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利是图?雇佣军大起底

来源:环球军事 作者:梁陶 时间:2017-09-20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timg (3).jpg

在伊拉克执行任务的美国雇佣兵

时下热播的军事题材大片《战狼2》在不断刷新票房纪录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现了雇佣军的彪悍与凶残。在现实中,雇佣军的表现同样抢眼,频频为一些国家的政府与组织在各大战场攻城夺地。近期,为阿富汗问题所焦头烂额的美国再次把目光瞄向了雇佣军。据全球最大私营军事公司之一的美国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近日向媒体透露,美国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向阿富汗派遣逾5000名雇佣军,以图找到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新钥匙。消息一出,立刻引发了巨大争议。有美国专家提醒,连庞大正规军耗费十五年之久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靠一帮为金钱而战的家伙就能搞定?还有美军将领埋怨,特朗普难道忘了伊拉克“虐囚门”丑闻了吗?难道忘了“斯诺登”的背叛了吗?尽管如此,美国政府并没有放弃派遣雇佣军的打算,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美国对雇佣军的依赖已经犹如毒瘾一般无法戒掉。 

u=3906002961,3796246888&fm=11&gp=0.jpg

换个马甲继续上阵 

雇佣军一词的英文为“Mercenary”,意为“唯利是图的人”,这无疑可作为雇佣军本质的生动写照。雇佣军参战就是为了金钱等物质利益,而若当敌方提供的物质报酬更高时,他们往往会选择倒戈,因此,雇佣军被称为“战争动物”,并为世人所不耻。尽管如此,在西方,从古希腊至中世纪,雇佣军一直都活跃在欧洲大陆上。因为相比各国君主的军队,雇佣军不仅战斗力更强,没有训练成本,而且战争结束后也不像本国士兵那般,活着的闹着要回家,死了的会产生大量“麻烦的寡妇和孤儿”,引发社会矛盾。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缔结标志着主权概念的出现,合法使用武力的权利逐渐为国家垄断,雇佣军随之淡出历史舞台。到了20世纪,特别是二战后殖民地独立运动蓬勃兴起之时,出现在非洲大陆的雇佣军随意杀戮,罪行罄竹难书,不仅被视为宗主国的代言人,更被看作是种族歧视和反独立的象征。在非洲国家的强烈呼吁下,1977年的《日内瓦公约》规定雇佣军不应享有作为战斗员或成为战俘的权利,1989年联合国大会正式通过了《反对招募、使用、资助和训练雇佣军国际公约》。

尽管如此,雇佣军并没有真正消失,而是从以往的个体或松散的团体演变成组织严密的私营军事公司(或称私营安保公司、私营军事承包商)。依据服务的内容,私营军事公司可分为三类:军事供应公司,直接为雇主提供军事行动的服务;军事咨询公司,为雇主提供战略咨询服务以及军事训练;军事支援公司,为雇主的武装部队供给物资、安保等后勤服务。因此,私营军事公司虽起源于雇佣军,但二者之间有本质上的区别,而本文开头所说的美国打算投入阿富汗战场的雇佣军也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雇佣军,而是现代意义上的私营军事公司雇员。

雇佣军之所以能够换一身“马甲”再度兴起,甚至代替国家军队出征,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首先,冷战结束后,传统的冲突如巴以冲突、印巴冲突等尚未解决,新的冲突和战争如波黑内战、索马里内战、卢旺达内战以及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又此起彼伏地出现。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不仅存在着对安全的市场需求,而且这种需求相当旺盛。

其次,冷战结束后的短短几年内,美国现役军队由204万减至136万,俄军由280万减至120万,很多退役军人“流落江湖”,他们除了军事技能没有其他谋生手段。同时,在中东、拉美和非洲一些政局不稳的地区,安全本身成为一种商品,军阀、黑帮、私营军事公司等都提供安保服务,酬劳远比军队丰厚。有报道称,在伊拉克的私人军事公司雇员每天的报酬在500美元至1500美元不等,是美军士兵收入的10到20倍,这就吸引了很多退役军人投身其中,即所谓“缓慢复员”。

再次,从国际法的层面上来看,虽然《日内瓦公约》以及相关的联合国决议对雇佣军的使用明令禁止,但对于私人军事公司的法律地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私人军事公司实际上处于一个模棱两可的法律境地没有受到任何国际法的制约。从各国的态度上来看,以美英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表面上加入了国际社会对雇佣军的打压浪潮之中,但实则并不希望雇佣军就此消失,在很多场合中,他们甚至需要雇佣军来增强自己的作战能力或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于禁止各国招募、使用、资助和训练雇佣军的1989年公约,美英也并未批准。

