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演习与战争的微妙关系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功淼 胡坚 时间:2018-01-25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军事演习是军事训练实战化的基本载体和实现途径,是军事训练的最高层次。它通常采用“敌我”双方激烈对抗的形式,来预演未来战争。军事演习全方位提升军队的实战能力,对遂行未来战争的兵力部署、战法运用、指挥协同、综合保障等相关工作进行全面地检验。因此,世界各国都很重视军演,每年组织的演习不计其数。这些演习不仅吸引军内外人士的关注,也引发出对演习到底离战争有多远的思考。历史上大量生动的战例表明,演习与战争有着微妙关系。

军事演习与战争的微妙关系

某陆航旅紧贴作战任务,创新战法。图为特战队员到达地面后迅速投入战斗。杨峰摄/光明图片

未雨绸缪,用演习提高应战能力

从演习活动的目的指向看,以演习提升实战能力,可大致分为进攻型演习和防御型演习两种。

进攻型演习是指对未来的主动进攻方案进行针对性地模拟和推演,在战争之前的有限时间内进行针对性训练,以磨合上下级、各军种之间的协同情况,验证相关技术、战术,是古往今来众多军队的通行做法。美军的1990年“内窥90”演习和2002年“内窥03”演习,分别就是1991年海湾战争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预演。由于进攻作战强调出其不意,战前进行实兵演习往往具有一定的风险,因此,不少军队将一些具有实战背景的进攻型演练以室内推演的形式进行。

防御型演习是对未来可能遭遇外来入侵情况下应对方案的检验,以提高备战水平。如2008年8月8日俄格军事冲突爆发之前,俄军已经对格军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进行了预判,于7月13日至8月1日,在北高加索黑海至里海地区举行了代号为“高加索-2008”的联合反恐演习,有针对性地演练了兵力投送、海上作战、空中作战、组织防御、封锁冲突地域、进攻作战和武装管制冲突地域等科目。战后,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的俄罗斯问题专家说:“这一演习与他们数周后在格鲁吉亚实施的行动一模一样,这场演习完全就是一次彩排。”1944年4月,英美联军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严格模拟诺曼底的地形、水域以及德军布防情况,进行了一场极为缜密的陆、海、空三军联合推演。有人甚至认为,如果没有这次演习,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或将改写。

军事演习与战争的微妙关系

参加中俄“海上联合-2017”军演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返航进入太平洋后,特战队进行反劫持演练。王松岐摄/视觉中国

由于任何一个国家均能以军事演习的名义,合法地对其兵力进行调动或重新部署。因此,一些国家也可能以军事演习做幌子,把原本是假情况、假敌人的演习,直接演化成真情况、真敌人的战争。2014年,克里米亚陷入政权危机,普京准确把握时机,借演习之名频繁调动军队。乌里扬诺夫斯克第31独立近卫空降突击旅,首批于2月24日悄无声息地抵达并控制了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里海舰队基地。为避免引起当地民众恐慌,官兵到达后摘掉国家和军队徽标,每人戴上绿色的面罩、墨镜、护膝和护肘,摇身一变成了有礼貌的“小绿人”。与此同时,俄罗斯却对外公布说,3月将在北极开展空降兵大规模演习,同时向那里出动了空中突击部队;甚至将大量军用列车开向乌拉尔,直到列车到达目的地时,外国情报人员才得知列车是空的,上述行动彻底迷惑了外国情报机关。俄罗斯就是在这样一场大范围、大规模的演习过程中,兵不血刃地收复了克里米亚半岛。

瞒天过海,用演习完成军事部署

孙子曰,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古往今来的不少军事家故意利用演习来迷惑或欺骗对手,从而瞒天过海,完成相关军事行动部署,隐蔽自己真正的作战企图。

