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未来十年军事装备发展规划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时间:2018-01-10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亚洲军事评论”网站报道:澳大利亚国防军是印度-太平洋地区最训练有素和装备精良的军队之一。作为美国坚定的盟友,澳大利亚近年来宣布,计划将澳大利亚国防军打造成一支网络化的一体化作战部队。

澳大利亚的经济和安全与亚太地区,甚至全世界高度融合。因此,澳大利亚国防军(包括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澳大利亚陆军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积极地参与国际行动,例如,澳大利亚从2014年8月13日开始就参与了美国主导的“秋葵行动”(Operation OKRA,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空袭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行动),并且向南太平洋岛国提供了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后者包括2016年初援助受到强热带气旋“温斯顿”(Winston)袭击的斐济,以及2015年3月帮助瓦努阿图应对热带气旋“梅花”(Pam)等。正如澳大利亚最近发布的《2016年国防白皮书》所指出,尽管澳大利亚领土遭到外国袭击的可能性很小,但该国的防务规划清楚描述了“澳大利亚战略利益的区域性和全球性,以及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的行为所带来的不同挑战。”

事实上,这份最新的国防白皮书从2014年4月就开始起草,经过多次延迟后于2016年2月发布,是该国七年来的第三份国防白皮书。《2016年国防白皮书》描述了澳大利亚在其所谓的“追求安全与繁荣目标环境中”迅速发展的战略前景,并且预测了“未来20年将出现的新的复杂问题和挑战”。在这些复杂问题和挑战之中,最主要的是中国的崛起和军事现代化计划,因为中国正藉此在该地区寻求更大的影响力,并在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中表现出更强的自信,特别是在东海和南海。澳大利亚的《2016年国防白皮书》把这一点作为对于过去70年来由亚太国家建立的基于规则的秩序的稳定性的挑战进行了强调。《2016年国防白皮书》还强调,这是未来几十年影响澳大利亚安全环境发展的关键驱动力之一。

其他驱动因素主要有两个:第一是政治暴力威胁,包括从叙利亚和伊拉克等活跃战场返回澳大利亚以及该地区其他国家的伊斯兰教主义者,他们可能导致极端主义和暴力事件快速蔓延;第二是澳大利亚临近国家的脆弱性仍然是一个长期的安全问题。考虑到这些目标,《2016年国防白皮书》描述了澳大利亚国防军在武器装备以及研究、开发方面的长期投资。澳大利亚首次根据《2016年国防白皮书》制定了一个《综合投资计划》(Integrated Investment Programme,IIP),该计划将确定未来十年支持澳大利亚国防军项目所需的资金水平。

根据《综合投资计划》,澳大利亚将在此期间大幅提高国防支出,并将比政府承诺的国内生产总值占比提高两个百分点。国防预算将从2016-2017年的245亿美元上升到2025-2026年的446亿美元,比上一个十年期间的预测增加226亿美元。

随着几个现代化项目付诸实施,澳大利亚国防军的三大军种都将从日益增加的开支中得到支持,而海军方面将得到最大的支持,几个即将进行的重大造舰项目完成后,所有现役舰艇几乎都将被更换。侦察能力也将是一个大赢家,考虑到将要把澳大利亚国防军转变为一支联合的网络化部队,这并不令人意外。

澳大利亚《2016年国防白皮书》广受好评,特别是在澳大利亚的国防工业界。南澳州国防工业协会组织的“澳大利亚制造国防行动”发言人克里斯•伯恩斯(ChrisBurns)对媒体说:“《2016年国防白皮书》为工业界带来了未来的确定性,这是国防工业界数十年来都没有的确定性。”

澳大利亚陆军最新武器装备采购计划

澳大利亚陆军目前主要有两个正在进行的车辆更换计划:第一个是“陆地400”(Project Land 400)计划,将提供战斗侦察车、步兵战车和机动支援车,以取代现役的通用动力公司的ASLAV-25型八轮驱动轻型装甲车和BAE系统公司的M-113AS4型装甲运兵车。第二个是“陆地121”(Project Land 121)计划,旨在提供各种高性能野战车辆、模块和拖车,用于战场机动和后勤支援。

