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略充斥旧思维 美国冷战老调几时休?

来源:解放军报 时间:2018-01-25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516860632451126.jpg

美国新版《国防战略报告》将中俄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和首要安全威胁,折射出冷战思维下的霸权逻辑——

美国的冷战老调几时休

■童 真

美国国防部1月19日发布新版《国防战略报告》。该报告延续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俄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和首要安全威胁的判断,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竞争者”,为下一步美国修订国家军事战略提供了指导。

近期,特朗普政府密集出台重量级文件,包括《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准定稿)以及《国防战略报告》等。这既是美战略规划的规定动作,也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外安全政策正日渐清晰。报告在“美国优先”原则下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以实力求和平”的“军事优先”政策。公开的报告分为引言、战略环境、国防部目标、战略举措、结语5个部分,共11页,约占非公开版本五分之一的内容。

报告明确了国防部11项战略目标和三大战略举措。目标包括:保卫美国本土免受攻击;在全球和关键地区维持联合部队的军事优势;慑止对手侵犯美国的关键利益;使美国的跨部门合作伙伴能够促进美国的影响力和利益;在印太、欧洲、中东和西半球保持有利的地区权力平衡;保护盟国免遭军事侵略,支持伙伴不受胁迫,并公平分担共同防御责任;劝阻、预防或慑止对手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获取、扩散或者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止恐怖分子直接或支持其他行为体,向美国本土及公民、盟国和海外伙伴发动袭击;确保国际公域的开放和自由;变革国防部思维、文化和管理体系,不断提高创造业绩的速度和效益;建立21世纪“国家安全创新基础”,有效支持国防部的运行,维持安全和偿付能力。三大战略举措包括:建设杀伤力更强的联合部队,重整军备;加强同盟关系,吸引新的伙伴;改革国防部管理,以提高业绩和效益。

指责中俄,重回大国竞争

在战略环境评估中,报告进一步明确所谓“4+1”威胁判断,即中国、俄罗斯、朝鲜和伊朗4个国家行为体以及“伊斯兰国”暴恐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

报告认为,美国繁荣与安全的核心挑战是中俄给美带来的长期战略竞争,指责中国和俄罗斯企图“塑造世界”并且“从内部破坏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因此,特朗普政府从国家安全和军事安全层面都将中国与俄罗斯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视中国为最大“战略竞争者”。相比而言,奥巴马政府时期对中国仍然保持“合作+防范”的战略思路,并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用“建设性”一词来定位中美关系,强调合作与竞争并存。如今,特朗普政府则更加强调对中俄等国竞争与遏制的一面。

着眼应对混合威胁,拓展战略竞争空间

报告妄称在“4+1”威胁中,对手越来越加强运用正规与非正规力量,结合不同策略,运用形式隐蔽、性质模糊、手段灵活、代价较小的行动来达到目的,包括利用腐败行为、掠夺性的经济手段、宣传、政治颠覆、代理人行动,以及威胁或使用武力,来改变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实际情况,特别是利用与美安全伙伴的经济关系来实现诉求。这种行动介于和平与战争之间,属于“低于公开战争门槛的竞争性行动”,使美更难以应对。

报告同时指出,技术的快速发展及扩散,将给对手提供更低的准入门槛。这些新技术包括先进的计算技术、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自主技术、机器人、定向能、高超声速和生物技术等。为维护竞争优势,美提出要强化竞争意识,不仅要在战时赢得胜利,更要注重在平时利用自身的优势,掌握主动,给对手形成压力,以扩大美战略竞争空间。

巩固同盟关系,将“印太”作为国防战略重点

2015年,美在《亚太地区海上安全战略》中有过“印太”这一提法。此次,特朗普政府正式将“印太”纳入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提出要将“印太”地区盟友伙伴“发展成为一个安全网络,以慑止侵略、维护稳定、确保全球公域的自由进入权”。目前,美正积极推动美、日、澳、印形成四边安全网,从“亚太”拓展到“印太”,以期在更大范围、更大空间筹划战略布局。

报告还提出,要加强跨大西洋的北约同盟以慑止俄罗斯的冒险行为;在中东地区建立持久联盟,打击恐怖分子,抵消伊朗的力量,确保能源通道安全;保持在西半球的优势,维护西半球的和平稳定以减少美本土威胁;发展伙伴关系以应对非洲的恐怖主义威胁等。

扩军备战,建设更具杀伤力的联合部队

报告指出,美国军事优势“在每一个战备领域——空、陆、海、太空和网络空间被侵蚀,并且正在继续被侵蚀”。美国防部长马蒂斯说:“我们不能指望运用昨天的武器装备在明天的冲突中赢取胜利。”

报告围绕应对国家间大规模高端常规战争,提出扩大部队规模,推进核“三位一体”的现代化,加强太空、网络、C4ISR、导弹防御力量建设,提升在竞争环境中的联合杀伤能力、前沿部队机动能力和态势复原能力,重点投资先进的自主系统,强化敏捷和恢复力强的后勤保障等。