一方面,利用演习过程中目不暇接的频繁兵力调动,可以分散和降低对方的防守注意力,达成进攻的突然性。据统计,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前2年时间内,埃及军队进行了5次较大规模的防空联合演习,而各种规模强渡运河的演习则高达500次之多。频繁的演习使得以色列军队产生了习以为常的麻痹心理,而埃及军队却在苏伊士运河西岸“无意间”集结了大量军队。1973年10月6日,埃及、叙利亚利用伊斯兰教斋月与犹太教赎罪日时机,向以色列的西奈半岛、戈兰高地发起突然袭击,一举突破号称固若金汤的巴列夫防线。再如1986年美军在遂行针对利比亚的“黄金峡谷”外科手术打击行动时,也是以演习为名,完成了驻英国空军基地美国第3航空联队的F-111F战斗轰炸机装弹、加油等作战准备。

另一方面,利用演习制造假象,隐藏战争进程中的主要进攻方向。如1991年2月24日至28日的沙漠风暴联合地面进攻战役时,多国部队在长达38天空袭的基础上,地面行动以正面进攻与迂回攻击行动相配合,一举击溃科威特战区伊军主力,达到了解放科威特、迫使伊拉克接受苛刻停火条件的目的。美军在地面进攻之前,大造准备两栖登陆及从科威特正面进攻的声势,集结大量部队于科沙边境,在波斯湾先后举行了6次大规模的两栖登陆演习,摆出一副欲在科海岸实施两栖登陆的架势。上述举措,较好地实现了战役欺骗,掩护美军主力从沙伊边境快速穿插,成功实施“左勾拳”这一关键行动。

有些军事演习需要动用大量的实兵、实装,进行实打、实投、实爆,稍不小心就会擦枪走火,使得危机升级,进而诱发战争。1986年3月,为教训利比亚和警告苏联,维护美国在地中海地区的利益,美军制订了代号为“草原烈火”的行动计划。根据该计划,美军3个航母编队,以演习为名,强行闯过利比亚规定的“死亡线”,进入锡德拉湾,诱使利军向美舰、美机发射了多枚导弹。随后,美军便以利军先开火为借口采取“自卫”行动,先后向利军的舰艇和防空雷达站,发射空舰导弹和反雷达导弹12枚,击沉利军导弹艇5艘,摧毁利军几个地空导弹发射基地的制导雷达,达成了预期作战目的。

敲山震虎,用演习展示潜在威慑

军事演习不仅具有备战、实战等功能,而且还具有慑战、止战功能。现代科学技术发展迅速,尤其侦察手段一日千里,使得隐藏大规模军事演习的难度越来越大。但一些国家恰好利用这样一种相对合法的军事行动,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大张旗鼓地向潜在对手展示自己的实力,大兵压境向现实对手展示“肌肉”,从而使对手迫于压力而屈从于自己的意志,进而遏制可能的冲突或战争,以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近年来,美国与伊朗关系时紧时松,每当紧张时期,伊朗会经常组织一些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有时还会在演习期间试飞、试射一些新型武器,以展示“肌肉”。通过演习这种方式,伊朗给潜在的对手传导应有的震慑和压力,有效防止了局部失控“走火”。

现代战争,多数已不再是一个国家的单打独斗,连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也认为,举一国之力已未必能打赢一场未来战争,而需要多个国家联起手来,从军事、政治、外交、经济等多方面一齐发力,才有可能达成战争的最终目的。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多个国家间的联军联合演习已成为一种重要的发展趋势。这种军事演习,不仅可以提高国家间的联合行动能力,而且可以展示盟友间的军事合作水平。数据显示,自2001年以来,以应对非传统安全名义举行的国家间联合军演,已占到联合军演总量的80%以上。这些演习,不少就具有既安慰盟友使其放心、安心,又起到警告共同对手不要轻举妄动,进而达成遏制战争的目的。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2532.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之乱成制度性、系统性危机,何以难解?

西方之乱成制度性、系统性危机,何以难解?
面对乱局,一些西方人习惯于“灯下黑”,或将之归因于西方运气欠佳,或将之视为外部因素使然。美国[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