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未来战争:美各军种重视“多域战”概念的研究与应用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时间:2017-09-0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多域战新概念推出不久,就得到了美国各军种的一致响应。多域战的基本设想简单来说就是,从潜艇到卫星,从坦克到飞机,从驱逐舰到无人驾驶飞机,从步兵到黑客,各种军事力量从陆地、海洋、空中、太空、网络和电磁频谱各个域发起攻击打击敌人。虽然实现这一愿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一作战概念已经在激励着美国的各个军种相互合作,使之早日成为现实。

2017年3月17日,美国陆军协会在亨茨维尔举行会议,会议重点讨论多域战问题。这是自美国陆军协会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盛大年度会议上首次正式提出多域战以来,这一概念的最新进展。多域战概念得到了美国军队众多高级领导的公开支持:

国防部副部长鲍勃·沃克,五角大楼最有影响力的未来战争思想家,也是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军队高级领导职务现仍留任的职务最高的官员;

空军参谋长大卫·戈德费恩(David Goldfein)上将,本月早些时候他详细地阐述了自己的多域指挥控制(MDC2)倡议,这是建设连接未来部队的网络的第一步;

海军陆战队司令罗伯特·纳勒(Robert Neller)上将,他于同年秋天提出了海军陆战队类似的作战概念,并且把培训更多的网络战/电子战海军陆战队力量列为首要任务;

海军上将,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Harry Harris)。多域战概念一提出,他就立即着手实施了一系列作战演习,探索和完善这一作战概念。

美国一.jpg

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发射导弹

受多域战思想的直接启发,美国陆军将对战术导弹系统(ATACMS)进行改进,以便能够打击海上的舰船目标。哈里斯急切地想要获得每一项优势,用于对抗日益强大的中国海军。他和陆军参谋长马克·米利号召陆军击沉海上的舰船,海军陆战队也对这一想法感兴趣。自1950年海岸炮兵部队被裁撤以来,美国陆军一直缺乏对海上目标进行打击的能力。用远程精确制导导弹打击海上目标是多域战概念产生的最生动、最具体的实例,但它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实例。

哈里斯还呼吁把陆军和海军各自独立的导弹防御网连接起来。这样,陆军的雷达就能为海军的导弹发射装置发现目标,反之亦然,从而建立起更加严密的防御网络,以应对来自朝鲜、中国或俄罗斯的导弹集火攻击。海军专家说,这将是一个可行的技术壮举。

美国空军更是雄心勃勃,它的多域指挥控制(Multi-Domain Command& Control,MDC2)倡议寻求建设一个连接全球的网络,用于协调所有美军部队和盟友的作战行动。MDC2将以现有空军联合空中作战中心(Combined Air Operations Centers,CAOCs)为基础建设。正如戈德费恩所指出的那样,这些CAOCs配备了包括士兵、水手、海军陆战队和盟国的大型联络分遣队,为实施联合作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最近,戈德费恩向美国空军协会表示,CAOC实际上是“一个战役级别的指挥部,它能将各军种部队融合在一起,从而实现各种打击火力和作战行动的协同整合”。戈德费恩说,他本人在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的空中组成司令官时,就已经意识到他的角色和CAOC的作用远不只是协调空中作战行动,“其实,我们所从事的本身就是多域战。”

如果想知道下一代联合空中作战中心的发展,可以参考一下目前还处在实验阶段的“联合机构间太空作战中心(Joint Interagency Combined Space Operations Center,JICSPOC)”。成立该中心的目的是,使美国的间谍卫星和通信卫星在面临攻击的情况下仍然能够继续工作。沃克说,“我们预测,如果地球上发生了战争,将会很快扩展到太空,我们的卫星星座将受到威胁。”

沃克称赞JICSPOC是未来指挥控制的主要模式。他对计算机的强大潜力印象尤其深刻,人们可以使用大数据甚至人工智能等技术,将海量互不相干的数据融合在一起,帮助指挥员做出决策,而不是使他们不知所措。

美国二.jpg

空军第12联合空中作战中心(CAOC)

一、不只是技术问题

美国空军正在高度关注指挥、控制、通信和计算机(C4)系统的发展,可以绝对肯定的是,他们在做非常重要的事情。C4对于未来的多域战至关重要。只有实现了沟通交流,完全不同的作战力量才能协同一致地共同作战。但C4只是基础,而不是多域战的全部,技术只是解决方案的一个方面。

美国海军陆战队对多域战的提法与其他军种有很大区别。首先,美国海军陆战队去年秋天颁布的作战概念并没有使用“多域战”这个词,它用的是“全域联合作战(combined arms in all domains)”。海军提出的这一新概念没有使用新奇的字眼,却抓住了传统联合作战的本质。

