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英烈保护法草案拟增加条款,打击民族败类"精日"分子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新民周刊 时间:2018-04-25
0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原标题:英烈保护法草案拟增加条款,打击“精日分子”

4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草案提出,增加相应条款,打击精日分子。

近年来社会上个别人身着二战时期日本军服拍照并通过网络传播,宣扬、美化侵略战争,损害国家尊严、伤害民族感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需要明确相关法律责任,予以严厉打击。

全国大人常委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对这种行为,要通过加强教育、管理和加大处罚力度,综合施策处理,结合英雄烈士保护工作,建议有针对性增加规定:“亵渎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战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精日”是一群怎样的民族败类?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姜浩峰

又一个“精日”分子(编者注:精神日本人,一般指追崇日本帝国主义思想,持反人类和平、文明及反华言论的人)被抓了现行,身份还有些特殊——满嘴“恶臭你支”“粉红豚”,厦门大学党员女生田佳良的网上“精日”言论4月下旬触了众怒,学校针对她的相关调查已经启动,而这名“精日”分子显然是个双面人,现实生活中的她,曾被学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甚至被保送读博士。
接连发生的这类事件,提醒我们,“精日”现象可能比想象中的严重。
  “他们玷污的,我们来洗净!”站在南京紫金山南京保卫战的旧战场,向中国军人当年驻守的碉堡献上鲜花后,张伟说道。


  4月6日,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张伟组织的十多位来自武汉、上海、镇江的网友,会聚在紫金山。
  此时,张伟的两篇文章——《最后的报告: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大起底》和《我们的报告:南京紫金山日军军服门事件大起底》,仍在网络上不断被转载、点评。
  “很令人欣慰,去年上海四行仓库、今年南京紫金山日军军服照事件曝光后,当地公安部门都采取了快速行动,对相关人员分别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处理。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均提出,要对这一系列日军军服照事件的相关行为进行专门立法。特别是王毅外长在两会期间,以一句‘中国人的败类’斥责‘精日’分子,让我们倍感鼓舞和振奋!”张伟如是说。
  一段时期以来。“精日”分子如同幽灵一般——虽大多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横行于世,但在网络上,譬如在百度贴吧里,竟然出现了不少含有“武运长久”“东亚共荣”之类文字的贴吧,甚至直接叫“日本の家吧”、“大平洋战争吧”、“冈村宁次吧”等,此间言论极端仇视中国,甚至将中国人称为“支那贱畜”。而QQ群里,也不乏此类言论。即使在百度、QQ空间前不久将这些吧、群团灭以后,他们仍翻墙或者在境外借助推特、脸书大肆宣扬侮辱中国人的谬论。
  在网下,他们昼伏夜出,或者只挑选没有人经过时拍照行事,然后将身穿旧日本军人服装的照片发到网上……
  那么,“精日”群体在日本人眼中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诚如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徐焰少将所言:“日军只会拿你当猪!”而今日一些日本人士,也借用美国网友发明的一个词来贬称精日——weeaboo。在有良知爱好和平的日本民众眼里,“精日”分子认同的那个日本并不是现代化的日本国,他们也不是当代日本的朋友。“精日”甚至可以更精确地称之为“精神皇国人”,他们“精”的是昭和20年之前的“大日本帝国”。“精日”,是一种病。一连串的晒照片事件
  张伟一行到南京紫金山抗日碉堡群,并说出“他们玷污的,我们来洗净!”一切源于唐某。此人今年2月19日大年初四那一天,与另一男子宗某一起,在紫金山抗战遗址前合影搞事。这两名“精日”分子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拿着仿制的军刀、“三八大盖”枪和“武运长久”膏药旗,拍摄了一系列照片。后来,经网友向微博账号名为“上帝之鹰_5zn”者爆料,再由“上帝之鹰_5zn”在微博曝光,终于查实。


