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年前作战环境及战争性质改变

来源:战略前沿技术 时间:2017-08-19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美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情报机关

展望2050年前作战环境及战争性质改变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TRADOC)负责情报的副参谋长(G-2)在7月25-26日举行的“疯狂科学家”会议上公布了一份题为《未来战争的作战环境及其性质改变》的报告。报告将2050年前的时间划分为人类加速进步时代(2017~2035年)和对抗性平衡时代(2035~2050)两个时间区间,分析了技术发展给未来作战环境和战争性质带来的改变。报告是美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G-2办公室为期5年工作的成果:其中关于未来的关键信息、想法及知识来源于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疯狂科学家计划”,G-2所有参谋与陆军能力一体化中心的合作、G-2作战环境企业级体系的各项工作(尤其是对12项基本趋势和改变游戏规则技术的监控)也为本报告的撰写贡献了知识。不过,报告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意见,不代表美国陆军、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或任何其他政府机构的官方政策和立场。

整体形势

全球整体性趋势

美军当前处于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作战环境所涉各种不同但相互关联的因素正在交叉影响,促使外交、信息、军事及经济领域迅速发展,快速改变着社会和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性质,包括战争的性质。这些趋势包括:科技方面的重大进步;令人眼花缭乱的人际互动速度,以及通过社交媒体或物联网等紧密相连;经济差距不断扩大;人口特征不断变化(譬如老龄化、“青年潮”);人口城镇化;自然资源(尤其是水)竞争越来越普遍;冷战后美国主导的全球体系面临日益增多的地缘政治挑战。

战争一.jpg

技术交叉互联发展

几乎所有新技术都与其他新技术互联交叉。大量新型、潜在革命性技术因相互之间的交叉效应使其变得更具颠覆性。譬如将手机与摄像头、游戏、小型化计算及互联网技术联系起来的智能手机。未来,各种技术进步之间的交叉相连可能既具有颠覆性,又具有不可预测性。本报告认为,最可能交叉互联的技术包括:生物学与生物工程(包括人类体能优化);神经系统的增强;纳米技术;先进材料科学;量子计算;人工智能;机器人学;增材制造。

对手不断拓展的能力

美国的对手一直致力于研发挑战美国的新方法和手段。未来,美国可能将面临:多领域威胁;复杂地形(包括人口密集城市区域甚至特大城市)作战;混合战略/“灰色地带”作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先进“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采用先进技术的新武器(机器人、自动化、人工智能、高超音速等);精确与大规模效应之间的关系与权衡取舍;信息成为决定性武器。

战争二.jpg

未来作战环境改变

01.人类加速进步时代(2017~2035年)

总体特点

美国的主要对手仍然是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及“伊斯兰国”激进武装组织等。它们可能利用新技术、新理论及改进的战略概念,在多个领域挑战美军力量。在某些情况下,美国的对手可能会拥有优于美国或与美国同等的实力,有效发挥将可以战胜美军。

安全环境

①俄罗斯是美国的主要威胁及能力最强大的潜在对手——这种状态将至少持续到人类加速进步时代的前半段;

②中国正快速推进军队现代化,并大力投资战备和技术研究,可能在2035年前超越俄罗斯,成为美国的主要威胁;

③朝鲜实力不如俄、中,但庞大的军队、可靠的弹道导弹能力、拓展的网络能力及核能力使其在人类加速进步时代的前半段,仍是美国重要的地区威胁;

④伊朗目前是一个不具备核能力的地区霸主,但其可能在2035年前研发出核武器,加之其拥有重要的地理位置、精通混合冲突并致力于军队改革,这意味着伊朗作为美国的关键担忧可能持续到2035年。

⑤激进意识形态及跨国犯罪组织如“伊斯兰国”、“基地”组织、黎巴嫩真主党或拉美贩毒集团将随着作战环境的发展而发展,成为美国直至2035年甚至以后的棘手威胁。

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领域

 ①先进反坦克导弹及便携式防空系统领域,其扩散速度超越了主动防护系统的研发速度,从而使装甲车和直升机陷入危险;

②机器人领域,超过40个国家开发出具有一定自主性的军用机器人;

③航天领域,超过50个国家具备在太空行动的能力;太空变得越来越拥挤并难以控制;定位、导航与授时陷入危险;

④化学武器领域,旨在对抗探测与防护能力的非传统试剂被开发出;

⑤伪装、掩饰、隐瞒、否认与欺骗领域,能创造不确定性并挑战多学科情报;

