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返“海上控制”:英国科贝特海战理论撑起马汉式海权

来源:装备参考 作者:鱼山望海 时间:2017-09-24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7年1月9日,美国海军发布题为《水面部队战略——重返海上控制》的战略文件。该文件认为美国海军的相对实力已经随着世界各国海军,尤其是中国海军的发展而日渐衰弱,并对自身的海上控制能力表示了怀疑,为此,提出以“分布式杀伤”手段确保达成“海上控制”的目标。

美国海军从1986年《海上战略》开始,至2015年总共推出了七版战略文件,相对之前的文件,此次战略最大的特色就是融合了英国科贝特的海上战争理论。

一、“海上控制”将马汉海权理论与科贝特海上战争理论充分结合

(一)在形势判断上,将全球霸权与大国威胁相结合

安全形势分析判断是制定一切战略的前提。马汉将除盟国以外的国家都视为威胁,要求美国海军在各大洋保持对各国的优势,进而产生威慑力,提升国家威望和话语权;科贝特鉴于英国国家实力有限,倡导在全球寻找主要战略对手,通过只针对少数对手,避免威胁到自身的强大国家出现,以最少的兵力实现最大化的目的。

美军水面部队战略的形势分析判断中将我国和俄罗斯提高到突出地位。该战略认为:“美国的海上挑战来自附近同行竞争对手、敌对国政府和武装精良的非国家军事组织”,武装精良的非国家军事组织显然不是指的恐怖分子,而是指的军事关系密切的国家。

冷战后美军从未使用过竞争对手(competitor)一词,以前都是一种以强看弱的视角。可以说,这三种威胁都直指中、俄,并且针对中国的意味更加浓厚,因为俄罗斯海军近些年未出现突破型的变化。从此可以看出,美国海军已不再进行耗费巨大而又效率低下的全球用兵,更加趋向于重点,通过压制崛起速度最快的国家来实现全球霸权。

冷战后的七版战略文件中,大国威胁曾一度被忽视,21世纪以后,大国威胁与非传统威胁处于并列地位,此次战略将大国威胁作为重点来看待,并且取消了非传统威胁,不得不说是革命性的变化,美国海军正在运用科贝特的方法撑起马汉式的野心。

(二)在战略目标上,将“达成我方目的”与“阻止敌方达成目的”相结合

历史上,美国海军的首要任务是获取海外利益,而英国海军的首要任务则是防御来自欧洲大陆的侵略,夺取海外利益是英国海军的“副业”。这也导致了英式海权理论与美式海权理论的理论出发点不同,美国海军战略的目标是“达成我方目的”,英国则注重“阻止敌方达成目的”。

此次战略的签署者,美国海军亚登中将在序言中写道,美国海军要:“通过强大武力威慑,我们将吓阻侵略行动于萌芽状态;如果吓阻失败,我们将不惜代价回击,直至迫使敌人停止敌对行动,并使其丧失继续进犯之能力。”

美国海军之前从未把美国海军定位为防止“侵略”,以往都是在描述美国海军如何实现进攻,如何更好的为国家获得新的利益;而该战略力争在美国现有的战略前沿部署上,以防御实现进攻和威慑,将马汉与科贝特的战略理论巧妙结合,运用科贝特的方法,达成马汉的目的。

鉴于此战略主要针对的是中国海军的崛起,美国海军这种思路可以理解为两层意思:一是美国海军不会再将主力部署向前推进,将会继续坚持现在的两个岛链;二是美国海军不会后退,将会力争确保两个岛链海域的控制权。

二、“分布式杀伤”将美国海军的优势与科贝特海上战争理论充分结合

(一)将美国海军作战能力强的优势与科贝特“分散舰队”的理论相结合,实现有效的分兵集火

长期以来,无论是在战略上还是战术上,美国海军都倡导集中兵力进行决战,而英国海军倡导战略上的分散,分散的舰队能够使敌人不敢贸然出击,因为进攻很容易被围歼,即使敌人费尽心力打败了一支英国舰队,英军仍有冗余的兵力可供使用,所以在科贝特眼里,分散能够提供有效的防御,并且分散的舰队本身就能使我方商船更为广阔的使用海洋,是对制海权的使用。

“分布式杀伤”全盘运用了科贝特的分散舰队概念,再加上美国海军的战斗力和射程的优势,舰队的分散不仅能够提供防御力,在当代更能够提供有效的攻击力,达成分兵集火的目的。分布式杀伤“即增加单艘战舰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并以分散编成的方式将其使用于广阔的地理空间,产生分布式的火力,以达到海上控制目的。”

在基于卫星的指挥系统联通下,一艘舰艇雷达发现的目标可以传递给导弹射程内的全部美军舰艇,通过一台主要电脑(指挥中心)的演算,可以自动生成饱和攻击路径,“分布式杀伤”将美国海军全部的“眼睛”和“拳头”联结了起来,兼顾了攻击与防御。

美国海上.jpg

(二)将美国海军战略前沿广的优势与科贝特“战略防御”的理论相结合,实现有效的遏阻侵犯

科贝特认为,海军能够施加政治压力的最佳方法是威胁敌国海上交通,使敌国不能自由的使用海洋,所以在敌国不得不使用的海区进行防御作战是非常重要的,会逐渐摧毁敌国的经济和信心。