  南京警方后来宣布:“身穿日本二战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摆拍的2名男子已被南京警方抓获,依法对涉案违法行为人唐某、宗某分别予以行政拘留15日。”
  之所以有人给“上帝之鹰_5zn”爆料,是因为去年8月,他首先起底曝光了“四行仓库‘精日’事件”。当初,他在微博中截屏揭露此事,写道:“4个精日身穿日军制服,乘夜在著名抗日遗址、爱国教育基地四行仓库拍照留念,恶毒亵渎烈士英灵,令人发指,求扩散!”在他发出微博之后不长时间,转发量即达到了6000多次,各种评论3000多条,引发了较大关注。“上帝之鹰_5zn”的揭露,引起了他的朋友、知名历史博主、北朝论坛管理员之一张伟的注意。张伟后来以《最后的报告: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大起底》一文,号召网友重视“精日”问题。
  张伟透露,唐某是个老牌“精日”分子。早在2015年4月7日成都漫展时,他就曾伙同他人,身穿二战日军军服,企图进入漫展区域。后来被保安驱离。但这伙人还是在场外做妖作怪。譬如唐某,不以被驱离为耻反以为荣,在朋友圈中反复夸耀自己的“功绩”不说,还安排同伙在微博上公然和相关部门唱反调。他们甚至还警告“有关部门”,“小心被人烧了”,并将自己这种行为,轻描淡写地描述为“在漫展上COS点军装”,而完全回避在现场涂鸦“大东亚共荣圈万岁”等军国主义标语,并呼喊相关口号的行为。
  2016年,“精日”逐渐浮出水面。当年12月10日,在第三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到来之前,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丛葬地之一的燕子矶,一名青年男子身着白衣黑裤的日本武士服,手举木质武士刀,摆出劈、砍等各种姿势。另一名青年女性则为其拍摄。
  此时的南京,冬风萧瑟,寒意逼人。许多地方早已张贴悬挂出各种纪念标语,街心公园摆放了表达哀思的花束,很多市民已经沉浸在沉重悲恸的氛围中。


  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陷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开始了长达6周之久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直到1938年2月才逐步平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调查和判决表明,在南京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乃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南京城不下三分之一的地方被日军纵火烧毁,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在中国,自1947年南京军事法庭审判以来,普遍认为约有30万人在大屠杀中遇难。这也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上用中、英、日文标识着的——“遇难者300000”的由来。
  然而,在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的这一个周六,竟然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拍摄此等照片。此时,他们的行径引来游人侧目、围观与痛骂。此时,正在南京某军校进修的解放军某部排长张某等几名现役军人亦在燕子矶游览。在拍照留念时,他们从拉近的镜头中发现了这令人气愤的一幕。尽管身着便装,可张排长一行仍以普通国民应有的义愤上前干涉。
  在整个南京大屠杀事件中,燕子矶是极其悲惨之地。侵华日军将聚集在燕子矶江边设法渡江的难民和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共5万余人围禁在沙滩上,用机枪疯狂扫射,尽数杀戮。可在张排长一行向这对青年讲述这段历史的时候,这两人竟然不以为然,声称:“历史关我们何事?你们少管闲事,这是公共空间,我们是在完成公司交给的任务!”
  “你们是什么公司?这里是当年南京大屠杀的发生地,有5万多中国人在这个江滩被日寇屠杀。你们来这里拍摄这样的照片是何用意?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张排长怒了!
  面对厉声质问,这俩人慌忙收拾东西走开了。可过不多久,张排长转了一圈回来,发现他们还在拍摄。张排长一行怒不可遏:“还拍!还在扮鬼子耀武扬威,看来我们今天要替死难同胞揍鬼子了!”那对男女见势不妙,这才迅速跑开。
  当时,据游客们反映,这两名青年从穿着到讲话口音都不像是日本人。
  当人们认为这可能只是偶发现象的时候,2017年8月——巧了,这次的事发地不是南京,而是“八一三”淞沪抗战的主战场上海,是中国军人“八百壮士”血战到底的四行仓库。4个身穿仿制二战时期日本海军不同制服的男子,趁着夜色和看似四下无人,拍下了纪念照,并发布到网上。
  网名“利冯兹·维森”发文称:“为期7天的淞沪行在各位的协力下顺利完成,包括夜袭四行……”他特别提到了拍照的细节,称四行仓库晚上人很多,“合拍简直堪比偷井盖”,很“刺激”,“几秒的工夫就迅速搞定”,“其间有俩睡桥洞的一直在盯着我们,不过幸好他们没手机就是了。”据他说,这次拍照是“曾经参与过上海事变(指“八一三”淞沪抗战,日本称之为第二次上海事变)的将校故地重游”。搞得自己恶鬼附体一般。
  “上帝之鹰_5zn”的爆料,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针对此事,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发布《关于微博传播“侮辱抗日遗址四行仓库”照片事件的相关情况》做出正式回应。表示“严重愤慨,高度重视,严厉谴责此无耻、亵渎行径……”