“陆地400”项目中的战斗侦察车更换计划属于该项目的第二阶段,但是由于目前的ASLAV-25型车队面临过时的困境,因此将优先考虑。即将采购的225辆战斗侦察车包括七个不同的子型号,大部分车辆用于侦察和反侦察,剩下的车辆将包括指挥和控制、监视、救护车和抢修车辆。该项目要求车辆和炮塔的设计都采用正在生产的军用现货,而4个工业团队已经提交了标书,目前正在进行评估。投标的车型包括德国莱茵金属公司的“拳击手”(Boxer)八轮装甲战斗侦察车、芬兰Patria地面系统有限公司的AMV35型装甲战斗侦察车、新加坡科技公司的“特拉克斯”(Terrex)步兵战车和通用动力公司地面系统分部的LAV 6.0轻型装甲车。中标的战车将安装配备30毫米或35毫米火炮的炮塔,最终选定的设计将在澳大利亚制造和维护。

军事.jpg

 德国莱茵金属公司的“拳击手”八轮装甲战斗侦察车。

这些投标者中有两家或最多三家公司将被选中,并参加3月份进行的“风险最小化环节”(Risk Mitigation Activities,RMA)。然而,澳大利亚国防部宣布,评估期已经被延长,以确保风险最小化环节中的澳大利亚工业能力计划与修订后的国防工业政策一致,该政策已经与《2016年国防白皮书》一起发布。据《亚洲军事评论》杂志的记者了解,延长的时间为8个星期,风险最小化环节预计在五月份开始。在风险最小化环节中,少量战车将进行一系列破坏性和非破坏性的集中测试,以评估风险最小化环节参与车型的机动能力、生存能力和杀伤力。风险最小化环节预计将持续一年,其后,中标车型将通过政府二次审批,从2021年开始加入澳大利亚陆军服役。

在“陆地400”计划的第三阶段,澳大利亚的M-113AS4型装甲运兵车将被履带式步兵战车所取代。该项目的信息征询书(RFI)要求采购450辆步兵战车和17辆机动支援车,以提供车载近距离作战能力,并且要求战车在搭载8名步兵的同时,能够提供与澳大利亚的通用动力公司地面系统分部的M1A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相匹配的防护能力和机动能力。450辆战车将包括312辆步兵战车、26辆指挥与控制车、16辆联合火力车、11辆工程勘察车、18辆维修车、39辆战斗工程车,以及28辆救护车和救援车。预计潜在的供应商也将提供武器和备选方案的成本,这些武器和备选方案,例如,有人和遥控炮塔、炮塔配备的反坦克导弹、防御套件或附加装甲组件尚不属于特定改型的组成部分。对于计划的主要驱动因素是能力、时间表和成本,中标的车辆需要在2025年实现初始运行能力。

经历漫长的过程之后,2015年10月,澳大利亚终于根据“陆地-121”项目第4阶段计划,与泰利斯澳大利亚子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9.86亿美元的合同,采购了1100辆“霍克死亡蛇”(Hawkei)防护车和1000多辆伴随拖车。“霍克死亡蛇”军用越野车将用于澳大利亚陆军的指挥、联络、运输和侦察,将取代澳大利亚国防军现有“陆虎”(Land Rover)车队的三分之一。该车型最初于2011年12月被选中,然而,繁琐的风险最小化环节和政治不确定性使批准的时间一拖再拖。泰利斯公司预计交付工作将在2017年中期开始。

澳大利亚陆军航空兵也将在采购计划中获益。根据《综合投资计划》,在2004年至2011年之间交付的22架空中客车直升机公司的EC-665ARH“虎”式武装侦察直升机将在21世纪20年代中期被新的武装侦察直升机取代,其中可能包括传统或无人系统或者两者的组合。EC-665ARH型武装侦察机加入澳大利亚陆军航空队服役后屡遭质疑,深受适用性和维护性方面的困扰,而且直升机搭载的Eurogrid数据链难以融入更广泛的澳大利亚国防军网络,Eurogrid数据链可以与地面和空中的其他用户交换战术信息。贝尔直升机公司已经公开表示,将向澳大利亚提供了AH-1Z“蝰蛇”(Viper)武装直升机以取代EC-665ARH型武装侦察机,并指出,该型直升机适用于海上平台,能够在澳大利亚的两艘“堪培拉”级(Canberra)两栖攻击舰上运营。

