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火贸易:霸权支撑下的对外军售

来源:环球军事 作者:孙迁杰 祝俊学 仲崇旭 时间:2016-12-15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633014135,3958414333&fm=11&gp=0.jpg

作为当今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强大国力、国际机制、美元地位和同盟体系是美国用于维系全球霸权地位的四大支柱。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全球政治的觉醒,广大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实力上实现了较快的增长,发展中国家参与国际机制变革和全球治理的愿望日渐强烈,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国在综合国力和国际机制方面的绝对优势。如此以来,美元霸权和同盟体系则成为美国霸权地位的最后支撑。

毫无疑问,美国同盟体系的实质是安全同盟或者说是军事同盟,基于集团安全的军事联系和军事合作则是美国同盟体系的主要方面。一直以来,对外军售是美国除直接驻军之外用以巩固同盟体系、实施战略平衡、维系全球霸权的一张“王牌”。随着新一任总统执政脚步的临近,特朗普的军事战略和军售政策也逐渐清晰,孤立主义的抬头将进一步弱化美国对外直接干涉,而代之以发展盟友体系和伙伴力量来维持全球战略和全球利益。

美国全球军售的“地缘布局”

从全球武器转让历史来看,军事援助和军火贸易在冷战后期达到了顶峰,冷战后遭遇了短暂的“寒冬”。近些年来,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和地缘政治的回归,以军售为主的武器转让又出现了新的增长,军火贸易的大宗订单以及尖端武器装备的交易屡见不鲜。对于美国来说,无论是从军售的规模数量、武器装备的性能,还是从军售对象国的分布、层次来看,美国均是独一无二的全球性军售大国。2015年全球军费开支约为1.676万亿美元,军费开支增长的地区主要是亚太地区、东欧地区和中东地区,而这些地区恰恰也是美国对外军售的重点地区。

中东地区因其独特的文化背景和地缘政治现实,一直以来是全球武器进口的重点地区,而美制武器则占据着中东主要进口国的军火市场。据统计,201102015年间中东武器进口量较200602010年上升了61个百分点,沙特阿拉伯更是成为世界第二大武器进口国,同比增长了275%,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增长了35%,卡塔尔增长了279%,埃及增长了37%。毫无疑问,这与中东日益严峻的地缘政治形势和急剧上升的安全风险密不可分。以沙特为例,据不完全统计,奥巴马政府推动美沙之间的武器贸易订单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诸多订单创造美国乃至世界武器贸易交易历史。比如,2010年10月沙特从美国采购84架F-15SA战斗机及其配套的武器和训练,合同总额为294亿美元;同月签订的合同还包括采购70架“阿帕奇”、72架“黑鹰”和36架AH-6i型以及12架MD-530F直升机的项目,总额为256亿美元;2012年11月采购C-130运输机和KC-130运输机,总额为67亿美元;2013年10月采购“斯拉姆”、“鱼叉”和GBU-39等,总额68亿美元;2015年7月采购“爱国者”-3防空系统,总额为54亿美元;2015年10月沙特购买美国4艘改进型濒海战斗舰,总额为112.5亿美元。除沙特外,阿联酋、以色列、科威特、伊拉克、卡塔尔等国也是美国军售的重要客户,涉及战斗机、雷达设备、防空导弹、战舰、加油机等各型先进装备。据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网站公布,2016年11月17日,该机构批准向科威特出售价值101亿美元的40架F/A-18“超级大黄蜂”战斗机和向卡塔尔出售价值211亿美元的72架F-15“先进鹰”战斗机。

