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破坏《中导条约》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时间:2016-06-16
0 美国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1449459913621657.jpg

(舒克编译自俄罗斯国防部《外国军事评论》杂志2016年第3期)

[知远导读]

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国防部《外国军事评论》杂志2016年第3期,作者为俄罗斯军事科学院教授M·维尔达诺夫、俄军少校A·库兹涅佐夫。原文标题:США продолжают нарушать договор о РСМД。文章历数美国破坏《中导条约》的种种行为,指出俄罗斯采取应对措施的正当性。文章编译如下:

《销毁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是苏联和美国总统于1987年12月8日在华盛顿签署的,并于1988年6月1日生效。到1991年之前,苏联需要销毁“少先队员”、R-12和R-14中程弹道导弹,RK-55陆基巡航导弹,以及OTR-22和OTR-23短程导弹。美国需要销毁“潘兴-2”中程导弹、BGM-109G陆基巡航导弹和“潘兴-1A”短程导弹。

由于《中导条约》的履行,到1991年6月1日之前俄罗斯及前苏联各共和国境内销毁了1846枚导弹、825具发射装置,812个战斗部;而美国销毁了846枚导弹,289具发射装置和442个战斗部。

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A·I·安东诺夫宣布,“我们销毁的导弹和发射装置数量比美国多得多。还关闭了导弹展开区域、导弹作战基地和导弹辅助设施”。

目前,在世界军事政治和军事战略形势尖锐化的情况下,无期限的《中导条约》已经成为国家安全保障领域的严重障碍。对信息材料的分析表明,华盛顿为了确保在战略进攻武器领域的军事技术优势,正在破坏《中导条约》的基本原则。俄罗斯军政领导人对无条件履行该条约所规定义务的必要性的关切被忽视,白宫就美国退出条约的可能性发出相反的声明。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S·里亚布科夫指出,“看不到美国同行准备认真研究和讨论我们就华盛顿遵守中导条约提出的要求”。他指出了三类破坏该条约的行为。

·第一类:美国研发、使用具有条约所禁止的射程的弹道导弹。这些导弹被用来为美国全球和地区反导防御系统计划进行试射;

·第二类:华盛顿在其欧洲反导防御系统框架内在罗马尼亚和波兰展开“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

·第三类:美国使用能够摧毁重要目标的无人驾驶打击飞机。根据条约,这类无人机属于陆基巡航导弹范畴。同时,S·里亚布科夫强调:“美军在行动中广泛使用这种无人机,再次证明华盛顿完全无视《中导条约》的规定”。

此外,根据对一些信息材料的分析,还有第四类破坏条约的行为,即美国领导人实施“全球打击”构想和研发可投送高超音速打击武器的中程导弹。

应该指出,俄罗斯联邦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十分重视两国履行战略进攻武器领域的现行条约和协议的必要性。

因此看上去应该对美国破坏《中导条约》关键原则进行客观的分析。例如,第二章第五条规定,“‘中程导弹’之术语是指射程超过1000公里但不超过5500公里的陆基弹道导弹或陆基巡航导弹”。第六条规定,“‘短程导弹’是指射程大于或等于500公里,但不超过1000公里的陆基弹道导弹或巡航导弹”。第六章规定,“任何一方都不能制造任何中程导弹,不能试飞中程导弹,不能制造此类导弹的任何级和发射装置”。

美国以“民兵-2”洲际弹道导弹、“海神”和“三叉戟-1”潜射弹道导弹的各级为基础生产中程靶弹(HERA、LRALT、MRT、LV-2、“牛头怪”等)用于演练反导拦截的做法违反了这些条款。美国一共研发和测试了十余种各种改型的导弹靶标型号。但是只有一部分被按直接用途即作为靶弹使用,在很多情况下拦截导弹甚至没有发射。

这让人有理由推测,美国可能以试验反导防御武器为借口,演练与中程弹道导弹生产和作战使用相关的实际内容。也就是说,在以表面合法的理由进行实际违法的试验。

应该援引独一无二的导弹系统总设计师U·S·索洛莫诺夫院士说过的话——“尽管靶弹在理论上是“地对空”导弹,但将其修整为“地对地”导弹不成问题,因为在主动段之后沿弹道飞到地面不是什么困难”。

无疑,这种表述也适用于陆基拦截导弹(GBI:Ground-Based Interceptor)。经过相应的修整之后和建设相应的基础设施的情况下,它可以变成洲际弹道导弹。

众所周知,美国部署了30枚这种反导导弹(格利利堡26枚,范登堡空军基地4枚)。此外,美国人正在为第三个阵地区选址,并计划增加该型导弹的数量。西方专家认为,为拦截LV-2中程靶弹而试射GBI拦截导弹违反了中短程导弹条约,可能会导致美国与俄罗斯、中国之间发生的核意外事件,因为很难区分飞行中的来袭洲际弹道导弹和GBI拦截导弹。同时通报GBI拦截导弹发射看起来不适用于《苏美关于从1988年5月31日通报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发射的协议》。

第二类违反《中导条约》的行为。华盛顿于2005年12月宣布部署在罗马尼亚德韦塞卢的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初步形成战斗力。该系统包括美国海军战舰用来发射拦截导弹和“战斧”海基巡航导弹(射程受中短程导弹条约的限制)的Mk41通用发射装置。

根据全球反导系统欧洲部分的建设计划,将在2019年之前在波兰部署这种反导系统。这样,在陆地上部署Mk41发射装置将意味着严重违反条约。不仅如此,灵活增加这种装置的数量,分散部署和与现有的作战指挥系统整合并不是严重的技术问题。