军事一.jpg

即将被AH-1Z“蝰蛇”武装直升机以取代的EC-665ARH型武装侦察机。

《2016年国防白皮书》还确认,澳大利亚的7架(不久将达到10架)波音CH-47F“支奴干”(Chinook)重型直升机最终将进行升级改造,以提高其航空医疗后送能力。长远来看,澳大利亚将寻求一种新的更快、更远程的平台来执行航空医疗、战斗搜索和救援任务。此外,一种可以由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波音C-17A“环球霸王3”战略运输机搭载的轻型直升机预计将在21世纪20年代后期入役,为特种部队的穿插和渗透行动提供火力支援。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最新武器装备采购计划

澳大利亚将在未来15年更新其所有的现役军舰。正如《2016年国防白皮书》所描述,毫无疑问,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最大的项目是“海洋-1000”计划(Project Sea 1000),用12艘与美国具有高度互操作性的“亚太地区最先进的潜艇”取代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现役的6艘“柯林斯”级(Collins)潜艇。该项目共计耗资370亿美元,将从法国、德国和日本提供的相互PK的产品中选中一种远程常规潜艇。日本的三菱-川崎财团正在推出在某些方面颇受欢迎的改进型“苍龙”级(Soryu)潜艇,而法国DCNS公司提供了其“梭鱼”级(Barracuda)核动力攻击潜艇的常规动力型;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公司为该项目提供了更大尺寸的“214型”常规动力潜艇。预计澳大利亚将在2016年上半年通过“竞争性评估程序”(Competitive Evaluation Process,CEP)把潜艇竞争对手缩小至两家,然后再进行最终选择。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潜艇是完全在澳大利亚建造,还是采用一部分在供应商的造船厂建造,其余部分在澳大利亚建造的混合方式。预计第一艘新型潜艇将于2030年加入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服役,而这个多年建造计划则将持续到21世纪40年代末。

在经历困难的设计和建造过程之后,3艘“霍巴特”级(Hobart)驱逐舰将在2017年和2020年之间交付。这些问题导致项目成本超出预算9.11亿美元,并且已经比原计划延迟了3年。这些舰艇基于西班牙纳凡蒂亚公司的F-100型护卫舰船体,并根据澳大利亚的要求改进后建造,其中包括增加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Mk.41垂直发射系统,该系统将配备雷神公司的RIM-66“标准”-2型舰对空系列导弹。这些舰艇目前正在由防空驱逐舰联盟(AWD)在南澳大利亚州建造,该联盟由澳大利亚潜艇公司(ASC)、雷神公司的澳大利亚子公司以及政府的能力采办以及保障机构(Capability Acquisition and Sustainment Group)组成。

除了潜艇和驱逐舰之外,还有两个大型海军造船项目即将到来,这两个项目分别是为澳大利亚皇家海军采购9艘新型护卫舰的“海洋-5000”计划(Project Sea 5000)以及提供12艘近海巡逻舰的“海洋-1180”计划(Project Sea 1180)。这两个项目都是由前总理托尼•雅培(Tony Abbott)于2015年8月提出的,旨在防止两艘“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和三艘“霍巴特”防空驱逐舰完工后,如果没有海军造船合同,造船业将出现的大规模失业潮。

建造的新型护卫舰将取代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现役的“安扎克”级护卫舰,该计划将于2020年左右开始实施,比原定时间提前了三年。正如澳大利亚《2012年国防能力指南》中所述,这些舰艇将以正在生产的军用现货设计为基础,并将“设计和装备潜艇探测和响应系统,能够独立和参加编队执行任务,同时还将配备声纳套件、对陆攻击导弹,并拥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两架中型直升机。虽然将要采购的声纳和导弹尚未确定,但是海上支援直升机已经确定为西科斯基公司的MH-60R“海鹰”直升机。

预计这些舰艇还将配备澳大利亚CEA技术公司设计的改进型CEAFAR海上监视雷达,以及CEAMOUNT(导弹控制照射雷达的首字母缩写)X波段多信道火控雷达,这些雷达已经在“安扎克”级(Anzac)防空舰导弹防御升级计划中获得了巨大成功。护卫舰的竞争性评估程序目前正在进行中,澳大利亚国防部发言人告诉《亚洲军事评论》杂志的记者,该机构已经“聘请兰德公司对未来护卫舰进行市场评估”,以便帮助国防部进行分析并向政府关于采办提出建议。

预计构成“霍巴特”防空驱逐舰基础的F100型船体正在考虑被用于护卫舰,另一个可能的竞争者是意大利芬坎蒂尼船厂的欧洲多任务护卫舰设计。现在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第一轮评估,这将作为竞争性评估程序的组成部分为进一步发展缩小设计领域。知情人士告诉《亚洲军事评论》杂志的记者,采用何种设计可能到2018年才会做出决定。

