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为何西方媒体战争报道“都是错的”

作者:帕特里克·科伯恩 时间:2016-12-15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F2007032506202901786.jpg

【英国《独立报》网站12月2日文章】题:这就是你读到的关于叙利亚和伊拉克战争的一切可能都是错的的原因(作者帕特里克·科伯恩) 

报道片面立场偏颇

得到以美国为首的空袭支持的伊拉克军队正努力夺取摩苏尔东部地区,与此同时,叙利亚军队及其什叶派准军事部队盟友正一路挺进阿勒颇东部地区。据估计,过去两周内,政府军的炮火和轰炸在阿勒颇已导致300名平民丧生,而在摩苏尔,据报道一个月来约有600名平民死亡。

尽管存在这些相似处,国际媒体对这两场围城战的报道却截然不同。

在摩苏尔,平民丧生被归咎于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追击炮和自杀式爆炸袭击者的“伊斯兰国”组织,而伊拉克军队及其得到的空中支援在很大程度上被免于追责。“伊斯兰国”组织被控阻止平民离开该市,以便将他们用作人盾。

与之对比,西方媒体报道,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军队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平民,不管他们是打算留下还是试图离开,残暴而野蛮。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主管斯蒂芬·奥布赖恩本周声称,阿勒颇东部地区的叛乱分子阻止平民离开——但与摩苏尔不同,媒体极少报道这一问题。

令阿勒颇东部地区和摩苏尔东部地区的围城战如此类似,而又与中东地区以往一些围城战如此不同的因素之一是没有独立外国记者在场。他们不在场的原因非常充分,即“伊斯兰国”组织囚禁和斩首外国人,而“支持阵线”之残忍嗜血程度也只是略轻一些,通常会扣押外国人索取赎金。

正是这两个组织主宰了叙利亚的整个武装反对派。在阿勒颇的1万名武装分子中,尽管只有大约20%属于“支持阵线”,但正是他们在领导抵抗运动。

不足为奇,在报道阿勒颇东部地区以及被叛乱分子占据的叙利亚一些地区之局势发展的外国记者中,绝大部分身处黎巴嫩或土耳其。很多勇敢的记者试图从叛乱分子控制的地区发回目击报道,但很快就发现,自己得到的忠告是,藏进汽车后备箱,否则就会被关起来。

经验显示,外国记者不信任哪怕叙利亚境内最温和的武装反对派,不把自己的命交到他们手里是相当正确的。但是,非常奇怪的是,还是这些媒体,却相信从同一批潜在绑架者和人质劫持者控制的地区传出的信息的真实性。他们很可能会这样给自己辩护,即他们依赖不受任何党派控制的活动分子,但所有证据均表明,这些人只有在得到与“基地”组织类似的一些组织的许可后才能在阿勒颇东部地区开展活动。

一个在战时为自身生存而战的反对派运动组织只会提供或者允许他人提供实际上为己方宣传的信息,这是不可避免的。错的不是他们,而是允许他人给自己灌输可疑或片面报道的媒体。

唯利是图迎合受众

这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中东目前的数场战争始于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入侵伊拉克行动,这场行动的理由是萨达姆·侯赛因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构成威胁。西方记者大多附和这种观点,满意地引用伊拉克反对派提供的证据,可想而知,这些人会肯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

在撰写这些报道的人中,有些人后来厚颜无耻地批评伊拉克反对派误导自己,就好像他们有权利指望拼了命要推翻萨达姆·侯赛因的人会提供不偏袒任何一方的信息似的。

2011年,在得到北约支持的反对卡扎菲的起义中,谋取私利的媒体也明显表现出轻信这一特点。

利比亚反对派提供的暴行故事迅速成为头条新闻,不管提供消息的人多么偏袒一方。后来,人权组织证明其中很多故事毫无根据。

叙利亚战争尤难报道,因为“伊斯兰国”组织和各种类似于“基地”组织的组织使得在反对派控制的地区进行报道成为一件过于危险之事。对来自此种地区的新闻的需求极大,因此,媒体就会受到诱惑,相信自己通过二手渠道获得的信息,而这些人实际上只有在属于或同情反对派圣战组织的情况下才能开展活动。

记者自称在发掘真相,实际上他们只是他人为自身利益而提供的信息的通渠而非源头,这始终是他们的一个弱点。记者们早就知道,人们向自己提供信息是因为他们在推动某项事业一这项事业也许是他们自己的职业,或与官僚内斗有关,或者,仅仅是出于对谎言和不公正的仇恨。

在这儿,要为在现场的小记者说句话:通常,不是他或她,而是国内总部或媒体人的从众心理决定了当天的报道内容。最接近战斗之人可能对那些引导新闻报道的绘声绘色地描述存疑,但他们对此没什么办法。因此,2002年和2003年,《纽约时报》数名记者在撰写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质疑的报道后发现,这些报道被安排在不为人关注的角落,而显眼位置通篇都是证明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世界构威威胁的文章。

先入为主缺乏公正

记者和民众都应该用理性的怀疑态度看待所有关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信息。他们应该将前联合国和阿盟派驻叙利亚特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的话牢记在心。卜拉希米在2014年怀着失望之情辞职后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计划,叙利亚人民的利益排在第二位、第三位或根本不予考虑”。

这句话引自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的《争夺叙利亚之战:新中东的国际竞争》。该书是迄今出版的最详尽且无党派偏见地描述叙利亚悲剧的著作之一。针对对立各方为所发生情况及其原因所提出的解释,他明智而审慎地斟酌了相关证据。他明白,追求自身利益的外国势力的干涉会在多大程度上从外部决定叙利亚境内的议事日程以及局势发展速度。

总体来说,政府内部专家比媒体人士好一些,后者会深信对事态发展的头脑简单的解释,相信巴沙尔·阿萨德始终处于被推翻的边缘。

菲利普斯称,在2011年7月人民起义高潮时,在媒体想当然地认为巴沙尔已经完蛋时,长期担任英国驻大马士革大使的西蒙·科利斯写道,“巴沙尔·阿萨德可能仍可得到30%至40%民众的支持”。

法国大使埃里克·舍瓦利耶持类似谨慎观点,结果却遭到身处巴黎的上司一句可谓经典的叱责:“我们对你的信息不感兴趣。巴沙尔·阿萨德必须下台,将会下台。”

相关阅读:从叙利亚冲突,看美国对全球的舆论控制 

俄媒:美国“误炸”叙政府军背后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 

叙战另类视角:西方不许第三世界把握自己命运 

叙利亚男孩照片造假:英美支持的ngo爱搞大新闻 

叙利亚危机是场社交媒体“导演”的战争 

西方媒体的舆论战与真实的叙利亚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1522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英媒:为何西方媒体战争报道“都是错的”

英媒:为何西方媒体战争报道“都是错的”
记者和民众都应该用怀疑态度看待所有关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信息。他们应该将前联合国和阿盟派[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