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注目的俄罗斯“国家近卫军”

来源:国防参考 作者:李佑任 马建光 时间:2017-01-11
0 俄罗斯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6年10月1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任命了俄罗斯国家近卫军7个联邦服役区的司令及中央直属机关领导人。至此,俄罗斯国家近卫军高层基本架构完毕,苏联解体以来的俄内卫部队终于按照普京的意愿得到了重整升级,直接隶属于总统控制。

当前,内外交困下的俄罗斯面临防暴维稳与拒腐防变等多方面的压力。作为应对,俄对外以军事实力强硬回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围堵及地区性恐怖主义,对内则以“近卫”之名整合联邦各强力部门精干分支,将原属于内务部的内卫军“升级”,使之与内务部平级,“国家近卫军”由此应运而生。

1、国家近卫军的建构理念

控制精锐部队,祭出反恐大旗

在克里姆林宫2016年10月13日公布的总统令及其说明中,明确列出国家近卫军的主要任务:与内务部共同维护社会秩序,保证社会安全和紧急情况下的治安;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确保依法展开反恐行动;参与俄领土防卫、协助边防机关保卫国家边界;保护国家重要设施和特殊物品的安全;管控武器贩运,监督私人保安的法律遵守情况等;可参与部分境外反恐行动。

根据上述文字,不难看出国家近卫军的主要敌人就是极端恐怖主义,普京用正规军在域外(叙利亚)打击境外恐怖主义,在国内成立国家近卫军的直接用途也是打击恐怖主义。据此,新组建的国家近卫军将原有内务部内卫部队的精锐力量尽数挑出。这其中,有三支部队的加入尤为引人关注:

快速反应特战中心。之前,内务部内卫部队麾下有多支执行不同任务的特种部队,包括内务部特战分队(OMON)、特别快速反应部队(SOBR),但真正起到“顶梁柱”作用的特战机构,是内务部下属的快速反应特战中心(FCB)。曾几何时,外界真正了解的俄罗斯特种部队只有联邦安全局下属的“阿尔法”和“信号旗”部队,而对其他名称繁杂的俄特种部队一概不知。

2014年,俄罗斯红星电视台专门拍摄了一部时长22分钟的纪录短片《时刻在位的特种部队》,讲述的正是“快速反应特战中心”的历史及现在。特战中心下辖多支特战队伍,包括“野牛”特战机动队、“猞猁”快速反应支队、“鹰”空勤特战支队及“哥萨克人”特种支队。同时,内务部的航空兵总局也归中心管辖,这使“快速反应特战中心”成为内卫军各部队中权力最大、职能最全面的一支。

“捷尔任斯基”特种独立师。以前苏联时期情报机构“契卡”的首任领导人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命名的这支独立师是历年红场胜利日阅兵式的常客,在和平时期肩负着莫斯科的卫戍任务。该师的成员入选要求远高于内卫部队其他机动师,因此,在级别上也比其他机动师要高,现任师长是谢尔盖·扎哈罗夫少将。这支部队自成立以来四次获得“战斗”勋章(俄军内部的最高集体荣誉),在内卫部队中,是精英中的精英。

航空兵总局。航空兵总局在内卫部队时期隶属于“快速反应特战中心”。在国家近卫军成立之后,该局脱离了“快速反应特战中心”的管辖,成为近卫军七大中央机关之一,局长亚历山大·阿菲诺根托夫也由之前的少将升为中将。该局拥有29架军用运输机(包括9架伊尔-76远程运输机),70架直升机(包括10架米-26大型运输直升机)。正是有了独立航空兵部队的存在,使得新组建的国家近卫军有了快速反应和远程投送能力,能够肩负起覆盖俄罗斯全境甚至海外的作战任务,对于国家近卫军的职能定位和遂行多样化作战任务至关重要。

除了三大精锐部队,原内务部特战分队(OMON)、特别快速反应部队(SOBR)及俄联邦国有企业警卫队等部队的加入撑起了国家近卫军的基本架构,使得国家近卫军的特种部队(含特警)比例达到了25%以上(近10万人),并大量装备有步兵战车、装甲运输车和各型军用运输飞机、直升机。国家近卫军还担负起了对全俄私人安保公司的监管工作,让反恐的这面大旗举得底气十足。

职权划分明晰,行动型指向明显

作为内务部失去精锐内卫部队的补偿,普京签署命令,将联邦贩毒监察局、联邦移民局以及麻醉品监管总局交给内务部管辖。对于内务部来说,“枪杆子”没了,但能够调动的网络情报资源进一步扩大。

众所周知,毒品是“犯罪之源”,恐怖分子操纵毒品交易,为实施恐怖活动筹措资金,成为国之大患。阿富汗战争时期,反对苏联的“圣战者”把鸦片贩卖至世界各地筹措资金购买军火,让苏联军队兵败阿富汗。

而自苏联解体以来,车臣反政府武装也一直在进行类似的毒品交易,对俄国内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因此,联邦贩毒监察局重回内务部,使内务部可以釜底抽薪,从根上发现恐怖分子的财源。

麻醉品监管总局回归内务部亦基于上述考虑,大部分麻醉品(如吗啡)是由鸦片提取制成的,麻醉品过量使用即会危害人群,这一点俄罗斯特种部队深有体会:2002年的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人质事件中,俄特种部队过量使用了从鸦片中提取的失能性麻醉剂“芬太奴”来对付恐怖分子,导致129名人质因此身亡。