最后,新自由主义于冷战结束前后开始在发达国家盛行,其倡导将诸如教育、医疗等公共部门私有化的非管制型经济发展方式,最终蔓延到了本应属于国家绝对控制的军事领域。同时,由于私营军事公司可以补充现役军队人员不足,缓解政府安置退役军人的压力,部分国家默认了私营军事公司存在的合法性,并逐渐在部门法中规定私营军事公司的登记与注册制度,以规范其管理。 

不一般的“必杀技” 

由于行业的流动性和不透明性,世界范围内私营军事公司的具体数量无法统计,据估计大公司至少上百家,小公司不计其数,整个产业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根据美国国会一项调查报告,美国曾在阿富汗战场雇用112092名私营军事公司雇员,投入79100名正规军,比例为1.4:l;在伊拉克战场雇用95461名私营军事公司雇员,投入95900名士兵,比例接近1:1;而负责中东地区作战的美军中央司令部则雇用了250035名私营军事公司雇员,使用了272260名士兵,比例为0.92:1。私营军事公司获得了如此发展,必有其不一般的“必杀技”。

首先,私营军事公司的雇员具有彪悍的战斗力。在《战狼2》中,残暴的雇佣军头子Big Daddy单兵作战能力超强,与曾是中国最顶级特种兵的男主角冷锋打得难分难解,甚至让其一度处于下风。电影并没有夸大雇佣军的战斗力,其实绝大部分私营军事公司都倾向于雇用退役军人中的佼佼者,有些还从反叛组织中招募亡命之徒。据报道,此番拟派往阿富汗的黑水公司雇员大部分都是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瑞典等国的前特种作战部队成员,还配备了规模达90架飞机的私人空军部队。因此,与国家军队相比,私营军事公司的战斗力毫不逊色,甚至在某些领域更胜一筹。如1995年,塞拉利昂政府军在几近被国内反对派革命统一战线(RUF)击败之时,紧急雇用了南非的EO公司实施援救,在几周内就扭转了败局。数年之后,战争再度爆发,这次轮到了联合国赶来救火。尽管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预算和人员规模20倍于EO公司,但其在随后几年间所采取的军事行动却并未产生多大效果。

其次,私营军事公司具有超强的灵活性。私营军事公司大多数是虚拟的法律实体,一般不设常备军,只有少数全职雇员支撑日常运营,绝大部分设备特别是武器装备也不是库存,而是根据需要从国际市场购买或租借。互联网和数据库也大大解决了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即使总部没有设在人力资源或者雇主资源丰富的地区,私营军事公司也可以迅速联系雇主和招募人员,如果有必要,连签合同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此外,私营军事公司还经常能招募到一些具有特殊技能的人。如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的私营军事公司就曾招募到一批具有当地语言能力的雇员,他们对当地的环境相当熟悉,而且在审讯伊拉克囚犯时还可以充当翻译。因此,对于雇主来说,私营军事公司能够提供一种“应急”能力,将额外的兵力投入到战场之中,而不需要任何官僚机构的复杂决策程序,一旦任务结束,就可以立即终止合同。

再次,私营军事公司具有很深的门路。在西方,很多军界或政界的高层退役或退休后直接担任私营军事公司的高层,或公司的高层直接出任军界或政界的高层,即所谓“旋转门”现象,这在美国尤为突出。如2002年时在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任职的多名军方高级官员离开军界以后,全部加入私营军事公司。就连一向神秘的情报界大佬,如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乔治·特尼特、国防情报局前局长肯尼斯·米尼汉、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威廉·斯蒂德曼等退休后,也均被私人军事公司重金聘用。这些私营军事公司通过与军界和政界保持极为密切的联系,可以得到大量数额巨大的合同,而军界和政界有关人员可以得到回扣,如美国前副总统切尼曾经担任过哈里伯顿集团副总裁,哈里伯顿集团在切尼任内几乎独揽了向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军军事基地提供后勤服务的合同,而且也未经公开招标程序,切尼则从哈里伯顿集团获得大笔分红。如今,黑水公司创始人普林斯又是特朗普政府教育部长德沃斯的弟弟,无怪乎能再次获得替国出征阿富汗的美差。