  上海市公安局立即出动。经查,李某、高某、项某、胡某、刘某等所谓的“军服迷”经事前商议后于2017年8月1日前往上海拍照聚会。其间,于8月3日22时许穿着仿制的二战日本军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广场(弹孔墙)拍摄照片。2017年8月23日,李某、高某、项某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被上海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胡某、刘某因未成年、违法情节显著轻微,被教育训诫。
  没想到的是,“精日”分子一不做二不休——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期间搞事;“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又搞事;今年2月,又在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搞事。
  张伟称:“原本,我们认为‘四行仓库日军军服照’事件发生后,公安处理了,媒体揭批了,之后再不会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类似的、侮辱民族感情的行为了。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确实太天真了。‘南京紫金山日军军服事件’的发端和发展,就在举国欢度春节的时候,太可气了。”确实,每一次“精日”事件爆发的日期,似乎都在给国人添堵!这一次,又是“上帝之鹰_5zn”第一时间出手曝光了“精日”分子丑行。他在微博里写道:“又见身着日本军服的小丑跳梁,这次拍摄地点是南京的紫金山,在那里拍这个意味着什么,我就不说了,可怜抗日先烈的英灵,被某些不孝的儿孙无情践踏。”“上帝之鹰_5zn”当时还补充写道:“疑似照片拍摄地点,南京紫金山邵家山碉堡,居然还是南京保卫战纪念公园所在地。三番五次地挑选有纪念意义的抗战遗址下手,令人发指!”
  今年2月25日,《新民周刊》记者联系到“上帝之鹰_5zn”。他告诉记者,这些图片是一些有正义感的网友主动向他提供的。“尽管我没有直接接触过这些军服照事件的拍摄者,也不能确定上海四行仓库军服照事件和南京紫金山军服照事件是否有联系,但有两点是明了的——一是,有证据表明拍照者是一路的;二是,他们是相对封闭的群体。”“上帝之鹰_5zn”向记者表示,“他们的具体数量,我并不清楚,但我估算下来,人并不是很多——他们常去的贴吧也就顶多2000人的规模。他们很多人具有cosplay爱好者和军迷的多重特征,二次元对他们的影响尤其大,但必须指出的是,cosplay爱好者、军迷、动漫迷不等于‘精日’,‘精日’只是其中的一小撮。他们的特征是极度哈日,迷恋日本文化,经常使用动漫人物作为头像,鄙视痛恨中国的制度和文化,言必称你国、贵支。”
  但张伟从各种信息来源分析认为,“四行仓库军服照事件”与“紫金山军服照事件”,参与者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员,大多互相认识,有些人关系还相当密切。“这些人打着正常的‘文化爱好者’的旗号,却在干龌龊的勾当。2015年的成都漫展开始,直到如今,一系列的活动,我认为都是有预谋的。”张伟分析道。他们如何乌合到一起
  在几起照片事件发生的同时,网络上的“精日”叫嚣也一直没有停歇过。
  譬如3月4日,35岁的孟某某跑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拍摄包含侮辱性语言和低俗词句的视频,并上传网络,以此跟举报他的网友公开叫板。原因是这位孟某某此前于微信群中发出过“南京杀30万太少”“侮辱了怎么样”“杀少了”“才十三万而已”等言论,经网友举报,遭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案发后,孟某某只得跑到杨浦分局投案自首,并再次被行政拘留,这次是8天。
  记者从多方面了解到,孟某某在网络上与人PK、打嘴仗。起因无非自称身家不菲,上海话叫做“划胖”。然而,网上又有人对之不屑。逐渐地,嘴仗升级,升级到无甚可骂了,竟然开始骂对方是中国人,所以如何如何……此时的孟某某,可能已经忘了自己本身也是中国人。


类似的例子,还有今年3月8日发生的王某网上散布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极端言论事件。


