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英雄精神与国防现代化

来源:国防参考 作者:罗援 时间:2017-04-18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5cb4b26c40cfac54c9981107e186c56f.jpg

4月4日,辽宁边防总队驻沈官兵代表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圈。

我们中华民族是热爱和平的民族,自古,我们就有“以和为贵”“自古知兵非好战”“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古训。

攻城伐兵是我们迫不得已的最后手段,但是外敌的频繁侵略,又使我们的民族具备了沉重的忧患意识。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复杂的周边安全环境,使我们认识到好战必亡的同时,更感到了忘战必危的切肤之痛。“四次倒逼”促成国防建设现代化

我们的国防现代化建设,可以说是被敌人或者说对手给逼出来的。在这里把我国的国防现代化概括为四次倒逼:

第一次倒逼是抗美援朝战争。众所周知,新中国刚刚成立时急需医治战争创伤,进行经济建设。但是在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第二天,美国总统杜鲁门提出美军参战。6月27日,杜鲁门又下令把美国第七舰队开到台湾海峡,在仁川登陆以后,美军又把战火燃向鸭绿江边。中国人民被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这一仗打出了我们的国威、军威,打出了我们60年的和平时期。现在西方国家之所以不敢对中国蠢蠢欲动,就是抗美援朝战争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而这一仗也奠定了我国国防现代化的基础。

1954年,当时中国军队配备的是苏式装备和仿制品,共装备了106个步兵师、18个地面炮兵师、8个高炮师、3个坦克师和23个航空兵师。苏联当时援助中国项目156个,落实了150个,其中44项和军工有关。这就为我国三军的主战装备工厂的建设奠定了基础。

也就是说,中国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建造起国防(工业)体系。这在世界上创造了一个成本最低、用时最短的奇迹,这是敌人给我们逼出了一个国防现代化的基础。

第二次倒逼是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对我国进行核讹诈和核威胁,而苏联又背信弃义。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11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就提出要把核武器部署在朝鲜半岛附近的航空母舰上,又提出要像使用常规炸弹一样使用核武器。

到了1952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上台,把核武器部署在关岛。1955年海峡两岸危机之时,艾森豪威尔称没有任何理由不使用核武器,显然是在对中国进行核讹诈。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领导人认识到,如果我们没有核武器就会被别人欺负。这时我国也向苏联提出了请求,请求其帮助我们建立核工业设施。

但是,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说,中国同志不愿意加入他们的核保护伞,那么就让他们自己建,他们自己建,肯定建不起来,甚至连他们的裤子都会输掉。但是,1964年,中国核武器试验成功。

第三次倒逼是20世纪90年代,1999年的“炸馆事件”和2001年的“撞机事件”。这一炸一撞,使我们得到了两个战略启示: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二是落后就要挨打。此时,我国改变了在改革开放之初定的方针,那就是军队要忍耐,军队要勒紧裤腰带,国防建设要给经济建设让路。

所以,后来我们把政策调整为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同步发展、协调发展,现在又发展为要深度融合。到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时,许多新型装备全部亮相,这就是十年磨一剑。

第四次倒逼是进入21世纪之后,南海问题凸现,我国的岛礁被蚕食、资源被掠夺、海域被瓜分、主权受到侵害,我国的国防能力和国防需求有很大的差距。

2012年发生了“黄岩岛事件”,2013年发生了“仁爱礁事件”,2014年发生了“半月礁事件”,这时,加强国防现代化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比如我们的052C、052D导弹驱逐舰、054A导弹护卫舰以及我们的加油机、预警机都开始装备部队,而且现在也开始在南海展开常态化的巡航。

当年,我国为了加强国防力量,急需预警机。生产研制预警机最好的国家之一应该是以色列。它有一个“费尔康”预警机,我国和以色列签订合同,以色列准备将其出售给我国。

然而,当美国发现此事之后,极力阻止以色列出售预警机给我们,最后以色列只好撕毁合同。在这种情况下,我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自力更生。我们用顽强意志和聪明才智,研发出自己的预警机,甚至在某些技术指标上还超过了美国。