最后,私营军事公司可以帮助雇用国省却诸多政治麻烦。冷战后,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轻易对他国动武不仅会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而且会受制于国家的内部决策机制。然而,雇用国政府可以通过利用私营军事公司绕开国会、政府和媒体,对外进行隐性的干涉以达到自身目的。如波黑战争期间,美国就曾暗地指使私营军事公司协助克罗地亚政府军打击塞族武装。对此,美国诡辩称这些公司是在“教人如何在民主国家管理部队、听从文官支配和尊重人权”。可以这么说,只要有需要,私人军事公司就能够出现在美国大兵不便出现的地方,代其向全世界施加美国的影响,此番特朗普政府考虑雇用黑水公司出征阿富汗的意图亦是如此。此外,当出现问题时,雇用国政府还可以与之撇清关系,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且出现人员伤亡时不会招致国内舆论的谴责与反对。总之,私营军事公司不仅外包了国家的军事职能,而且一并外包了责任与风险,既逃避了民主监督程序,也规避了法律,这对于雇用国来说,是个非常便利的选择。 

硬币的另一面 

近年来,古老的雇佣军通过私营军事公司这个“马甲”重新焕发了活力,其在给雇主带来巨大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诸多问题,可谓是“硬币的另一面”。

问题之一是发生了诸多对人权、国际法的侵犯丑闻。从私营军事公司的角度来说,由于其追求的是经济效益最大化而非国家和民族利益,因此有时在甄选雇员时会简化考核过程,造成雇员素质良莠不齐,从而导致对人权、国际法的侵犯丑闻屡屡发生。例如,在联合国派往波黑的国际警察工作队中,美国雇用的德阳国际公司雇员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圈养性奴并传播强奸妇女的录像,给联合国波黑特派团的声誉造成了恶劣影响。黑水公司雇员在伊拉克战争中则制造了举世瞩目的“虐囚门”丑闻,滥杀事件更是层出不穷,如2007年9月在受美国国务院雇用保护美国外交官时,在未遭受攻击情况下就杀害17名伊拉克平民并致24名平民受伤,这直接导致黑水公司被迫退出伊拉克。但不久之后,该公司又相继更名为“Xe”和“Academi”,重头再来,继续投入到别国的“解放事业”中。

问题之二是使雇主的安全反受其害,其突出表现是泄密现象屡见不鲜。美国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2014年的调查数据显示,全美有超过510万人拥有安全许可,其中包括100万私营军事公司雇员。美国防部2014年发布的《四家国防情报机构承包人员安全审查流程的评估》也指出,国家安全局、国防情报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国家侦察局缺乏有效的私营军事公司安全审查政策。这也是当年斯诺登得以曝光“棱镜计划”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到目前,美国仍没有制定出专门针对防止私营军事公司泄密的法律。也就是说,只要一些雇员有心,照样可以干出斯诺登那般“轰轰烈烈的事业”。

问题之三是在国际法上的尴尬地位。根据现有国际法,私营军事公司很难被纳入到雇佣军的范围之内,也不具有战争法或国际人道法上战斗员的法律地位。因此若严格依照现有国际人道法规则,私营军事公司雇员将被默认具有平民身份,这将会导致以下两个问题:首先,根据国际人道法的区分原则,平民在武装冲突中不受攻击,但是若平民直接参加敌对行动,则丧失该项保护;其次,平民不享有战俘地位,且不能因为合法的战争行为而免予追诉。因此,当认定私营军事公司雇员为平民后,则其不能享有战俘地位,在战场上被俘后很可能受到敌方的随意处置甚至虐杀,造成人道主义灾难。

问题之四是并没有雇主想得那么省钱。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十分在意性价比的问题,在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诸方案中,无疑会青睐最省钱的那一个。普林斯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开销今年可能达到450亿美元,到2018年可能增长到500亿美元,而且这种增长不会让美军胜利,而他的黑水公司使用100亿美元就可以解决问题。这一豪言壮语无疑抓住了特朗普的“七寸”。但殊不知,买家永远没有卖家精。近年来,唯利是图的私营军事公司欺诈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曾有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私营军事公司在六年间总共为美军运送了价值6.8万美元的物资,却诈取了2050万美元的运费。此外,私营军事公司参与的众多巨额资金项目也以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如国安局的开拓者项目,由博思艾伦等五家公司参与,最初预算为2.8亿美元,到该项目因没有达标被叫停时,所耗费用已经飙升至10亿美元。无怪乎有专家指出,不能确定的是,黑水公司区区的5000名雇员能否给阿富汗带来稳定,但可以确定的是,黑水公司必然会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狠狠敲美国政府一笔。到时,面对这一赔本买卖,特朗普一定会气得暴跳如雷。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035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最能代表中华民族战略能力的战争理论

最能代表中华民族战略能力的战争理论
毛泽东是人民战争战略之父,人民战争被人们誉为新的战争形式,毛泽东是把政治力量设想为反侵略战[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