“安扎克”级护卫舰目前正在进行升级,以延长其使用寿命并提高其防空能力。根据“海洋-1448”项目第二阶段的反舰导弹防御计划,该舰安装了上文提及的搜索和跟踪雷达、导弹控制照射雷达、萨博公司的9LV 453型作战管理系统以及萨基姆公司的Vampir-NG红外搜索追踪系统。根据该计划,全部8艘护卫舰将在2017年完成升级工作,总的来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同时,12艘近海巡逻舰的建造工作计划于2018年开始。“海洋-1180”计划旨在引进20艘近海战斗舰,以取代由分别执行巡逻、猎雷以及海洋勘探任务的4种型号的26艘舰艇。然而,对于近海巡逻舰的耐波性已经缩小至南大洋之外的澳大利亚广泛的专属经济区和搜救区。新的近海巡逻舰也将是军用现货采办,目前已经进入竞争性评估环节,以便在2016年晚些时候为风险最小化环节选择三种设计。预计所有12艘近海巡逻将都将在2030年之前完成。

为了支持这些舰艇,澳大利亚选择西班牙纳凡蒂亚公司来建造两艘辅助补给油船(AOR),以便在21世纪20年代初期取代澳大利亚皇家海军两艘老化的补给船“胜利”号(Success)以及后勤支援船“天狼星”号(Sirius)。西班牙纳凡蒂亚公司提供的设计基于西班牙海军的“坎塔布里亚”号(Cantabria),战胜了大宇公司基于“厄吉尔”级(Aegir)辅助补给油船的设计而被选中。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最新武器装备采购计划

与其他两大军种相比,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装备采购已进入相对成熟的阶段。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目前正在采购72架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A“闪电-II”(Lightning-II)第五代战斗机和12架波音EA-18G“咆哮者”(Growler)电子攻击机,同时还在接收10架芬梅卡尼卡公司的C-27J型“斯巴达人”(Spartan)涡轮螺旋桨运输机。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主要的转型将在幕后进行,通过实施“耶利哥”计划(Plan Jericho),改进指挥与控制、空对地/地对空通信,将该军种转变为第五代网络化空军。不过,《2016年国防白皮书》和《综合投资计划》已经对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其他的采购项目进行了确认,其中包括在原先采购8架波音P-8A“海神”海上巡逻机基础上,再分两批采购7架。这些飞机将从2017年开始交付,以取代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AP-3C“猎户座”(Orion)海上巡逻机。P-8A“海神”海上巡逻机入役后,将和诺斯罗普 格鲁曼公司的MQ-4C“人员海神”(Triton)高空长航时无人机互为补充。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将采购7架MQ-4C无人机,除海上巡逻外,还将执行侦察任务。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还将采购3架“湾流”G550运输机改装的电子情报(ELINT)收集飞机。这些飞机将和2015年采购的电子情报收集飞机一起,增强海上、空中和地面作战行动中的电子情报搜集能力。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长期计划可能还包括采购两架以上的空中客车防务和空间公司的KC-30A型空中加油机,使空中加油机的数量达到9架。供应商目前还在为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改装两架前商用A330型飞机,《2016年国防白皮书》确认它们将配置为贵宾专机。

结论

鉴于澳大利亚作为一个非常依赖与邻国海运贸易的海洋国家,以及保护其北方门户的必要性,《2016年国防白皮书》更多的聚焦海洋并不令人意外。正如亚洲国际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提姆·赫胥黎(Tim Huxley)博士告诉笔者:“澳大利亚面临的主要威胁将来自空中和海上,重点发展空中和海上能力很有道理。”赫胥黎博士指出,追加采购P-8A海上巡逻机和MQ-4C无人机“突出了地区海域态势感知能力对于澳大利亚安全的重要性”,他补充说,“这些飞机将显著增强澳大利亚的海上巡逻能力。”《2016年国防白皮书》已经表明,澳大利亚的地面部队没有受到忽视,已经为其制定了增强作战能力的计划。假如投资计划能够实现,那么澳大利亚国防军在未来几十年将保持区域优势。(全文完)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223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三重意蕴

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三重意蕴
自近代以来,我国在实现现代化的征程中,始终面临着“西方优势”的巨大压力。“西方标准”在西方[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