海军陆战队的多域战概念除了包含其他各军种的内涵以外,还强调了战争冲突中人的因素,指出多域战还应包括向当地居民施以援手。这一点不仅反映在反叛乱活动中,甚至还是与技术先进的敌人进行作战时的情报来源。特种作战方面的专家,把这一域称为“人因域(human domain)”,并且把它提升到与陆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网络空间同等重要的地位。

就像陆军使用反舰导弹打击海上目标一样,海军陆战队更希望为美国海军提供帮助,将作战力量从陆地投射到海上。毕竟,“占领或保护前沿海军基地”是法律规定的海军陆战队的主要任务之一。新的海军陆战队作战概念明确提出,舰队要把海军陆战队运输上岸,为F-35B战机建立前沿机场,F-35B战机和前沿机场反过来为舰队提供作战支援,从而形成一个从海上到陆地、再到空中、再回到海上的多域反馈回路。

相比之下,美国海军自9/11事件以来,一直在不停地为地面部队提供作战支援;而现在,海军正将作战的重心转向与其他海军作战,以实现对公海的控制。这可能就是为什么除了美国海军上将哈里斯之外,海军的领导人很少在公共场合谈论多域战的原因。

现代海战本身就是多域战:水下潜艇、水面舰艇、舰载机、太空中的卫星以及几乎到处都有的网络空间和电磁频谱。按照哈里斯的提议,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使用陆基导弹打击敌人的海上舰船,拦截敌人的导弹,海上作战是在所有作战域同时展开的多域战。更重要的是,海军在发展军方长期忽视的电子战能力,实现电子战与网络战密切结合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而电子战和网络战是多域战的关键组成部分。

作为最大军种的陆军一直主张多域战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而不是专注于某一特定的方面。陆军在各种场合下都极力宣扬“多域战”概念,比其他任何军种都要喊得响亮。

这并不是说多域战概念是从陆军人员的大脑中创造出来的,就像雅典娜全副武装地从宙斯的头颅里跳出来那样。这一概念在陆军之外也同样有极大的吸引力,因为所有军种也都在为解决同样的问题而大伤脑筋。这一问题就是,精确打击武器扩散到潜在对手,尤其是中俄等国的军队,与制导定位的传感器,以及指挥控制结合起来,对美国的军队形成了巨大的威胁。众所周知,这就是五角大楼所说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 /AD)”战略。这种武器——传感器——网络系统可以防止美国军队介入地区危机。

大约在2009年前后,美国空军和海军开始了运用“空海一体战”战略打败“反介入/区域拒止(A2 /AD)”战略的概念性研究。由于当时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作战,只是后来才加入了空军和海军的讨论。当时的陆军参谋长蕾·奥迪尔诺(Ray Odierno)提出了一个更加平衡的概念,但是没有得到其他各军种的广泛赞成。而陆军此次提出的多域战概念实际上清晰地描绘了一个连贯的、令人信服的框架,为各军种互相帮助解决共同问题指明了方向。

德国.jpg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突击队实施的进攻作战

二、致命和混乱的战场

大家一致认为,如果从陆军的所有观点中选出最重要的一个,那就是米利将军的观点,即,未来的战场将是极其混乱不堪的。美国的军事理论家一直在提到军事革命、部队转型和夺取优势地位,但是16年的残酷的反恐作战以及强大对手的崛起,都让美国感受到了巨大羞辱。

就像20世纪90年代的军事革命理论一样,多域战强调网络、传感器和精确打击武器的作用,但与军事革命理论不同的是,它不寄希望于轻松地取得战争的胜利,而是要经过艰苦战斗然后取胜。美国陆军的思想主要集中在如何应对俄罗斯军队的发展,这是一支数量上减小了规模,但是拥有先进的导弹、火箭、无人机、黑客、电子干扰等能力,战术和技术方面总体上比较先进的军队。去年秋天,陆军参谋长在美国陆军协会上的讲话令人难忘。

“在未来的战场上,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三个小时以上,你就有被消灭的危险,”米利说。“这显然对人类的忍耐力提出了要求…每天每一分钟都很痛苦将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被包围将成为常态。”

他说:“瞬间而来的巨量信息相互冲突,使指挥官的决策陷入停顿。”“当然,只有在电子系统还在工作的时候,才会有这一问题。而任何电子设备都将受到网络或电子战的攻击,这是千真万确的”。

总而言之,米利说,“我们正处于战争特性发生根本变化的风口浪尖,特别是地面战”。“这将是极其致命的,不像我们的陆军此前所经历过的任何事情,至少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是这样的。”

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由于无视战争的变化,同盟国最终失败并走向毁灭”,米利说。“让我们承诺,不要无视战争的这些变化,再次陷入那样的深渊,不要对未来的第一场战争毫无准备!”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2011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新闻造假的驻华外媒休想甩锅

新闻造假的驻华外媒休想甩锅
驻华外媒的中方“新闻助理”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张的文章发布后,在外媒工作的中国员工反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