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争夺未来海上作战主动权?抓住这三个关键点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张占军 时间:2017-10-27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阅读提示

●进行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在制权争夺上,要确立强烈的信息优先意识、综合制权意识和全程争夺意识,每种制权都要使用联合力量,每一种作战力量都要准备用于夺取综合制权。

●未来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必须集中优势实施战略主动作战,抓住战略枢纽部署战役、抓住战役枢纽部署战斗。综合我军优长打,从战术层到战役战略层,都致力于以非对称战法巧战制敌、以谋制胜。

●实施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在战略上,可以立足全局,对持久与速决进行科学运筹,但在战役战斗上,必须把时间与速度放在成败“决斗”的高度去把握。

如何争夺未来海上作战主动权

■张占军

未来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既是体系对抗,更是智慧较量。需要在如何获得综合制权,如何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如何获得先手等方面加强研究。

多维综合制权主导战场

随着多维战场的发展和成熟,战场控制权除陆、海、空、天等自然空间外,已经拓展到制网络权、制电磁权、制心理权、制舆论权、制时间权等多种制权。但在体系对抗时代,从体系的融合,到各作战单元功能的发挥,从时间空间的掌控与利用,到侦、控、打、评各要素的运行,都有赖于信息系统的支持,这使得制信息权成为战场综合控制权的核心,同时,单一制权已非常脆弱,综合制权成为掌握战场主动权的保证。

制权的综合性显著增强。机械化战争时代,军种作战相对独立,行动空间相对单一,往往是以单维制权的观念看待和组织各领域制权的争夺,以致出现制权顺序上各军种相互推诿的历史现象。随着作战体系化特征增强,各领域制权的独立性降低,不同制权的相互依赖性、渗透性、连带性、互补性和交互性增强。有的情况下,争夺海上制权的重点可能在空中,取得空中制权的关键可能在太空,陆上行动自由权可能取决于空天威胁。特别是海上方向战争,倚陆向海、多维一体,一种作战力量可能要参与多种制权任务,一种制权的争夺,往往需要诸军兵种联合行动;一种联合突击行动,很难定位是为争夺哪个领域的制权;一个领域的制权,很难固定在哪一种作战力量上。这种空间联系的紧密性和力量使用效能的综合性,使单一制权逐步向综合制权发展。

综合制权全程争夺。交战空间越多,攻击与反制手段可选择的范围就越大,战场制权的稳定性就越差。一场海上交战取得的制海权,可能因对方一次致命的空天打击和陆基远程打击而中断。其他领域制权亦有如此可能。这种可能性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制权很可能也很容易敌我易手。

由此可见,进行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要确立强烈的综合制权意识和全程争夺意识,每种制权都要使用联合力量,每一种作战力量都要准备用于夺取综合制权。海上方向联合作战,制权着眼点不能仅盯在海上和海洋的空中,应特别注重陆、海、空、天统筹,关注大区域濒海战场,致力夺取战场周边大区域濒海控制权,以大视野的制权掌控战争的主动。

灵活自主作战蕴含胜机

海上方向战场战略回旋余地大,作战方法的可选择性强,制敌胜机将广泛蕴含于灵活自主的非对称作战之中。

远中近联动制胜。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拓展制敌范围是争取战略主动的重要保证;我作战手段的发展,为实施远、中、近多区慑敌、阻敌、歼敌提供了可用的力量手段;敌作战体系对天基和地面基地的依赖,以及远程保障的弱穴,使我可能拥有远中近相机制衡的机会;实施分区制敌,有利于发挥我多种手段的综合作用。

多样式相机运用。前推战略前沿、拓展战场空间、应对复杂威胁、发挥新型作战力量作用,必然要出现多种作战样式,使我有可能相机运用远程综合威慑、中远距离联合拒止、中远程联合火力打击、海上联合破袭、综合立体封锁、区域海空夺控等多种作战样式,还可能辅之以太空、网络和信息攻击。

广泛实施非对称自主作战。在战役战斗上,作战对象可能在很多方面都处于强势,只有以我之长击敌之短才有胜机可言。即使我强敌弱,为了谋求更好的作战效果,也需要科学设计和灵活运用作战方法;运用新型作战力量,在网络、太空等新型领域作战,依然需要实施非对称自主作战。非对称自主作战是营造有利态势、创造有利战机的根本选择,以体系“长板”优势制敌体系“短板”死穴,是战法设计的主要着眼点。