报告指出,将一体统筹应对高中低端威胁挑战,特别是在平时也积极运用联合部队以慑止来自印太、欧洲和中东三个重点地区的侵略;降低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在低于武装冲突门槛的挑战中捍卫美国利益。对此,美将通过更具杀伤力、灵活性、恢复力强的兵力态势和运用模式以及技术创新、作战理论创新、人员素质提高等途径,来应对未来更加复杂多元的威胁挑战。

创新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提升国防管理效益

美认为,当前美国防部各级领导不愿承担责任的官僚主义作风,严重影响了工作效率甚至美军的战斗力,提出要吸收商业革新思想,树立一种重业绩的管理文化。报告要求各军种部长、国防部各机构领导加强组织结构重塑和体制机制优化;敢于承担风险,精简相关审批程序,提高对军事需求的反应速度;削减冗余机构和人员并提升财务管理效率;优化装备从研发到列装的方式;依托“国家安全创新基础”计划,联合国内外企业加快发展关键前沿技术,以维持美军技术优势。

美国防战略的调整,一方面是着眼抵消中俄不断上升的军事实力特别是中国的快速发展,从而确保美长期的全球领导地位;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军事优先”政策无疑受到军方和军工集团的热捧,从而加强对特朗普的政治支持。美称这份国防战略将为2019至2023财年国防预算提供基础性框架,最终以军费的实际投入来实现美国防战略目标。

综合看,特朗普政府的国防战略,充分体现了冷战思维下的霸权逻辑。正如我外交部发言人所指出,美方报告充满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过时观念,蓄意歪曲中国国防和外交政策,渲染大国战略竞争,犯了根本性的错误。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美国新战略充斥旧思维

■付 强 陈航辉

美国国防部1月19日公布了新版《国防战略报告》。这是特朗普政府继去年12月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后在国家安全领域推出的第二份重量级报告。在美国四级战略体系中,国防战略的地位仅次于国家安全战略,是国家安全战略在国防领域的具体化,直接决定了国防资源的投入方向和重点领域,对美军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建军备战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总体而言,新版国防战略具有三大特点。

一是浓厚的对抗性。与前两份国防战略相比,新战略的一大变化是把“竞争”“慑止”“打赢”作为三大战略核心,提出要培育竞争思维。新战略开宗明义地指出,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已经取代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尽管分管战略制定和部队发展的助理副国防部长埃尔布里奇·科尔比强调,新战略不是一项“关于如何进行对抗的战略”,而是一项“认清竞争现实的战略”,但“长期战略竞争”这一词语代表的涵义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冷战时期的美苏对抗。

二是明确的指向性。“找对手、立靶子”是美国的一项战略传统。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尔认为,“战略就是做出选择”,而新战略就“谁是美国的主要战略对手”做出了明确选择。在战略对手判断上,新战略延续了之前的“4+1”判断,但在优先级判断上一改以往的模糊策略,明确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主要对手,朝鲜和伊朗次之,恐怖主义位列最后。该判断体现了此前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主旨和精神,标志着美国国防战略在“9·11”事件后的首次重大转型。新战略将印太、欧洲和中东列为三大重点战区,为美国全球兵力布局指明了方向。

三是明显的利己性。为了落实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新战略列出了11项战略目标。从保卫国土安全到维持军力优势再到慑止对手侵犯美国关键利益,所有目标无不体现出“捍卫美国利益、维护美国安全、保持美国优势”的“美国优先”思想。即便是对盟友和伙伴国,美国也不忘“薅一把羊毛”,一方面强调联盟和伙伴关系是美国的非对称性战略优势,另一方面又提出要“公平分担集体安全的责任”。

可以说,新版国防战略的内容既在预料之内,又在预期之外。预料之内是,无论是“回归大国竞争轨道”还是“中俄是主要战略对手”的提法都属于老调重弹,毫无新意。事实上,美国在2011年提出“重返亚太”战略时,已经把中俄列为主要竞争对手。前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曾公开宣称,俄罗斯是“最大的现实威胁”,中国则“可能表现为一种更加持久的战略威胁”。预期之外是,新战略在明确战略对手时措辞如此直接,而在维护美国利益时措辞又如此露骨。

作为美国在后反恐战争时代的首份国防战略,新战略对于指引美军顺利完成国防转型和布局长期战略竞争意义重大。去年12月,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汗曾向媒体声称,新版国防战略不会被束之高阁,将直接影响美国2019和2020财年国防预算。美军参联会主席邓福德也透露,防长马蒂斯本人对新战略非常重视,将亲自督促新战略的执行。可以想见,随着新版国防战略逐步得到落实,美国国防资源将优先保障大国战略竞争,中俄等国面临的压力将持续增大,世界也将变得更不安宁。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254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之乱成制度性、系统性危机,何以难解?

西方之乱成制度性、系统性危机,何以难解?
面对乱局,一些西方人习惯于“灯下黑”,或将之归因于西方运气欠佳,或将之视为外部因素使然。美国[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