美军在马汉理论的指导下,经过一百多年的经营已经在世界大洋有了广泛的据点,将广阔的战略前沿推进至别国的近海。我国近海的一、二岛链就是典型,但是由于一、二岛链内美日海军过于分散,美军一直认为这是一种难以防御的劣势,而分布式杀伤概念将劣势转化为了优势,“许多战略家指出美国的战线过长是劣势,但分布式杀伤概念却视地理空间的延伸为优势。它能放大舰队战斗力,使被打击目标身处遭受多方攻击的危险境地,迫使敌人不得不防御来自更多目标的攻击。这将对敌人的决策能力和制定周密兵力运用计划的能力带来挑战,因为他们必须思考如何应对来自多个地域致命攻击的威胁。”

该报告认为,在远离本国海岸的远洋地区遂行持久军事行动的能力,为美国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可靠战斗力支撑下的持续的前沿存在,可遏阻侵犯,防控地区危机演变成全面战争。

广阔的战略前沿能够防止美国本土遭受威胁,进而遏制地区冲突升级为美国的全面战争,同时在战略前沿地带注重战略防御,这是科贝特战略防御思想的美国版与现代版。将别国的海岸线变为美国的底线,就是美国海军的思维逻辑。

三、水面部队战略折射出美国海军在战略层次上的新变化

美国海军从纯美式的海权理论转向美英结合,体现出美国海军的战略思维方法和行为模式发生了转变,这一点要比战略文本本身更值得我们关注,这种转变具体体现在美国海军的战略指导、战略管理和战略规划上。

(一)战略指导更加理性

美军之前的战略指导文件都有两种很明显的缺陷:一是过分夸大美国面临的安全威胁;二是天马星空式的强调海军的地位和作用。

可以说之前美国海军为了向国会要经费“不择手段”,但是此次文本却不同。一是根据威胁程度统筹质量与数量的关系。几乎所有军事家都会强调数量优势的重要性,但是和平时期追求数量优势对国家经济会造成不良影响,尤其是对海军而言。由于周边国家水面部队数量不断增多,美军此次的水面部队战略更加突出了质量的重要性,这在海军史上也属于首次,提出要注重提升单舰攻击力、防御力和空天电网的综合能力,将这作为美国海军未来战舰的研发重心。二是使用作战理论统筹海军运用与建设。之前美军的战略文本虽然同是提到运用与建设,但是两部分关系不密切,此战略文件使用“分布式杀伤”作战理论统筹了海军的运用与建设。首先确立了达成国家目的所需要的海军作战理论——分布式杀伤,其次根据分布式杀伤的需求确立了海军建设的方向和重心,美军的海军建设不再天马行空。

(二)战略管理更加科学

海军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美军瞄准“分布式杀伤”这一核心,着眼于形成战斗力,根据目前的短板弱项逐条拉单、挂账,战略管理的科学性较以往有很大提高。一是注重构建体系。运用T4机制来组织和训练部队,战术(Tactics)、人才(Talents)、装备(Tools)、训练(Training),四项内容形成美军组训部队的闭环,同时T4机制又同建设学习创新型组织、运用军事同盟、建设先进的海军文化等四项内容再一次形成闭环,共同支撑起美军确保海上优势的最终目标。二是注重软硬件结合。“分布式杀伤”概念中单艘舰艇在统一的指挥下独立负责广阔区域,对舰艇指挥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战略中特别提出了优秀指挥人才的培养。同时为了帮助指挥员指挥,提出舰艇能够针对外部威胁的变化进行“自适应”——将舰艇的作战能力根据威胁种类进行“打包”。例如反舰导弹来袭时,舰艇在计算机控制下能够自动启动远、中、近三重防御系统。既培养适应新战法的指挥员,又研究方便指挥的新战法。

美国海上一.jpg

(三)战略重心更加突出

麻省理工学院安全问题研究项目组组长萨波尔斯基认为:“战略,即是设定优先事项的逻辑”,战略的根本性问题是对事物的优先级进行排序,即找出来当前最应该做的工作——战略重心。一是海军建设的针对性更强。在T4机制中,该战略对每一项工作的重心都做出了明确。战术上,着力于快速、一体化战术的研发,同时对现有战术进行批判,寻找不足;人才上,培养具有知识深度、广度和有创造力人才;未来舰艇的研发上,加大舰载武器的攻击距离和舰艇的持续作战能力;训练上,注重提高复杂情况下的生存能力。二是海军军费的投向更加具体。该战略确立了四大投资目标,提升水面舰艇攻击力;使海军的造舰计划可持续;提高作战空间感知力;建立水面部队快速训练的能力。这些目标都已经十分具体,并且每个目标下面都有二至三个子目标。美国海军的战略已经实现了由泛泛清谈向精准实施的转变。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042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关于“颜色革命”,习近平这么说

关于“颜色革命”,习近平这么说
西方国家策划‘颜色革命’,往往从所针对的国家的政治制度特别是政党制度开始发难,大造舆论,大肆[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