动的攻击型潜艇、遂行国家导弹防御行动的弹道导弹拦截编队、遂行布(扫)雷行动的航空兵和水面舰艇、遂行特种作战相关兵力,主要是为它们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提供海上的空中掩护,确保在实施有关行动时出击和撤收的安全。此外,在配合小股特种作战部队的投送中,核心是要确保对相关海域空中、海面、水下的控制,使遂行渗透行动的小股特种作战部队出发和撤收海域的安全,必要时还将直接为小股特种作战部队的出发和撤收提供输送工具(如潜艇、直升机等)。

在遂行支援掩护行动时,一般多使用单航母编队,但在敌方岸基航空力量较强时也会派出2~3航母组成相应数量的航母编队协同完成。期间,若运用单航母编队,多配署在欲掩护兵力之后,大于舰载防空导弹射程,小于舰载战斗机作战半径之内的范围;若是两个航母编队,多配署在欲掩护兵力左右侧稍后,大于舰载防空导弹射程,小于舰载战斗机作战半径之内的范围。

(二)兵力投送

遂行兵力投送时,尤其是在实施大规模登陆作战时,则以两栖编队的运用为核心,并先由航母编队、水面舰艇编队充分遂行了预先火力准备和视情进行预先扫雷破障行动;随后,两栖编队还可以视情运用空中、海面、陆上等多种无人作战平台,遂行直前火力准备、直前扫雷破障行动;最后再由登陆兵遂行泛水编波、冲击上陆、抢占滩头、巩固和扩大登陆场的作战行动。

鉴于登陆兵“由舰到岸”行动的快速性和安全性,将直接关系到作战目的实现的成与败;何况在传统两栖登陆作战中,登陆兵在实施泛水编波、冲击上陆、抢占滩头的过程中,不但速度有限,还面临滩头阵地火力的直接威胁。所以,随着舰载直升机的发展与运用实践,在两栖战理论领域中又出现了垂直登陆的作战概念,即通过舰载直升机向敌对方滩头阵地甚至纵深地带机降登陆兵力。因此,在未来实施两栖作战中,尤其是针对一些地面防能力较薄弱的岛礁登陆作战中,应用舰载直升机遂行登陆兵的垂直投送和伴随火力压制的行动,将成为遂行突击登陆行动的主要方式。

具体行动时按随行三种行动方式进行编组:一是遂行伴随火力压制行动的对地攻击直升机与遂行救援行动的武装直升机,按3:1比例配置;二是遂行登陆兵(不包括重装备)垂直投送行动的中小型运输直升机,依据出动规模视情编成由3架构成一组的数个机群;三是登陆兵所需要的包括坦克、自行火炮在内的重装备及其它作战物质,则主要由登陆舰输送。

之所以要编入对地攻击直升机遂行伴随火力压制行动,是因为一旦登陆兵力在实施机降时,为确保不发生误伤事件,一般其它兵力在这一时间段和区域内实施火力支援行动则暂时停止;同时,虽然前期火力准备对地面火力点实施了打击,但不可能确保完全摧毁,需要有伴随的对地攻击直升机,对机降地面残余的火力点遂行精确打击和火力压制。

在实施过程中,通常在其它兵力完成火力支援行动后,两栖编队按计划抵达指定位置后,先视情运用空中、海面、陆上等多种无人作战平台遂行直前火力准备、直前扫雷破障行动,再由两栖攻击舰搭载的遂行直前火力压制行动的对地攻击直升机编组起飞,并与随后起飞的遂行登陆兵垂直投送行动的运输直升机编组一起,保持前后计划的距离向目的地出击。

一旦到达指定位置,一般在攻击直升机对地实施火力压制的同时,登陆兵遂行机降行动抢占登陆点、视情开辟登陆通道或建设野战临时机降机场、巩固登陆场等行动,从而为后续兵力的顺利登陆奠定基础。

之后,两栖攻击舰和登陆舰上搭载的登陆兵的重型装备,视情泛水登陆,与已上岸的登陆兵汇合;当然,如果有大型港口和码头能利用,也可以直接靠码头卸载。其中,如果是在特种作战的背景下,为达成隐蔽突袭目的(如营救、斩首、拔点等)所遂行两栖登陆行动中,或欲登陆的相关岛礁的防御能力十分有限,其它兵力先期也可以不用遂行相关的火力支援行动。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3095.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修宪:保证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制度安排

修宪:保证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制度安排
在国家主席任职规定上作出修改,有利于保持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体[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