由此可见,未来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必须集中优势实施战略主动作战,抓住战略枢纽部署战役、抓住战役枢纽部署战斗,充分发挥远程作战力量的作用,实施多区域耗敌制敌;坚持不与敌打堂堂之阵,始终针对敌作战体系薄弱环节,充分发挥我之优势,在作战的全过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灵活实施“围剿”中的围剿,巧妙进行内线作战中的外线作战,不按敌人套路打,盯住敌人死穴打,综合我军优长打,从战术层到战役战略层,都致力于以非对称战法巧战制敌、以谋制胜。

时间速度博弈决定胜败

在战场上,时间的本质表现为速度。如果说,在战略上,持久可以作为削弱和消耗敌人的有力武器,在战役战斗上,则必须以比敌更快的速度释放效能。

时间极大增值。“兵贵神速”是古训。在依靠体能和纯粹机械能运动的时代,抢敌之先固然重要,但由于战争的节奏相对较慢,在快与慢之间总会有一定的回旋余地。进入信息时代,作战行动节奏进入“秒杀”级,时间上的回旋余地向“零”趋近。统计美军“信息获取—传输—处理—下达指令—完成火力攻击”所用时间,可以清楚看出战争节奏的惊人变化:海湾战争(1991.01.17)2880分钟(48小时),科索沃战争(1999.03.24)110分钟,阿富汗战争(2001.10.07)19分钟,伊拉克战争(2003.03.20)10秒钟。12年时间,C4ISR系统反应速度提高17280倍!伊拉克战争已过去十多年,目前这个速度会更快。在这种节奏之下,某个环节失之毫秒,就极有可能胜败易手。

降低体系内耗时间竞争激烈。系统运动的一条重要规律是,体系越复杂,时间的消耗点越多,同步快速反应的难度也越大。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是多维度、全要素体系对抗,诸军兵种、诸作战要素能否同步利用时间,能否最大限度降低体系“内耗”时间,是衡量作战体系效能的重要标志。这决定交战双方都将通过组织、技术、战术等多种措施提高体系的反应速度。

速度成为关键的决胜点。美空军上校约翰·博伊德很早就总结道:“为了获得时间优势,我们要形成比敌人更快的作战节奏。”他提出的“OODA”循环,就是建立在速度决胜规律之上的:“在一切冲突当中,每一个参战者都反复经历着观察—判断—决定—行动的循环……有可能胜出的参战者的OODA循环始终快于他的对手(包括在循环之间的转换时间)。”很显然,在这个循环中,若跟不上敌人变化的节奏,就会永远在“观察—判断”“观察—判断”这个循环中打转,连作出决策和行动的机会都没有;若能先敌组织体系力量准确释放作战效能,就会把被动和失败留给敌方。这个规律,在信息化战争中表现得更具决定性,由此也确立了信息化战争一个新尺度:不适应信息化战争节奏的作战资源,即使进入作战体系也派不上用场;不适应信息化战争节奏的作战体系,即使体系再庞大严密,也注定是败战体系;不能快于对手的指挥流程和行动流程,即使程序再周全再严谨,也没有任何实战意义;不能根据态势变化快速作出决策,即使决策再周密,也是徒劳无功的“马后炮”;不能在战机消逝前发生效力的战法,即使设计得再巧妙,也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

由此可见,实施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在战略上,可以立足全局,对持久与速决进行科学运筹,但在战役战斗上,必须把时间与速度放在成败“决斗”的高度去把握。应把“速度”作为各种作战资源进入作战体系的“入门券”、作为衡量作战体系质量的“达标尺”、作为确定行动流程的“度量衡”、作为衡量决策的“准生证”、作为检验战法的“执法官”,在资源运用、体系构建、决策检验、流程确立、战法设计等方面,赋予时间与速度“一票否决”权。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092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英媒:西方精英阶层认为资本主义已“迷失方向”

英媒:西方精英阶层认为资本主义已“迷失方向”
新西兰新任总理称资本主义是一个“明显的失败”,并以大量无家可归者和低收入人群为例说明“市[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