亚太地区是全球武器进口量最大的地区,约占全球军火贸易额的一半,这与亚太国家经济发展成就以及地区安全形势有关。一方面,亚太地区正成为全球经济重心,地区内广大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对国防力量建设的需求不断加强。另一方面,亚太地区历史遗留问题众多,领土领海纠纷不断,大国干预势力盘根错节,这导致亚太地区安全机制极为脆弱,加剧了域内国家对安全的焦虑心态。面对亚太地区日益凸显的战略地位和日益增长的安全需求,美国实施了“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断加大亚太地区的军事再部署。一方面,美国加大对盟友国家的军售力度,巩固、扩大和整合军事同盟体系。例如,韩国2014年成为世界第一大武器进口国,总额78亿美元,包括9月同美国签署购买40架F-35战机的协议以及12月签署购买4架“全球鹰”战略无人侦察机的协议;日本也是美国重点军售对象。2012年日本同美国签署协议购买42架F-35联合攻击机,耗资超过100亿美元。2015年美日签订了价值30亿美元的17架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及其保障设备以及4架E-2“鹰眼”预警机。同年,又签订协议购买8架价值19亿美元的KC-46大型空中加油机和150架价值16亿美元的Bell-412军用直升机。2016年7月,美国向日本出口了价值8.21亿美元的SM-2导弹,用于海上防空作战。近些年澳大利亚也加强了武器采购,之前同美国达成的72架F-35联合攻击机已于2015年开始供应,同时美国为澳大利亚12艘购自法国的潜艇加装武器及舰载系统。另一方面,美国还积极开拓、挖掘亚太地区新的潜在客户,与俄罗斯等国抢夺市场。例如,印度和越南都是俄制武器的传统稳定市场,但随着美印军事联系的加强和美越军事关系的解冻,未来美国将逐步加大对印、越等亚太国家的军售,开拓美制武器的亚洲市场。

欧洲地区是美国传统的战略要冲,美欧之间的军事合作主要是在北约框架下的军事力量的调整,而非简单的军售模式。乌克兰危机以来,美俄欧洲博弈加剧,为了安抚欧洲盟友,北约加强了针对俄罗斯的驻军。2016年7月,北约华沙峰会决定再向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部署4个营共约4000人的多国部队。美国将派出900名军人到波兰东部,并派遣另一支部队和装甲车及其他重型武器到东欧,英国、德国、加拿大等国部队则将在明年6月之前到位。为了应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北约还将重建快速反应部队,人数将增加至4万人,并设立一支5000人的先锋部队。为此,美国提出“灵巧防务”的理念,即通过多国合作的形式,在降低支出的同时,保持和发展军事能力。毫无疑问,北约集团一些尖端武器和关键装备仍需要美制武器,北约在欧洲的军事力量重组和反导系统建设也是武器装备对外输出的一种方式。例如,2016年11月9日美国军方宣布已于10月底向欧洲再次运送一批弹药,数量为近20年来最多,至少620个装满弹药的集装箱先美国运到德国北部的诺登哈姆港口,尔后这批弹药将被分发到欧洲的不同地区。除此之外,美国还在反导系统部署方面加强了同欧洲国家,尤其是与东欧国家的合作。2016年5月,波兰北部的反导基地正式破土动工,预计于2018年完成建设,而设在罗马尼亚南部的反导系统已经于同月正式投入运行。至此,美国在欧洲反导系统的部署已经深入到俄罗斯的“后院”。

美国全球军售的“弦外之音”

近些年,尽管全球能源价格走低,世界经济出现低迷,但美国对外军售却节节攀升,屡创新高。与中国“有助于接受国的正当防卫能力、不损害有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不干涉接受国的内政”的武器出口原则不同的是,美国对外军售有着其全球战略的背景和深远的地缘政治目的。军售,既可以产生安全,也可以产生动荡;既能增加一国安全指数,也能诱发军备竞赛和地缘冲突。总之,从美国军售的主要地区和背后意图可以管窥美国全球战略的布局。