⑥火炮/火箭炮领域,远程火炮、加强型GPS制导弹药可以挫败干扰;点防空系统可防御精确制导弹药;

⑦导弹领域,利用惯性制导提高射程和精度;

⑧计算机/网络领域,人机互动彻底改变;处理能力成指数级增长;大数据与量子计算能力发展。

02.对抗性平衡时代(2035~2050年)

总体特点

重大技术突破及能力交叉将导致战争的传统方面发生改变,最终改变战争性质。在这一时代,任何行为体都无法享有长期战略或技术优势,美国及其同等、相近能力对手将拥有对等但未必对称的能力。要想在这一时期取得成功,必须能更快速地预想及理解更大范围的作战空间,从而同步多领域能力、对抗人工智能加强型对手。控制冲突相关信息和叙事的能力也同样重要。

安全环境

①民族国家继续存在。民族国家仍是国际体系的主要行为体,但其在国内及国际上发挥的作用都将较本世纪初有所减弱。碎片化、竞争及身份政治趋势将挑战全球治理及更广泛的全球化,集体安全及全球主义示威。许多国家的国家权力将面临来自反叛分子及全球身份网络(种族、宗教、地区、习俗或经济网络)的挑战。

②超级大国逐渐消失。世纪初期的超级大国将逐渐丧失主导优势,因为崛起的竞争者将通过广泛的知识传播、网络知识产权窃取及针对性投资,在不需耗费研究成本的情况下,获取大国拥有的能力。任何一个大国都无法承受在世纪中叶维持全球霸主地位所需付出的代价,这意味着,世界将趋向多极化,并由各种短期利益及兴趣的复杂联盟所主导。

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领域

①激光与射频武器领域,可扩展的杀伤性及非杀伤性定向能武器可对抗飞机、无人机、导弹、传感器及蜂群系统等;

②蜂群系统领域,利用自主性、机器人及人工智能技术,为众多蜂群系统生成遵守地方规则的全球行为;

③导轨炮及增强型定向动能武器领域,非爆炸性电磁弹发射器可提供高速、高能武器;

④热力学领域,能提供增强的精确性和炮口动能;

⑤合成生物学领域,生物工程和生物改造技术具备潜在的武器化能力;

⑥物联网领域,万物互联既带来了技术又带来了脆弱性;

⑦电力领域,未来的能效有赖于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及减少消耗,小型核反应堆可能成为具有效费比的电力来源。

未来战争性质改变

人类加速进步时代

在人类加速进步时代,战争性质的改变已开始显现,具体变化包括:战争发生在全域空间;要求更快速的决策和决策分析;需利用时空方面更微弱的机遇;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生在复杂、拥挤地形;涉及混合战略及作战平台;越来越难取得最终胜利。

战争三.jpg

对抗性平衡时代

到本世纪中叶,战争可能仍遵循与此前类似的模式,但能力可能得到加强,利用人工智能来改善及加快决策制定,在更远的交战距离上,实现一系列影响力及破坏性更广泛也更切中肯綮的效果。无人系统将越来越常见,并在2050年甚至更早阶段成为战斗力量的重要元素。小型、低成本无人系统蜂群(2035年前服役)将以新颖的方式发挥进攻性和防御性作用。激光与射频武器将装配更小、更轻、便携电源,因而更加实用,进一步提高定向火力武器(尤其是对抗飞机、无人机及地面系统的防御性武器)的射程和杀伤性。量子计算、网络及物联网技术方面的进步将使通信变得更加容易,但在面对对手相同的通信能力时,又变得困难。高超声速发射系统、航天系统、高速导轨炮等系统与新型常规、非常规弹头相结合,将大幅扩展战场的范围。大规模核、生、化杀伤性武器的发展将带来致命性和颠覆性威胁。在这一时期,精确打击武器将得以为敌我双方所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更多被视为迫使对手放弃战斗的工具,交战的速度将远远超过人类的反应时间。在此条件下,没有国家能享有相对对手的压倒性技术优势,军队和平民的物理、认知和道德层面均为同等重要的攻击目标,通过信息战赢得战争将变得至关重要,竞争各方将利用网络、电子战、信息战及心理战工具在全球范围内争夺信息。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1978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佩特拉斯:帝国权力中心的分裂、犹豫和"内战"

佩特拉斯:帝国权力中心的分裂、犹豫和
特朗普总统主要的后果之一透露,在保持和扩大美国帝国在全球实力竞争中的复杂力量和关系。当人[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