国防现代化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到底有什么区别?有多少差距?笔者认为,从总体上已经接近世界先进水平,而且现在我国在武器装备上处于四种状态。

第一个状态就是我国实现了零的突破,解决了一些从无到有的问题,填补了我国装备的一些短板。如今,我们自己研发了航空母舰、预警机、加油机、舰载机、歼15等以前没有的装备。

第二个状态是实现了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以前我们的装备主要是以二代或二代半为主体。以飞机为例,以前是歼6、歼7、歼8,而今我国的歼10、歼11B都属于三代机。在2016年的珠海航展上我国又亮相了歼20飞机,它的技术指标已经达到了第四代战机(国际上称为第五代战机的水平)。

第三个状态是实现了系统的发展,用信息化在装备改造和创新武器装备上实现了“1+1>2”的效果。

第四个状态是解决了一些撒手锏的问题。在庆祝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时,DF26中程地对地导弹精彩亮相。此外,我国现在还有一些新概念武器,如量子雷达可以把隐形装备显形化,激光武器可以打超远距离的目标。

“四次倒逼”促成的中国国防现代化建设的辉煌成果,其背后展示的是我们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务必珍视并捍卫我们的英雄精神

有一部电影,叫作《英雄儿女》。该电影塑造了一个名为王成的英雄人物,当时他手握爆破筒高呼“向我开炮”,誓与敌人同归于尽。

而现实当中王成的原型还健在,原名蒋庆泉。据蒋庆泉讲述,当时他高呼向我开炮以后,并没有和敌人同归于尽,而是被敌人炮弹的声浪震晕了。

撰写《向我开炮》的战地文学记者叫洪炉,他在全国各地寻找王成的原型,终于在锦州一个偏远的农村找到蒋庆泉。老人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要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参战纪念章。而这个纪念章当时已经绝版了,当时的总政治部特意为蒋庆泉老人定制了一个参战纪念章。在颁发纪念章的时候笔者恰好在现场,场面非常感人。

蒋庆泉老人已经80多岁了,迈着矫健的步伐登上主席台。这时候他的老首长,100多岁的23军原政委裴周玉将军颤颤悠悠地登上了主席台。蒋庆泉老人向他的老首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高呼“报告政委,您的战士蒋庆泉向您报到!”当裴周玉将军颤颤巍巍地把和平纪念章别到蒋庆泉老人身上时,蒋庆泉老人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嚎啕大哭。

这就是我们的英雄,祖国一声呼唤,他又来向我们的党、向我们的军队报到。人必须要有精神,首先要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要用忠诚来护卫,那么忠诚怎么来表现呢?要由勇敢,要由我们的血性来表现。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20军58师,当时派出两个连的兵力,到长津湖附近的水门桥高地设伏。当我们的后续部队上去一看,两个连的兵力全部冻死,但他们都手握钢枪,呈战斗姿态,枪口全部对准公路。这在世界现代战争史上留下了一个经典的悲壮场面。

后续部队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在一位来自上海的烈士宋阿毛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一个卡片,上面写着:我爱亲人和祖国,我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哪怕把我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这,就是我们的志愿军英雄。

我们一定要把这种民族精神代代相传下去,这样的民族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无价之宝,是我们实现国防现代化的根本动力。

在国际上,有一些人认为朝鲜于1950年6月25日先发动了战争,是侵略者,而中国支持了侵略者。这完全是片面、错误的理解。

当年,我国的军事外交家伍修权将军参加联合国会议时问了一个问题,他说,我想问问在座的美国代表们,一个民族之间的战争只有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革命战争和反革命战争之分,怎么出来了一个侵略战争。

你们美国在19世纪60年代也进行了一次内战,就是你们的林肯总统,带领着北方诸州的武装打到了南方,你能说是北方侵略了南方吗?能说林肯是最大的侵略者吗?这个问题把美国人问得哑口无言。

朝鲜战争是一个民族内部的战争,美国人没有权力来介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抗美援朝作战是敌人强加给我们的,我们不得不打。所以,这场战争我们必须打,而且是一场正义的战争。