以军火输入制造“可控溃疡面”,维持美国影响力。对于政局不稳定的国家和地区来说,军火的输入往往更容易增长对于安全的无序追求,更容易诱发军事动荡。从根本上看,美国维持全球影响力的核心主要是“美元、美军和美媒”,保持对全球事务的介入是美国扩大和维持影响力的重要途径。因此,在事关美国利益的地区,为了维护其存在和影响力,美国不惜制造一个处于可控状态的“溃疡面”,从而为美国从经济、军事和舆论上的长期介入提供条件。无论是欧洲的乌克兰危机、西亚北非的颜色革命、中东的叙利亚战争和也门动乱,还是东北亚朝核危机的升级、中国南海风波的兴起,甚至“伊斯兰国”的发展壮大等都有着美国的身影,而美国对这些地区的武器输入和对一些国家军事能力培植则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以对外军售巩固同盟体系,掩护战略收缩。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美国一改“单边主义”强势战略,转而施行了全球战略的收缩,未来特朗普政府或将进一步收紧美国全球战略,更多地关注美国国内。为了填补战略收缩带来的权力空白,美国正在不断扩大、巩固和整合全球军事同盟体系,依靠盟友和同盟体系的力量掩护美国的战略收缩,以确保美国霸权不被削弱。在欧洲,持续做大北约联合部队,巩固同欧洲国家的传统盟友关系,积极开拓同东欧国家的军事关系,不断加快北约东扩步伐,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在中东,随着美军的无功而返和撤离,中东地区安全形势的吃紧和俄罗斯的强力干预加剧了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感,这也正是美国加大对中东地区盟友国家军售的原因所在。在亚太,军事同盟体系是美国亚太政策和战略的重点,也是美国塑造亚太经济秩序和安全秩序的基础。为此,美国积极拉拢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通过一系列军事协议来巩固双边同盟关系,在强化双边军事同盟的基础上美国正试图整合美日韩、美日澳、美澳新等“三角同盟”和“多边同盟”,打造“亚太版北约”。

以军售改变力量对比,继续充当“离岸平衡手”。军售直接的目的就是改变军事力量对比,这也是美国对盟友的军售订单几乎囊括了所有出口型号的先进武器装备的原因。受冷战思维的影响,美国是一个具有传统地缘政治思想的大国。其全球战略的根本在于维护霸权和遏制崛起的潜在对手。拥有庞大核力量和大规模军事力量的俄罗斯被认为既是美国的战略威胁也是欧洲的直接威胁,为了抵消俄罗斯影响力的扩大以及对欧美的军事威胁,美国持续强化北约职能,加快反导部署,扩大对俄罗斯的军事优势,拉拢欧洲国家遏制俄罗斯,不断给欧洲盟友及东欧伙伴打气,减轻其安全顾虑,以获取盟友的信任和支持。伊朗作为中东地区性大国,一直被美国、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视为地区的主要威胁。美国针对中东的军售也多半以遏制伊朗为主要方向,以增强沙特、伊拉克、以色列等国对伊朗的军事优势。中国的崛起则被美国视为霸权地位一大挑战,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不惜进行全球战略的大调整,利用亚太地区固有的地缘政治矛盾,军事上拉拢中国周边国家,通过军售和军事援助来提升这些国家海上军事实力,以封堵中国的海上出海口。

超级军火商迎来“春天”

从历史来看,美国的崛起与军火贸易不无关系。早在一战后期,美国就凭借数轮产业革命的后发优势开始悄然崛起。也正是从那时起,美国开始了对外军火贸易,并为其成长为全球性超级大国奠定了实力和基础。二战后,美国成长为全球性超级大国,美苏两大军事同盟的冷战对抗不断对全球军事资源进行配置,这期间主要以对外军事援助为主。冷战后,苏联的解体造就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为了维护霸权,美国依旧维持了其遍布全球的军事同盟体系,并稳居全球军火贸易市场的霸主地位。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战略经营,对外军售已经成为美国实施全球战略的一项重要手段。

从当前及可预见的未来看,无论是大幅提升军费计划、整军扩军计划,还是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无疑将给军工复合体带来“福音”,为对外武器出口带来新的“春天”。