血的教训让俄高层对麻醉品监管有了新的认识,因为这些麻醉剂一旦因不当管理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后果将不堪设想。

未标题-1.jpg

俄罗斯内务部特种部队士兵 。

此外,移民局的加入使内务部能及时掌握到外来人口的信息,从而及时发现进入俄境内制造恐怖袭击的外来恐怖分子。以上机构的情报经内务部汇总,再将信息传递给“枪杆子”——国家近卫军,由国家近卫军执行具体抓捕与作战行动。

在普京的新一轮强力部门规划中,被剥离了“枪杆子”的内务部要向内卫“情报处”的方向靠拢,像联邦安全局一样,更多地肩负起国内情报搜集与先期侦察工作;而国家近卫军则是执行具体搜捕打击任务的“行动队”,其行动有赖于内务部或联邦安全局搜集的情报作为行动指南,而内务部没有了自己的部队,其情报只有在交给国家近卫军后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这一调整不仅是为了平衡俄各强力部门资源配置,更是以反恐为目标指向的俄强力部门改革成果的集中体现。

2、国家近卫军的优势

国家近卫军的成立,使得俄国内安全保卫工作再上新台阶,其主要优势有三:

总统直接指挥,行动效率更高

国家近卫军的主干力量是原内务部内卫部队,其总人数达34万。在国家近卫军成立之前,内卫部队的效率低下、历任内卫部队司令与内务部长不和让外界对内卫部队诟病颇多,特别是在2004年7月发生的纳兹兰枪击事件和9月别斯兰人质事件中,恐怖分子大摇大摆地来、大摇大摆地走,让全世界见证了内卫部队的效率低下、行动迟缓。

而在当月的俄联邦安全会议上,内务部长努尔加利耶夫大将当面指责内卫部队司令季霍米罗夫大将应该为内卫部队行动不力负责,季霍米罗夫毫不示弱,当场与努尔加利耶夫翻脸,并递交辞呈,场面极为尴尬。

努尔加利耶夫退休后,普京同时任命了新内务部部长和新内卫部队司令:部长是科洛科利采夫,司令就是佐洛托夫,内卫部队独立成军的计划被提上日程。国家近卫军的成立,使原内卫部队摆脱了内务部的束缚,直接接受普京的指挥,行动效率提升,更有利于在紧急状态下保卫普京本人的安全。

同时,国家近卫军从内务部独立出来,暂时结束了内务部与内卫军高层多年的争斗和相互掣肘,新的内务部和国家近卫军职能上划分更加明确、科学,提高了行动效率。

解放正规军,域外反恐更自信

在叙利亚,俄罗斯军队实际上执行的是反恐任务。“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没有重武器,东躲西藏,使得俄军在战场上执行任务时要熟悉恐怖分子的作战套路,耗费大量精力。因此,俄军在叙地面战场上派出了大量特种部队与恐怖分子周旋。

但是,军队毕竟不是专于反恐的队伍,在面对狡猾灵活的恐怖分子,时常出现“有力无处使”的窘况。这一点可以参考印度军队,因为繁重的内卫和国内治安任务,牵扯了正规军大量人力物力精力,导致印度军费年年上涨,军队转型升级却举步维艰。

因此,国家近卫军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把俄罗斯军队从反恐任务和内卫任务中解脱出来,更加注重外向型发展,全心全意关注域外信息化战争,从而有利于军队的升级转型。

而在法理层面上,国家近卫军这样一支“非正规军部队”作为国家杜马议会批准成立的专业反恐队伍,处理应急突发事件更加灵活,遂行域外反恐行动更加便捷,从法理上更能为他国所接受,这一优势是正规军部队所不能比拟的。扫清了法理障碍后,近卫军部队在处置应急突发事件时反应更加迅速,在业务上也更加专业。

航空运输兵独立成“局”,远程域外打击能力增强

国家近卫军虽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正规军部队,但其武器配置一点不含糊。据俄《生意人报》透露,国家近卫军装备9辆T-72B3主战坦克,1650辆BMP-1、BMP-2步兵战车及BTR-80装甲输送车,35门牵引式火炮,29架军用运输机(9架伊尔-76、2架安-12、12架安-26、6架安-72),70架直升机(10架米-26、60架米-8/米-17)。给近卫军配备空中力量,是因为俄罗斯幅员辽阔,即便把国家近卫军部队分为七个联邦服役区,也不足以使部队覆盖全国。

因此,近卫军必须“飞起来”。为了让其所属的作战人员能够快速远程机动,更好地在不依赖空天军远程运输航空兵的情况下独立将部队运至目标地点遂行作战任务,一支独立的运输航空部队必不可缺。

为此,航空兵总局作为国家近卫军七大中央机构之一从原内务部“快速反应特战中心”独立出来,成为直属国家近卫军司令的独立单位,让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近卫军部队能随时随地得到运输机的支援,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作战地域,甚至是海外反恐第一线,使部队的快速反应和远程投送能力得到质的提升。

作者:李佑任 马建光

国防科技大学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1574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好莱坞的电影意识形态输出及应对

好莱坞的电影意识形态输出及应对
好莱坞电影产业在全球扩张背后都有美国政治权力的身影。美国历届政府都对文化输出极端重视,从[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