还有就是一些对抗美援朝英雄的诽谤。笔者认为这是历史虚无主义行为。回看我们的英雄,从戚继光到黄继光,被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骂了一个遍。董存瑞、刘胡兰、杨靖宇、赵一曼、毛岸英、“狼牙山五壮士”全部被抹黑。

郁达夫有一句话,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那是一个悲哀的民族,有了英雄不去敬重英雄的民族,那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民族。有些所谓的非常著名的网络“大V”,还在辱骂我们的英雄,亵渎我们的领袖,他们否定我们英雄的根本目的,是要颠覆我们共产党的历史,特别是革命战争史。欲灭其国,先灭其史。笔者认为这才是问题的所在,我们一定要弘扬我们的革命精神,维护革命先烈的名誉权。

在英雄精神驱动下主动作为

前面回顾的“四次倒逼”,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不要改变国防现代化建设一直被倒逼的现象,化被动应对为主动作为。

怎么能改变倒逼的状态,而变成主动发展的阶段?这里有两个层次的问题:首先,我国现在的军事战略仍然是积极防御的战略,这就规定我们必须后发制人。

后发制人,增加了我们战略谋划的难度,即在敌人对我打第一枪的时候,不被敌人打倒;但我又不给敌人打第二枪的机会。而上之上者,是震慑住敌人,让他连打第一枪的胆量和机会都没有。

其次,在发展的谋划上,我们要搞好顶层设计,要下先手棋,要主动设计,要有前瞻性,也就是我国的国防建设要和国家利益相匹配。国家利益发展到什么地方,国防就要跟进到什么地方,要使国家不断拓展的利益始终在我们的军力掩护之下。这方面不能按别的国家给我们预定的套路随风起舞,而是要迎风起舞,要主动提升。

保持战略定力,求其在我

如何防范不可预测的安全风险和挑战,发展今后一段时期的国防军队现代化建设,如何有效地在国家由大到强的征程中做好协调发展,应对可能出现的安全风险和挑战?

现在整个国际环境出现“三反”的潮流:反传统、反全球化、反建制。而在这种潮流中,中国人应该怎样做呢?笔者认为要保持一种战略定力。

周恩来总理在谈到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台湾问题,求其在我。”对于全球问题、中美关系的问题、南海问题、中日关系的问题,关键的问题也是要“求其在我”,关键是把我国自己的事情搞好。

现代化战争由以前的机械化向信息化迈进,我们要适应这个潮流。如此一来,整个军队建设就要实现两个转变,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

5cb4b26c40cfac54c9981107e186c56f.jpg

我国空警2000预警机。

当前,正在进行的国防和军队改革就是在提升我国的综合国力,特别是我国的国防实力和自卫能力。这样,我国就可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以军事外交增信释疑,以威慑能力止战言和

面对当前出现的地区安全困境,笔者认为重要的一条就是搞好军事外交,就是要进行增信释疑。比如我国到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峰会,到太平洋参加环太平洋军演,请外国的一些军事要员到中国来参加香山论坛,这就是在增信释疑。增信释疑首先就是通过沟通交流来缩小分歧,凝聚共识,增加信任。

现在国际上有些人认为中国的发展构成了对周边国家的威胁。笔者认为,威胁和威慑是两个词,我国不去威胁别人,但必须有威慑能力。如果这支军队连一点威慑能力都没有了,变成纸老虎,那留着这支军队干什么。

所以,军队必须有战斗力,就是随时能打仗、打胜仗,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这样才能对对方形成一定的震慑,也就是威慑,有了威慑才有可能止战。我国现在发展起来,有一些国家就会感到紧张。而这一问题出现的原因在对方。

我们的发展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去侵略任何国家,当然也绝不允许别的国家侵犯我国的一寸领土。

作者:罗 援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1745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非普世的西式民主

非普世的西式民主
目前西方国家推行“民主化”往往与当地的社会运动及信息网络化相呼应,利用社交网络的“在线民[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