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未来如何应对弹道导弹威胁

来源:战略前沿技术 作者:吴晓鸥 岳松堂 时间:2017-09-1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太空是从地面向上无限延展的空间,掌控太空战已成为21世纪战争的重要元素。现在的每一场军事行动都需要来自太空的支援。几十年来,美国一直保持着在太空资源利用上的领先优势,运用一系列复杂的太空能力来慑止导弹攻击,为美军及盟军部队提供诸如通信、卫星图片、友军跟踪、地理空间信息、太空系统跟踪等支援。美国陆军是美国弹道导弹防御(BMD)的主要参与者之一。本文将阐述美陆军在太空的主要作用,即提供BMD能力。

b.jpg

弹道导弹威胁

美军认为,其在太空资源利用上的领先优势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中国正在开发和部署可与美国在太空中相抗衡的系统,并正在积极地测试反弹道导弹技术。尽管近年来俄罗斯在经济上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在多项基于太空领域的研究中依然处于领先地位,包括火箭发动机技术的研发。

与其他国家相比,俄罗斯拥有更多以美国和西欧国家为攻击目标的核导弹。此外,弹道导弹的扩散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一些国家(如巴基斯坦、朝鲜和伊朗)的研制,也使美国越来越感到不安。

2016年7月在内布拉斯加州召开的核威慑研讨会上,现任北约联合作战司令部欧洲盟军最高统帅、美陆军的柯蒂斯·斯盖帕罗提上将称:“如今我们的对手拥有了曾在过去多年内一直代表着我方不对称优势的武器和能力。拥有这些武器后,敌方也能对我方构成不对称威胁。不仅如此,他们还研究了我们的操作手册,并且正在学习如何利用这些技术以削弱我们在传统和新兴(如太空和赛博空间)作战领域的优势。”

美国不能只依赖于“相互确保摧毁”的威慑能力来防御敌方的弹道导弹攻击。一旦无赖国家或组织发射2~3枚核导弹就会给美国驻军及美国本土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美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战略部队司令部及一体化导弹防御联合功能司令部的司令戴维·曼恩中将在2015和2016年两次向美国国会表达了他的担忧:“对手的弹道导弹威胁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在持续增加,当今世界上,有9个国家拥有(或疑似拥有)核武器,22个国家拥有携载核武器的弹道导弹能力。”

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詹姆斯·克拉珀在2015年3月向国会递交的书面证词中写道:朝鲜已经开始着手部署KN-08远程导弹,该导弹的射程将达到美国本土。尽管朝鲜的KN-08导弹技术还没有通过验证,但据称,朝鲜最早将在2021年拥有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弹道导弹。很显然,弹道导弹威胁是存在的并且必须引起重视。

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战略部队司令部

陆基中段防御系统(GMD)是美国主要的在太空摧毁来袭弹道导弹的防御系统。陆军拥有GMD的作战指挥和执行权,导弹防御局负责监督,空军提供一些支援功能。1997年,陆军成立了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战略部队司令部,负责空间与导弹防御作战。

陆军空间与导弹防御司令部/陆军战略部队司令部(USASMDC/ARSTRAT)的其他职责还包括:陆军部队与能力的规划、整合、控制和协调,以配合美国战略司令部的任务(包括战略威慑、一体化导弹防御、太空战和赛博空间战);执行太空、高纬度和GMD任务;代表陆军参与全球导弹防御作战;执行与研发相关的任务,以支持“美国法典陆军部分第10条”(陆军功能、任务和编成的法律基础)的所有责任。

USASMDC/ARSTRAT的组成包括:总部,位于亚拉巴马州的红石兵工厂;第1太空旅,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彼得森空军基地;第100导弹防御旅,位于科罗拉多州的施里弗空军基地;陆军国民警卫队的第49导弹防御营,位于阿拉斯加州的格里利堡;遍布美国的技术、研究、模拟与试验单位。现任司令是戴维·曼恩中将。

GMD系统

近20年来,GMD系统一直处于“在研”阶段,其开销与争议一样多。GMD的设计理念是防御远程弹道导弹攻击,也具备有限的在威胁目标再入大气层之前在太空拦截和摧毁中远程弹道导弹目标的能力。GMD由陆基拦截弹和地面支援与火控系统组成。

首枚助推拦截弹在艾尔森空军基地进行飞行试验,并于2004年交付给阿拉斯加州的格里利堡。经历了多次失败和成功的试验后,GMD又进行了更多的试验,最近的一次试验是在2016年,涉及对重新设计的推进器发动机进行评估。陆基拦截弹共有3级,长约16.46米,包括1部固体燃料助推器,并且载有专门设计的外大气层动能杀伤拦截器(EKV)。