  微信昵称“圣诞老人”的27岁男子王某,曾因强奸罪被判处刑罚,因到南京找工作嫌招工薪资较低等个人原因,为发泄心中不满,在群名为“南京兼职全职群2”的微信群(群成员315人)内发布“南京就是一个坑,应该让日本人在(再)屠杀一次”的违法言论,特别是他又发布了践踏人类基本伦理道德、极大伤害民族感情的恶毒言论,随后上述违法言论被转发扩散,造成恶劣影响。3月10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依法对王某刑事拘留。
  比起孟某某、王某来,几起军服照事件的参与者,情况要复杂得多。“上帝之鹰_5zn”发现,因在南京紫金山穿日本军装被行政拘留的唐某,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开有账号,并疑似与台湾地区的“精日”分子互为好友。这位网名为“Tomotaka Hara”注册地在台湾的网民,不仅在网上纪念日本殖民台湾时期总督、侵华罪魁之一儿玉源太郎,还公开纪念八国联军侵华的“功绩”。
  《新民周刊》记者注意到——目前活跃在网上的“精日”分子,其理念、对中国人的态度,与一些生存在我国台湾地区的“精日”分子如出一辙。
  今年3月5日,日本宫内厅发布消息称“日本天皇明仁夫妇3月底将访问冲绳,并首次前往日本最西端岛屿与那国岛。”且不论冲绳所在的琉球群岛法理上是否属于日本,起码3月28日明仁天皇到访冲绳,当地民众有不少是相当反感的。原因就在于二战末期冲绳之战,日本军国主义者宣布“玉碎令”,让冲绳民众与军人共同赴死——日军用枪逼着一群群孩子抱着炸药包去迎击美军的坦克,逼着一群群妇女走出掩体去阻挡美军的冲锋。有资料显示,冲绳大战之前,冲绳本岛的人口是47万人,到美军完全占领冲绳以后,岛上居民只剩下大约11万人。其余约36万人不知所终。这次“玉碎令”实质上就是一次有指令有计划的屠杀。原因也很简单——日本人当时根本不把冲绳人当做本国国民看待!
  然而,恰恰有如今身在台湾的“精日”分子看到天皇访问冲绳的消息,竟然兴奋莫名。只因明仁的日本同窗好友认为,台湾可能是明仁很挂念的地方,并说了一句:“但愿他能从与那国岛眺望(台湾)。”
  与那国岛距离中国台湾约110公里,据说一年中会有四五次可以远眺到台湾。日本宫内厅官员否认明仁此行目的是为了台湾,但表示“当然如果能看上一眼,可能会很高兴”。但就是这么一句看似无心的话,却引起了台湾“精日”分子的莫名亢奋。
  更有甚者,在台湾,一帮“精日”分子成立所谓“台湾民政府”,发行车牌、护照等,搞得极其乌烟瘴气。“台湾民政府”负责人林志升一直胡扯台湾主权仍属于日本。虽然该组织并不是在台湾“内政部”登记在案的政党和社团,也未得到承认,但仍在网站刊有“台湾公民权利法”和“州郡管辖区域图”等非法文件。
  恰如解放军少将罗援所说:“台湾一些人心怀皇民心态,留恋日本人的殖民统治,比如李登辉这样的人,认为‘自己22岁之前是日本人,22岁之后不知道是哪国人’……”
  如今要警惕的,则是大陆“精日”分子、台湾“精日”分子以及身在海外的“精日”分子里应外合搞事。
  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潘妮妮认为,“精日”分子已经成“寇”。她认为,中国存在着一些“逆向民族主义者”。这些人本来未必一定是“精日”,但受到日本互联网上“网络右翼”言论的传播,感觉找到了“组织”,由此催生了“精日”分子这一群落。
  “日本‘网络右翼’传播内容主要表现把军国主义时期的制度、状况和人物浪漫化,同时将日本的战败和当前政治社会中的问题都归结到‘外国人’身上,由此展开极端排外的言论传播和公开行动。”潘妮妮说,“为了防止军国主义复苏的危险,日本在战后对于教育、大众传媒和严肃出版物的内容审查和自我审查较为严格,但对于边缘的亚文化产品,尤其是对传播广泛但审查较难操作的日式动画和漫画的监管效能相对较低。正因为动漫创作是一个在大众眼中可以相对随意、充分虚构的空间,这就使得一些有意想要表达右翼的社会禁忌性内容,或者单纯只是想要反主流、‘特立独行’的作者利用动漫为工具,在作品中隐蔽地植入浪漫化军国主义内容,使得冷战结束后的一段时期,日本的右翼言论借着新的文化形态得以传播。”
  与此同时,“精日”思想的底色还与日本政府近年来日益升级的、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对外“价值观”宣传有关系。例如对二战战争责任的否定,以及对台湾、钓鱼岛等中国领土领海主权的要求等。
  而对于国内的这些“精日”分子,行政或刑事拘留和教育并没有起到根本性的震慑作用,反而成为了他们在封闭的小群体内“炫耀”的资本。未来,如何从立法层面严惩“精日”分子,以及如何从文化管理的角度抵抗军国主义阴魂沉渣泛起,值得国人仔细研究探讨。(来源:新民周刊)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law/info_24197.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2017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和侵犯人权事记

2017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和侵犯人权事记
当地时间4月20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17年国别人权报告》,继续扮演“人权卫士”,以道德裁判官自[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