美国第三类违反《中导条约》的行为与研发和使用无人驾驶打击飞机联系在一起,后者符合对陆基巡航导弹的定义(第六章第1条)。需要强调的是,无人驾驶打击飞机的主题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发展。对该文内容的分析要求回答以下问题:巡航导弹是否属于陆基武器?巡航导弹是不是武器投送工具?巡航导弹能否在条约禁止的射程范围内(500-5500公里)内行动? 分析结果表明,无人驾驶打击飞机完全符合这些标准。

苏联(俄罗斯)早在1990年代就在官方文件中对美国研发武装无人机的权能表示担忧。不仅如此,美方曾在专门成立的跨部门委员会中研究了该问题。该委员会形成了所谓的美国领导人的官方立场。其内容之浅薄令人莫明其妙:“……不应在《中导条约》的框架内研究无人驾驶打击飞机,因为它们可多次使用,并在完成作战任务后返回常驻地,而陆基巡航导弹是一次性武器。”无疑,这一表述具有单方性,因为没有与俄方协商,这与国际法的实践相矛盾。

接下来,在《中导条约》框架内成立的特别监督和核查委员会会议过程中(2001年),美国人声称,“‘捕食者’无人驾驶打击飞机不能被视为陆基巡航导弹,因为它没有发射装置”。不难确认,在条约第二章第二条中陆基巡航导弹的定义中甚至没有提到发射装置。此外,(美国人)声称在签署该文件时“无人驾驶打击飞机甚至还没有出现在设计中”。同时,此类无人机属于国际导弹技术控制制度的范围,这再次揭示了其与《中导条约》的相互联系。

还应该引用一下俄罗斯外长S·拉夫罗夫2015年2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发言,他说,“美国广泛使用的无人驾驶打击飞行器属于陆基中程巡航导弹”。俄罗斯外交部不扩散和军备控制局局长M·乌里扬诺夫指出,“美方不止一次地漠视我们关于对条约关于巡航导弹和无人驾驶打击飞行器的条文进行相应的修改的建议”。

第四类违反条约的行为。对外国文献资料的分析表明,美国在实施“全球打击”战役战略构想的过程中也违反了《中导条约》的基本原则。例如,美国陆军部在研发射程为3800公里的AHW (Advanced Hypersonic Weapon)高超音速战斗部滑翔器(投送工具)的框架内进行了多次试飞。

此外,根据2016财年的预算申请,美国国防部申请拨款研发用于发射此类高超音速飞行器的新型中程导弹。需要强调的是,在美国国会研究处核军备专家E·沃尔夫撰写的《“瞬时全球打击”计划和远程弹道导弹:参考材料和结论》这份报告中,他建议对全球打击武器进行前沿部署。例如,建议在关岛和迪戈加西亚岛以及阿拉斯加部署携带AHW型有效载荷的中程导弹。

因为这些建议违反了条约义务,所以报告中强调,“《中导条约》再也不能对华盛顿的相应射程的系统的研发和使用计划施加限制”。据美国专家评估,“瞬时全球打击”武器可能在2025年之后装备美军。

特别应该指出,华盛顿不促进俄方2007年在第62届联大会议上提出的关于《中导条约》全球化的建议的实施。美方表面上支持该建议,但明显对其实施没有兴趣。其原因在于,拥有能够摧毁俄罗斯境内重要战略目标的中程导弹的国家数量在增加,而这有利于美国。同时,白宫不认为这种导弹对其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因为美国本土目标不在这些导弹的射程之内。

因此应该提一下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声明,他说:“其他国家在积极完善中程导弹,我们周边的所有邻国实际上都在发展这种武器系统。当年苏联,自然也是俄罗斯放弃了中程导弹,与美国签署了相关协议。这有些费解,因为这种系统对于美国人来说并不需要,因为它无用武之地,而对于苏联和今天的俄罗斯来说,特别是考虑到我们的其他邻国正在发展这种打击系统,这种决定至少是有争议的。”

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S·伊万诺夫强调:“美国人根本不需要这种武器,以前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因为理论上它们只能用这种武器来与墨西哥和加拿大作战,其射程不足以摧毁欧洲的目标。”

可见,美国领导人为了取得在战略进攻武器领域的军事技术优势,正在破坏《中导条约》的基本原则,研制和使用该条约所禁止的导弹。

美国还有过在不同战区部署中程导弹的声明。例如,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M·邓普西的报告中说,华盛顿正在研究在欧洲和亚洲部署瞄准俄罗斯核潜力的陆基导弹的可能性。另据悉,北约的新成员国准备提供领土部署美国导弹。美国的“瞬时全球打击”武器部署计划对军事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最后必须指出,对美国领导人在执行《中导条约》方面的行动的分析结果证明,俄罗斯联邦新版国家安全战略的原则十分现实:“军事力量因素的作用在国际关系中没有下降。加强和完善进攻武器、研发和部署新型进攻武器的意图正在削弱全球安全体系和军控领域的条约与协议体系。”

文件强调,“俄罗斯联邦正在通过保持具有足够水平的核遏制潜力来战略遏制和防止军事冲突”。因此,俄罗斯联邦军政领导人正在采取综合的战役战略、组织和军事技术措施来加强俄罗斯战略核力量的战备、建设和发展。

(平台编辑:蒋佩华)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military/info_1152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警惕东方主义话语对他者历史的虚无

警惕东方主义话语对他者历史的虚无
近年来,东方主义话语通过教育、媒体和留学生等途径渗透到一些国家的各个领域,并潜移默化地培植[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