拦截弹对来袭的敌方导弹实施动能攻击,由安全保密的GMD 卫星通信(SATCOM)数据链提供通信。最佳的拦截方案是在大气层外实施拦截。目前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范登堡空军基地部署了4枚GMD拦截弹,在格里利堡部署了24枚,且格里利堡的部署量计划再增加6枚。

为了提高动能毁伤率,该系统不断地进行设计更新。2015年MDA与雷声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签订了价值970万美元的合同,对EKV进行重新设计。GMD拦截弹弹体由轨道科学公司生产,EKV由雷声公司和航空喷气公司共同研制,波音公司则负责系统集成。

2015年,GMD通过了部队试验与鉴定处(DOT&E)的鉴定,确认有能力拦截有限数量的来袭弹道导弹。根据计划,该系统将至少服役到2032年。

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

美陆军还拥有采用“近空间”拦截弹的机动导弹防御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即“萨德”系统)。“萨德”是一种可全球运输的快速部署系统,能够在大气层内或大气层外拦截处于飞行末段或终端的弹道导弹。“萨德”系统的公开参数显示,其雷达能够跟踪大气层内外1000千米范围内的目标,其拦截高度达到150千米,使“萨德”可拦截大气层内、外的来袭弹道导弹。与GMD一样,“萨德”也采用动能(而不是爆炸)战斗部来摧毁来袭的敌方导弹。因此“萨德”能够在不引爆核战斗部的情况下,命中并击毁来袭的配有核战斗部的弹道导弹。

1个“萨德”连主要由4部分组成:发射车、拦截弹、雷达和火控系统。1个满编的“萨德”连包括95名士兵、1部AN/TPY-2雷达、6辆发射车、1套火控与通信系统、1个连支援中心和1个保障单元。由于采用了经过验证的“命中杀伤”技术,“萨德”具有在弹道导弹飞行末段和大气层外实施拦截的独特拦截能力。预计到2019年,“萨德”部队的数量将达到7个连。

“萨德”系统的主承包商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空间系统分公司,主要分包商包括雷声公司、波音公司、航空喷气公司、洛克达因公司、霍尼维尔公司、BAE系统公司、奥什科什防卫公司、米尔顿CAT公司和奥利弗资本财团。

一种经过改进的增程型“萨德”系统被认为能够防御下一代高超声速打击系统。高超声速打击系统是指飞行速度为马赫数5~10的滑翔飞行器,能够突破当前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它们还可以携载核武器,精准命中指定目标。

2016年4月,中国的DF-ZF高超声速滑翔武器系统进行了第7次试验,俄罗斯也在同一时间成功地试验了其Yu-71新型高超声速武器系统。中国和俄罗斯研制的高超声速滑翔打击武器系统对美国和北约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增程型“萨德”系统能够跟踪并拦截弹道导弹和高超声速武器,但在军事预算紧缩时期,增程型“萨德”系统的研制经费尚未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

目前美国在军事太空战领域仍占有战略优势,但这一优势正在缩小。在阿富汗、伊拉克和中东地区打了15年的反恐战争后,美国在应对高端威胁目标方面的投资已经不足。

尽管GMD系统的花费已超过410亿美元,但其目标(为美国及其驻军、盟军以及友好国家提供一种综合的、分层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能够拦截各种射程的、处在各飞行段的敌方弹道导弹)仍没有实现。

当前,没有几个国家拥有有效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没有国家能够提供有效的弹道导弹防护,以确保所有的敌方导弹在到达预定目标前即被摧毁。

俄罗斯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依靠在太空产生核爆效应来摧毁或破坏来袭的弹道导弹。美国的方法要复杂得多,采用动能撞击设计。无论哪种方法,目前所部署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所能最大限度做到的是能够提供点防护,且有能力阻止无赖组织或国家发射少量弹道导弹发起的有限攻击。而对于正处于研制阶段的中国和俄罗斯高超声速武器系统,目前还没有有效的防御措施。为了延续太空优势,美国应该重新关注其在太空领域的主导权和资源,部署有效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否则在应对下一代威胁目标时将失去优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029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方制度,从不是“谁上台都差不多”

西方制度,从不是“谁上台都差不多”
自由民主制度虽然一度“看起来很美”,但它是一朵温室中的花朵,它的存在和运行需要十分严格的条[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