军费增长将加速第三次“抵消战略”的进程。尽管2015年度美国军费开支依然高达5960亿美元,占全球军费总开支的36%,但经过多轮军费削减,美军工资福利增长、军备研发、装备更新和海外军事行动等都大受影响,甚至出现了军队裁员的现象。毫无疑问,特朗普政府将终止军费削减的趋势,转而增加军费的投入,以确保美军的整体优势。从根本上说,军事以及军事装备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经济和科技的有效支撑,正是美国经济大国和科技大国的地位铸就了如今美国世界第一大军事强国的地位。美国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主要由先进技术、全新作战概念和组织方式构成,旨在实现美国军力远远领先于潜在对手。军费的投入将为该战略的运行提供有力支撑。高额的军费开支推动着科技创新力的提升,推动军事工业体系的稳步发展,提升军工复合体在智能装备管理、独立研发、技术转化、技术融合等方面的活力,以便更快地获得先进技术、提升作战能力、维持在先进武器装备方面的绝对优势。

整军扩军将进一步夯实军工复合体的社会结构地位。美国的军工企业以灵活的发展机制、高效的竞争力和持续的创新力著称。源自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关于2016年全球百强军工企业统计报告显示:洛克希德·马丁以374.7亿美元的军火营业额高居榜首,占其456亿美元总营业额的82%。波音公司则以283亿美元的军火营业额紧随其后,占其907.6亿美元总营业额的31%。排名前十位的军工企业中美国占7家,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雷神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通用动力公司、美国联合技术公司、L-3通信公司等。在全球百强军工企业中,美国公司占了43家。长期以来,以“军事—工业—科学”为核心的复合体是美国国家政治中一个深刻、持久的因素,在国防与外交中起着突出作用。在复合体的框架下,军队可以获取武器装备;军工企业可以扩大规模,获取利润;国会议员可以为选区内的企业提供就业,获得选票;科学人员可以获得大量科研经费或参与政治决策。不同部门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相互依赖、合作的关系,成为国家安全名义下的军事利益集团和“战争俱乐部”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美国具有世界最高水平的军工集团,牢牢保持美国在军事技术上的世界霸主和头号军火商的地位。由此可见,从特朗普政府竞选中关于扩充军备和增加军费的承诺及立场不难看出其军事战略将迎合国内军工复合体的需求,在获取政治支持的同时,必将推动军工复合体的发展,大幅提升对外军事能力。

弃责任、不弃利益,对外军售将进一步扩大。根据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最新统计数据,201102015年,美国对外军售贸易额占全球武器贸易总额的33%,较200602010年上升了27个百分点。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报告称,2015年美国对外军售额高达470.85亿美元,共向171个国家和地区提供了武器装备,涵盖亚太地区、中东地区、欧洲地区、北非地区等主要武器进口区域。从特朗普的竞选备忘录和施政准备期来看,未来美国在孤立主义的指导下将更多地专注于美国国内的发展和国家安全本身。在国际上,美国将更多地强调盟友职能和他国责任,淡化美国的全球责任。然而,淡化责任不意味着抛弃利益,相反,美国会进一步巩固全球霸权,以获取更多利益。一是巩固并牢牢控制中东地区传统军售大国的地位,在中东加强同俄罗斯的博弈在所难免;二是积极开拓亚太地区军售市场,强化以遏制中国为目的的军售,既重视构建军事盟友体系,又将开拓印度、越南、印尼等国军贸市场;三是以军事来强化在非洲、欧洲等其他热点地区的影响力。一言以蔽之,美国将利用国内军工复合体的有力支撑,进一步开拓全球军贸市场,形成以军事同盟为基础,以军事合作伙伴为主体的遍布全球的稳定的对外军火贸易市场体系,既服务于美国国内经济建设,又服务于美国的全球霸权战略。

在可预见的将来,特朗普政府将会刺激并推动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发展,以此来推动科技发展、创造就业岗位、拉动美国经济复苏。其外在表现将是美国全球战略的变化,尤其是将体现在军事同盟体系的强化和全球霸权地位的巩固上,其对外军售也将会坚持其历史惯性,并呈现出新的特点,继续影响全球地缘政治走向。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1521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滥用“民粹主义”已成西方掩饰政治真相的手段

滥用“民粹主义”已成西方掩饰政治真相的手段
“政治正确”让人忌讳“民族”概念所衍生的很多次生性问题,担心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民主[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